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新娘》

第三章 疲惫的少妻

作者:赤川次郎

那个老人,朝着亚由美走来。

亚由美坐在家里附近的长椅,看着躺在草地上的唐璜。

“亚由美!”

听到有人叫她之后,亚由美抬头看那个老人。虽然亚由美最近时常陷入迷迷糊糊中,但是,她可以肯定眼前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孔。

“是的……”

是谁啊?说是老人,仔细看也没那么老。只不过,由于外表看起来没有生气,以及稍显泛白的头发,因此看起来非常老。

“我去府上之后,你母亲告诉我你可能在这里。久惠葬礼的时候,谢谢你了。”

亚由美不禁差点大叫。

久惠的爸爸!

可是……可是,怎么变这副样子?!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头发都变白了。葬礼的时候,连一根白头发都还看不到的。

“啊……不,不敢当。”

亚由美总算开口了。

“我老了很多吧?”

佐伯有点寂寞地微笑,说:“我可以坐下吗?”

“请坐。”

亚由美稍微移动一下,空出地方来。

“你知道你母亲看到我,怎么说的吗?”

“我母亲怎么说?”

亚由美根本不太想去思考,直截地问。

“她说,我老成这个样子,即使久惠变成幽灵回来,也认不出我是她父亲了。”

亚由美把视线从佐伯移开。

“对不起,我母亲很粗线条。”

“不,不是这样的。”

佐伯摇头。“这是你母亲独特的激励方法。当时我想,我得坚强起来才行。”

亚由美摸摸走近脚边的唐璜的头。它撒娇地呜一声,碰碰亚由美的脚。

“久惠都死一个月了,还什么都查不出来。”

佐伯说:“也对。因为久惠是自杀,警察可能也觉得不必进行搜查吧。不过,我觉得久惠等于是被杀死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

亚由美说:“有个男人说好要和久惠结婚,却拋弃了她。”

“那个对象,我无论如何都想知道。亚由美,不能拜托你吗?”

“我……吗?”

“警察好象认为在那家饭店被杀死的女人,和久惠的死有什么关连。”

“那个案件,发现了什么线索吗?”

“好象没有。她丈夫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而被杀的女人是否有情人,也无法掌握。”

“搞什么飞机嘛,真是的!”

亚由美叹了一口气。

“不只这样。”

佐伯摇头说:“警察好象认为,久惠可能是因为三角关系的纠纷而杀了那个女人。”

亚由美睁大眼睛。

“怎么可能!可是……那件凶杀案比较晚发生不是吗?”

“不,推算死亡时间,好象有一段相当的距离了。如果勉强牵强附会的话,好象也不是不可能。”

“太荒谬了!啊,对不起。可是,这样久惠未免太可怜了。”

“你说的对。因为警察不了解久惠,所以也不能怪他们,与其要那孩子去杀人,她宁可自己去死。不管是怎么被逼,她都不会动手杀人的。”

“这还用说。真是狡猾。反正久惠死无对证嘛!”

“这样下去的话,那孩子会死不瞑日的。听说你认识警方的人是不是?”

“是啊,多少有点认识。”

“你可以帮我问出点什么吗?当然,要是让你身处险境的话,久惠就真的要变成鬼出现了。”

亚由美抱着爬到她腿上的唐璜,一边抚摸着它,一边以宏亮的声音回答说:“我知道了。”

“要是知道了什么就告诉我。假如,知道对方那个男人是谁……”

亚由美看了看佐伯。

“可以最先告诉我吗?”

亚由美稍微犹豫之后,说:“好的,我答应你。”

“简直胡来嘛。”

殿永吓呆地说:“你的想法真是独特。”

“是胡来吗?”亚由美说。

“那当然,你又不是刑警。”

“那么,请告诉我久惠的那个对象。”

“这个还不知道。”

“杀害永田照美的凶手呢?”

“这个到目前也还不知道……”

“那么,社区的恐吓犯呢?”

“这个也还没……”

殿永靠在椅背上说:“你是来让我胃痛的吗?”

