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二章

作者:赤川次郎

“那个人,我知道!”珠美扬声喊。

“喂!”夕里子捅一捅珠美的腹侧。“别太大声。很难看的。”

“可是,你瞧——那个人是不是上过电视?”

“是吗?”

听珠美一说,好象有那个感觉。

派对会场打通三个大厅,分别摆满自助餐式的佳肴。

珠美由衷的“感动”莫名。

相对的,聚集人数并不大多,不到拥挤的地步。

“没什么特征的叔伯嘛。”夕里子说。“确实有似曾见过之感。”

“一定是曾拍感冒葯的广告。”珠美说。

“哦?”

“不是有个打开扇子,在桌子上跳舞的傻瓜么?他的确是那个广告的叔叔。”

夕里子侧侧头。到了十八岁时,没有那种一下子记起电视上看过的艺人的本事了o“各位。”专业司仪的声音叫彻会场。“这里,我们有请从百忙中赶来的财政司(大藏大臣)龟山雄太郎先生说几句话。”

涌起掌声,那拉“叔叔”挺起胸膛,同麦克风走过去。

“好象不是他。”夕里子说。

“但是——真的很像他呀!”

“大藏大臣在广告中跳舞?”夕里子笑了。“更重要的是……姐姐呢?”

“不晓得。在这里并不要紧的,即使迷了路,她也不会跑去别人的宴会场啦。”

事实上就试过一次,在酒店的派对中,绫子上洗手间一直没回来,两个妹妹到处寻找,原来她混进另一个完全不相干的派对去了。

今晚是整个俱乐部全包了,这点不成问题才是。

“地方太大了,说不定大姐又跑到哪儿去啦。”珠美说。“不过,二姐。”

“唔?”

“看到那男的吗?米原小姐长得那么可爱,为何跟那种讨厌的家伙在一起?”

“嘘!可能他就在附近!”

“如果在,我就直接告诉当事人。”

珠美做得出这种事来。

事实上,见到并肩站在台上的两人时,夕里子也哑然。米原朋子的末婚夫,名叫牧田弦一,跟一身亮丽得叫人惊叹的朋子站在一起时,过于不相配的印象也令人叹息。

“听说是大医院院长的儿子。医生之子何以胖得如此不健康?”

“你问我我也不晓得。”

胖不是坏事,然而牧田弦一的胖法太过不健康也是事实。而且无论脸孔、眼白、手脚动作,无一有可取之处。

无论怎样看都不可能是朋子愿意下嫁的对象。

“不过……交往之后,也许好处多多——”

夕里子说到一半时,后面传来大声咀嚼的怪声。

两人往声音来处望去……当事人牧田弦一,两手捉住一块棑骨肉,正在贪婪地往嘴里送。

“好象不是好时侯。”夕里子说另一方面,正如夕里子所担心的一样,绫子上冼手间回来时,往走廊的相反方向走去,完全走迷了路。

“不来啦。”绫于喃语。“为何这个走廊走不过去了?”

变成这样也无可奈何。

可是,绫子相信这个世界必须以弱者为中心考虑才行。只要有自己这种方向盲存在的话,就应该出示“走这里才对”的告示才是——如果搞错了。当然只要回到相反的来时路就可以了;现在却不容易,因为途中走廊有两次分岔。

可是,一旦前面不能前行时,只有回头走了。于是绫子战战兢兢地回到走廊“是不是转——那个弯?抑或直走?”

她在口中喃喃自语,完全想不起来。

从弯处倏地探脸出去看看……对面有人正走过来。

好极啦。只要问问那个人就行了。

好象是在这里工作的女服务员,绫子见过。

“请问……”

对了。刚才上洗手间时,曾问她洗手间在哪儿的。

对方很详细地告诉了绫子。现在向同一个人问派对会场在哪里的话——太羞家了!做不出来!

绫子认为与其造成日后羞耻的回忆,不如一辈子在这幢建筑物之中徘徊好(太夸张啦)。

然而,由于那个人渐渐向自己这边走过来的缘故,远远地跟绫子打了照面。如此一来,她大概会问“怎么了”吧!

