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新娘》

第六章 小心副业

作者:赤川次郎

“我来晚了……”

亚由美在安井常子家的玄关,低着头说。

“没关系,反正时间多的是。快进来。”

“打搅了。”

亚由美进去了,并且被带到客厅去。

“那只小狗呢?”

安井带子一边泡红茶,一边间道。

“我是从外面直接来的,它在家看家。”

“哎,好可怜哦!它会不会饿肚子呢?”

“不会,出门之前我有留些食物给它。”

“这样啊,这样就好。”

安井常子坐下之后,就开始闲聊。

亚由美有点失朢。她以为会有什么收获才来的,然而却只是闲话家常而已。

再说,唐璜也在等她,是否要找个适当的时机离开,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对了,你跟那个永田家住很近吧。”

是安井常子提及的。

“是的。搬家的时候,他有帮我忙。”

亚由美接着说:“他太太真可怜。”

“就是说啊,真的。可是……”

正说到一半,常子就不说了。

“咦?”

“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情。”

她嘻嘻地偷笑,故弄玄虚地说。

“永田先生……他怎么了吗?他人非常亲切呀。”

“没错。可是,大家都谣传他对年轻女性格外的亲切。”

“这样啊。怎么可能。不过,男人大致上都是这样子的。不是吗?”

“说的也是。”

常子笑着继续说:“但是,那个人也稍微有点问题。”

“是外遇……吗?”

“他被杀害的太太,老是一副可怕的表情。大家都在说,他们夫妇一定处得不好。”

“这样子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告诉你……”

常子压低声音说:“他太太被杀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先生是凶手呢。我想大家都会这么想的。”

“可是,实际上……”

“当然,听说他有不在场证明,所以应该不是他才对。不过,不在场证明那种东西,也是随随便便的吧。”

“是啊,那倒是……”

“况且,水田太太有时候会来抱怨她先生的事。”

“抱怨些什么?”

“听说那位先生很喜欢玩照相机,就是那种……叫什么来着,可以拍远镜头的……”

“是望远镜头吗?”

“对,对,他有那种玩意儿。在他休假日的时候,”

常子窃笑地说:“听说他会用那个偷窥别人家的事。”

“偷窥?天啊!”

“当然,他本人是说他在拍鸟。他很生气我们诬赖他……是真是假,总觉得有点今人怀疑。”

照相机。朢远镜头。

有些事让人不能释怀。

那些被用来恐吓的照片。叫尾田珠子挽住目标的男人手腕,亲密地谈话,这并不难。但是要拍照可就不一定了。

男人的脸必须拍得清楚才行。否则,要是被反驳说那是别人的话,就恐吓不成了。

但是,昆田珠子的脸,拍得太清楚也伤脑筋。

乍看之下很相似的女大学生,比比皆是。就像矢原晃子所看到的那张照片,矢原的脸拍得很清楚,但尾田珠子却拍得不很清楚。

就连亚由美,剎那间都会以为或许真的就是久惠。

不过,要抓准时机拍那样的照片,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况且要在阴暗的地方拍。

男人为什么没有发觉被人拍照,虽然令人有点不解,不过用望远镜头,从远一点的地方拍,如果是摄影技巧高超的人拍的话……“哎呀,把你留那么久。”

安井常子看着时钟说。

“哪里,我才觉得打搅太久了呢!”

亚由美站起来道谢。

“我们再找机会聊天,随时欢迎你来。”

常子一边送亚由美到玄关,一边补充说明地说:“不过,我时常有事要外出,有时候会不在家。”

亚由美回到家之后,发现茂木还没回来。

唐璜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用抱怨的眼神看着亚由美。

“你真是奇怪的狗耶!”

亚由美接着说:“一般的狗肚子饿了,看到主人回来的话,都会高兴地跟在脚边汪汪叫,不会像你这样,用这种眼神看人。”

发牢騒归发牢騒,但是回来晚了是事实。亚由美赶紧替唐璜准备食物。说是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把狗食倒到盘子里而已。

要是在家里的话,母亲清美会做许多菜,唐璜也就跟着吃,但是在这里吃的全是狗食。

虽然唐璜看起来不满意(因为太挑嘴了),但是这时候,它可能已经饿昏了,转眼间就吃得一干二净。

“接下来也得准备人吃的食物了。”

该是准备晚餐的时间了。

亚由美也是个女人,对烹饪非常拿手……那就错了。她拿手的不是“料理”,而是“推理”。

所以,临时的丈夫茂木,也老是被迫吃用微波炉调理的冷冻食品。

“今天吃哪样冷冻食品好呢……”

正当她在犹豫的时候,电话响了。

她去接了。

“你回家啦?”是殿永的声音。

“殿永先生,后来知道了些什么吗?”

