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06、巨额报酬

作者:赤川次郎

“那件事真的不是你做的?”伢子半信半疑地问。

请相信我吧!伏见心里这样叫着,为什么你还不相信我!还要这样来问我呢?

“一般的情况下,杀人犯绝不会说:‘是我干的!’不过,请不要太在意好吗?”

“当然不是,”伏见这样回答。“我被说成是她的情人。还用她的钱……”

“不是这样的吗?”

“我根本不需要拿她的钱,我的经济很宽裕的。”

的确,真的是如此,伢子再度环视着这间宽大的起居室,觉得他的话有几分道理。

“那么,究竟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伏见耸了耸肩回答。

“我把她的事讲给你听好了。”

伢子愣了一下,为什么伏见要对自己讲那些事?带我来这儿,又有何居心呢?

“她名叫神户里津子,是我父亲的老朋友,也有人说是老情人。”

“嗯!”

“不过。她本身很有商业才华。自己组公司,发生周转困难的时候,父亲要援助她,都被她拒绝,最后靠自己努力。终于成功了。她的确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

神户里津子——经他这么一说,好象在某个杂志或新闻报道上,看过这样的名字。

“但是,好不容易事业有成,却已经四十好几了,只好终身不嫁。我那时刚好大学毕业,父亲要我到世界各地去见见世面。”

“真令人羡慕。”伢子接着说。

“但是。三年前父亲突然过逝。母亲是在这之前就死了,我立刻从伦教赶了回来,那时父亲的葬礼和所有的事,都是神户里津子帮忙的。”

“她很热心嘛!”

“如今只剩下我和妹妹两人。我必须出去工作。但是,要去哪里做?做些什么事?我是一点打算也没有。”

“后来,你就进了神户里津子的公司?”

“嗯,但是,我虽有了工作,却象是她的孩子一样,被当作她的私人秘书似的,做些事务见习的工作。”

“所以被误解了……”

“大概是吧!”伏见苦笑着说,“但是,经人家一说,神户好象多少真有点那种心态。”

“哥哥!”佐知子带点呵责的口气说。

“怕什么,这是真的。”伏见继续说。“当然,并非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你想想看,她自己一个人很孤独,又没兄弟蛆妹,也没什么亲近的朋友。就把我当亲人似的,来排遣她的孤独感。”

“这倒是有可能。”伢子点头表示。

“其他同事,根本不了解神户跟家父之间的亲密关系。所以,一看我经常出入社长公寓。就胡乱猜测一番了。”

“加上你又没认真工作……”

“才不是那样。”伏见反驳说。“工作上的要求是很严恪的。只是。私人秘书的工作,不常在公司,偶尔去一下,就被认为工作不尽责……”

伏见说得涛涛不绝。毫无可疑的地方。当然,事情的真相如何,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乱做揣测也是多余的。反正,先听伏见把话讲完吧!

“那,你怎么会变成杀人嫌疑犯呢?”

“不知道。”伏见回答。“大概,是谁说了我经常出入社长公寓的事!”

“有人记恨你吧!”佐知子插嘴说。“一定是你伤害过哪个女孩吧!”

“别开我玩笑了,我是谈正经事。”他瞪了佐知子一眼,却也是笑着说的。

毕竟,父亲死了,作哥哥的多少要宠着点妹妹。

“我很正派对不对?”伏见转问伢子。

“嗯,上次的事。”

“瞧,听见了吧!我如果会勾引女人的话,美女当前,我岂会放过?”

伢子一听,虽然他对自己没抱幻想,但听到赞美自己的话。也就不以为意了,而且,被赞美也不需要花钱的。

“那天,我是照社长的指示,与人约好见面的。”伏见继续说着,“但是,事情有点蹊跷!”

“怎么说?”

“对方是报社的记者。想采访有关公司业绩的事,社长正好前一天由九州出差回来,很累,叫我替她接受访问。”

“你就替她去了?”

“嗯!采访的内容,我自信能答复得很好,因为这种事不止一次了,我便轻轻松松地去赴约了。”

“结果呢?”伢子紧张地问道。

当然。伢子是够小气的,但好奇心是不必花任何成本的。伢子已不知不觉被伏见的话吸引住了。

“总之,”伏子耸耸肩,“再怎么等,也不见半个人影。过了半个小时,我打电话到报社去,对方竟然不在,其他人则不知道这回事。”

“难道弄错了了?”

