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07、办公室的怪事

作者:赤川次郎

“嗯。一个礼拜啊!”须藤明美问道。

“是呀!休息一阵嘛!也好重新评估一下自己。”伢子一本正经地回答。

“是,但尽管讲得多么有哲学家的样子,还是象吃个大面包似的,无法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从明天开始吗?”

“嗯!”伢子点头表示,“你所交代的事,我绝不会忘记办的。这一个礼拜之内,我一定会抽空去看看。”

“那太好了。”明美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这是午休时间。

伢子今天早上向课长递出请假单,请一个礼拜的假。

为了洗清伏见的罪名,花一个礼拜时间,可以抓出个头绪来吧!

总之,都是为了那500万元!一个礼拜或10天后,即使被开除的话,只要那500万元一到手,那也够本了。

明美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

“啊,对了,要给你酬劳的事竟然忘记了。”

“嗯,再说吧!”对这件根本没放在心上的事,嘴里只好含糊地应和着。“那怎么成呢?意思一下,3万元如何?”

如果是昨天之前的伢子,不高兴地从椅子上跳起10公分高才怪,但现在却一点也不为所动。

但是,即使已经拥有1亿元的话,伢子也绝不会放弃赚l000元的机会。

“谢谢了!如果事情进展顺利,能把你所要的调查出来的话,再谢我吧!”

“实际的开销再另外付给你。”

“ok。”

这么干跪的话,也只有明美才做得到吧!

“但是,”明美又说,“你是否计划到哪儿旅行呢?如果那样的话,我的事慢点没关系。”

“旅行,太累了!”

“的确是呀!”

“一个人出去旅行,重新反省自己,说起来倒好听,但老实说,那么幽静的地方,日本有吗?通常有旅馆的地方都是人多嘈杂,人少的地方,旅馆都倒闭了。”

伢子是个道道地地的现实主义者。

“那,你是打算待在家里?”

“不知道,也许四处走走吧!”

“想去哪里?”

“正在考虑!”

当然,她是不会说出她要着手调查杀人事件的事啦。

“瞧!”明美示意说。

往店门口一看。伢子也看见了,丸山浩代正走进门来。

伢子不太喜欢碰面的人。但是,浩代并没注意到坐在角落的伢子她们,自顾自的往相反方向,最里面的桌子走了过去。

“那种人。怪阴险的。”明美说着。

“最好别太在乎她。”伢子接着说。

五分钟光景之后,一个男人走进店来。

伢子看了那男的一下,觉得他的眼神很不对。

锐利的眼光往店内一瞥后,立刻往里走,正是浩代坐的位子。

“你看,浩代那里呀!”明美首先说出,“那是她的男朋友吗?人品不太好的样子。”

“人各有所好!”伢子表示。

浩代跟黑田课长有一手,那这个男的该不是她的恋人吧!

但是,知道那事的人也只有伢子呀!

算了,不管人家的事。虽然这么想着,但不知怎么搞的,伢子老是往浩代及那个男的方向瞧。

为什么呢?

两人谈得很投机。但是,好象在谈着不能太大声讨论的话题似的,脸靠得很近。

“窃窃私语呢!”明美说着。“不过,怎么看还是不象一对情侣。”

“不太合适,那两个人……”

“到底说些什么呀?过去瞧瞧看。”

“少无聊了!”

“没关系。”明美脱去工作服,现出一身毛衣打扮。

“那个桌子不是去冼手间的过道,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你真好奇呀!”伢子笑着说。

明美站了起来,往那个方向走去。

伢子眺望着窗外,有点风,是个很暖和的天气。

伢子心情很愉快—一早上,跟公司打了电话。说要晚一个小时到,就到银行和邮局去。将5o0万元分别存进了户头。

然后,拿着打好金额的存款簿,端详良久,良久。

世上果真有如此令人愉快的事吗?伢子暗想着。这比什么爱呀,情呀,都来得令人快乐多了。

剩下一点果冻,毫不浪费的。一口吃下了它,明美回来了。

“怎样?在进行着什么样的阴谋呢?”伢子半开玩笑地问道。

但是,明美却一副不怎么爽朗的表情。

“嗯……这个……”她扭着头左思右想的。

“怎么了?”

“伢子,那个男的,你见过没?”

“哪个男的?”

“就是现在和浩代说话的那个呀!”

“从来没有!”

“真的?”

“当然啦!怎么了?”

“是这样的话……”明美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有些奇怪。”

“到底怎么了?”

“桌上放着张照片哪!”

“什么照片?”

“今年过年的时候拍的照片。你们那一课的团体照。”

“嘿!为什么拿那张照片?”

