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03、全国通缉的杀人犯

作者:赤川次郎

“伢子!”来打招呼的是隔壁课的须藤明美。“一起去吃午饭吧!”

“好呀!”伢子一口答应了下来。

明美不象伢子那样,但也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很有经济眼光。

“我请你喝咖啡。”明美说。

“什么话,我不想占便宜。”伢子一面笑着说,一面将钱包放进工作服上衣的口袋里。

两个人一起走向电梯。

“今天出来晚了!”伢子说。

“这样也好,电梯空着!”明美是那种悠然自得的个性。体态上也比伢子胖两圈。虽不是胖妞型的人物,但给人一种健壮的感觉。

伢子在情人座里与不相识的男人看电影的事,已经事隔了5天。伢子也将那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从浩代那儿听到了!”明美说着。

“咦!听到什么?”

“丸山浩代说的,你跟他,在情人座里的事呀!”

“哪……她,她说那种事?”

“是呀!碰到每个人都说!”

“真的!”伢子皱了皱眉头,她向来对这类话不感兴趣。

就拿浩代跟课长接吻的事,她也没向谁说。

当然,伢子也是女人,这种事,不能没想过要跟同事说,但是,人做事不能没有原则,这点还是要严守的。对人的私生活,绝不乱说。

因为这样,一听说浩代在同事间传说自己的事,伢子感到很失望,也很生气。

电梯来了,两人上了电梯。到了一楼,走出大门后,明美说。“她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事?”

“浩代说的呀!在电影院你跟他很亲热呀!”

“亲热……什么亲热?”

“放映中,你们相抱着接吻,他的手还伸进你的裙子里……”

“那种事!”伢子睁大双眼,“我怎么会做那种事?”

“就是嘛!那种事……”

我怎么会跟一个不相识的人做那种事,想要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我没必要做那种事呀!”

“浩代也描述得太过份了!”

伢子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你去问问浩代嘛!”

伢子耸耸肩。“不见得听的人都会相信,不管它了,随它去吧!”

“不生气了吧?”

“不理它了!”伢子象要甩开什么人似的加快了脚步。

——今天午餐,她点了一份意大利面。

“伢子呀!”食量比伢子大两倍的明美,早已吃得精光。

“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我可没钱了。”

“不是钱的事,我想跟他见面。”

“他?”伢子有点警戒心。“难道又是相亲的事?”

“猜对了!”明美点头说。

“算了吧!那种浪费时间和金钱的事,我可不干了!”

“你误会了,要相亲的是我。”

“啊!真对不起!”伢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明美也豪爽地“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听起来完全不象女孩子的笑声。

但,这就是明美单纯、胸襟宽大的地方,纯粹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型”的女孩子。所以,伢子才安心地与她交往。

“问题是这样,对方一直在这里单独住了十年。”

“哦!”伢子点着头问,“你对他印象怎样?”

“还没见过面呀!”

“什么?那就没有什么好坏可说了。”

“倒是,这之前,想请你去帮我弄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

“也就是说——那个男的,真的是单独生活的吗?”

“咦,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照片呀!不是那种相亲用的,是一般的快照。”

“最近很流行的。”

“哪、你看。”明美从袋中拿出一张四寸大的彩色照片。

照片中的青年,二十七、八岁,有点矮胖矮胖的,不是很上像,但也看不出那里不好。

“不错呀!”

伢子多少有点言不由衷地说——看在请喝咖啡的份上。

“是吗?我也这么认为。”明美好象蛮有意思似的。

“那,还有什么考虑的?”

“那张照片,你看是谁拍的?”

对呀!背景是高级的建筑物。仔细看,还有些咖啡屋之类的招牌。

“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莫非是——你看他手中拿什么?好象是女孩子的皮包呢!”

“这……”伢子凝神细看。

再怎么仔细看,手上拿的东西,只照到一点点而已。

“你,光看这个,就认定那是女孩子的皮包吗?”

“嗯,准没错。”

“真的还是假的?你有特异功能吧!”

“我有一样的皮包。”

“嗯,不过,或许只是相似罢了。”

“不可能的。”明美摇着头说。“这是从朋友的工作坊买来的。提手都是特殊设计的。我记得很清楚。”

“是呀!”伢子歪着头说。“你是怀疑这张照片是他女朋友帮他拍的?”