绫子发现眼前有窗口。本来窗口是为了“看”外面而设的,并非为了“出”外面而存在。可是现在情形不同……没法子了。

走投无路(当事人自以为是而已)之余,绫子准备开窗走。但是一定坚固得打不开的。因我总是缺少那种运气……可是,竟然打开了。

意外地,窗子简单的飒地开了。虽然绫子觉得有点难看,还是举起一只脚搁在窗框上,只想立即跳出外面,首先避开尴尬场面再说。

然后伸出脚去,先坐在窗框上,两腿悬挂在空中的姿势,嘿一声跳下去。

环绕建筑物的沙石道上,绫子好不容易站住,既没栽筋斗,也没扭伤脚。

奇怪的是,外面出奇地暗。应该装一盏街灯才是!

绫子嘀咕着,想到只要沿着沙石道走,肯定可以出到玄关。然后再从玄关以新来客人的脸孔走进去。就能抵达派对会场!

因有盼望的喜悦,使绫子几乎想引吭高歌。上帝毕竟没有遗弃我啊!她带看感恩的心情往前迈步——倏地,一个庞大的影子站在眼前。

“哪一位?”绫子问。

“我找到啦。”那男人说。“我可以领到五十万赏金啦。”

“嗄?”

突然,绫子被一双结实的手拦腰抱起。

“你干什么?”

“乖乖听话。回去房间吧!”

绫子吓得呆若木鸡,连反抗或挣扎也忘了。

熟人的视线总是有点不同。

国友从刚才起就不自在。当然,穿看不习惯的燕尾服也是原因,而且他知道,这不是自己应该在的场所。

可是,他不是因此不自在,而是因为感觉到从哪儿不时有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的关系。

“国友。”啪地拍肩膀的是夕里子。

“嗨。你一个人?”

“珠美手拿电算机,正在计算今天的料理值得多少钱。”夕里子笑说。

“绫子呢?”

“姐姐?刚才明明看到她的——大概觉得累,坐在什么地方发呆吧。”

“是吗?对不起,我是个局外者。”

“你是我的情人,不是局外者。”夕里子说。“刚才东张西望在看什么?”

“我吗?嗯——没看什么。”

“我知道。是不是发现漂亮的女孩?”

“喂喂——”国友苦笑。“从刚才起,我总是觉得被什么人盯看看似的。”

“不是我?”

“不!如果是你,多少会知道的。但那不是令人舒服的视线。好象……刺过来似的感觉。”

“会不会是以前被拋弃的情人来了?”夕里子取笑一番。“太多心了吧?我不认为你所认识的人会来这个派对。”

“嗯。我所认识的睑孔,只有通缉簿上的凶犯罢了。在这个地方——”

是吗?国友心头一震。

确实,在派对会场中,彷佛看到“某人”的睑。

“国友。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抱歉。没什么。”国友摇摇头。

想错?抑或是相似的人也说不定。

对。世上有许多长相相似的人。

“失礼了。”传来声音。来者是今天的主角米原朋子。

本来订婚派对的主角应该是两个才是,可惜其中一方的样貌气质与朋子相距太远了,令人忘记了他的存在。

“佐佐本绫子的妹妹是吧。我一直想和你聊一聊的。”

米原朋子的优雅大方,连国友也几乎一眼就着了迷。如此气质并非一两天就可以装出来的。

“我们厚脸皮地一大堆人涌来,真抱歉。”夕里子说。

“不。热闹才好。因为大部分客人都是家父工作上交往的朋友。必须设法把平均年龄拉低一点才行。”朋子微笑看说。

“什么年龄?”

一名体格魁悟,穿燕尾服的绅士搭住朋子的肩膀说。

“爸爸……没你的事。去陪妈吧。”朋子说。

“里美有事被人叫去,突然出去了。你的朋友?”

