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杀人事件》

第三章

作者:赤川次郎

“纪久江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市川衣子轻声细语地回答着井上的问话。“实在好可怕,我一直到现在还不太敢相信这件事实。”

她实在是位极有教养又有高雅气质的妇人。井上心里庆幸大贯还好没来,要不然他那种粗俗无礼的动作,实在会将这位优雅妇人精心布置的温馨又浪漫的“家的气氛”破坏无遗!

今天早上井上去大贯家时,他居然一脸睡相地说:“我正在停职反省之中,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看样子昨晚他又喝醉了。所以拜访市川衣子的行动只有井上单枪匹马地一个人。不过,井上倒是很感谢他的“停职反省”,使得一天的开始能如此地安详恬静。

“是这样子的,听说纪久江的先生木下在外面有别的情人,您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市川衣子一点也不惊讶地说:“我曾听纪久江提起过,好象是有那么一回事!”

“那你知不知道那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哎呀!真是的,这世界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变得这么一团糟呢?”

“嗯,是吗?然后呢?”

“虽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自由,可是也总得有个限度和节制嘛,虽然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有那所谓的‘畸恋’,可是那是会要人命的啊!”

“是啊!然后……”

“何况,人家以前可还是俊男美女配对的啊!”市川漫无边际的继续说着:“但是到了这年头,那些男男女女看了就令人发毛、厌恶不说,简直就像禽猷一样,一点也不知道羞耻。”

“可不是嘛!然后有关木下的……”

“唉!话又说回来,男人和女人那是自然伦常,没什么可讶异的,可是,男人跟男人的话……”

“啊!男人和男人……”井上吓得张大了眼,又重复一遍地说:“男人和男人?你是说木下先生的情人是男的?”

“嗯!而且还是他的同事什么的,叫大……大什么来着,叫大雪,还是……”

“不会是叫做大贯吧!”

“啊!对,就是叫大贯!”

“天啊!怎么会这样呢?”箱崎课长直喊着:“那么大贯和木下的吵架,可能只是情人之间的小口角啰?”

“可是,课长……”到现在为止还不肯相信此一事实的井上努力地还想辩解:“不管怎么样,大贯组长会是一个有这种不良嗜好的同性恋者吗?”

“本下也一定会否认吧!”

“那当然!”

“可是,就算它是事实也不一定非得承认不可啊!”

“那么,课长是认为这是事实啰?”

“所谓无风不起浪嘛!”

看来箱崎也或多或少的感染到大贯那一套疯狂的办案手法。

“可是,这么久了,都没听过这一类的谣言啊!”

“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女人不是说木下的太太亲口说的吗?”

“天啊!这不是在开玩笑的哟!难道这真的会是个事实不成?”

“我也不知道!不过,只要是与大贯沾到边的事,再怎么稀奇不正常,我也不会有多大的讶异的。”

井上不禁在心中描绘着大贯如何上女妆,穿上裙子之后的样子,不禁一阵反胃,差点恶得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箱崎桌上的电话响了。

“是的,我是箱崎……什么?!好,我知道了。”

“锵”地一声挂上电话后,箱崎问井上说:“井上,大贯现在在做什么?”

“嗯,我想应该在家吧!怎么啦?”

“马上去看看!”

“发生什么事?”

“木下被人袭击!”

井上匆匆忙忙地赶到大贯家,拚命地敲着大门,不料从后头传来一阵声响。

“嗳呀呀,门快要被你打烂啦!”

原来大贯出去过,现在才摇摇摆摆地走回来了。

“组长,你去哪里了啦?”

大贯姦诈地笑道:“这还用说?我去找木下那家伙算帐啊!”

“组长!”

“怎么了嘛!那种死脸!跟你开玩笑的啦!你还不知道我去哪里吗?!调查案件去了!”

但是此时的井上已乱了方寸,不知道要如何解说才好,只好直截了当地说:“木下组长被偷袭了!”

“啊!什么?木下被偷袭了?!”

大贯似乎也吓了一跳。双目圆睁地问着,一边往脏兮兮的厅上一坐。

“对啊!所以你还是干脆点,自己坦白吧!”

“坦白?笨蛋!你说的是什么屁话?我有那样做的必要吗?”