“嗯。有可能。”

“不过,用这张照片来当相亲用,实在是……”

“如果是这种不要脸的人,那不就糟了吗?”

“可不是吗?”

“可能是我杞人忧天,但总比真的见面后再柜绝人家好吧!”

“所以,你才要我去调查,是不?”

“没错,拜托你了!”明美握着伢子的手,低着头说。

“少来这一套。我又不是侦探!”

“你脑筋好呀!拜托,我没其他人可想了。”

“可是……”

“当然不会忘了给你谢礼呀!”这句话真有点效用。

“那么,我试试看,不过,成不成,不好说。”为了慎重起见,伢子这么说。

“太好了,这是住址和名字。万事拜托了。”

伢子耸耸肩,拿过纸条。

“结帐!”明美举起手,招呼服务生。

伢子心中则在盘算着,明美会出多少代价。5000元不成数吧。l 元?这是关系着一生的问题,多给一点也是应该的呀!

“谋杀情人。”明美叫着。

“咦,你说什么?”伢子顾着盘算收入增加的事,没注意明美在说什么。

“电视新闻呀!谋杀情人后逃走了,反正早晚都会被抓到的!”

“逃走不聪明吧!交通费、旅馆费,到处都要钱,倒不如住在监狱免费好呢!”伢子边打趣着说,边把目光移向电视……

咦!这个人好象在哪见过?

被指名道姓要追捕的,a小姐的情人……十足的美男子,而且是一副很讨人喜欢的长相。

“很有女人缘的人哪!”明美说。

“嗯!”

伢子也有同感,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年轻人。情人座中坐一起的,那个男的。

伢子,愣住了。咖啡送来了。她没加奶粉、没放糖,就一口喝了下去。然后不断地转着眼珠,陷入吃惊的状态。

归途中,在车站的杂货店,买了一份报纸。

一向只看一个月免费试阅报,然后各报轮着看的伢子,这行为还是前所末有的呢!一口气买了3份晚报,内容大同小异。

被害的女性,45岁,大富婆,是社长。凶手是27岁,该社职员。以女社长的情人自居,无所事事,是个吃软饭的人……尽是一大堆其他同事的评语。

那个男的?

伢子还不敢相信地想着……的确,看起来象是个有情人的青年,该不会是因嫉妒心才要杀人的吧!

那天晚上,对伢子还挺绅士的,没有乘机而入的行为。那个人竟然杀人……

伢子呼了口气,把报纸折好。当然,这要留着交换卫生纸用的。

其中最令伢子担心的就是丸山浩代。因为浩代也见过那个青年,万一看了电视新闻、报纸,又看到照片的话……

不过,尽管看过,在电影院里,只是闪过一眼,该不至于记得长相吧!这么一想,她安心了不少。

明美委托的事不能不办,等假日再说吧,今天心情有些乱,“回去睡一觉吧!”伢子自言自语的说着。

上了电车,别想有位子坐。今天倒是例外,眼前的乘客都上车了,伢子一屁股坐了上去。虽然只有20分的车程,但坐着也较少会消耗能量。当然,伢子不会是呆站着的人。

然后,她闭目养神。不行呀!万一……

没有特别想睡,但不知怎么了,一下子竟真的睡着了。啊呀!醒过来时,车窗外全是没看过的景物。

“糟糕了!”伢子嘀咕着说。

坐过头了,这种事还是第一次。虽这么说,但马上站起来也没用。没办法了,伢子还是乖乖地坐在位子上,打了下哈欠又揉了揉眼睛。

到底坐了多久了?一看表又吓了一跳,已快睡了一个小时。

“难怪……”车内都是空着。

窗外,大都是郊外的景象,一片杂木林。大概是还在开发中的住宅区吧!天色已暗了,看不太清楚。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呢!

这一站怎么这么远,她有些焦躁不安,看了看窗外,好不容易车站到了。

伢子站了起来。突然,邻座的男人拉住了她的手。

“坐下吧!”

伢子看了一下那个男的。这不是电视新闻上、报纸上报导的杀人犯吗?那个青年赫然站在那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