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24、伢子房间的火灾

作者:赤川次郎

“好好睡一觉吧!”市沼虽这么说,但伢子一点也不想睡。

送伢子回到公寓时,已是天亮,她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喂!你不上来呀?”伢子在门口问市沼。

“不,不好吧!”市沼顽固地摇摇头,“你够累了,好。好睡一觉,好恢复精神。”

“好无情啊!”伢子嘟着嘴。

如果这个时候,市沼跟上来的话,伢子一定会挽着他的手臂。依偎在他的怀里,市沼了解不了解这个呢?大概不了解吧!否则不会坚持不上来。

“巡佐也说过了,你还有可能被侵袭的!”

“那,你更应该上来陪我呀!”伢子找到理由了。

“就因为这样,你必须赶快恢复体力不可!”

伢子最后还是拗不过市沼,只好死心了。

关了门,上了锁,又拉上锁链。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人!”伢子还是忍不住嘟囔着。

外头传来了一个喷嚏声,不知是不是市沼的?

其实,伢子真的是相当疲倦了。

虽然精神有点兴奋,但身体却累得不得了,一坐下来就动也不想动了。

就这样睡一下好了,拿了个坐垫枕在头下,就仰脸躺了下来,隔壁早起的人,已起来准备要出门了。一阵卡拉喀哨的声音。

厕所里有冲水的声音,这种公寓就是这样,什么动静都听得很清楚。还好,这公寓里没有啰嗦的人,否则,对那些夜妇人上厕所的声音,也要提出抗议的话,就会引起纷争了。

对着天花板发了一阵呆后,伢子不知不觉的有点想睡了。

精神上松懈下来的缘故吧,由于心里想着事情,倒也无法一下子就入睡,只是有点困罢了!

这样下去的话。会感冒的,还是去拿条毛毯来铺吧。心里这样想着,但已是半睡状态,所以也只是想着而已,根本不能采取行动。

唉?有味道……

这是什么味道呢?有点令人担心的味道。

为什么担心,我也不知道。总之,是有点令人担心。这一来反而一点也不想睡了。

这不是雪茄的味道吗?

伢子睁开眼睛。

“是我太多心了吧!”伢子嘟嚷地站了起来。

大概这些天过于专注这件事上,才会觉得有雪茄的味道……

不!没错!真的是有股雪茄的味道。这味道从那里来的呢?雪茄这玩意儿很难处理。味道是哪里来的,很难分辨。

伢子打开窗户。从外面传来的吗?不对。

那是走廊外面传来的……

伢子打开门锁及锁链,走到走廊外面闻一闻。什么味道没有。

已经消失了。怎么搞的?

伢子在走廊站了一下,这时候,隔壁的先生好象要出门去了,她就急忙走回房间。

难道真有那种味道吗?

偶然的吧?还是跟整个事情有关呢?

伢子这一来完全醒了。再躺着睡的话,就感到有点浪费时间,伢子干脆洗把脸,开始打扫房间,然后洗衣服。

把浴室打扫好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连自己也吓了一跳。

有人敲门。

“谁呀?”

“啊!是我,要不要去买点东西呀?”

是中田靖子的声音。伢子今天不象上次那样闷闷不乐了,反而心情很舒畅似的。

“是呀!你真够辛苦的。”中田靖子点着头。

两个人去超级市场买完东西,已是11点了。来到一家刚开幕的茶馆,坐下来聊着天。

“老是失算,真没办法!”伢子自嘲说着。

“你又不是侦探也不是警卫,这样已经够累人的了!”

“但是……还是觉得很讨厌。”

“这时候呀,多吃点就能恢复精神。”

市沼说要多睡点,中田靖子则叫我多吃点,人啊!说穿了,不如意时,寻求的还是原始的满足。

这时候,在茶馆里当然不能睡啦,伢子只好拼命吃了。

吃完了一盘火腿三明治,已是ll点半了,快午餐时间,又叫了拉面及咖哩饭。

出到外面后,又去吃了碗年糕红豆汤,好不容易打发掉早上的时光。

“啊,精神来了!”一面喝着茶,一面伸着腰。

“你啊!吃了我的3倍多!”

中田靖子笑着说,“不过,吃出精神来就好了。”

“谢谢!你的忠告很有效。”

“你是个很开朗的人。”

“少夸我了!”伢子苦笑着。

“咦!你们公司的黑田课长好象被释放了。”

“——咦!啊!黑田课长,是呀,但一定很惨吧!有情人的事也被公开了……。”

“我看他也高兴不起来吧!”

