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杀人重演》

12、黑暗中的声音

作者:赤川次郎

电话响起时,牧浩市吓得差点跳起来。

“啊,吓我一跳。”他向妻子邦江笑一笑。“突然响起电话,真令人吃惊。”

他随口掩饰一番,然后拿起话筒。

“是,我是阿牧。”

“十分钟后,请下去一楼大厅。”对方快口说。“请多多指教。”然后啪地收线。

“哎呀,忙死啦!”牧浩市露出一个*挛似的笑容,对邦江说:“我有点事,马上回来。”

当他开门出去时,警卫回头望他一眼。

“拜托一下,我忘了拿她的耳环上来。”

坐电梯后,他才松一口气。

邦江那厮究竟怎么啦?不仅一言不发,跟她说话也不回答。

刚才在大厅听她弹了一下钢琴,知道她作为钢琴家的本事并没有减退。

可是,像她这种情况,怎能和她相处下去?

电梯停在七楼。

牧浩市走在无人的走廊上。

今晚的活动相当触目,假如邦江不复原,继续深信自己是什么依莉沙白的话,反而成为莫大的宣传。

不管怎么说,现在是宣传的时代,如果没有广告,

像邦江这洋有才气的钢琴家,也不过只受极少部分的人士欣赏而已。

为了招揽客人、唱片畅销,必须利用脱离音乐正道的手段才行。

也许今晚的派对是绝好的机会,牧浩市想……

他在其中一道门前站往。

一敲门,大门马上打开。

“好迟啊!”夏川有美说。“我以为你不来了。”

“节目的进度比预定的拖慢了。”

牧浩市走进房内,关上房门。

“发生什么不顺利的事?”夏川由美皱皱眉说。

“听说是负责解说角色的女嘉宾没来,制作人脸都青了。”牧浩市坐在椅子上。“那件裙子很不错嘛!”

“是吗?”穿长裙的夏川有美转了一圈。“我不太喜欢,不过没时间了。”

“不,非常适合你。”

“是吗?”夏川有美喷了一口烟。“现在怎洋了?”

“没问题,已经开始了,电视现场转播嘛,迟了怎么行?”

“如果杀人魔积克要来也可以,希望他在我演奏结束才出现。”

“怎会出现呢?”牧浩市笑着站起来。“喂,你的发饰是不是歪了一点?”

“是吗?”夏川有美俯身望望木橱上的镜子。“这样子可以了,斜斜地插在头上——”

牧浩市双手掐住有美的脖子,有美瞪大眼睛拼命挣扎。

牧浩市小看了她的气力,她是钢琴家,手臂和腕力跟男人一样。

她用高跟鞋的鞋跟用力一踩,牧浩市发出惨叫声。

他的手力松缓下来,有美挣脱他的手,使出浑身气力猛撞过去。

牧浩市不中用地跌个人仰马翻。

“王八!你搞什么鬼?”

有美涨红了脸,忘了逃跑,一把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愤怒地喊:“我杀了你——”

牧浩市站起来,向她走过去。

“背叛者!”

有美举起手,她手中是重甸甸的石造烟灰缸。

烟灰缸当头掷下。隆一声,钝重的反应。牧浩市的额头裂了,鲜血淋漓。

“啊……”牧浩市呻吟着踉跄后退。

有美不假思索,再一次殴击。锵一声,然后再来一次。

牧浩市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倒地不起。

烟灰缸从有美的手掉落。

有美哈哈声喘气。

虽然她有体力,生活却与暴力无缘。看见仰面倒在眼前的牧浩市一动也不动时,她全身颤抖。

“不……不要……”

她喃喃自语,颤惊恐惧地窥视牧浩市的脸。

牧浩市睁大眼睛,张开嘴巴,一动也不动。头底下的血染红了地毡。

他死了……我杀了他!

有美就地跪倒。可是,跟牧浩市的尸首在一起,她可一万个不愿意。

逃!对,不是我的错,一走了之!

