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09、真假侦探

作者:赤川次郎

“少糗人了!”伢子直瞪着市沼说。

“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市沼感叹道。

“一点也不年轻喽!”伢子呕气地表示。

“那——这里看够了吗?”

“才刚开始呀!”伢子不客气地说。卧室中,好象没什么好看的。

“对了!衣橱里也要检查看看吧!”

“嗯!”

“有什么地方觉得可疑的吗?”

“没有特别的发现。”市沼不怎么专心地回答。

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会有所发现呢?伢子也想知道。

“到其他房间看看吧!”伢子走出了卧室,市沼无可奈何地跟着。

不管起居室或其他地方,最让伢子佩服的,就是到处都收拾得整整齐齐。

一般来说,一个人自己过生活,总是到处堆得乱七八糟,如果,到处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话,总觉得有点冷清的,多一分寂寞的感觉。

而神户里津子的屋子,装饰得很幽雅,又整理得。一尘不染,可以说实在很难得。

伢子用手摸摸架子和花瓶后面,却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当然,主人被杀了以后,没人清扫,是有点灰尘,但原本应该没有半点尘埃的。

“你在做什么?”市沼一副已经死心的样子,坐进了沙发。

“我在猜测这屋主的性格。”

“那有什么关系吗?”

“你不懂,少啰嗦!”

“随你便了!”市沼交叉着手生气地说。

伢子将架子下的抽屉一个个地打开,笔记用品啦、剪刀啦,也是整齐地排列着。

其中有一个抽屉是空的。

“等一下!”伢子皱着眉头说。“请熄掉雪茄好吗?那种味道,讨厌死了!”

“我没抽呀!”市沼抗议着。

“真的?”伢子回过头来。

是真的。市沼手上并没有雪茄之类的东西。

那——这味道……?

伢子把脸靠近那空抽屉闻了一闻。

“是这里,喂,快过来!”

“做什么呀?”

“你过来就是嘛!”

市沼不情愿地站起来。

“嗯,你闻闻看!”

“这儿呀?——香烟的味道呀!”

“是雪茄!”

“嗯。有点象。”

“绝对没错。”伢子肯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

“我爸爸以前也会抽雪茄,那种味道很讨厌,我们经常要他戒掉。”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那么肯定。”

“最近,女人抽烟的也不少,但抽雪茄的还是男人居多。”

“嗯!”

“你瞧!”伢子指着起居室。

“怎么了?”

伢子叹了口气。“有没有看到烟灰缸?”

市沼在起居室中来回巡视着。

“一个都没有!”

“如果是自己抽烟的话,至少也会有个烟灰缸,对不对?”

“嗯,对!”

“帮忙找找看。”

“做什么?”

“找到烟灰缸再说。”

市沼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照着伢子的吩咐,到浴室去查看。

再回到起居室时,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到的。

“有没有,”伢子先问。

“没有,一个也没有。你那儿呢?”

“也没有。”

市沼开始觉得有点兴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只有那个抽屉有雪茄的味道,可见那一定是长时间将雪茹放在里面。”

“没错。”

“但是,被害者神户里津子本人大概不抽烟。因此才把雪茄放在那儿。否则,随便放在起居室桌上就行了。对不对?”

“这么说,连烟灰缸也一起放在这抽屉里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你看!”

伢子指着木板抽屉的边缘。

“还有磨擦的痕迹在。”

“一定烟灰缸拿进拿出时磨擦到的。”

“这么说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伢子睁大了眼睛。

“这很简单嘛!有男人呀!”

“想得挺快的嘛!”

“那个人会抽雪茄。但是,神户小姐也并不喜欢那种味道。所以,才把它放在抽屉里……”

“那个男的来时,才打开抽屉,取出雪茄和烟灰缸。”

“但是,现在却空无一物。”

“这一定是那个男的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才带走的。”

“嗯。有道理。”市沼一脸真诚。

“神户小姐的情人会是谁呢?”

“这个,会不会是那个伏见先生呢?”

“哪看过那么年轻的男人抽雪茄?”

“这……”市沼思考着。

“也不能说没有,不过,确实很少见!”

