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一章

作者:赤川次郎

“噢,对了。”米原朋子停下脚步说。

“怎么啦。”

走在一起的前田美由纪走前两三步,转过身子说。

“我要查一点资料。……美由纪,怎样?你先回去好不好?”

来到大学图书馆前面。平日回家的路上都会经过这里,转去图书馆也不会不自然吧,朋子想。

美由纪似乎有点迟疑的样子:“会很久吗?”

本来,美由纪就不属于那种把大学当作“读书”的地方的人。虽然不晓得她进图书馆会不会皮肤敏感,但她总之不想进去。

“不会,很快就完的。不过,必须等我查到为止。”

“好吧。那我在入口的板凳上等你。”

果然不出所料。朋子在心中喃语。这个“背叛者”!

走进图书馆,朋子出示学生证,把背包放在管理处,进去里头。当然,来大学“读书”的学生还是不少,阅览室有一半坐满了。

大部分是赶蓍准备毕业论文的大四的学生吧。

已经进入十一月,文化节也结束了,风开始转冷的时候。

米原朋子把书本笔记摆在空位子上,……这就是了。

《希腊古典悲剧》。到底是几时的书?

皮革封面的豪华装钉并没损坏,然而说不定连书自己本身也忘掉上次是几时被人从书架拿下来的了。

“第四卷……是这本。”

光是今天就两度被人从书架抽出来,这本书一定受宠若惊了。

打开第一百页,一张浅绿色的纸条,仿如摆错地方似的从污渍斑斑的纸张中浮现出来。纵然不可能有人看见,朋子还是飞快地往左游望一望,把那张纸……新干线的指定券抽出来,合起书本,放回架上。

“怎么,不是读我呀?”书本打打呵欠,唠叨一句,又睡着了。

消磨了十分钟左右,明子离开图书馆。当然,前田美由纪亦步亦趋地跟着。

“在那个地方,被书本打中都有份。”美由纪夸张地深呼吸。“朋子,打算直接回家吗?”

“嗯。明天开派对,我得预备一下。”

“好的。”美由纪点点头。“场面想必非常热闹了。”

两人在变成深红色的天空下走向校门。

“只不过……”朋子说。“二十岁就举行订婚派对,好空虚啊。还不晓得以后会不会遇到更好的人选哪。”

“可是,对方是大医生的儿子哦。将来你肯定是院长夫人!没关系啦,可以玩着过日子。”

是的。美由纪,换作是你,你也许会立即扑上前去。就如你认为大学不是“学习的场所”一样,结婚也不过是一种买卖而已。在你的字典里根本没有“爱”这个字……“美由纪也受邀请呀。”朋子说。

“嗯。可是,衣蓍方面……如果打扮太奇怪的话,对府上不敬呀。”

“哎唷,你不来,家母会失望的。”

美由纪吓一跳的样子。

“你母亲会失望?为什么?”

“她不是常常说吗?要我向美由纪学习喎。”

“怎会呢!”

喜悦充满美由纪的脸庞。

“总之,衣服方面总是……”

说到一半,一个念头闪过朋子的脑际。

“哎,你的个子和我差不多,对不?”

“但我的身材比不上你。”

“我想我的衣服合你穿的。从我的衣柜中挑一件你喜欢的吧!”

美由纪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

“可是……可以吗?”

“即使满柜子衣服,明天顶多穿两件罢了。好不好呀?一言为定,待会到我家来吧。我帮你看看哪一件最合适。”

“可是……不光是衣服,还有手袋啦鞋子的……”

“那些都借你。哎,别客气啦。我们不是朋友吗?”

真的是好朋友。从我母亲那里拿零用钱,负责监视我!看我回家的路上有没有跟他在任何地方碰头,黏着我走。

实在应该引以为荣的朋友!

“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啦。我想呀,美由纪适合华丽的服装哪。”

说完,朋子搂住美由纪的肩膀。

“啊,好重!”