“而且呀!”明美接着说,“在你的脸上还特别用红色奇异笔圈出来呢?”

伢子留下来加班。但这是没有加班费的,囡为要请假一礼拜。必须通知其他同事一声,而且做完的工作,也要先告个段落,免得给别人添麻烦。

这个、那个的一忙下来,已经五点了。

“伢子呀?去相亲吗?”

“去度蜜月呀!”一些女同事在临下班时打趣地问。

伢子笑着招招手,什么话也没说。

最近,公司不怎样景气,不需要人加班。伢子要下班时,只不过剩下两三个人在工作而已。

到更衣室换了衣服后,走出大楼,正好六点正。

虽说只有六点,天色却已暗了下来。

伢子的心情一直很高昂,可以说是想飞起来也不为过。

明天开始连休一个礼拜。存款薄上又有500万巨款,如果进行顺利的话,还有另外的500万呢!

难道这些还不够令人喜欢跳跃的吗?

一向以小气闻名的伢子,此时,也想让自己奢侈一下。

“就这么办吧!”伢子下定决心,“今晚就到最高级的法国餐厅去饱餐一顿吧!”

此时,如果眼前真有那么一间正合她意的法国餐厅的话,伢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飞迸去,只是到最近的法国餐,还要花上数l0分钟呢!

“就算到了那种地方,我真的懂得怎么吃吗?”伢子开始自问自答起来。

别人说好吃,自己不这么认为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吃了不喜欢的东西,还要付好几千块钱。这还是有点浪费。

于是,在这样自问自答间,伢子来到了闹区,结果是进了家猪排馆。

要说奢侈的话,就是点了道最贵的“里脊肉猪排客饭。”

现在的天气,一入夜就有点冷,热茶一上桌,她就咕的一口喝光了,松了口气,一股热流由胸口散了开来。

“还是茶最好了!”伢子喃喃着。

这大概是因为免费的,当然比什么都好啦!

店里的生意还不错,看来都象是一起在工作的夫妇,不这样的话。没办法存钱吧!伢子一面观察别人,一面这样想着。

客饭来了,伢子先喝着热热的味增汤。有群客人走进来了。店里顿时挤了满满的人。

我进来的还算是时候,伢子心想着。

“一个人吗?”有新的客人进来,店员招呼着问,“跟别人共桌好吗?”

店员领着客人朝伢子的方向走来,“对不起,跟你共桌,可以吗?”

“没关系,请!”伢子点头表示同意。

穿着大衣的男士在伢子面前坐了下来。伢子毫不介意地一口、一口地吃着高丽菜。

“最便宜的客饭是什么呢?”

听他这样问,伢子抬头看了一下。

这一看,饭就哽住了喉头,差点噎住了。

还好不是味增汤,否则不烫死才怪呢!

也难怪伢子会大吃一惊,坐在她面前的,正是今天中午跟丸山浩代同桌讲话的那个男子。

为什么他也来这种地方?

巧合?还是另有所图?

伢子慌忙地低着头,继续吃着。

这个男的到底是谁?跟浩代碰过面,又看过我的照片,想起明美的话……

伢子起了戒心,再一次打量着对方。

没错,就是他。想必是跟在我后面来的。

他一定没想到会跟我同桌,有点紧张似的东张西望着。

坐得这么近看他,倒不象白天看着那样令人讨厌。而且还感觉年轻了不少!

顶多三十多吧。不!或许只有三十左右而已。

看他的穿着很朴实,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货,或许这样看起来才老一点吧!

无论如何,被人跟踪,并不是件好玩的事。

好,试试看就知道了……

伢子尽快把猪排吃掉。剩下的高丽菜及泡菜只好忍痛牺牲了。

对方的客饭送来了。那个男的似乎有些不耐烦,拿起筷子等着。

他才刚开始动手吃,伢子便拿着帐单,站了起来,走向柜台。

付帐的当儿,伢子偷偷瞄了一眼,那个男的正大口吃着炸猪排。一副准备起身的模样。

活该!伢子暗骂着。

走出店门,伢子快速地朝人群中走去。走了一会儿,拐了个角,停住脚步。

不一会儿,那个男的抓着大衣,跑向这儿来。

但是,人潮拥挤,不能如愿前进。

等他走过了伢子面前时,她才松了口气,慢慢找吧。

然后,她便朝反方向走去……

忽然,一个念头冒了上来。

这次。该由我来跟踪他吧!

由于伏见的事,而对侦探业发生了兴趣,带着一份人类天生的好奇心,伢子开始跟在那个男的后面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