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04、夜入森林里的神秘木屋

作者:赤川次郎

伢子以为自己在做梦。

嗯,没错,否则那个人怎么会坐在这儿?而且,我的确在电车中睡着了,突然醒过来,应该还是在梦里吧?但眼前拉住我的男人的手,又是这么实在,一点也不象在作梦呀!

“啊,你!”伢子结结巴巴地叫出。“午安!”

什么话呀?已经晚上了还午安!

“还记得我吗?”青年问道。

“嗯,那天,啊——不,没什么!”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在瞎应些什么。

“吓着你了吗?”

“啊,不,我要下车了。”

电车到站。门打开了。

“不下车不行了,刚刚睡着了,坐过头了。”

“那,到终点再下吧!”

“但是……”这一说一答之间,门已关上,车子又开动了。

伢子无力地坐回位子上。

“你还记得我吧?”

“嗯!”伢子点头回答。

“在电视新闻上?”

“是呀!”

青年稍微停了一下,“我叫伏见雅人。”

“嗯。还不错的名字。”

伏见雅人,伢子已把它记进脑子里了。

“现在怎么办呢?”伢子问着对方。

“总之……”伏见雅人缓和了下呼吸,“到终点再说吧!”

“终点有什么呢?”

“有车站呀!”

废话,这我还会不知道,这个人真有点莫名其妙。

“能告诉我名字吗?”伏见望着伢子问道。

“姓大石。”

“名字呢?”

“内藏助。”

伏见睁大眼睛,一副不解的样子。随之大笑了出来。一种很自然的笑。伢子也象被传染了似的,嘟着嘴跟着笑起来了。

“是伢子啦!”

“很相称的名字,”伏见接着很认真地说。“不要被我的事件吓着,这或许是种无理的要求。但是。我并没杀那个女人。”

车内很空,没人听到这话。电车穿过隧道。轰降轰隆的把话给遮掩住了。

伢子迎上伏见雅人望过来的一双真诚的眼神——这个人说的话,是真的也说不定。不过,人从外表是无法了解的。这点,伢子不会随便轻信于人。

电车出了隧道。这里不是雪国,而是一般的车站。

“终点站到了!”伏见说着。

伢子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再坐回去的话,应该可以回到原来的车站吧!”

不料,播音器却传来“本列车将开进车库……”

“下车吧!”伏见催促着,伢子步上了月台。

总觉得,这地方比市内冷清了些。

下车的乘客也零零星星的,大家都是一副疲于坐长途车的样子。有些必须在这里换车的人,都加快脚步跑着出站,大概想找个位子坐,免得站到家,累上加累!

因此,伢子和伏见是最后一对出剪票口的乘客。

车站前的公车站,满满的都是进进出出的公车。真的很象是车站前的公车站除了公车以外什么都没有。一到了晚上,这种悠闲的郊外地方,除了远处人家的几盏灯火外,便是一片荒凉景象。

“上哪儿去?”伢子问道。

“随我来。”伏见回答说。

伢子当然不会主动向前。但被伏见拉着手臂,不得已只好跟着走。

离车站不远处,多少有些人,但伏见却往完全相反的方问走。这是一条凹凸不平的道路,弯弯曲曲的小径通向森林。刚才还有街灯。慢慢地愈走愈远。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咯嚓一声,手电筒往脚下打亮了。

“小心你的脚步!”是伏见的声音。

叫我注意脚底想杀我?没搞错吧!但是。他带我到这杂树林中来干什么?

伢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ol的全躶尸体,死后一个月被发现”。这样的报纸大标题突然跃进了伢子的脑中。我还不想死呀!

暴行之后,夺走财物,随后逃亡——这是侦探小说一贯的模式。

但是,伢子可不是这么好惹的女人。如今豁出平日难得一见的勇气。

“来吧!我跟你拼了!”

“不过,你还是收回你的邪念较好!”伢子想。

不过,或许抵不过男人的暴力。到了那时候——是呀!钱呢?皮包中虽没带很多现金,不过。万一被杀的时候。我一定全部把它吃掉,免得白白便宜了那家伙。

用金钱来交换生命。她是不会想过的,这就是伢子。

“再一下就到了。”

“到地狱吗?”

伢子一问,伏见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对不起,我不会杀你的,请放心好了!”

