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杀人重演》

05、绑架

作者:赤川次郎

“是我的缘故。”

电视新闻结束后,我喃喃地说。

“不,与你无关,那是无可奈何的事。”福尔摩斯说。

“不是的。倘若我不顾一切的把她带去第九号楼……”

“那样做的话。反而使你受嫌疑了。你的判断并没有错。”

我关掉电视。

“终于出现第一号牺牲者了。”

“这样子,积克的存在就很明显啦!”福尔摩斯的语调平稳,表情却很严肃。

这是我别墅的起居室。

得悉三原讶子被杀时,我勿匆地把福尔摩斯接来。

“小姐。”大川一江探脸进来。“白川小姐和朝田先生来了。”

“请来这里吧!如果达尔坦尼安来了,马上叫他进来。”我说。

白川美子和朝田快步走了进来。

“有人遇害了。”朝田说。

“对。”我点点头。“必须设法阻止他再杀人才行。”

“警方好像还没掌握线索。”朝田和美于并肩坐下。

“听说正在过滤变态者名单。”

“警方很有耐性。”福尔摩斯叹息,“他们无法将那名自称安妮的女性的死,跟杀人魔积克事件联结起来,不可能破案的。”

“太过分了!”美子扭曲了脸。“听说剖破她的喉咙,几乎割断了……”

“跟一百年前一样。”福尔摩斯说。“她本来是第二号牺牲者。关于这点,积克大概觉得遗憾吧!”

“当前要做的事非常清楚啦!”我说。

“就是把剩下的依莉沙白送迸第九号楼,是吧?”朝田说。

“不错,两名玛莉和凯塞琳都没问题了。幸好先把凯塞琳送去医院。”

“不过,依莉沙白叫人头痛呢!”朝田说。

对。因为至令。依莉沙白的身份依然不明。她仍受到警方保护。要接她过来并不容易。

“她在警方手中,不是很安全么?”美子问。

“也不一定。箐方并没有派人监视,又没想到她可能被杀。”

“差不多该把她转送医院了,如果再没有人与警方联络的话……”

“嗯,转送医院有危险。必须在这之前……”我说。

“我们若无法证明是她的家属,警方不肯交人的。”

跟着谁也开不了口。有一刻令人窒息的沉默。

“没法子啦!”福尔摩斯说。

“有什么好主意?”我问。

福尔摩斯露出奠测高深的微笑。

“只有绑架一途了。”他说。

一江端茶进来。我终于吁一口气,说:

“别吓人好不好?你是说真的?”

“还有其他手段吗?”福尔摩斯自已倒了一杯红茶。

“总比被杀的好。”

“虽然如此……”

传来啪啪啪鼓掌声,进来的当然是达尔坦尼安了。

“若要那样做的话,由我出场啦!”

“说得轻松,事情不简单哦!”

“这才有趣嘛!”达尔坦尼安又滴溜溜地转动手杖。

“好吧!”我叹息。“看来只好干一干了。你们认为怎样?万一失败的话,可能因绑架罪被捕哦!”

“为了姐姐,我什么都做。”美子说。

“我也是。”朝田的手绕到美子肩上。

“这样一来,机会是在转送医院的时候了。”福尔摩斯对朝田说。“你能不能查查看,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马上去查。”

“好。达尔坦尼安,看来唯有交给你去实行啦!”

“请不要交给别人去实行吧!”达尔坦尼安优雅地鞠个躬。

我也从下沉的心倩重新振作起来,达尔坦尼安的开朗时常是我的救星。

“有必要的话,我也帮忙。美子小姐,请你继续查访工作。”

“可是——”美子有点不满。

“如果有什么意见,直说无妨。”我悦。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意见……”

“说说看。”

美子耸耸肩说:“光是查查访访的,毫无惊险可言,很无聊。”

我觉得有点内疚,看来我对美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北山进来了。

美子下意识地站起来,其实北山是她姐夫,应该不需要毕恭毕敬的打招呼致意,可是面对北山时情形又不一样。

“找我有什么事?”北山面无笑容地说。

这样一来连美子也生气了。

“我想知道姐姐的情形。”

“惠子的情形?你该向那间医院查询才是。”

美子难以置信。

“可是,你竟对自己太太的病情不闻不问——”

“你是外行才不了解,那种病不是那么容易治好的。当然我也在意,但我实在太忙。”

美子直直瞪着北山。

“相当冷淡的说法哪。”

那是她最大限度的批判了。

“当医生早已习惯了冷静。”北山若无其事地说。“对了,待会你会不会转去我家一趟?”

