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16、黑田课长逃跑了

作者:赤川次郎

伢子吓了一跳。

没想到伏见佐知子会这样毫无忌惮地跑来找我。

“唉呀!好久不见了!”伢子先开口。“近来好吗?才多久没见,好象长高了……”

“很好玩吧?大石小姐。”佐知子一派悠闲状。

地方不对吧!

“还是到我房间去吧!”伢子催促着佐知子。

“没关系,再坐一会儿嘛!”中田靖子从厨房走来,“泡完茶后,我要出去买东西,你们馒慢聊!”

“但是。不好意思!”

“哪儿的话。30分钟就回来了,顺便帮我看家,我还要谢谢你呢。”

中田靖子将茶递给伢子后,真的就出门去了。

“她是个相当喜欢花的人呢!”佐知子悠哉地说。

其实。是中田靖子的家里到处摆了花,味道有些呛人。

剩下俩人时,伢子压低声音,“喂!你是跟你哥哥一起来的吗?”

“是呀!”

“糟了!有刑警来搜查了。”

“没关系啦!我哥哥自有办法。”佐知子依然一派悠闲的口吻,“应该快回到家了吧!”

“那就好,不过……”还是有点担心,不过也没办法了,伢子索性喝起茶来。

“我有些担心。”佐知子说道。

“担心什么?”

“托付你那么危险的工作,哥哥也任性了。”

“是我自己要答应的。”

“那对伊东夫妇被杀了,我好担心,万一你出了个什么差错,可真对不起了。”

“还有呢!”伢子说道。

“什么?”

于是,伢子便将浩代来访被杀,以及自己被怀疑的事告诉了佐知子。

“我死了的话,你会为我上香吧!”

“别胡说了!”

“最便宜的香就够了。”伢子补充说道。

“拜托,不要说了,再下去的话……”

“已经脱不了身了,这个时候再说与我没关系……”

佐知子一副颓丧的样子,“已经来不及了是不是?”

“但是,从神户里津子被杀到伊东夫妇,以及这次浩代的事来看,事情似乎并非巧合。”

“是呀!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你也这样想对不对?这么说来,只要其中一件破案了,所有的案情自然能迎刃而解了。”

“问题是找不到线头!”

“是呀!”伢子点了点头。

俩人沉默了一会。不久,佐知子开口了。

“我听说了你的事,不知你想过没有?”

“什么事?”

“那个丸山浩代呀!是她问警察密告,你和哥哥在电影院的事,对不对?”

“嗯!”

“也就是说,那时候我哥哥并不是杀人嫌疑犯对不?”

“没错!”

“只见过一次。而且是在电影院中,距离并不近,怎么可能一口咬定我哥哥就是被通缉的杀人犯呢?”

被这么一说。的确没错。伢子怎么完全没想到这一点。

“是呀!的确有些奇怪!”

“这么说来……”佐知子深思着,“或许,那个浩代对我哥哥的事很清楚也说不定!”

“但是,有这种可能吗?”

“不能说没有。”

佐知子又说道。“我哥哥这方面呀——不是我这做妹妹的夸他——外表好,人缘绝佳,姑且不论有没有情人,女朋友可是一堆噢!”

是呀!说不定浩代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一看到伢子和伏见在一起,才会更加恨死伢子也说不定呢。

“这种可能性很大!”伢子十分背定地说。

“我回去问问我哥哥吧!”佐知子说道,“可是,如果说浩代认识我哥哥的话,那么,不只浩代被刺事件,就连前面的事件也有关连也说不定!”

“我也有同感,或许浩代被杀是因为她对前面所发生的事情,知道些什么内幕吧!”

“并非理由不明的杀人末遂罗!”

“没错,这么说来,这件事是整个事情的关键所在了。”

伢子和佐知子高兴地齐声欢呼。

“什么事那么高兴呀?”

回头一看,门开处,市沼探头问道,“有客人呀!”

“嗯,是呀!”伢子有点慌张。“朋友的妹妹,很谈得来就……”

“很可惜,伏见逃走了。”

伢子和佐知子互望了一眼……

“真的是伏见吗?”伢子问道。

“呃,说是很象伏见的男子,但是……”

“那,说不定只是相象而已,而且,伏见来这儿干什么?”

