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22、黑暗中的恋情

作者:赤川次郎

“唉!算了吧!”伢子不耐烦极了。

“还是行不通呢!”市沼也觉得很遗憾,左思右想。

“我又不是大力士?”也难怪伢子会抱怨,当浩代的替身躲在床上,可不是好玩的事。

“惧重起见,还是穿防弹背心吧!”

“还是围五件毛毯就够了!”

“腹部放个锅子之类的……”

为了这问题,他们想出好几个妙主意。这毛毯象用干燥机吹进热风似的,一下子就膨胀起来。

“反正,没人会来杀我了!”伢子受不了了,“拿掉算了。”

“好吧!”市沼勉强的帮她解下毛毯。

“啊!轻松多了!”伢子松了口气。

“虽然重些,总比被杀掉的好!”市沼仍然坚持,“至少弄两条吧!”

“好吧!”伢子无可奈何地点头,“两条哦!不过,摊开些,光是腹部地方膨起,好象怀了几个月的身孕一样。”

万一搞错把我推到妇产科去,岂不完蛋。

“好了,我随时待命准备出来逮人了。”

“连个电视也没有,好无聊!”

“喂,拜托,现在哪有闲情看电视呀,”

伢子笑着,“没关系,放轻松点,说不定什么也没发生!”

“真正的患者还好吧?”

“你是说丸山浩代?铃井巡佐在看着。”

“那迟钝的家伙安全吗?”伢子一脸不快。

“不要这样说他了!”市沼苦笑,“必要时,他是相当机警的!”

一定是在我发生危险时,才会逍遥自在地出现吧!伢子对他多少还是有点别扭。

“已经9点了!”市沼看了看表说。

“快到熄灯的时间了,把灯关了吧!”

“好!”市沼把灯一关,室内便暗了下来。

灯一熄,眼睛习惯了黑暗之后,反而更能看清室内的模样。窗外射进了些许灯光。

“那,我进去了!”市沼说着便爬进床下。

“小心点哦!”伢子叮咛着。

一生病的人很寂寞吧!伢子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呆想。

很幸运的,伢子从没住院的经验。看医生要花钱,因此,身体健康是最好不过的了。

但是,人并非超人,偶尔也会有感冒什么的,那时候,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便会有强烈的结婚慾望。但是,病好了,又“太浪费了”,还是对结婚提不起劲来。

而象现在这样,没病没痛的躺在这儿,多奇妙的事呀!

一生病时,就会想到各种事。

那也是无可奈何。除了想点事外,还能做什么呢!

所以,伢子也进入了沉思中。

这可是相当复杂的大事件呀!

情人座的电影票是个开端。由于在电影院中看见了浩代,才使自己找来了伏见,充当“临时情人。”

接着,便是神户里津子被杀,伏见被通缉。

然后。伊东夫妇的遇害,可能是前面事件下的“牺牲品”。

但是,伊东夫妇被杀一事,找不到线索,凶手是谁呢?

神户里津子的情人。一个抽雪茄的男人。

不管是伢子。还是铃井已不考虑这事。但是,雪茄之事还是有所关连的。

再者,丸山浩代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照伏见的妹妹佐知子所言,浩代若认识伏见的活,她应该不会去告密呀!

但是,浩代是伏见的恋人吗?跟黑田课长又是什么关系?

黑田会不会认为自己是浩代唯一的爱人,而实际上,伏见才是浩代真正的爱人。

伢子百般思索着。如果是我的话,当然会选择伏见。

虽然说男孩子脸蛋不重要,但实际来说,除了脸蛋,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算了!这不重要。浩代为什么会被杀,才是谜底的关键。

刺杀浩代的应孩不会是因嫉妒而失常的黑田吧!

黑田的事情伢子并不清楚,但他看起来不象那种人。

尤其,一个会逃到女性属下家里躲藏的人,那也是够悲惨的了。

是呀!黑田的事不也是有人去密告吗?

究竟是谁呢?而且,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

总之,一团谜,最大的希望是,浩代赶快醒过来。

有点想睡了,伢子急忙甩甩头。

不行呀!

虽然有市沼保护着,但睡死了,命会没有的。

还不能死呀!还有500万要拿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躺在床上,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市沼不时地问,“现在,几点了!”

“ll点!”有回声就放心了。

伢子很高兴,他的确在下面。为了保护自己,趴在那冷冰冰的地板上,不会伤到身体吧!伢子莫名地担心起来。

过了一会儿,“不行了!”市沼从床下爬了出来。

“怎么了?”伢子坐了起来。

“啊,对不起,去上个厕所。”

伢子笑了一下,“快去吧,不要硬憋着!”

“对不起,大概太紧张了。”

“放轻松些吧!”

“我会尽快回来。”

“不要忘了洗手呀!”伢子不忘调侃他一番。

“连水龙头也一起抱来好了!”市沼说着,走出了病房。

真是不可思议。伢子噗的一声,笑了起来。他真是难得一见纯情的人。

我真的会爱上他吗?伢子认真地想着,当然,刑警是别奢望有什么豪华的生活可过。

不过,人嘛,人品是很重要的。伢子怎么会想到这些呢?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些事在以前可是想都没想过。

向来只考虑存款薄金额高低的伢子,近来是有点改变了,是因为那位不起眼的刑警吗?

唉!一切等这件事解决了再说吧……

门开了。

“好快呀!慢点没……”抬头一看,进来的男人并非市沼。

“啊,你!”

“伏见先生!”伢子呆住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儿?”

伏见也一下愣住了。

伢子想到了,“那,你以为这是丸山浩代的病房?”

“是这么写的呀!”

“那,你认识浩代?”

“是呀!”伏见点了点头,“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是情人吗?”

“不,没那回事。”伏见摇着头,“很小的时候认识的。”

“多小?”

“小学时候吧!那之后,一直有书信来往,但是,谈不上是情人。”

真的吗?

“但是,你怎么这时候来呢?”

“白天容易被发现呀!”

的确如此。

“那,你是来探病的?”

“当然啦!”伏见四下看了一圈,“怎么会是你在这儿呢?”

伢子踌躇了一下。没时间解释了。

“你快走吧!有刑警会来的!”

“刑警?”

“是呀!反正,你快走!”

伢子才一开口,走廊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是市沼吧!

怎么办?这么面对面的话……

“快躲起来!”伢子急叫。

“嗯哼,那,床下好……”

“不行,那儿……”伢子语无论次了,“那,躲到床上来吧!”

“不行呀!怎么可以!”伏见怯儒地说道。

门开了。

“对不起!慢了点!”市沼走进来了。

伢子闭起了眼睛。这下完蛋了。

“咦?”市沼叫着,“停电了?”

伢子一睁开眼睛。漆黑一片。

病房的灯都熄掉了,走廊外面也暗了下来。

到处黑漆漆的一片。

“怎么回事呀!”市沼问,“你等等,我去看看!”

走出走廊,“喂!有人在吗?”大声喊道。

“现在吧!快点!”伢子低声说,“快逃吧!”

“我知道了。我走了,再见。”伏见还慢条斯理地客气一番,真受不了。

走廊外面传来了几个护士的谈话声音。不一会儿,灯都亮起来了。

伢子喘了口气。心脏不好哪。

“还好,马上亮了。”市沼走了进来。

“是呀!”

“这种地方即使停电,也是有发电设备的。”市沼伸了一下懒腰,“还是到下面去吧!”

这时候,不知何处传来了一阵惊叫声。

接着,走廊外有跑步的声音。伏见被发现了吗?

伢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