“还有其它方法吗?如果,久惠的自杀、永田照美的被杀﹑恐吓案等这三个案件有关连的话,关键就在那个社区。”

“这个我知道。”

“刑警先生在社区内,无论怎么努力去打听,打听得到的也只是表面上的情报而已。”

殿永表情痛苦地说:“哪壶不开你提哪壶。”

“男人是行不通的。要女人才行,而且,如果不融入那里的生活的话,隐藏在台面下的谣言是无法得知的。”

亚由美说得斩钉截铁的。

“你说的话很有说服力。”

殿永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是一份危险的工作。”

“我知道,我又不是一个人做。”

“这倒也是。”

“这还用说?一个人住在那样的社区,不仅奇怪,况且要单身住进去,也不可能得到许可的。”

“既然如此……”

“当然,要夫妇一起住进去才行。”

“你有哪位好对象吗?”

“真失礼。你以为我那么没男人缘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当然,只要我弹根指头,或是吹声口哨,就会有五、六个男人飞奔过来。”

亚由美说得有点夸张,“不过,这毕竟只是“搜查”,并不是选择恋人。”

“这么说来……”

“我有个好对象。”

亚由美微笑,说:“你可以叫他到这里来吗?”

“我,我和这个人当夫妇?”

茂木刑警目瞪口呆地说:“尽管是公事命令,这也未免……”

“当然只有形式啰。”殿永说。

“但是……这么做,恐吓嫌犯也不一定就真的会出现。”

“这个我知道。”

亚由美接着说:“谁叫你不赶快把犯人找出来呢!”

茂木一时无言以对。

“说是这么说,我也有选择的权利吧!”

“什么嘛,你是什么意思?”

亚由美稍微从椅子站起来,茂木就急忙想逃。

“又不是永远。”

殿永苦笑,“暂时观察一阵子吧。要是恐吓嫌犯顺利出现的话,就万万岁了。”

“社区那么大,做这种事也没什么意思吧!”

“你对我的计划有意见吗?”

亚由美瞪一眼之后,茂木就闭口不言了。

“当然,要住也要住在矢原晃子住的那栋附近。我刚才让人调查过了,有两户没人住。”

“擅自住进去,不会构成滥用职权吗?”

“这也是一种搜查,再说又不是要一直住下去。”

“是没错。”

“况且,这个时期很少有人调任,此时搬来的话,会引人注意吧!而犯人会因为矢原晃子说出来,而知道越来越不容易在这社区里下手。”

“这么一来,盯上不知道内情的新面孔,也是十分有可能的。”

“这倒是有可能。”

殿永点头说:“不过,得小心才行。假如,永田照美被杀和这件恐吓案件有关连的话,你也十分有可能遭遇危险的。”

“不要紧的,我会带看家狗去的。”

亚由美的话,使茂木表情更难看了。

“你说我是看家狗:那你就是疯狗了:”

“你生什么气?我在说我养的腊肠狗。”

“这,这样子啊……”

茂木满脸通红。

“这个男人没问题吗?”

殿永不安地说。

“可以,他姑且算是刑警吧!”

“你听好,要十分小心哦!”

殿永表情严肃地向茂木说。

“是的。”

“要是害这位女孩受伤的话,你我都铁定会被炒鱿鱼的。”

“被炒鱿鱼……吗?”

茂木脸色发青。“我连婚都还没结耶。”

“还有一件事。”

殿永追加说明。“虽然外表上你们是夫妇,但这终究是为了掩人耳目而说的。”

“是的……”

“要是你对她怎么样的话,我会枪杀你的,给我牢牢记住!”

茂木这回是脸色发白。亚由美好不容易才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哇!”

亚由美大声嚷嚷。“相当漂亮的地方嘛!”

当然,亚由美没有住过社区。她原本一定以为社区是个既狭窄,又快令人窒息的地方。

但是,坐在小型卡车的前座,眺望四周的风景之后会发觉,彷佛来到游乐园似的。

建筑物的颜色也五彩缤纷,中央的墙壁镶嵌着熊和狐狸的画。有好几处小型游戏场,小孩们来回奔跑,母亲们坐在长椅上专心聊天。

“满现代化的嘛!”

