《昂贵的失恋》

15、伢子大惑不解

作者:赤川次郎

“拜托不要哭了!”市沼一副相当为难的表情看着伢子。

“都怪你们那只虎头狗!”伢子生气地说。

“虎头狗?你是说铃井巡佐?”

“是呀!不过,你可不要跟那只虎头狗说!”

市沼无可奈何地苦笑,“总之,你不要再哭了。好象是我把你弄哭一样。人家都在看我们了,一直瞪着我呢!”

“好嘛!”伢子说完,马上又抽抽嗒嗒地啜泣着,“你也是警察,一丘之貉!”

“没这回事啦!”

“又不能发挥实力。就象熊猫一样,什么事也不会做!”

“真刻薄!”市沼叹息道。

这是一家距医院很近的冰果店。

当然,客人也是以女性居多。通常男人与女人在一起,如果女人啼哭的话,一定会认为是男人的错。

“唉,这事情真难处理!”市沼叹着气说,“刚开始只是神户里津子被杀的事件而已……”

“是呀!”

谈到凶案的事,伢子竟然忘记哭了,一脸专注。

“伏见现在被通缉。但是。你却怀疑杀人犯另有其人……”

“有事实证明呀!”伢子反驳着,“伊东夫妇被杀一事,你还不了解吗?”

“嗯……不过,那是另外一回事也说不定呀!”

“那个虎头——不。迟顿的巡佐说的是不是?”

“是铃井——”

“我知道,不过,我不认为那是两回事。”伢子肯定地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但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伏见为什么躲起来呀?这点有问题。”

这……伢子考虑了一下,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根据警察的推论是——那小子逃跑了,因此一定是凶手。

“有时候,没犯什么错,却被误以为是嫌疑犯。人抓到了以后还强迫招供,这不是很常见的事吗?因此。怕得赶快跑。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我们……”

“你看,这个‘我们’可真八股,人不能不谦虚呀!”

伢子本身可是离谦虚这字眼好远、好远……

“好、好、好,伏见不是凶手。”

“另一件事就是丸山浩代被杀。”

“那个女人是因为记恨你呀!”

“没错,如果是我被杀的话。但是,为什么变成她被杀呢?”

“这……”市沼抱着胳膊,“这很难说!有几个可能性吧!”

“有可能跟神户津子的案子全无关系吗?”

“是呀!”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

“你想想看,象我这样极普通、又善良温厚、可爱的市民……”可爱,女人就是女人。

“突然间,发生了这么多件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杀人案,你想过没有?”

“嗯!”市沼点着头。

“最先是浩代密告我跟伏见在一起。这就表示她对伏见的事有兴趣!”

“的确。她被杀的状况也很奇怪。”

“现在我们要了解的是,浩代要来我住处的事有谁知道。”

“你呀!”

“别开玩笑了!除了我以外……”

“哦!对不起!”

“然后诱惑她到那间空屋后,再谋杀她。”

“也就是说必须事先知道那房子是空的,凶手才会到那间空屋去。”

“对、对、对、到底是怎么进去的呢?被撬开的吗?”

“不!没那种迹象!”市沼摇着头说,“巡佐现在去问10l号的人了。”

“我也想去!”

“不要胡来。”

“好吧,这样查得到凶手吗?那么胆大妄为的凶手,不可能设想不周到的。”

“问题是在……”市沼表示,“她要对你说些什么,以及为什么遇害?”

“我也这么认为。”伢子点着头,“真难得,我们的意见居然会一致。”

不知为什么,市沼一听到这句话,脸都红了……

“这事也只有等浩代醒过来后才知道了。”

“但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是呀!也帮不上忙……”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呢?伢子心想着。因为自己被卷入这个事件中,才导致浩代被杀也说不定……

“啊!有了!”伢子大叫起来。

这样一叫,把店里其他客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你干什么呀?”市沼吓了一跳,站了起来,一副要逃命的样子。

“你怕什么呀?”伢子问道。

“没。没有呀。”

“浩代为什么会来找我的事,可以去问问她的情人呀!”