“或许吧!我想把这事向社长报告一下,便打电话到她的公寓去,没人接。”

“那时候已经被……”

“不知道。”伏见摇头回答。“我以为她是因为太累而睡着了,所以,我就想去公寓一趟,留个字条也好,顺便问问第二天的工作事项。”

“哥哥——”佐知子插嘴问,“要拿些什么饮料来吗?”

“啊!是呀……顺便准备一下晚餐吧!”

“好!我会的。大石……什么来着?”

“是大石伢子。”

“一起吃晚餐吧!我不大会烧菜。但……”

免费的当然好啦,伢子想这么说,觉得不妥才立刻打住。

“我到公寓时。是晚上9点左右。”佐知子离座后,伏见又继续说:“当然我有钥匙,可以直接开门进去。但我因为开车,便直接从地下室停车场上了5楼。所以。一楼管理员也没看到我。”

伢子点着头。

“到了她的房间——503室,我开门进去。灯亮着,很静,我悄悄地走到卧室探了一下。”伏见轻呼了口气,又继续说,“神户躺在床上,睡着的样子。当然,只有床边台灯亮着,没法看得很清楚!我也没必要去看,对不对?”

“是呀!”

“我怕吵醒她,边走到起居室去,留了张字条。压在台灯下,边准备回去了……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又再一次探了下卧室。”

“然后呢?”

“我从走廊射进来的光线中,看到床上好象有什么发亮的东西。上前捡起来一看,竟然是刀子!”

“刀子……”

“这是刀子上沾有我的指纹的原因。但是,当时,怎么会想到指纹的事呢?我压根儿也没想到她会被杀。当时,我想刀子怎么会掉到这里来呢?就开始不安起来了。”

伏见有点神经质似的,交叉着双手,指头上下摆动着,“我便仔细看着神户,她双目紧闭,睡得很沉的样子。但是,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

“完全没有听到呼吸声!”

“吓你一跳吧?”

“那还用说,我便摇了摇她,但是,一直摇不醒。于是,我轻轻的掀开毯子。”伏见稍稍停了一下,又继续说:“睡衣胸前四周,已经沾满了血,我立刻象被人打了一顿,愣住了。”

“也就是说,那把刀?”

“好象是。”

“你接着怎么办?”

“愣了一会儿后,不管平时多么灵巧,但是,当时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是这样没错!伢子想着。尸体,而且是看到被谋杀的尸体。那种经验的确少有!

“我看已经没救了!但是。说不定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但。说了一定没人相信,当时到起居室打电话不是很好吗?我却特地跑到一楼柜台去了。”

“为什么?”

“不知道。”他耸了耸肩。“只能说鬼迷心窍吧!”

“那以后,又怎么了?”

“我走到走廊去搭电梯。那栋公寓有两部电梯,我一进电梯,便按了往下的钮。但是,另一部也从一楼上来了。而我搭的这部电梯正要关上门时,隔壁那台的警察,哗的一声冲了出来。便往走廊那头走去。这时我有点慌张失措。”

“是走错了吗?”

“是呀!我也正在想大概是到其他房间的,但那时电梯门就关了,而且开始下降。”

“到一楼吧!”

“当时。门厅已经有警察在。还有其他的人。公寓的正门,停了很多辆巡逻车,附近的人也聚集了过来……”

“你怎么办呢?”

“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

“嗯!”

“为什么?”

“那么吵闹的气氛下,警察忙着跑来跑去,而且,救护车也到了。我没有现身的必要呀!”

“但,你在场呀!”

“当然,只是有点担心。坦白说,我一点也不伤心,只觉得愣愣的,不知做什么才好!”

佐知子送来了咖啡。

伢子松了口气,喝口热咖啡。没想到。肚子——咕——的一声又一声唱起空城计来了。

“我马上去准备了。”一听那声音,佐知子接着说。

“不好意思!”伢子脸都红了。

“也就是说,在那种混乱的场合中,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嗯,说的也是!”

“她被抬出来时,公寓四周围了满满的人。在大厅反而碍事,我索性也混入人潮中。没想到在那儿听到刑事警察的话,‘准备部署逮捕秘书伏见雅人……’”

“你一定吓了一跳吧!”

“已经……呆得说不出话来了。但是。我正想自报姓名澄清误解时,那些刑警却也匆匆忙忙离去了。结果,就这样,我被当成了一名杀人嫌疑犯。”

伏见伸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