呼一声,软瘫瘫地坐在沙发上的,乃是佐佐本家的长女绫子。

“什么呀,姐姐拿的是最轻的了。”

次女夕里子跌跌碰碰的,两手提着纸袋,对最后进来的么女珠美喊:“珠美!

把姐姐的包包拿去厨房!”

“我自己满手是包包!”珠美冷淡地说。

“走两趟总可以吧,很近的。”

“既然决定了平均分担,必须负责到最后才行!”

“可是,那是冷冻食品……好吧,我来拿好了。”

“从一开始就这样做就好了嘛。”

“这个冷血动物!我要扣你的零用钱!”

十八岁的夕里子,高三女生,于一间私立女子高校读书。众所周知的,她是三姊妹中的“母亲”。

也有人说她很“父亲”,不过母亲不在了,父亲却好端端活着的缘故,当事人听了多半不会高兴这个称号,还是打住的好。

三女珠美十五岁,初三女生。

“傲慢自大”这形容词虽然十分适合她,但她却是当代少有的彻底金钱至上主义者……即是“孤寒”之谓。

然后是本来应该最先介绍的长女绫子,她是芳龄二十的大学女生。

不妨称她做“精神上的么女”,由于太过善良,经常给两个妹妹带来麻烦,令人操心。

就从现在躺在沙发上喘气的事可以得悉,她说不上是太有体力的人。

今天是周末。傍晚五点多的时刻。

佐佐本家的父亲出国公干中(有人问,他何时在家过?不过,父亲在或不在都无甚差别就是了。)三姊妹同去采购足够一星期的食物,食慾旺盛的她们并不是因做事马虎而起争执,只因绫子力不能支的累倒在那儿……“绫子姐姐。”

珠美手拿看一个白信封回到客厅来。

“什么?……有话等我活过来再说!”

“好夸张。这东西摆在厨房架子上,是寄给你的。”

“什么东西?”

“白色信封,金色封印。好象是报喜的信封。可以拆开来看看吗?”

“嗯。”

珠美从里头抽出一张书状的东西来看。

“请帖(招待状)喎。哎,订婚派对。不收费!免费的咧!不去是你的损失!”

“派对?”绫子的记忆力似乎开始激活。“说起来……好象是谁给我的。”

“真是过分!呃……米原小姐。”

“啊,是朋子。米原朋子。”绫子甩甩头。“我忘了。必须答复才行。”

“答复期限早就截止啦。”珠美望看明信片说。“停办?”

“如果不寄出不太好的……派对何时举行?”

“呃……”

“你们在干什么?”夕里子进来了。

“姐。今天几月几号?”

“今天呀……”夕里子想了一下。“十一月十七日。怎么问这个?”

“派对是在今天啊。”珠美说。

“什么派对?”

“看看这张请帖吧。”

夕里子在看请帖时,绫子自言自语:“小时侯呀,我认为“优待”绝对比“招待”

来得好。从字型来看,“优”字总比“招”字出色吧?所以,收到电影的“优待券”时,我可开心死了。不过。优待只是便宜一点点而已。招待则是免费的!我一直觉得受骗了,不可原谅……”

“不要沉浸在过去中。”夕里子说。“怎么办嘛!晚上六时开始……不是只剩下五十分钟时间而已么?”

“现在不能去呀。不好意思的。”

“绫子姐姐也成长到知道不好意思的阶段了吗?”珠美嘲笑。

“珠美!……不过,起码应该联络一下……打个电话看看好了。这里有电话号码。”

“不要!夕里子,你打。”

这是大学生?夕里子随即伸手拿起电话。

“喂,是不是米原小姐的……啊,小姓佐佐本。”

“你是绫子的妹妹?”