“这个社区算满新的。”

握着方向盘的茂木说。

“茂木先生,请留意你说话的口气。”

亚由美瞪着说:“丈夫说话会那么礼貌吗?”

“对不起。”

“你看!算了,等到了再说吧。”

卡车载着大概的家当,往社区里面去。

“大家都回头在看。”

“很少见吧,要是在三月就多的是了。”

“怎么样?我看起来像不像生活疲惫的少妻呢?”

“像极了!”

“啊,这样啊!”

心情十分复杂。

当然,这件事有告诉母亲清美。总之她是个奇怪的母亲,她高兴地和亚由美一起帮忙打理大小事情。

“头发没有特别梳理,披头散发的,眼睛下面画点黑眼圈,如果再瘦一点就好了。你不妨绝食两三天如何?”

母亲甚至给亚由美这样的忠告。

欣慰的是,在要出发的时候,唯一了解内情的朋友聪子来说:“怎么看都只有二十五、六岁!”

这是令人不大高兴的保证。

“应该没人认识你吧。要是人家知道你是刑警的话,那就完蛋了。”

“没问题的。我不是直接的负责人,只是到中途才听别人说而已。”

茂木也因为今天要搬家,所以穿牛仔裤。看他这般打扮,感觉相当年轻。反而是亚由美看起来比较老。

“希望不要为了这条狗的事发生争执才好。”

茂木看着躺在亚由美膝上的唐璜说。

“这里不准饲养猫狗是不是?我知道。不过,这样反而显眼,正合我意。”

“是这样子吗?”

茂木一副还不太能赞同的样子。“哎呀,真奇怪?”

“怎么啦?”

“好象走过头了。我想应该在这附近没错……”

“讨厌,真靠不住!”

亚由美接着说:“把卡车停一下!”

“咦?”

“别多问了!”

卡车靠路旁停下来。亚由美把唐璜从膝上放下后,下了卡车到外面去。

有三个好象购物回来的主妇,一同结伴前来。

“抱歉!”

亚由美叫住她们。“请问一下我们刚搬来,找不到地方。”

“哎呀,要找哪里呢?”

其中一位胖欧巴桑抢先回答。

“我们要找这里……”

亚由美拿出纸条后,三个人一同盯着看:“啊,这里就在前面转角的地方。”

“从那边绕过去会不会比较近?”

“不,还是回头比较好……”

“倒不如再走出大马路比较好……”

三个人七嘴八舌之后,结果所下的结论,还是往回走比较好。

“谢谢了。”

亚由美道了谢,回到卡车之后,背后传来的是:“你们觉得她差不多几岁?”

“应该相当年轻吧。”

“一定有二十五岁了。”

诸如此类地议论纷纷。

亚由美稍微吐了吐舌头。

往回走一点之后,马上就到达目标的建筑物了。

“就是这里。”

亚由美出去外面,抬头看建筑物。建筑物有八层楼,亚由美他们的房子在四楼。

“请问,要不要把行李拿下去?”

茂木说了之后,亚由美瞪他一眼,“拿下吧。好不好?”

“好啊,老公。”

亚由美说得有点做作。“我去开门。”

搭电梯到四楼。四o二号房就在电梯附近。

正在开大门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

看到一个男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大概是她父亲吧。

“有人在搬家耶。”小女孩说。

“是啊!”

亚由美对满脸笑容的小女孩微笑。

“请多指教。”

“今天搬来的吗?”男人说。

“是的,才刚到下面不久。”

“辛苦了,要不要我帮忙?”

“不,不敢当。”

“有男人帮忙吗?”

“就我先生一个人。”

“那么,还是件大工程。我今天没事,大家都是邻居,请让我帮忙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亚由美说:“我叫神田。”

她借用聪子的姓。

“请多指教,我住在后面两号的四o四,我叫永田。”

“啊……”

永田:那么,他就是被杀的永田照美的先生。

真不错,一开始就是个好兆头。亚由美尽量留意要保持疲惫少妻的表情。

“请多多指教。”

她脸带笑容地打了招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唱歌的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