现在美子是在北山的私人医院中,他的家离此只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

“如果方便的话,我会去。”

“过去看看吧!美保怪寂寞的,我也很头痛。”北山站起来。“我还在巡诊中,再见。”

“请等一下。”美子强硬地拦阻他。“姐夫每次都是这样躲开的。”

“说得好奇妙。”北山第一次浮现笑容,再度坐下。

“我只是忙而已,没必要躲开。”

“那回答我的问题不就好了?”

“你有问题吗?应该问惠子才是。”

“妻子的病,尤其是精神方面的病,不会跟丈夫无关。”

“是吗?”北山也没生气,在胸前交叉双手。“也有道理。你的问题是什么?”

“姐姐有没有变古怪的征状之类的事?”

“我没留意到。”北山坦率地说。“下一个问题呢?”

美子很想咬他一口,好不容易忍住了。

“你对玛莉·珍这个名字有无头绪?”

“没有。我在医院那边已经答过了。”北山耸耸肩,站起来说:“看来没啥用处。”

这回美子真的发怒了,怎会有这么冷酷的丈夫?

美子想竖起指甲去抓北山——当然没有这样做,取而代之的是揶揄地说:

“你该知道杀人魔积克吧!”

已经走到门边的北山倏地停下来,回头看美子。

“你说什么?”

听到出乎意外的话,北山仿佛在意什么似的。

年近五十的北山,瘦瘦高高的身材,有西洋人气度,脸型也令人想到他可能有外国人血统。

特别是锐利的眼神,令人觉得他有阿拉伯族的血统。

被他那双黑瞳盯着时,美子有一瞬间不寒而栗,不由移开视线。

“刚才你说什么?”北山不罢休地认真的问。

“我说杀人魔积克。”

“那不是从前一个杀手的绰号吗?那种事和惠子有什么相干?”

“目前还不知道。”美子说。

“那你为何说出那个名字?”

北山似乎很感兴趣。为什么?在这之前,他对妻子的事是无所谓的态度。

“因为姐姐自称的玛莉·珍,乃是被杀人魔积克杀害的其中一个女人。”

应不应该说出来呢?美子困惑着,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不说不行。

“杀人魔积克……”北山没说什么,僵硬的表情不变。

美子决定再试探一次。不,她的话比她的念头更快出现。

“有人说,杀人魔积克的真正身份是外科医生。”

“是吗?”北山的脸上回复镇定的神色,“可惜我最怕外科。”

抛下这句话后,北山离开起居室。

美子松一口气,老实说,她从末跟北山好好长谈过,

只是有很多机会见面而已。

刚才听到“杀人魔积克”的名称时,北山露出震惊的表情,仿佛眼前有人亮出一把刀似的,那是美子第一次见到的事。

“他有什么秘密啊!”美子喃喃地说。

她的心脏跳得很厉害,第一次查访而有了“反应”!

离开北山医院前,美子在接待处旁的公共电话亭,打电话联络铃本芳子。

芳子不在,接电话的是大川一江。美子把刚才的事转告一遍。

“小心哦!今天你一个人行动。”一江担心地悦。

“谢谢。我没事的。”美子说。

“待会去哪儿?”

“我去姐姐的家。我想看看小美保的脸。”

“那应该是安全的。”一江愉快地说。“请小心。”

“谢谢。”

美子挂断电话,离开医院,走向北山宅。

当然北山的住家也很堂皇,即使比不上铃木芳子的别墅,但以经营私人医院的医生来说,算是不错的豪宅了。

“小美!”