脑海中没有别的念头。

她把替换的便服扒成一堆,夹在胁下。鞋子、手袋,所有一切抱在怀里,总之离开再说。

她打开门。

有人站在眼前。

“我——”有美被对方推回房内。“没什么呀!不是我的错!是他要杀我——”

她望一望倒地的牧浩市,又把视线拉回来。

那人走进房间,反手关上房门。

“你是……”有美瞪大眼睹。

眼前有一把银光反照的匕首。

她准备逃。手里的衣服、鞋子、手袋,通通掉在脚畔。

当她转身想跑时,从背后被人紧紧抱住。

“不要——”

她再也说不下去。

匕首形成一字,割断了夏川有美的喉咙。

“凯塞琳。”深厚而响亮的声音传遍会场。“实际的她四十三岁。跟丈夫分手后,和一名运输工人住在一起,拥有三名孩子。”

聚集在场的人全神贯注地听着。

“一八八八年九月三十日凌晨一时三十五分的事——”滔滔不绝的语调,淡淡的说话方式,反而令人觉得魄力十足。

制作人在大厅一角拍胸口庆幸。

当他知道那名犯罪评论家到了演出时间却不见踪影时,他吓白了脸。电视现场转播,不能告诉观众“请等一下”。

正当束手无策之际,有人毛遂自荐。“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试试看。”

他就是现在说话的男人。

制作人不认识他,他看来不是演员。也不是广播员,只因他说“我很清楚杀人魔积克的事”,听起来相当自然,于是交给他试试看。

结果非常成功。他似乎对积克的事真的了如指掌,手上没有任何资料,可是说得口若悬河,细节详尽。

他的语调宛如职业主待人,不知何时,来宾们都停止交头接耳,入神地听他解说。

“也许他行哪!”制作人喃喃地说。

这种节目若一切照原订计划进行,可以获得相当的收视率,一旦打乱了计划,当然有垮台的危险了。

然而。这样的突发事件,有时会获得出乎意料的收视率,今晚的制作人有那种预感。

凯塞琳步出舞台前方,灿烂的照明灯照出了穿古典裙的凯塞琳。

摩登女孩的她,意外地适合古典打扮。

由于她本来就是受欢迎的歌星,相机的快门和镁光灯快速的闪动。

话题转到最后一名“受害人”北山惠子身上。

“玛莉·珍,她是杀人魔积宛的最后牺牲者,也是遭受最残酷的手法杀害的女性。一八八八年十一月九日,深夜三时半——”

大厅之中再度鸦雀无声。

“咦!龙建一!”

“真的?”

女孩们的声音当然传进建一耳中。

但他装作没听见,而且微微侧着脸走路,好让女孩们看见他的侧画。

“一楼在下面。”经理人说。

“呃。”连回答也嫌麻烦的语调。

他们搭电动扶梯下一楼。

在大堂列阵等候名人或大明星来的摄影师们,哗然集合到扶梯前面。

龙建一轻轻扬扬手,飒地摆动一下身上的斗篷。

“已经开始了吗?”

“现在是电影发行公司的社长在致词。”电视台导播出来迎接他说。

“凯塞琳也在,做得好看一点。”

“知道啦!”建一露出笑脸。“我今天心情很好。”

建一穿过大堂,正要走进会场时,恰好遇见走出来的英子。

“嗨!”建一嘻嘻地笑。

“欢迎。”英子平静地说。

“你还没吃完餐嘛!”

“够了,剩下的是杯杯碟碟而已。”

“怎么,不开心呀!我可是心情大好。”

“那就好。”英子说。“一位老朋友去世了……”

“哦?我认不认识?”

“大慨认识的。”英子说。“雪正美。”

“雪正美?”建一皱起眉头。“她死了?”

“你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了,那真可怜。”建一摇头叹息。

“对不起,可以说句评语么?”

“好哇!以前常在一起工作的伙伴嘛。”

“她一度在我们事务所,所以我们想做个追悼特辑。”

“现在马上——?”

“待会好了,现在太引人注目。”英子说。“当电影播到精彩场面时溜出来,不会有人知道的。”

“ok。你来叫我一声吧!”

说完,建一走进大厅去了。

舞台上,电影发行公司的社长正准备高歌一曲,可是电视摄影机同一时间转向龙建一,社长气得噘起嘴巴来。

“龙建一来了!不愧是千面巨星,那身打扮多特出!”