“我担心得很呢!”伢子一面抱怨,却不小心碰到了树根,差点跌倒。

“不要紧吧?”伏见俯身问。

冷不防,伢子却朝着伏见的胫骨踢了过来。

“好痛呀!”伏见倒了下去。

伢子径自朝着黑暗中跑去。虽没撞到树干什么的。不过伢子这种作法,不禁令人为之捏了一把冷汗。

突然,眼前没有树木了。出现了一间房屋,虽说是一间挺大的房屋。不过在黑夜中,也只能大概看出轮廓而已。正门四周微弱的灯光,隐约照在古老的木门上。

看起来有点外国鬼屋的感觉。

但是,里面点着灯,表示有人住,或许能借个电话打一下也是好的……

说不定伏见快追来了。伢子下定决心,朝着大门方向走去,终于可以确定这是栋木造的洋式房屋。

但是,在这种森林里,会有谁住在里面呢?

没时间犹豫了,伢子打开大门旁边的把手,突然。咚的一声从头上掉下一桶水来,不用说,伢子被淋得象落汤鸡一样。

怎么回事呀?

门开了,跟前出现了位年轻女孩。十七、八岁模样,长得很可爱,眼睛睁得大大的。探头往外看。

“啊!对不起!”

伢子往上看发现门上用绳子绑着一个水桶,只要一打开门的把手,水就会往下倒。

“对不起,我想铁定是我哥哥,才……”这位穿着红毛衣、蓝裙子,用古典服装打扮的女孩,对着伢子,“请进来吧!”“我……可以吗?我想借个电话打?”

“没有电话呀!”

“没有啊?那……”伢子有点失望。

“嗯,会感冒的,赶快进来吧!”

“谢谢。”

屋内相当清爽,比外表清新多了。

“有人追我。”伢子说道。

“嗯!”

“正要被杀的时候,才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好可怕,快到里面来吧!”正讲着,大门响起了脚步声。伢子吓了一跳,回过头来。门开处,伏见近来了。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女孩跑向前去。

哥哥?那么这家是……

“哦!你在这里。”伏见跑快步走上前来。“太好了,我还担心你若迷路了怎么办……你怎么了?”伏见瞧着浑身淋透的伢子问道。

“这——是我啦!”这女孩——他妹妹呐呐地说:“我想除了你以外,没有人会走进来,没想到……”

“什么?你打算这么整我呀!那么大了还象小孩似的!”

“对不起啦!”当妹妹的吐了吐舌头说着。

“唉哟,湿漉漉的呢!喂,快拿件衣服来吧!”

“是!”女孩迅速跑上二楼去了。

“这,这是……”伢子问道。

“我家呀!”

“你家?”

“是呀,我就是要带你来这儿呀!”

“那,我是不该逃走的罗!”伢子吐了口气。

“好了!请到里面来吧!”

一进起居室,伢子吓了一跳!

明亮宽敞,还带点儿英国情调,有一种豪华的感觉。

“这儿是你的家?”

“可以这么说,不过是我父母亲遗留下来的。”伏见回答道。

伢子稍稍镇定下来,环视屋内。伏见的妹妹,拿着一套衣服走下楼来。

“这是我的,请换一下吧!”

“我妹妹——佐知子,已经l8岁,但总是象个小孩子一样。”

“哥哥,你……”佐知子瞪了哥哥一眼。

兄妹嘛!都是这样的,没办法。

“那,就先借穿一下。”

“不要客气,我带你去浴室吧!”佐知子带头走着,伢子才知道这个家实在够大的。

到了走廓尽头,把门打开。

“就这儿了,请进吧!很冷的,热水器随时可开,尽管用吧!”

“好,谢谢!”

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伢子用拳头敲打着头部。

这不是在作梦吧!

这样的一个家庭!

当然,很可能兄妹都是杀人魔呢!算了,现在除了相信人家以外,别无他法了。

伢子脱下湿漉漉的衣服,在宽大的浴缸里,洗了个热水澡。

然后,拿着浴巾擦拭身体,再穿下佐知子的衣服。大小嘛,差不了多少,满舒服,伢子没心去照镜子。

一回到起居室,见伏见轻松地躺在沙发上。

“怎么样?心情好些没有?”

“嗯,还好……这儿是什么地方呀!”

“是从前的房子之一。”

“之一?”

“是呀!我们家有四栋房子。这个地方没人知道。”伏见如此说着。“怎么样?”

“好厉害呀!”

“反正,父母多少也留了些钱。生活上也不致有困难,可是,却被人怀疑是杀人犯,如果说为了钱,太荒唐……”伏见摇着头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