“情人?”

“敝公司的课长!”

“咦!什么事?”下了电梯,朝伢子方向走来的,正是那位“敝公司的课长”——黑田先生。

“对不起,工作中叼扰。”伢子客气地说。

“哪里!你不是去旅行了吗?”

这位课长对女人一向很温柔。

“有要事想跟您商量……”伢子用柔媚的眼神、尊敬请求的语气,黑田自然没理由拒绝!

“好,到咖啡屋去吧!”他催促伢子。

“我来介绍一下——”伢子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市沼,“这位是市沼先生,是位警察。”

“你的男朋友啊?”

“想请教关于课长个人的私事。”

“我?”

“丸山浩代的事。她伤得很严重呢!”

黑田一脸惨白。

“那,那是真的吗?”

“没必要说谎呀!有事想请教你一下。”伢子还没说完,不。还没开口,黑田一失神昏了过去。

市沼和伢子两人急忙抱住他,扶到咖啡屋去,用冷水泼醒了他。

当然该用水泼的。伢子这么想。

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唉呀!真丢脸!”黑田搔着头,“太吃惊了!”

“想不到您很钟情呢!”

“想不到呀。“黑田苦笑着,“她现在如何?”

“已经脱离险境了。”

“那就好!”黑田喘了口气。

“课长,您知道些什么吗?”

“关于什么事呢?”

“她为什么要来找我?”

“这个嘛……”黑田倾着头。“她讨厌你呀!”

“这我知道。”

“老实说,我是前天才跟她碰过面。”

“什么地方!”

“这个。在旅馆。”一副装笑的脸。

“那时候,说什么了吗?”市沼问道。

“我想想看,好象说了些关于你的事……”

“想想看吧,拜托,才前天的事。”

“但是,我那时很累,迷迷糊糊地……很缠人的。那女人。”黑田皱着眉头,“但是,她也有可爱的时候,很……”

“那种事我们没兴趣!”

“啊!对不起……是呀!她也说对你有误解什么的。”

“对伢子吗?”

“嗯,所以,想跟她和解,我说好呀……”

“她大概知道不是我讲的吧!”伢子插嘴说道。

“不过公司内己有传言,我也打算跟她告一段落了。”

“好狡猾!”伢子瞪了他一眼,“她现在情况危急,你还讲跟她分手的话。”

“不!不是这样的。”黑田急忙辩解,”总之,她知道不是你散布的谣言,所以对你有误解,才要去……”

“为什么被杀,你知道吗?”市沼问道。

“我不知道。杀了她,对我也没好处!”

是呀!伢子忽然想着。浩代被杀,对谁有好处呢?

“对你呀!”

“对我?”

“你想和她分手,她不肯的话,你就……”

“没那种事,如果是这样,我也不会杀她。”

“那。你会怎么做?”

“哭着哀求她呀!”

真没出息。我怎么会有这种上司。

一回到住处,一辆巡逻车停在屋前。

“来逮捕我的吗?”

“难道……”市沼想笑又笑不出来。

“喂!市沼!”比市沼年轻点的刑警,挥着手走了。

“怎么回事?”

“接到通报,说看见伏见稚人在这附近出现。”

伢子心里噗咚地跳了一下。

他会找上门来吗?不管有什么事。这样太危险了。

那边,传来了中田靖子的声音。“伢子,你回来得太好了!”

一点也不好呀!

“什么事?”

“有客人哪!你不在,现在在我家!”

“哦!真对不起!”

“没关系。你上来吧!”

市沼有事要跟那个刑警说,便对伢子说,“你先回去好了,我跟他一起去四周巡一下。”说着便走了。

伢子向中田靖子的家走去。

“唉呀!总算……”屋里传来了声音。

伢子张大了眼睛。

客厅中端坐着的客人,正是伏见的妹妹——佐知子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