“的确是这样。年轻人大都抽mjmseyen或shorth吧!”(注:二者都是日本香烟牌名。)

“嗯,这么说,就是有其他男人罗!为什么特地将雪茄及烟灰缸带走呢?”

“那男的可能就是凶手吧!”

“我也这么想。”

“我虽然是外行,倒也有些帮助吧!”

听伢子这么一说,市沼瞪了她一眼说:“你干脆来我们警察局打工好了!”

“如果说神户小姐有个中年男子的情人的话……”

“先吃完再说吧!”

“哦。好!”伢子连忙吃了快冷掉的午餐。

这是离神户里津子公寓不远的一家家庭餐厅。

客人大都是带着孩子的家庭主妇。

“叫咖啡了吗?”伢子吃了一会儿后问。

“吃完再叫吧!”

“不行,这里是免费取用,多喝几杯才划算呀!”

伢子如此表示。

“你这种人真少见!”市沼笑着说。

“是小气点,可是没什么不好。对不起,请来两杯咖啡。”

“但是,你有很敏锐的推理能力。我对你倒要刮目相看了。”

“你现在才注意到呀!”伢子摆起架子来了。

“快点帮我猜猜看吧!她是否真的有中年情人呀?”

“查查看呀!”

“这个……”市沼想了一下,“公司同事或是朋友,还是公寓的邻居该会知道吧!”

“那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白费力气?”市沼不解地问,“为什么?”

“那些人嘴巴硬得很,常会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如果想先找个人问问的话。当然,这要靠你了!”

“是没错,那,要从何处调查起呢?”

“到公寓近散步看看再说吧!”

“她的情人会出现在那儿?”

“难道……”伢子噗哧地笑了起来。

“你要上哪儿?”

“没别的地方呀!”伢子到神户津子住的公寓去,绕着周围转了一圈。

“那是她家的阳台,那么……”

隔了条街,建筑上有很大的差异,是栋五层楼的旧公寓,比一般公寓住宅大一点。

“这儿以前一定很漂亮吧。”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市沼仍是一脸不解的表情。

“自由业的人很多呀!”伢子表示:“尤其是这一带的人。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早上9点上班、5点下班的上班族,其中一定有人日夜颠倒的。”

“这我知道,但是……”

“这种人,常常是在家里工作到很晚。无聊时,经常会眺望一下外面呀!刚好看到神户那边的阳台也说不定呀!”

“真有你的!”市沼点头说着,“那可以朝这方向去调查了。好,去问问住在这儿的人吧!”

“不行呀!”伢子摇头阻止。

“为什么呢?”

“通常,这种人白天都在睡觉呢!这时候去敲门,人家一看是‘警察’的话,就是知道的事也不肯说了。”

“市民有协助警察的义务呀!”市沼连忙调整了一下姿势。

“算了吧!这种公式化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那要怎么办?难道要说参加抽签,招待他们到夏威夷去观光不成?”

伢子大笑了起来。从外表还看不出这刑警有这种幽默感。

“到了夜晚,看看哪家灯开着不就知道了。”

“夜晚?”

“嗯,那我们要在这里一直等呀!”

市沼发愣地抬头看着那幢公寓。

“真难等呀!”

伢子一面吃着馒头,一面问,“没饮料吗?”

“太浪费了吧!我又不是车站的店员。”市沼不高兴地说。

没看到什么人。电灯大都关了。

只有面向阳台的窗帘还开着,路上的街灯亮了起来。

“为什么生气了呢?”伢子问。

“没有呀!”

“但是,你刚才不是还有说有笑的吗?”

“现在也没怎样呀!”

“看你,还说没生气。为什么呢?对黑暗有恐惧症?”

“少开玩笑了。只是……”

“只是什么?”市沼叹了口气。“不要在黑暗中与女人单独在—起。这是我父亲的遗言。”

“多奇怪呀,那你是不能结婚啦!”

“光亮的地方没关系呀!”

“哇!真讨厌,哈哈哈!”

伢子大笑着。市沼有些受到伤害,所幸是对着外面。

“喂,市沼先生,你是单身汉吗?”

“是呀!”

“咦!这么没人缘呀!”

“你少管闲事了。”

说着说着,两个人不由得笑了起来。两个人只顾着笑,竟连大门被打开的声音也没有留意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