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26、赎不回的爱情

作者:赤川次郎

“靖子……”伢子刚叫着。

中田靖子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她看了看伢子所住房间的房门。“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好啦!”

伢子开了门。退后一步,让靖子先进去。

伢子看着靖子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感叹……

靖子在床上坐了下来,毫无气力似的。

“对不起!”看着伢子。

“什么事?”

“你都知道了吧!放火谋害你的人是我!”

“果然!”伢子点着头,“听说我睡不着。便唆使我多吃,对不对?”

“你就可以睡得沉一点啊!你真幸福呀!”

靖子脸上浮起了一抹苦笑,“令人羡慕又嫉妒!”

“我什么地方,为什么……”

“以我看来,你是够让人家羡慕的!”靖子望向天花板,“其实,我根本没有丈夫!”

“咦?但是……”

伢子一开口,才想起来怪不得没见过她先生。

“我曾经在神户里津子那儿帮忙。被她钟爱,后来,便一直向她拿生活费过日子。”

“做她的情人?”

“这也不是我能抵抗的。我曾想过这样下去不行,但却拖拖拉拉的一直拖了下去。而且也不想在她还没买好栋好的公寓给我之前,跟她切断关系。所以,偶尔假装一下自己想过正常生活的样子——”靖子笑了起来。

“而且,我若没工作,又一个人过生活,终会被四周人认为很奇怪的吧!”

“所以,我便白天工作,才不会引起其他太太们的注意!”

“我们那栋公寓,上班的人很多,太太们大都白天有工作,因此,我伪装有丈夫的事,也没什么困难。”

嗯,的确,别人家的先生,我不也几乎都不认识的。

“这时候黑田课长——”

“第一次来此拜访你,但是你不在,刚好下起雨来了,我可以进来一下吗?”

他到我房间敲门——

伢子在床上坐了起来。

“因为我的关系,才会——”

“不!我不会那样认为。”靖子摇着头。

“是我自己需要男人。老实说,我也察觉到黑田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男人!”

“我有同感!”伢子一说,靖子大笑了起来。发自内心——很奇怪,又很开怀的笑。

“但是,我身边也没其他男人,黑田那种带着点风流味道的人,反而觉得满轻松自在的。”

“我了解。”伢子微点着头。

“但是。神户里津子马上注意到了。她是个很好的人哪!”

靖子的口气有点变了。一副很怀念旧情人似的表情。

“自尊心很强的人。她不能忍受我有男人。叫我离开他,我反对,但是……”靖子慢慢喘了口气,“如果,她只要求我离开那个男人的话。我或许会照她的话做……”

“难道神户里津子做了什么?”

“她调查了黑田的事。说他与公司女同事有染,有了小孩又逼人堕胎……而且,还将黑田跟丸山浩代在床上的照片摆在我眼前……”

“偷拍的吧!”

“现在想起来,她一定不知道我很了解黑田的行为,所以才想让我知道!但是,那时,我也是很生气,替黑田辩护。她一愤怒,便破口大骂黑田,我就……事情就这样演变下来了!”

靖子将手放在床上。“她便引诱我到床上……想跟我和好,但是,我一点心情也没有。倒霉的是,床边的桌子上恰好有把水果刀……”

“你便把她杀了?”

“我没想到要那样做,只想拿刀威胁她……谁知她一脸无奈地望着我,然后,抓住我拿着水果刀的手,刺向自己的胸前……”

不用辩解。伢子心想,这绝对是事实。靖子的话够诚实的了……

“所以,你才用毛毯盖住死者!”

“我很害怕,想逃走,但无论如何不忍心这样放着……然后,我也将香烟及烟灰缸带走,她是不抽烟的。”

“于是,伏见稚人被怀疑了……”

“我没想到会变成那样。而且,那个秘书好象迷恋着丸山浩代……”

“好复杂的关系!”

“心想总有洗清嫌疑的一天吧!便出到外面,冷静一点后,再通报警察。但一回到住处,愈想愈恐怖,迸监狱,多么可怕的事呀……”

“那伊东夫妇是……”

“他们好象察觉出我跟神户里津子的关系。但我不怎么在乎他们知不知道,不过,还是去堵堵嘴好!所以,那晚,就去了神户里津子的公寓,没想到看到你和刑警在那儿……”

“所以,你便打开煤气,阻止我们出去,然后急忙去找伊东夫妇……”

“那是一对很狡诈的夫妻呀!”靖子皱着眉头,“他们提出了我付不起的金额,这样下去,以后不是被他们吃定了……”

“所以,你才杀了他们?”

“干掉他们以后才能轻松呀!”

靖子耸着肩说,“给了钱,便要他们去旅行,临出门前他们喝下了我下安眠葯的咖啡,然后,跟他们到了停车场,故意这个、那个的聊着天,时间一到,他们就沉睡过去了,再将车后的排气窗放进车内……”

“那,又为什么要杀丸山浩代呢?”