“没有,还没。老实说,我有事想告诉你……”

“是人拍卖之类的吗?”

殿永一边笑,一边说:“不,不是这样的。不过,若是能把茂木那家伙贱价拍卖也不错。”

“也对。”

“茂木的脚伤,好象化脓了,所以他发烧住院了。”

“住院……”亚由美真的吓一大跳。

“没事,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我想他今天可能不能回那里去了。”

“我知道了。我真对不起他。”

“不,这也是工作。”

“对了,我想请你调查一件事。”

“什么事?”

“矢原和尾田珠子被拍的照片,是不是用朢远镜头拍的,可以查得出来吗?”

“望远镜头?我马上去查。不过,你干嘛问这种事?”

“我的第六感。”

亚由美装模作样地说。

“你提出要求的时候最可疑了。你听好,千万不要一个人逞强。”

“我知道啦!”

“我总觉得很可疑。”

殿永接着说:“那么,刚才你说的照片的事,我查完马上跟你联络。”

“庥烦你啰!”

“要听话哦。”

殿永再次叮咛她。“不要嫌我唠叨,侦探的工作,不适合当主妇的副业。”

亚由美不禁笑了出来。

“我知道了。我要行动的时候,一定会跟你联络的。”

亚由美对很快就和唐璜玩在一起的由里说。

“可以吗?”

“当然喔。姊姊也正觉得一个人吃很寂寞的。”“那么,我就吃!”

“你等一下。”

没在多少功夫,就把餐桌摆满了。不管怎么说,这都要拜食品产业发达之赐。

“好好吃哦!”

或许由里也多少有点奉承,但是看到她一个劲地吃,亚由美心想:有个小孩也不错。

“多吃点哦。”

亚由美自己一边吃,一边说。

“姊姊,你先生呢?”

由里突然问道。

“咦?”

一瞬闲,她以为由裹在说谁呢。在由里面前,她不禁忘了自己就是“神田亚由美”。

“啊,我先生啊……”

她笑着敷衍。“他今晚有点事。”

“被杀了吗?”

亚由美吓一大跳。

“不!他还活着。不过,你怎么这么问?”

“我以为他跟我妈妈一样,被杀了呢。”

“你妈妈,就是啊……你很寂寞吧。”

“虽然爸爸说,妈妈是生病死的,可是在托儿所,大一点的小朋友说,我妈妈是被杀死的。”

亚由美心想,有些家伙真多嘴。不过,才五岁的由里可能不了解“被杀”是什么意思。

“你妈妈应该是个很棒的人吧。”

“嗯。”

由里用力点头。“我拿照片给你看好不好?”

“你妈妈的照片?嗯,姊姊好想肴哦。”

“那么,吃饱之后,到我家去吧。”

“去由里家?”

“对啊!走嘛。可以吧?小狗也可以来的。”

“好是好”

亚由美有点犹豫,接着说:“你进得了家里吗?”

对方故意追加说明。

“谢谢您。”

亚由美挂断电话,对由里说:“你爸爸已经离开公司,好象快回来了。”

“那么,爸爸马上就会回来了吧。”

“是啊。让你爸爸找不到就不好了,我们还是在这里吧。”

“嗯。”

亚由美一边拿果汁给由里,一边说:“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办的吗?”

接着说:“早上,你爸爸去了哪里之后才去上班的呢?”

“我不知道,我爸爸什么都没说。”

“这样啊。他和往常一样,带你去托儿所吗?”

“嗯,然后爸爸也一样去上班了。”

“这样啊……”

这或许没有什么,但总让人无法释怀。

永田送由里到托儿所之后,没有直接去公司。当然,也不知道他去办了什么事这个时候,玄关的电钤响了。

“抱歉。”

传来的就是永田的声音。

“是我爸爸。”

由里大喊。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永田礼貌地道谢。“甚至还让你请吃晚饭……”“哪里,算不上请吃饭。”

亚由美老实地说:“我先生今晚出差不回来。”

“是这样子啊。”

“要是……方便的话,要不要进来坐一下呢?”

听亚由美说了之后,永田有点犹豫:“方便吗?”他问道。

“当然方便。不过没什么好招待的。”

亚由美泡红茶请对方喝,一边说:“你每天接送由里,好辛苦哦!”

“早上还好,偶尔我会像这样晚点回来,所以很伤脑筋。”永田说。

“工作忙的话就没办法了。”

“就是啊。今天也是开一整天的会。害得我工作堆积如山……开会中,我也从头到尾都好焦急。”永田苦笑地说。

“是开会啊。开些无意义的会,很让人讨厌吧。”

亚由美根本不懂,却说得好象很懂似的。“那么,是从早上一直开吗?”

“就是啊。偏偏这种时候,讨论的都是一些无聊的议题。”水田笑着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唱歌的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