“他太太一定很伤心!”

“即使不是凶手。公司那边也一定闹得不愉快!”

“应该会自动辞职吧!这总比被开除的好,有退职金可以领!”

在伢子来看,被开除和退职简直是天和地之差,不!应该是天上和地底之差!

“不过他是自作自受啦!”伢子继续说,“如果他不拈花惹草的话,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了。”

“说的也是呀!”中田靖子点头表示同意,“男人呀!真没一个是好东西!”

伢子吃了一惊。

中田靖子说这话,好象心里有什么苦似的。

不过这也是常有的事,平凡的家庭主妇,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也不是不可能。

“平凡的主妇”或许只是字面上的吧!内地里可不见得平凡哦!

人呀!谁不是一堆烦恼,认为自己活得很辛苦呢!

“那,我们回去吧!”中田靖子转换了一下心情。站起来说。

不用说,两只手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

“要不要进来坐?”中田靖子邀请说。

“不了!这些东西不整理一下也不行!”

伢子拒绝了,便直接上楼。

该放进冰箱的就放进去,其他的也是一件件慢慢地归位。

向来只买特价品的伢子,今天却“大肆采购”一番,或许这也是解除压力的一种好方法吧!

“啊!”打了个哈欠。

“干什么好呢?”

这是自然反应,昨晚没睡,今天总是觉得不知干什么是好!加上肚子胀胀的,除了睡还能做什么呢?

开始有点想睡了。眼皮也不听指挥了。

“这不行呀……还是去铺了毛毯,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吧!”

有烟?

这是?什么味道呢?

脑子一时什么也想不起来!是雪茄的味道吗?不太一样!

那,是不是又是我多心了?

真的不是雪茄。是呀!女孩经常抽的那种——有点雪茄的味道。

是那种吧!但,怎么会有烟……

有点想打呛。伢子睁开了眼睛。

白茫茫一片。眼睛怎么啦?

不对呀!是火灾呀!

房子中烟雾迷漫了进来。伢子一起身,吸进了烟,咳个不停。

眼睛好象被刺到般地疼痛。眼泪也流个不停。

快点,快点,再不出去的话……

一阵慌乱。白茫茫的烟雾。什么也看不见,门在哪里呢?

手摸的地方。是衣橱,走反方向了!

没办法了,只好爬了。

但是,突然,从楼下冒上火苗来了!

第一次,伢子感到恐怖万分。

来不及逃了吧!

劈啦劈啦的声音,好象有东西裂开了,回头一看,衣橱已烧起来了。火势直沿天花板而上。

接着,又啪的一声,日光灯烧坏了。碎片飞了下来,伢子急忙躲开。

再这么下去,我岂不活活被烧死。

后面有个窗户,伢子憋住气,爬向窗户。

伸手想打开窗户,窗帘却哗地烧了起来。

伢子抓着坐垫,用力拍开窗帘。想把窗户打开。

从这里跳下去吧!但这里是二楼呀!不管了,顶多断了条腿吧!

但是,因为热的关系,窗户都歪了,推也推不动。拜托!动一下吧!

伢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命地推着,窗子有点动摇了,快点,快点。

热气逼背而来。火象泼散的液体一样,漫延而至。

如果是从下面开始着火的话,那地板也快差不多了,这可就真没戏唱了。

突然,窗户喀啦一声掉落下来,外头的空气飘进来。

总算。

伢子准备跳下去了。这是什么,脑子掠进存款簿啦、印鉴呀,保险证书啦……等东西来了。

算了,死了的话,便什么也没有了。

先逃生再说吧!

伢子伸出一只脚。就以这种姿势跳下去的话,太危险了。

如果头先着地,又怕头部会骨折。这,如何是好?

这时候,“伢子!”一楼传来呼叫声。

是市沼。

市沼朝着伢子跑过来。伢子流出了眼泪。不!可不是被烟熏出的眠泪。

当然,两者有何不同,她没时间去研究。

“跳下来!”市沼来到窗下大声叫喊着,“我会接住你的!”

伢子飞跳下去了。从头部开始往下飞。市沼要怎么个接法呢?那我可不管啦!

总之,她已魂飞魄散了。市沼,对不起了!伢子这一瞬间只是这么想着。

我大概很重吧,一定会压痛你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