“黑田察觉我跟神户里津子的事,便把它告诉了丸山浩代。她认为你跟伏见很好,所以,想告诉你这件事,但是,怕你不相信她所说的话,便叫黑田也去你的住处。”

“我懂了!”

“我只好堵住她的嘴了。没想到却让黑田受到嫌疑!”

靖子喘了口气,“黑田的事也是你告密的?”伢子问。

“我担心他会全盘招认,那就糟了。但,黑田是自己告密的!”

“自己?”伢子睁大眼睛。

“你出门后,留下黑田一个人,我偶尔会拿传阅板给你,对不对?我不知道黑田在你那儿,他一听到我的声音大吃一惊!”

“于是便请求警察保护。”

“他可能心里有鬼才会这么做。”

“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伢子忿忿不平地说。

“唯一失策的是,没要了丸山浩代的命。我没想到你会那样拼命地救她——”

靖子直看着伢子,“你是个好人哪!”

“后来,你又到病房去杀她!”

“我也没自信杀得了她。我也好迷惘——”

“结果,你却杀了黑田?”靖子有点落寞地微笑着。

“黑田被释放后,打电话给我,我哭着求他,他才厚着脸皮来。想你大概已睡了,只要黑田跟你一死,便没人会怀疑我了——没想到,你却活了下来。”

“命大吧!”伢子很宽心地说着。

“不过,坦白说,知道你被救以后,也很放心。”

“你也是个好人哪!”

“我走错了路。”

“一步错就全盘输了!”

靖子站了起来,“好了,一切都说出来,轻松多了,我好累!”

“去自首吧!”

“嗯,好!”靖子微笑着,“借用一下厕所?”

“好,请用!”

伢子也松了口气。

这件事已落幕了。不!还有一件事没完呢!

那就是自己的终身大事。

对伢子来说,这事件让自己成长了许多。

现在可以慢慢考虑结婚的事了。

但是,跟谁呢?

伏见和市沼都爱着自己。

从人品方面来看,是市沼比较纯情。

但是,想宽宽裕裕地过生活的话,说什么也非伏见不可。但是伏见又缺少象市沼那样执着的工作态度。

但是——虽然——沉思之中,突然想起。

中田靖子怎么那么久还没出来呢?

“靖子?”伢子叫着。

没回音,再叫一次,并去敲门。

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伢子脸色一变。想用力撞开门,门从里面反锁了。伢子便立刻扑向电话。

“结束了!”市沼说。

“嗯。”伢子点了点头。

在市沼的病房中。那个虎头铃井不在。

“很遗憾!”伢子望着窗外感叹。

晴朗的午后,阳光一片灿烂。

“又不是你的关系!”

“好可怜呀!靖子!”

伢子跟旅馆的人,好不容易才撞开浴室,靖子已割腕自杀,出血过多而奄奄一息。

等救护车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有件好消息哦!”市沼说,“丸山浩代已醒了。”

“这就好。”伢子点头道。

“市沼呀!”

“什么事?”

“我有件非跟你招供不可的事!”伢子说。

“嗨!”伏见雅人一见伢子,便招着手。

这是在旅馆的大厅里。

“恭喜你了!”伢子说,“好不容易证明你是冤枉的。”

“托你之福呀!”

伏见带伢子往沙发方向走,佐知子坐在那里。

“你做得真好!”她向伢子致敬。

“被逼上了,只好做做看罢了!”伢子说的是真心话。

“这是照约定的后半部金额。”伏见说着,递出一个信封袋。

“500万元支票。”

“谢谢!”伢子微低着头。

“还有,另一件事?”伏见双目炯炯有神。

“哥哥!”佐知子插嘴,“你看伢子不就明白了吗?”

“怎么说?”

“不象在恋爱的女人吗?当然不是跟你!”

伏见吃了一惊。

“难道?”

“那是很值得骄傲的事嘛!对不对,伢子!”

“嗯,是呀!”

伢子有点害臊地说,“我,将要跟市沼刑警结婚了。”

“这个,哦!是这样。恭喜你了……”

伏见的声音,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这笔钱,还是还给你好了?”

伢子将500万元的支票放在伏见面前。

“不!这是另一回事。请收下吧!”伏见一脸不死心的样子。

“那,就谢了!”伢子又将支票放回皮包里。“好了,我要去看一下新家,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的。”

伏见呆呆望着起身离去的伢子。

佐知子忍不住在一旁笑了出来。“你也会有失恋的一天!”

“相当昂贵的失恋哪!”伏见叹了口气。

“那,把钱要回来呀!”

“不!她值那些代价,而且……”伏见稍微恢复精神了说。“爱情是无法要回来的。”

这时候,正好走出旅馆大门的伢子,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昂贵的失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