主恃人拉着麦克风走上前去,强烈的灯光照在建一身上,摄影机全对准他。

“那是仿照那年代而特别订制的。”建一故意拢一拢头发。“如果拍杀人魔积克的电影的话,我可以演出。”

他向摄影机打个眼色。

不愧习惯了镜头,一举一动都引人注意。

“我们想请龙建一先生唱一首歌——”

“好哇!我想跟凯塞琳两人合唱!”

涌起一阵掌声。当然大家知道上次发生的不愉快事件。

“好主意!那就马上准备吧!”

主持人的话使舞台上站得不耐烦的社长怒目大吼:“我先唱才是!”幸好导播有先见之明,事先关掉麦克风的键,因此他的声音不会传到电视观众耳中。

“等一等。”建一扬扬手。“我刚刚到,必须填点肚皮再说。”

“对对对,那就稍等一会——”

“就这么办,我还没吃晚饭就来了。”

建一的话又叫会场众人哗然佛腾起来。

“这样我终于可以唱啦!”舞台上的社长喜形于色。

“让各位久等啦!”主待人说。“现在,请大家观赏杀人魔积克的电影‘黑影’的精彩片段!”

舞台上的灯光熄了,社长呆呆地站在麦克风前……

终于回复意识,我用力甩甩头。

头痛得很厉害,眼睛昏花。我不是被殴,而是嗅到什么葯而失去知觉。

“晤……”我呻吟着,同时睁开眼睛。

我晕倒在地毡上。

这是什么房间?不是普通客房。

对了。我跟着北山美保来到这儿,走进房间的当儿。罩头罩脸被一块布盖下来。

那块布渗了葯物。

如果这是房间的话,等于跟一楼的大厅同一层了。

是否会议室之类?抬头一看,折叠起来的长桌子堆积在房间里头。

我想站起来时才察觉到,为何全身有麻痹之感,原来手脚都被绑住了。

这样子想动也动不了。

“糟糕……”

虽然可以开口,但我倒在相当宽敞的房间深处,距离门口颇远。那道门很厚,即使大声喊,外面也听不见。

不妨尝试滚到门边去。当我移动身体时,锵一声被拉住。

反手绑住的手跪,原来连系在折起的桌脚上。

这可动弹不得了,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不顾一切地吸一口气,大声喊叫:“救命啊!来人哪!”

不是自夸,我属于相当大咦门的人。纵然那是隔音门,只要外面有人在,肯定听见。

可是毫无反应,只好再来一次。

“救命啊!杀人哪!强盗哇!色情狂!”

一旦放声怒吼时,喉咙痛起来了,毕竟我不是歌剧歌手。当我正觉得勉强不来时,门锁发出咔嚓声响。

行了!有人听见了。

我抬起脸来。门打开,进来的是——

“美子!”我说。“你没事吧!”

来的是白川美子,她反手关上门,说:

“对不起,这样对待你,请再忍耐一阵子。”

“啊?”我大吃一惊。“那么——绑住我是——你?”

“不错。”美子走过来,看看我手腕和脚腕上的结扣子,点点头说:“这样没问题了。”

“美子,你……”

我终于了解福尔摩斯说美子和美保二人没事的意思。

“你并不是被绑架了。”

“是的。”美子安静地点头。“让你们担心,真抱歉。”

我做梦也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但肯定的是福尔摩斯不知如何早已洞察了一切。

“打那个恐吓电话来的是——”

“就是我。”美子说。“我没去赴约,对不起,不过,我反正不准备去的,只要使你们相信我们被绑就行了。”

“我服了你。”我说。“那么,朝田君也知道了?”

“不。”美子摇摇头。“朝田与这件事是无关的。请相信我,他什么也不知道。”

不可思议。

即使美子绑住我,她的态度丝毫不变,她庇护朝田的样子也是认真的。

“美子——可以替我解开这个吗?”

“对不起,现在不行。”

“好吧,我不奢望了。”我点点头。“但是,可否让我知道内情?为何这样做?”

美子瞄了一眼门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12、黑暗中的声音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