这一回换井上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了。他搞不清楚大贯口中所说的“那样做”到底是指的做什么,是做“袭击木下”一事呢?还是“坦白”一事呢?

“喂?那家伙死了没?!”

“没有。他在工地附近走着走着,突然从上面掉下来一些建材!”

“奇怪,他怎么没打伞呢?”天啊!这笑话真够离谱,但是大贯却还自得其乐地傻笑着。

“千钧一发之际幸亏没事,但是很明显地一定有人故意丢下东西的。”

“嗯,做个警察难免会有被人怨恨的时候!”

“可是。…..”井上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想把“木下组长爱人”一事告知大贯。“关于那件案子,课长好象已经认定你就是元凶的样子。”

“什么?连自己的部属都无法完全信任,这种上司不要也罢!”

也难怪大贯会如此愤怒。

“我看您最好去跟课长好好谈一谈比较好。”

大贯在鼻孔里冷哼了一声说:“你少来这一套了!”

“哪一套?”

“叫我去跟课长谈一谈,还不是想趁这机会逮捕我!嘿,我才不会上当呢!”

“组长,您怎么这样说呢!我才没……”

“喂,把钱包拿出来!”

“啊?”

“钱包!”

“干嘛?”井上紧张地按住口袋中的钱包。

“我只是要看看还有多少钱而已。”

“只剩下两、三万圆,想做什么?”

“就这么一点点啊?只能吃个两、三天而已!”

“吃个两、三天?”

“对啊!咱们两个人要开溜去找真凶啊!”

天啊!事情怎么变得像电视或小说里的情节一样呢?

“组长,又还没有发出通缉令什么的!”

“哎呀!这只是要让我们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毅力去搜查才这么说的。”

这时井上才稍稍安心一点,但是眼前却突然闪过一幅自己和大贯合影,散布全国各地捉拿逃犯的通缉令。

这时大贯又说:“喂!咱们虽然是二人搜查小组,可是很可能得分开来各自行动。”

“那又怎么了?”

“所以啊!钱要一人一半各自携带着。”

“高田恒子?”

杂货店的老板娘歪着头想了半天。井上补充地说:“很年轻,戴了副眼镜,以前是学校老师。”

虽然井上说明了半天,但是那老板娘只是更疑惑的嘟嚷道:“老师啊……”

这时老板突然从里屋探出头喊道:“高田小姐啊!喂,会不会就是住在白银庄的那一位呢?”

“啊?对了,说什么学校的老师,笑死人了!”

说着说着老板娘哈哈大笑,这反倒使井上莫名其妙。

“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啦!那女的是一家酒吧上班的酒吧小姐!”

听了这话,原本站在店门口的大贯不禁大笑出声。井上虽然觉得有点燥热,但是也只得强作镇定,问清楚“白银庄”的位置后,匆匆走出店。但是大贯仍不放过机会的上前嘲讽了一句:“你的预感不是很准的吗?”

“好象前面转弯后就是了。”

井上装作没听见般地快步向前走去。

“就是这栋的样子。”

大贯抬头看着一栋并不起眼的公寓问说:“……哪一间呢?”

“三楼的样子。”

井上虽不是大贯,但是这一刻他也有一股冲动,希望能马上抓住高田恒子归案。上了二楼,找着了那问挂着“高田”门牌的房间之后,井上使劲地猛敲着门。

“要死了啊!吵死人了,你瞎了啊?没看到电铃在那里不会用啊!”

说着说着一个女人来开门了,只见她穿着睡衣,一脸倦容,头也没梳,脸也没洗的。连眼睛都好象还在休假中,睁都睁不太开的样子。

井上急着问道:“请问高田恒子在不在?”

“我就是啊!你是哪一位?”

井上吓了一跳,睁大眼睛仔细地盯着那女子瞧了一阵,没错,她就是上次那位女子。

“真恐怖……”

史帝文生的“化身博士”也不过是如此的转变而已吧!

“喔!是刑警先生啊!”

看来她是清醒了一点了,终于看清楚来人是谁了。

“真不巧,现在是我睡眠美容时间。不过,没关系,请进来坐吧!”

井上带着一副刚被狐鬼幻化吓到的脸,随她进去。房间的摆设看得出来是经过仔细修饰,品味也尚可。就在井上还没有完全恢复清醒之际,大贯已开口说:“在酒店上班的小姐,酒总该有吧?”