“呃。”夕里子吓一跳。

“我是米原朋子。我常听绫子说,她有个十分有朝气的妹妹。”

夕里子瞪了姐姐一眼。

“请问……派对是不是今晚开?家姐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干二净这句话是多余的。”绫子说。

“我就猜到她会忘记。”对方笑了。“希望务必赏脸。我也有事跟绫子说。”

“知道。说不定迟一点到。趁热送到。”

又不是外卖烧饼。

“如果方便的话,你也来。”

“嗄?”

“绫子有两个妹妹吧?”

“嗯……但我去了不要紧吗?”

珠美不会听漏这句话。她像发怒的猩猩般在夕里子面前张牙舞爪,表示“我也要去”!

“那就不客气了,我们三个一同造访。”

夕里子这样说完的同时,珠美已消失在自己的房间……“姐姐。”夕里子挂断电话。“给你五分钟准备!”

“让我休息三十分钟再说好不好?”绫子明知徒然也要提出来。

“不行!”

“知道啦……”

她以为是谁的派对?真是!

夕里子正要走出客厅去预备一下时,门铃适时响起……结果,一张请帖,变成“哈哈,企鹅刑警。”

被珠美一取笑,国友刑警顿时满脸通红。

“少来,珠美。”夕里子从前座回头瞪眼。

“是的是的。夕里子姐姐所爱的国友先生,请见谅。”

珠美兴奋极了。

“你的手提袋怎么有棱有角的?”旁边的绫子问。

“因为装了空的塑料盒嘛。我想带点菜回家。”

简直过度兴奋!

“我也不认为这种打扮适合我。”驾车的国友一身燕尾服打扮,他笑说。“唔,做司机也不错。”

“不过,因刑警的关系,在出租礼服店也很有面子嘛。”珠美说。

“假如突然结婚的话,记得介绍。”

“突然是什么意思?”

“例如私奔之类。”

“穿婚纱私奔?”

“不是很罗曼蒂克吗?很想试一次。”

不能跟珠美谈正经事。

总之,包括绫子在内的四个人,能够在二十分钟之间完成出席派对的装扮,只能说是奇迹了。

纵然夕里子和珠美为此“恐吓”了绫子一番……总算平平安安地坐在国友租来的轿车座位上了。

绫子没有表示不平,却说了一句只有珠美会说的话:“饿死了。食物应该很丰富吧。”

“大家久候了,马上就到。”国友说。

派对会场是在“n俱乐部”的建筑物里。其实,米原家的房子也很大,亦可以在酒店之类的地方举行派对。这里是n企业集团的物业,乃是一幢古老的大宅。

有个宽大的庭院,树林挡住了闹市的噪音,予人大都会中的“奇异空间”之感。

“好大的房子!”

车子进入大门时,珠美瞠目地说。

“这种地方是用来招呼重要宾客或外国大使之类的。米原是n集团的什么人物吧。”

国友边把招待状拿给站岗的男人看,边把车子开进停车场。

“我忘了他的名字。”绫子说。“朋子的父亲是那间公司的社长哦。”

“原来如此。在这个地方举行订婚派对,非同小可。……就停在这儿吧。来,下去吧。”

出到外面,夕里子吁一口气。

当然,不管多安静都好,这是市中心的一等地段,虽不至于空气清新,却能使人松弛身心。

然后,夕里子环视高级车并排的停车场。

“二姐。”珠美喊。“走吧。入口在那边。”

“嗯。”夕里子和国友并肩而行。“哎,国友。站在那一带的人是干什么的?”

夕里子的眼睛投向站在停车场角落上那漫不经意的西装打扮的男人。男人的体型结实。仔细一看,完全同一类型打扮的男人就有五、六个随处站着。

“看来是保镖。”国友说。“不像是特警。一定是为这个派对而请的。”

“是吗?不过,保镖为何站在停车场?他们的工作不是保护其头的什么人吗?”

“说的也是。”

国友也在侧头不解时,珠美的声音在催促:“快快快,小俩口!”