若要真来的话,最糟的就是伢子了。要说完全不认识嘛,他厚着脸皮来,谎话自然被拆穿了。

“说的也是……”市沼附合地说。

“我得留在这儿看家,等中田太太回来,如果你要保护我的话,请到外面去,女孩子说话你在场不方便。”

伢子这么一说,市沼乖乖地出门去了。佐知子瞪大眼睛,“那个人是刑警吗?”

“是呀!”

“真厉害!你看来好象是黑社会的大姊头。”

伢子想了想,到底该不该接受这种赞美。

门吱呀地一声被打开。

“要进来也该敲敲门呀!”

一看到他,伢子一脸僵硬。

不用说,就是那位“虎头狗”“迟钝”的铃井巡佐了。

“原来你躲到这儿来了!”说着走进来。

“什么躲在这儿,我是替人看家呀!”伢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累死人了,泡个茶好吗?”说完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谁替你泡茶!伢子一百个不情愿。但佐知子在此,也不得不装了个样。

她勉勉强强端了一壶茶出来。

“我去问了l0l号房的人了。”铃井又说,“看是谁来借钥匙的?”

“居然说是我借的,象这种目无法纪的人,应该依法究办。”

“他是看清对方是谁才给的。”

“你去做看看!”铃井气呼呼地说。

市沼也进来了,一看到这情形立刻说,

“好了吧,你们,真正受害的是我呀!”

“至少不是你!”铃井说道:“男人嘛……”

说着直瞧着伢子,“真的是男人吗?”

“看什么呀!”伢子一气大叫。

“你冷静点!”

“少胡来了!”

铃井嗯一声地咳着,“那个男的说是受屋主之托,来查看一下房子,有破损的地方打算修理。”

“就那样借走了钥匙?”

“反正里面是空的,没什么可偷的呀!”

这样说也没错。

“那个男的会是谁呢?”市沼不解地问。

“不知道,外表不怎么样的中年男子。”

听铃井这么一描述;市沼和伢子的视线不由得交会在一起。

“会不会是……”

“我们课长!”伢子抢先一步说出。

照铃井所作的说明,跟黑田课长很象。

“什么?是他!”

铃井锐利地看了市沼一眼,因为听到市沼去找那黑田课长。

“为什么不先问问我呢?”铃井大叫着,“你这样一去,人家一看是警察,吓都吓跑了。”

“先打个电话去看看吧!”伢子借用了中田靖子的电话打到公司去。

“喂,我是大石伢子,课长在吗?什么,早退了?什么时候?谢谢,不用了,再见!”

挂上电话回过头来,“你们都听到了吧!”

“他妈的!”铃井生气地破口大骂,“是不是有人向他警告过,真是笨蛋!”

“对不起!”市沼搔着头。

“你怪罪别人太过份了吧!”伢子忍不住插嘴,“你早点把这事告诉我的话不就是了。”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喂,快去部署,到他家去看看!”

“是!”市沼飞也似的跑出去,马上又折回,“黑田家在哪里?”他问伢子。

伢子其实也不知道课长家的住址。

只好打电话到公司求救。

“是靖玉县。”

“现在去的话,也要花点时间了,喂,先去通知那里的警察局。我们这就赶过去。”

“是!”

铃井和市沼一走,伢子和佐知子相视而笑。

“好象台风过境一样。”伢子说道。

“凶手是那位课长吗?”

“嗯……不能这么快断定,不过,人不可貌相呀……”

伢子想起了黑田课长一听说浩代被杀就晕过去的事。虽然有点夸大,不过在受惊之余,隐含着其他的意思也说不定!

“我回来了,怎么回事?”中田靖子提了包购物袋走了进来,“巡逻车象赶什么似的,开得好快呀!”

“一言难尽呀!”这也不是伢子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谢谢你呀!帮我看家。”

“哪里!那么,我们回去了。”伢子赶紧带佐知子上楼去了。

一出了门,佐知子便说,“我满担心我哥哥的,我先回去了。”

“好吧!怪复杂的,没详细说的话。也无法了解。”

“要有信心呀!别泄气了!”佐知子微笑着。

伢子上了二楼,取出钥匙正要开门。

“喂,大石伢子!”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伢子回过头一看。

“黑田课长!”

“先进去再说吧!”黑田半命令似的要求。

这个时候要说“不”也不行了,开了门,伢子让黑田先进去。

难道,他会对我……

伢子吸了口气。怎么办是好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