由于大贯声音相当大,井上终于回过神来了,正好听到替大贯拿威士忌走出来的高田恒子说:“我可不是故意要骗你们的哟!”

大贯接过酒来一口气地牛饮而尽。在一旁的井上百思不解地问道:“那时,我问你是不是学校的老师,你说……”

“你那样说我只好那样答啦!而且我上班的那个俱乐部,就叫做‘女学生俱乐部’,所以说,也不是和老师完全没关系啊!不是吗?”

“我不认为!”

“哎哟!这是我们见解、立场不同!”高田恒子自嘲似地为自己解围,然后问道:“你们今天来做什么?”

“那天我们不是请你写下木下家的地址吗?”

“对啊!”

“你亳不犹豫的就能唰唰地写下来。但是你又声称并不勤于出入他们家,这有点接不上吧?”

“哦!是为了这个啊!”高田恒子妩媚地笑了笑。“我虽然和他们并没有很亲近,可是在我还在求学的时候,时常和他们有书信的往来,所以,地址当然是记得很清楚啦!”

“什么样的信?”

“借钱的信啊!我那个阿姨人很好,只要有求于她,她都会尽量地帮助我。”

“钱都还了吗?”

“本来打算过些时候再还的,真的啦,做酒女看起来好象很好赚,实际上并没那么好呢!”

大贯把杯子递给高田恒子,粗鲁地说:“喂!再来一杯!”

“第三杯开始我可要收钱了,别怪我没说在前头喔!”

接过第二杯威士忌之后,大贯很节制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问道:“你阿姨没有生气吗?”

“生什么气?”

“你去当酒女这件事。”

“哦!这个啊!其实一开始我也是个坐办公桌的,最普通的女职员,可是后来为了要筹措旅行费用,就到现在工作的地方打工,坐一个月办公桌的钱在这里一个礼拜就能赚到手,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就转行了。”

“看来,我也转行好了!”

大贯幸灾乐祸地开着玩笑,井上心里却想说:说不定你还真的在“星期五餐厅”兼差呢!

“我阿姨当然不高兴,就因为如此,最近才没有常来往。”

“那结婚的事呢?”

“那是真的。我阿姨老是噜苏我,叫我别再干了,说有个人不错,可以托付终身。”

“你拒绝了?”

“当然啦!你想想看,让我嫁一个每个月收入只有我现在收入的十分之一的薪水阶级,我会愿意嫁吗?”

“所以你去拒绝婚事,一言不合地和阿姨吵了起来,盛怒之下你就下毒害死她,对不对?”

大贯又?哩啪啦地说了一大堆,他每次一捉到小辫子就开始大作文章,都不经大脑思考一番。所以一席话下来满是漏洞。

“我疯了啊?拿着毒葯满街走啊!”高田恒子耸耸肩地加上一句:“我还不至于笨到那种地步!”

“我知道了!”井上叹口气地说:“走吧!组长!”

再不催促大贯离开,他会把这里当成酒吧大喝一场的。

而大贯呢?依依不舍地死盯着那只已空了的酒杯一会儿之后,才说:“好吧!我们走吧!”

井上掏出一张名片给高田恒子:“如果有什么事要和我们联络的话,请打这个电话。”

“那上面写了些什么啊?”

“不会看吗?”

“不是啦!我近视很深的。你等一等。”

高田恒子拿了副眼镜走回来,说着:“少了它,我是一筹莫展,啥都没办法了。喔!井上先生……好,我知道了。”

“上班的时候也戴吗?”

“怎么有可能。一开始我是戴隐形的,可是不合,所以就连眼镜也不戴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不用看客人的脸色。”

这倒是个好方法!

离开白银庄到了街中心,井上还不停地喃喃自语着:“女人真是很奇妙的怪物!”

大贯以一副十分经验老到的嘴脸说:“你到现在才知道啊!但是知道归知道,你最后还是会想跟那怪物过一辈子的。”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呢?”

“嗯,我想我们应该去喝一杯,然后再慢慢地考虑!”

刚刚喝了那两大杯酒对大贯来说只不过像是才喝了一些水而已。

大贯一说完,不让井上有考虑的余地,就自顾自地向前迈步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本人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