美子发现正在庭院的草坪上玩的美保,向她挥挥手。

美保欣喜地奔过来。

“美子姐姐!”

严格地说,美子是姨妈才对,可是美子绝不肯让美保叫她“阿姨”。

“一起玩球吧!”

“好,姐姐陪你玩!”

美子立刻回复童心,跟美保一起追逐皮球。

老实说,美子也很宠爱这个名字和自己一样有个“美”字的小侄女。

美保也很缠美子,尤其现在母亲不在……

“不行啦!”美子先喊。“休息一下!姐姐累死了!”

美子气喘喘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大概运动不足吧……”美子叹息着。美保捉住皮球,用哀怨的眼神注视她。

“怎么啦?”美子问。

突然美保的脸歪了,然后哇声大哭。

“小美——怎么啦?为什么哭?”

美子慌忙抱住美保,美保紧紧捉住她不放,喊着说:

“姐姐不要死!”

“姐姐?姐姐不死呀,没事的。”

“真的?”美保用泪眼模糊的脸看她。

“真的,姐姐答应你,为什么你……”

这样问了,美子心头一震。

对了,刚才自己冲口说“累死了”,美保真的接受那句话的表面意思吧!

“对不起哦!姐姐不会死的。真的!”

美子替她擦干眼泪。

“绝对不会?”

“嗯,绝对不会。”

“不要像妈妈那样死去哦!”

美保的话又叫美子大吃一惊。

“妈妈并没有死啊!她只是生病入院了,她怎会死呢?”

“是吗?”美保好奇地说,“可是爸爸说——”

“爸爸说了什么?”

“他说妈妈永远不会回来了。就是死了,对不对?”

何等粗心大意的父亲!

这次美子猛然愤怒了。

“好。”她用力点点头。“姐姐带你去看妈妈。”

“真的?”美保的脸像太阳一般发亮。“好极了!真正的妈妈吗?”

“对呀!只是妈妈生病了,可能认不出小美是谁,那是生病造成的。懂吗?”

“嗯。”

“病好的话,妈妈又会复原,像以前一样疼爱小美了。”

“妈妈在哪间医院?爸爸的医院吗?”

“不是。要不要现在一起去?”

“要!”

“在这之前。先冼冼手吧!”

“嗯!”

美保绽开满脸泪痕的笑颜,冲进屋里去了。

“我不明白。”我说,“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共通点啊!”

“问题就在这里。”福尔摩斯说。“每个人表面上都没有共通点,除了自称是积克的受害人这点以外。”

“不过,应该有什么理由才是。”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即不是玛莉或安妮的问题,而是冈田君江、三原讶子、门仓丽美、北山惠子等人之间拥有的共通之处。”

这里是第九号楼的休息处。

由于进来的人永远出不去,医院内所有设备应有尽有。

特别是出身好家庭的病人多,大家都肯花钱。

“换句话说,不是外表或社会条件,而是精神方面拥有共通的地方,是吧!”福尔摩斯点头附和。

我望望时钟。

“时间差不多了,他们进行得顺不顺利?”

“达尔坦尼安没问题的,何况有朝田跟着。”

“我也去就好了。这样一直穷等,不合我的性情。”

“他不希望你遇到危险嘛!”福尔摩斯嘻嘻一笑。

“哎,手枪在你身上吗?”

“当然。”

“干万小心,被水牛比尔发现事倩就闹大啦!”

“别担心。安妮·奥克雷才是真正的射击高手。”

“但随便摆在这种地方,肯定天下大乱了。”说着,我伸手就近去拿桌上的杂志。

突然传来飓的一声,那本杂志不见了。

“我听见啦!”手拿长鞭站在那里的年轻女人,就是安妮。奥克雷,第九号病楼的新脸孔之一。

她不是三原讶子“安妮·查普曼”,而是美国西部一度知名的女枪手。

“听见什么?”

“别装蒜了,是不是有枪?”

“这里怎会有那种东西。”我慌忙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5、绑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年杀人重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