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新娘》

序 曲

作者:赤川次郎

“我要结婚了。”

冢川亚由美听了之后,“啥?”发出了有点不文雅的声音。

当然,亚由美今年也是二十岁的淑女了。她并不是老是发出这种声音,平常吓一跳的时候是“啊!”一下,顶多也只是“嘿!”地发出诸如此类的声音。

但是……这时候,并不是一般的惊讶。以“鳗鱼饭”比喻的话,不是“中等”,而是“特上”级的惊讶。

“我说……久惠啊,你刚才说什么?”

亚由美并不是重听,但却不禁如此反问。

“我要……结婚了。”

佐伯久惠以更羞涩的声音重复,满脸通红地低下头。

“你说要结婚……久惠,是你吗?”

亚由美说完之后,往旁边一看,“喂,唐璜,可以舔一下我的脸颊吗?”

这里是冢川家亚由美的房间。亚由美和久惠坐在地毯上聊天,躺在亚由美身旁权充护花使者的是,有着光鲜亮丽的茶色外表的唐璜……尽管如此,它并不是去晒黑的,而是原本就是茶色的了它是一条叫做这个名字的腊肠狗。

这条狗是以前亚由美插手管某件教人案件时,为了纪念(?)而得到的奖赏。

亚由美把头低下,伸出脸颊,唐璜立刻就明白似地抬起头,伸出舌头往上面舔。

“好冰哦!”

亚由美慌张地站了起来,“原来不是梦啊!”

碰巧那边的门开着,“什么不是梦啊?”

说着说着进来的是亚由美的母亲……冢川清美。

“哎呀,妈,你在啊?”亚由美说。

“我没说我要出去呀。”

清美端起托盘上的红茶杯,说:“我把红茶放这里哦。”

“嗯。”

也难怪亚由美会问母亲“你在啊?”,因为清美原本就很常外出,所以不在是很正常的。

“好久不见!”

佐伯久惠向清美问候。

“久惠小姐还是那么漂亮。”

清美微笑地继续说:“而且又非常文雅,很有女人味……真希望亚由美能向你多学习。”

“不要动不动就拿我做比较好不好?”

亚由美瞪母亲一眼。

“这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家里就你一个孩子。”

清美若无其事地这么说之后,“要是你爸爸在外面没有生孩子的话……”

附加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

亚由美睁大眼睛说:“爸爸?”

“开玩笑的啦。你爸爸的情人应该是阿尔卑斯少女和小甜甜才对。”

久惠惊疑地直眨眼睛。

“怎么回事?”

“没事,别管它。”

亚由美慌张地说。亚由美的父亲虽然是个技术方面的上班族,但兴趣却是看电视的卡通影片。

而且是少女爱看的伤感卡通,还录起来反复地边看边感动地掉眼泪,是个兴趣有点奇怪的人。

“我告诉你,“妈,久惠说她要结婚了。”

“哎呀!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呀!”

清美边鼓掌边大声地说。

亚由美心想,败给她了。

久惠是个美人。从念小学起,就长得一副有点显眼,又肤色白皙的美人样了。

不能说是很健康的样子,事实上,她以前时常生病请假。现在也是,依然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印象。

从以前就带点叛逆味道的亚由美,自认是久惠的“保护者”。而那个久惠要恋爱结婚了。难怪亚由美要泄气了。

“那么,你们要在学结婚啰?”

“就是这么回事吧。”

久惠点头说:“大概……就在最近吧。”

“你还真大胆!竟然没跟我商量一声!”

“对不起,不要生气嘛:”

久惠当真在担心。

亚由美嘻嘻地笑,“你不要小看我了。你以为我会为这种事生气吗?”

“老天保佑!我想要是你不认我这个朋友的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怎么可能!是什么样的人?叫什么名字?”

亚由美挺出身子问道。

“下次我会第一个介绍给你认识的。”

“这样才对嘛!”

“等他……”

“咦?到底怎么啦?”

“等他……正式离婚之后。”

久惠说了之后,浮现出暧昧的微笑。

这时候,没有追根究柢地详细追问男方的事,使得亚由美在日后感到十分懊悔。

十天后,佐伯久惠自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唱歌的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