只好加快脚步……听见走近的脚步声,米原朋子迅速把手提包扔进衣橱中,在上面放上一张包礼服的纸。

门打开了,母亲探睑进来。

“朋子,预备得怎样?”

“吓我一跳。”朋子把手贴在胸口上。“起码敲个门嘛,妈。”

“我没留意到。”

撒谎。她还在怀疑我。妈的想法,我是知道的。

“我这个发型是不是有点老土?”米原里美向朋子走过来。

那个嘛,跟“你”比起来,任何发型看起来都是老土的了。

“必须看起来老成些才行。这是订婚派对哟,不是圣诞派对。”

很有说服力的答辩。

“嗯……是的。太过像公主也很怪的。”

其实自己没有考虑得那么周到。

实际上,米原里美就像今晚是自己的订婚发布派对般,穿看华丽的晚装。胸口

大开,几乎可以窥见rǔ房。

每当朋子看到这个新妈妈时,她都在困惑不解,到底父亲看上这个女人的哪一点而跟她结婚。

年轻吗?的确,里美才三十岁,跟丈夫米原龙也相差二十岁,很年轻。她结婚时是二十八岁。

即使朋子的眼睛有点偏见,她都想找一天问问父亲,即不是美女又不算聪明的里美好在哪里。

不过,朋子不是小孩子了。母亲逝世已经十年。不管父亲和谁再婚,她都没理由埋怨。

“可以替我戴项链吗?”明子对里美说。

“好好好。”

平常很少拜托别人做事的朋子提出这个要求,使里美有点困惑,但仍不忘替她戴上镶了碎钻的项链。

“好美的项链。”

“是我妈妈的妈妈……祖母那一代留传的纪念品。只有这种大场面才拿出来戴的。”朋子说。

“如果买的话,是不是很贵?”

“爸爸说,现在值得土亿圆了。”

“土亿!”里美瞪圆了眼。“你爸爸买给我的东西,最贵的不过是六百万的车!”

朋子在心里伸舌头说,即使是一百圆的糖果,对你也是浪费!

“朋子!”飞来一个兴奋的声音。“怎样?”

前日美由纪穿着朋子拥有的衣裳中最华丽的全红晚装出现。里美看了半晌,说:“好美的衣服!”

“很适合你呀,美由纪。”朋子好不容易压抑想笑的心情。

“是吗?我在镜前转了几圈。根本不像我自己。”

美由纪整个人飘飘然,彷佛踩在云端的感觉。

看起来嘛,也许像狐狸多过像人吧。朋子看看美由纪那张画了浓艳眼影的脸这样想……“那么,朋子,五分钟后下来吧。大家在楼下等看。”

“嗯……对了,妈。”

“什么?”

“借一点胸针啦耳环的给美由纪吧。应该配衬一下的好。”

“还要装饰?”里美望望一身闪亮的美由纪,耸耸肩。“好吧。我把我的一些首饰借你。跟我来好了。”

“多谢!”

美由纪蹦蹦跳的跟着走了。她们离开后,朋子过去窥望一下,悄悄把门开了一条细缝。

好象没问题了。

她关好门,从衣橱深处拿出手提袋,摆在高架上。先推到里头,在它前面放个帽盒挡住。

这样子应该不会被发现了。

不能塞太多东西在手提袋里。没法子的事,假如把所要的都拿走的话,需要一部货车才搬得了。

何况……真正非要不可的,只是我和“他”两个人而已。

对对对。这时候最需要的东西,是否肯定在皮包里?

再肯定一次。朋子打开金色的派对皮包……一张新干线的指定位券安然的待在里头。

她想过不知应否先放进手提包,后来改变主意,认为还是带在贴身处比较安然后还有一件,装在小盒子的白色粉末。

“会生效吧。”

朋子彷佛说给自己听似的,把盒子摆回皮包襄,啪地关上金扣。

走吧……“粤语残片”的开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