“她是我同学的妹妹。”

夕里子自我介绍之后,把国友介绍为“老朋友”。

“我听绫子说了。夕里子的情人是刑警,对不?”朋子开心地说。

“呃……到处都有的普通刑謷。”国友有点僵硬地说。

“呵。刑警先生吗?”米原龙也感兴趣地看看国友。“那么,万一这个派对有事发生也可以放心了。”

“爸爸,乱讲。怎会有事发生呢?”朋子瞪父亲一眼。

“不,假设罢了。”

“绫子在哪儿?我去找找看。”朋子走开了。

米原龙也目送女儿的背影说:“人家说我溺爱子女,但她真是可爱呀。”

“真的。”夕里子接下去。“为何让如此可爱的女儿嫁给那种男人?”

国友听了也吓一跳。米原龙也好象也大吃一惊,瞪大眼看夕里子。

“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夕里子说。“不过,当新人站在一起时,怎么看都不像是情投意合的人。”

以为米原会勃然大怒,不料他说出意外的话来。

“在你眼中是这样看他们吗?”

“是的。”夕里子坚决地答。

“哦?”米原龙也点点头,然后轻叹。“陪我慢慢走一走。”

他向夕里子和国友喊一声。正要迈步时,又突然回头对国友说:“你是——国友君?”

“是。”

“三十分钟后,可以上楼来找我吗?”

“二楼吗?”

“我在上楼梯的地方等你。可以吧。”

“好的。”

米原龙也混进人潮去了。

“怎么回事?”夕里子侧侧头。

“毫无头绪。”国友苦笑。“你的言论很大胆哪。”

“因为跟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不可饶恕!”夕里子说。“朋子很讨厌那男的呀。”

“唔,有同感。不过,看她有点兴奋,好象很幸福似的。”

“对——但是肯定不是因着那个末婚夫的关系。”

说到这里,夕里子开始挑选桌上的食物。

国友看看腕表……二十分钟后?

到底大企业的老板米原龙也,找我一介刑警有什么事?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绫子完全摸不着头脑。

最初,绫子以为自己被绑架了。冷不防被陌生男人揽腰抱走,接着一定把自己塞进车内,带到远离人烟的深山地带,然后要求赎金,这是当然的想法吧!

可是,绫子竟被带进这幢建筑物里头去了。

然后带上二楼,爬上一道像是暗梯的小楼梯,推她进一个杀风景的小房间。

“乖乖坐在这儿吧!”

男人说完就走了出去,传来门上锁的声音。

关在这么靠近的地方,算不算“绑架”呢?绫子正要在椅子上坐下时,发现椅子脏兮兮的满是尘埃,不由皱起眉头说:“这没好好打扫哇。”

这个房间似乎是没使用的空置房间。如此大的公馆,总有一两个不用的房间的。

可是,那男的是什么东西?他好象说过:“可以领到五十万赏金”什么的——无论如何,绑架一个人,不可能只要五十万。尽管我不管用,五十万赎金的话,太小看我了!

绫子径自生气,在小房间里踱来踱去。然后,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门打开,那男人满面得意地对另一个人说:“我把她关起来了!”

那人是——“噢。”她是朋子的母亲,绫子想。

只见过一次的人,绫子竟然可以分辨出来,诚然稀罕。这情形是因米原里美的服装和化妆予人印象太过强烈所致。

“噢。”米原里美看到绫子,瞪大眼说:“认错人了!”

“嗄?”男人吓一跳。“可是……她是从窗口偷偷爬出来的哦。”

“从窗口出来也好,从天花板出来也罢,搞错了就是搞错了!”里美用吃人的表情说。

然后向绫子露出有点可怕的笑容:“真对不起。这个笨蛋……他把你当成小偷了。请原谅。”

“没关系。”绫子说。“我可以回去派对了吗?”

“当然可以。”

“那么,抱歉。”绫子礼貌地说。“可以带我回去大听么?”

“哦,当然了!喂,带这位小姐回大厅去!”

“是!”

那条大汉仿如被骂的孩子般气鼓鼓的,绫子差点笑出来——可是,刚才是怎么回事?搞错是小偷?那叫做“认错人”?

绫子带着狐疑回到派对,不由松一口气。

“绫子。”米原朋子走过来。“你到哪儿去了?我在我你。”

“对不起。有点——”

“哎,有话跟你说。你来这边。”

朋子把绫子拉出大厅。

“好是好,但要送我回来哦。”绫子事先拜托。

走廊的一角宽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