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17、伢子哑巴吃黄连

作者:赤川次郎

“请快点走吧!”伢子冷冷说道。

“喂,这么无情!你是我的部下呀!”黑田无奈地说。

“对不起,一个将要进监狱的人,可跟我没什么瓜葛!”

“什么?我可没杀浩代!”黑田一脸认真。

“小声一点!这种便宜的公寓,隔壁听得到!”伢子抗议地说,“薪水有限,只有这种地方可住啦!”伢子不忘挖苦几句。

黑田盘腿而坐,不安地吁了口气。

“他妈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问你呀!天知道?

不过有件事实在太好了,就是哪个讨厌的铃井巡佐,不知道黑田在这里,正马不停蹄地赶往靖玉县,这下子可白跑一趟了,哼!谁叫他欺侮我这善良(当然是伢子自己讲的)的老百姓。

“课长,你打算怎么办呢?”伢子也坐了下来,“这附近有警察监视!”

“我知道。”

“您太太知道吗?”

“还用说!”黑田无奈地说。

“是呀!”

“想到这事我就头痛!”黑田摇着头说,“我太太不瘫掉才怪。”

“没办法呀!自己做的好事。”

“我没做!”

“小声点!这种事还好意思大声嚷嚷!”

“其实,她去上网球训练班,做些什么事我还会不知道?”

“你太太呀?”

“当然呀!她根本对运动一点不感兴趣,嫌麻烦,还不是因为教练很英俊啦,什么的……”

唉呀!我的天哪,这样的夫妻,我看是完蛋了。

“对了,课长。”伢子不想听这个,便问道。“楼下浩代被杀的房间的钥匙,是你借走的?”

“这,这个……”黑田答不出话来。

这就代表招认吧!

“总之,大石小姐,我很累了,泡杯茶给我吧!”

“课长是逃亡的人犯呀!我怎敢有您沾过指纹的茶杯呢?”一口就拒绝了,还是每天同一公司进出的同事呢!

“好吧!我去烧开水!”伢子还是站了起托水壶装满水后,放在煤气炉上烧着。用纸杯子好了,用后就丢了吧。

“很干净嘛!”黑田也起身来到厨房。

“我是不会放些没用的东西的。”伢子从橱柜里拿出茶包。

一包泡一杯太浪费了。至少也要泡个三杯吧!咔叽、咔咕有金属的摩擦声,伢子回头一看,眼前出现了一把菜刀对准着自己。

“课长!你干什么?”伢子一惊,脸色苍白。

“安静些!“黑田睁着大眼,样子极粗暴,“一出声你就没命了。”

伢子真有点怕。

“走,到里面房间去!”

“里面哪有房间,只有这里呀!”

“好,坐下。听着!”

伢子乖乖点头。这回不会真的输了吧!

“把衣服脱掉!”黑田命令着。

“要冼澡吗?”

“别装蒜,你已经在我控制之下了!”

伢子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有了!

仔细看,黑田拿刀的手正颤抖着。

“你打算怎么样?”

“少废话!”

“你才少废话!”伢子反驳着。

“他妈的,你不要命了!”

黑田向伢子逼近,身体一移动,就失去了平衡感。

伢子一用力,一脚踢向黑田的胯部。

“唉呀!好痛!”黑田轻易地被弄倒了。刀掉在地板上。

伢子一拾起刀,逼向正在抚摸痛处的黑田的喉头。

黑田瞪大眼。

“救命呀!”

“杀人了!”

没人会来救你的。伢子喘了口气。

“你的想法太老套了。”伢子说。“这种做法是半世纪前的老招式了……”

“请原谅我!”黑田象只被雨淋湿的长毛狗一样,浑身不舒服。

“哪,喝茶吧!老老实实的说吧!”

“嗯,对不起……”黑田啜着热茶,“还以为你只不过是个小气的女人,没想到挺强悍的!”

“少拍马屁了,快说!”

“最初是我强拉浩代到旅馆去的,她喝醉了酒,心情不怎么好……”

“你在那种时候占有了她,这一点也不值得骄傲。”

“嗯,但是,那之后,浩代便听我的了!”

好奇怪呀!伢子心想着。

象浩代这样漂亮的女人,怎么肯做这种事?肯听黑田的话,说不定是有其他理由呢……

“那你也想对我重施故技?”

“嗯,以便可以藏在这儿!”

“人生,没有那么便宜的事!”伢子自信地说,“那么,难道,浩代没有别的男朋友吗?”

