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23、伢子遭偷袭

作者:赤川次郎

“发生什么事了?”伢子问。

“不知道。”

“但是,刚才的……”

“是惊叫声吧!”

“你去看看吧!”

“不行呀!”市沼摇头。

“为什么?”

“我的任务是在这儿保护你。”

“但是……”

“万一趁我不在,这里发生事情的话,怎么办?”

有道理,伢子同意了。

“我了解了。”伢子点了点头,“你考虑得很周到。”

“我是刑警呀!”市沼严肃地表示,“会发生什么事呢?”

打开门,向走廊巡视了一下。

嘟哒嘟哒—响起了医院里切忌的嘈杂脚步声。

“那不是铃井吗?”伢子问。

“是呀!发生了什么事呢?”

铃井巡佐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向这里。

“怎么啦?”

“来了!”

“什么?”

“总算来了!”

“超人还是谁呀?”

“笨蛋!是凶手!”铃井气呼呼的。

“那,浩代呢?”伢子连忙问。

“没事,我一直守着她。”

“但是,现在剩她一个人?”

“留了两名刑警看着她,放心!”

好诈!伢子有点不服,怎么我才一个人看守呢……

“你们这里还好吧?”

“托福,托福!”

“那就好!”铃井直盯着伢子看。

“那,凶手呢?”

“利充停电时,要谋害浩代的样子,被我们攻击后逃走了。”

“已经逃走了吗?”

“不要担心。他还在医院里。”

伢子吓了一跳。“还在医院里?那不糟了,万一抓个病人当人质的话,怎么办?”

一听到伢子的话,铃井也瞠目惊视。

“是呀,这就伤脑筋了。”

铃井似懂非懂的样子,看了看市沼,“你快去找人来救援吧!”

“是、遵命!”市沼飞也似的跑出去。

“这件事有点奇怪!”伢子说。

“什么奇怪?”铃井看了看伢子。

“你想想看,凶手怎么会知道浩代不在这儿呢?”

铃井点头同意。

“是呀!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少数几人而已!”

伢子闭口不言。——会是谁呢?实在想不出来。

“总之,你乖乖地待在这里睡。”

“但是……”

“你待会儿最好用个东西撑住门,不要让凶手闯进来。”

伢子睁大眼睛猛点头。

铃井要出门之前,又回头说道:“你不要出去呀!”

伢子有点不悦,“还怀疑我呀!”瞪了铃井一眼。

“不!不是那个意思……好吗?不是我的声音,不要随便开门。”

“是。”

铃井说完就走了出去,伢子好不容易才松口气。

他虽是个令人生气的男人,但也象个警察的样子。

否则,也不能当上巡佐吧!

但是,为什么犯人会知道浩代搬了病房呢?

伢子下了床,拿了张椅子顶住门。

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

假装得象个病人似的,这也是不得已啦!

伢子坐在床上发了一下呆,随后,似乎有好几台巡逻车来到医院门前,窗外亮起了一闪一闪的红色灯光。

警铃并未发出声音,大概不想让病人们受到掠扰吧!

然而,走廊外面却不时传来很多人的脚步声,病人们大概也都在猜测,到底出了什么事!

伢子实在坐不住了,来到走廊,看到好几个警官来回走动着。

她正好看到市沼在那儿。

“总之,看到不象患者的人,就押走。”

“市沼先生!”

“喂,你,不要出来,快躺到床上去。”

“没什么关系啦!”

“你啊!”

等警官们走了后,市沼喘了一口气。

“大騒动呢!”

“嗯哼。但是。凶手还藏在里头!”

伢子向四周望了望。

“现在一切又恢复安静?”

“铃井看见凶手了?”

“不,正好停电了,好象没看到。但是,马上封锁出入口,可能不会逃走。”

“但是有谁……”

“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市沼僵硬着脸。

过了一会。市沼转换了心情似的。

“反正,慢慢等。几个隐密的地方搜在一下,只能这样了,你还是回到病房去吧!”

“不要。我想帮忙呀!”

“这样好吗?”

“有人说起来,就说是我的主意吧!”

“这我知道,但是……”市沼说:“如果你被抓了怎么办?”

“啊,这我怎么没想到!”

伢子还是回到病房去了。

眼睛还很有精神,我看门不用顶住了。关了灯后,走到窗口向外望着。

门外还停了几部巡逻车,警官们到处转来转去,指挥的人好象就是铃井。

怎么了?总觉得心有点跳,或许该是有结局的时候了吧!

自己对这种冒险的事并不感兴趣。不,应该说被卷进这事件里,应该是件“高兴”的事。

说是件“高兴”的事是有点奇怪,但对现实主义的伢子来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是没有工夫闷闷不乐的。

当然,如果闷闷不乐能够改变现状的话。那还算好,否则,还是以目前的状况自我“高兴”一番为妙。这是伢子的想法。

不为昨日所困,寄望明日,不,应该没有什么比今天更重要的了。

门开了。

“谁?”回头一看。

是护士。背对着走廊的灯光,看不清楚脸部。

突然朝这里走去的护士,用力一拳,打向伢子的腹部。

伢子呻吟了一下,便倒了下去。然后被拉进黑暗之中。

“喂,振作点。”

是市沼的声音。伢子睁开了眼睛。身体一阵摇晃。是地震吗?不,不是的。

“市沼先生!”

伢子因腹部疼痛而皱着眉头。想起来了。是被殴打的。

“这里是……”伢子巡视了一下,有点张惶失措。

屁股好痛!

“这是医院的后门呀!”市沼说着,“你倒在这儿。”

“怎么会……”

“这要问你呀!怎么回事呢?”

“被打了。”

“谁?”

“不知道,穿着护士服。”

伢子将那时的情形描述了一下。

“是这样呀!总之,先去检查一下被打的地方!”

“不要紧了!”

“先照个x光什么的……”

“这太浪费了吧!”

“我来付。”市沼闷气地说。

在医院的会客室里,伢子将经过告诉了铃井。

“我不是交待你要把门顶住的吗?”

伢子无言以对。

“对不起!”这时她只有致歉的份。

“也托你之福,凶手已逃走了。”铃井阴着脸说。

“那,凶手是……”

“把你放在送病人的推床上,押着走,谁也没注意到。”

“然后把你推到了后门!”市沼说着。“真可怕的家伙,竟做得出这种事!”

“没有把你推进垃圾场已经不错了。”铃井说道。

不管别人怎么数落,这都是自己错。

“这么说来,凶手是女人了!”市沼说。

“会不会是男的装扮成护士?”

“不!”伢子开口了。

“不对吗?”铃井慎重的问。

“嗯,虽然只看到影子,但依体型及走路姿态可以看出绝不是男人。”伢子肯定地表示。

被问到什么地方象女人?又答不出来。

肩的圆度或是腰身……

细微的地方真的是。一点也记不起来……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女人没错。这不是强词夺理,真是直觉的感受。

“是女人?”

虽说觉得意外,不过铃井倒满相信伢子似的……

“您的意思是……”市沼还是一脸不解。

“丸山浩代是被女人谋害的。”

“哦?背后里另有男的吧!”

事件的背后有男的?这种事倒是没听说过,或许女人能承担重任的时代来临了吧!伢子心里想着。

“我可以回家了吗?”伢子问。

“你离开公寓比较好,去旅行一下。”

“我是嫌疑犯呀,让我出去旅行放心吗?”

伢子一说,铃井用奇妙的眼神回看她一眼。

“不。你己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真的?”伢子有点惊讶地反问。

“怕你会再受到侵袭,还是小心点好!”

铃井的话,一点也不挖苦,也不令人讨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