黑田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

“直觉吧!”伢子装模作样一下。

“什么时候开始的不知道,只觉得她最近怪怪的。”

“没具体表示吗?”

“只知道她大概另有男人,但没……”

“是这样吗?”

或许,那就是伏见吧!因此,看见他跟伢子在一起,而起了嫉妒心……

“但是,请相信我,”黑田说着,“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以伢子来看,象黑田这么胆小的男人,不可能敢杀浩代,但是,一旦被逼急了,什么也做得出来!

“但是,课长,为什么要借一楼空屋的钥匙呢?”

“这是浩代要我做的。”

“是浩代?”伢子不加思索地反问。

“是呀!她叫我不论多忙,在那个时间一定要到空屋去。”

“这是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前一天晚上。没办法呀!我只好偷偷地溜出公司。”

“那你怎么知道一○一号是空的。”

“那也是浩代说的。”

是浩代……但是,她怎么会对这公寓的事这么清楚呢?她会不会也是听谁说的?

“那你等到她了吗?”

“没有,时间过了,也等不到人,我就回去了。”

“没打开锁吗?”

“放着就走了,我想浩代如果来的话,就会知道我来过。”

伢子对这事总算有点头绪。

但是,为什么浩代要叫黑田来呢?浩代并非不知道。黑田在工作中是很忙碌的……这么说来,是猜准了他不会等很久,于是……

伢子一脑子混乱。

一到晚上,伢子必须决定如何安置黑田,没理由留他住宿,更何况没多余的、好看的棉被。

但是,赶他出去嘛,又觉得有些可怜。

“到旅馆去住吧?”先看看对方意思。

“身上没钱呀!”黑田一副可怜状。

谈到钱,对伢子来说,简直是要命的事。

“便宜的地方也有呀!商业旅馆啦、木屋啦、流浪者收容所啦……”

“太不尽人情了吧!”

“好吧,我懂了。”伢子下了决心,“借些旅费给你,请你走吧!”

“好,你借点给我!我反正也逃不走了。”

伢子象卖血般的,忍痛借了5万元给黑田。

当然,利息照算。还有模有样地写了借据,押了个手印,真不傀是伢子。

“谢谢!”黑田点头致谢。

“晚餐怎么办呢!”

“嗯……吃点什么吧!”

“那……现在时间还早;出去的话搞不好会被碰到。这样吧,我自己也要吃,我出去买便当好了。”

“感激不尽,我要份牛肉烩饭。”

“别太奢侈了!”

伢子带着钱包出门去了。

“唉呀!”真是个“包袱”。不知浩代的情况如何了?只要她一醒过来,很多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浩代如果跟这一连串的事件有关的话,那事情的状况将会有所改变。

或许是件相当复杂的事……

伢子像名侦探似地沉思着。买什么便当好呢?伢子为此烦恼了半天。

那家店比这家便宜20元。不!那边的店大概可省30元吧!

对于价钱,伢子的记忆力是惊人的,买个便当,不,两个便当;就花了30分钟,转了3家店了。

结果,买了两个50元的,挺便宜,是伢子很满意的价钱。一说到满意,肚子不由得饿起来了。想快点吃,所以便加快了脚步,回到公寓前,晃的一闪,有人站到她面前来。

“唉哟,谁呀!”伢子叫着,“警察先生!”

“在这儿!”眼前的男子开口了。

灯光被挡住了,看不清楚脸,但,那不是赶往崎玉县抓人的铃井吗?

“咦?怎么又回来了?”

“嗯,有点事呀!”铃井哧笑着,“跟你有关的事!”

“跟我?”

“没错,是你!”

“什么事?”

难道……公寓前停了两辆巡逻车。

“你一看就知道。”铃井扬了扬下巴。

黑田被两名刑警挟住,从伢子房间走了出来。

“有人打电话密报你藏匿犯人!”铃井又说:“幸亏有善良市民的协助呀……”

黑田被戴上手镑。走到巡逻车前,发现了伢子。

“是你告密的!”黑田气愤地说,“我错看你了!”

“课长……”伢子哑巴吃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巡逻车开走了一台。伢子呆呆地目送红灯离去。

“现在该你了!”铃井粗糙的手搭在伢子肩上,“藏匿逃犯,罪也不轻呀!”

伢子此时只想着,特地买来的两个便当,再不吃的话会凉掉,多可惜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