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四章

作者:赤川次郎

“不做自己做不惯的事。”

说来简单。

可是,人生有时不得不做一些不惯的事,或者不擅长的事。

绫子正是如此。

米原朋子为了跟情人私奔,因而逃出自己的订婚派对的事,绫子帮上了忙。可是,每次都要夕里子或珠美帮忙才做得好的“难事”,这次她自己一个人承担了。

这真是可以称作“历史性的”、“划时代”的事件。虽不至于记载在历史教科书上,但是在绫子个人的历史上,肯定要以超特大的黑体字印刷出来。

只是到了最后的最后,终于失败了。在赶到车站时,新干线已经开动了;然而跟绫子完成的事项比较起来,那只不过是很小的瑕疵。

“真是讨厌死了。”绫子难为情地说。“我虽是大学生,却完全不行。真难以相信有人换乘地铁就可以去到东京的任何地方。我呀,一换两趟车就不行了。还有,万一搞错一次月台,别人叫我过联络甬道的话,我准不懂方向——”

“是吗?”安西京介一点也没取笑绫子的样子。“我的方向感也完全不行。同样的地方必须去三次才记得。”

“哦——”

绫子很感动。知道这世上有人跟自己一样(不,大概比自己好得多)时,那真令人感动之至。

“我想朋子一定很担心了——真对不起,我总是失败。”

“不要紧。”安西京介笑了。“你从刚才起,道歉了六次。”

“六次那么多?有吗?”

绫子屈指认真地数算起来,结果只算到四次。不由径自觉得虚空起来——“到了名古屋的话,必须打电话给朋子了,她一定担心得要死。”

说完,绫子望向窗外,喃喃地说:“干嘛跑得这么慢呢?”

新干线正全力以时速二百公里的速度跑动着。倘若听见绫子的牢騒,它一定撅起嘴巴说:“那你自己跑跑看嘛。”

当绫子说“要死”时,安西京介不由吓一跳。

可是,他再想深一层,没什么好怕的……这女孩什么也不知道。

的确,有这样的女大学生在现实中存在,几乎是难以置信。京介本身认为自己不懂世故,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比这女孩好得多。

京介起码知道,从新干线中可以打电话。然而这个佐佐本绫子竟没想到有这种事。

在抵达名古屋以前,她不会跟那叫米原朋子的取得联络。在她打电话期间,我只要找个地方消失就行了。

然后,这女孩会大吃一惊吧?……她能好好地回到东京么?

京介望一望坐在旁边位子的佐佐本绫子,接看直眨巴眼。

佐佐本绫子小嘴微张,已经呼呼入睡了。

京介迟疑看是否应该叫醒她。即使叫醒了也无话可说。

京介轻叹一声,按下座位的靠背。车辆很新的关系,靠背不是瞪地倒下,而是慢慢地滑动。

这给予京介预想不到的快感。说是奢侈也许太单纯,可是人有时就因一点小事就浸透在舒适感里。

“食堂车厢为大家预备了自助餐,敬侯光临——”

突然有广播传入耳朵。

京介再瞄了绫子一眼,站起来。

一听见广播就马上去食堂车厢的话,若是往时的京介会因难为情而绝对不干。

现在却有不拘小节的潇洒感觉,虽然任何事情都不再动摇京介的决心。

到了食堂车厢时,已有两名客人先到,京介松一口气。如果是第三位客人,只叫一杯咖啡也不会不好意思了。

本来想坐四人座位,又不愿意在拥挤时跟不相识的人同座,因此选了两人座。

女孩端水过来。

“欢迎光临。请慢用。”

悦耳的声音。那个声音跟刚才按动椅子情况一样,使京介产生同样的愉快感觉。他不太想吃,只叫了咖喱饭。

“还有咖啡。”京介说。

还有咖啡……对了,那女孩每次总是这样补充一句。

那个声音仍在京介耳中回响。虽然脱离物理法则,它的回响却一点也没失去动力,彷佛永远持续不停的感觉。

只要听的人一天不关起耳朵——绫子。

并不稀奇的名字,坐在邻位的人竟然也是“绫子”。

偶然是有趣的事。不是吗?

绫子。

京介稍微闭起眼睛。如此一来,“绫子”立刻出现在眼前“对不起,我来迟啦。”

不要紧。你每次都迟到的。

假如每次迟到都生气的话,不能跟女孩子约会了。可不是?

“今天,我找到一间外型可爱的餐厅。你一定喜欢的。”京介说。

“哗!好开心!不枉我打扮得一身漂亮而来。”绫子微笑。“跟京介君约会,真是开心。不过不要勉强哦。我在担心你是不是很辛劳。”

“一点也不。为你的缘故的话。”

“唷,很会说话哪。看来今晚又会不醉无归啦。”绫子笑得花枝招展。

那是绫子独特的笑法,十分妩媚性感,令京介心头扑扑跳。

的确不可思议,她没说什么,也没任何动作表示。可是她已明明地向京介作出表态:“今晚你可以和我过夜哦。”

这种事不常有。数一数看——跟绫子交往两年,仅有四次。他们每月见面两、三次,意味着十次有一次的概率。

不过,纵使绫子不和自己睡,京介也是幸福的。朋友之中,有些家伙以“我和无数女人睡过”而自豪,看到那种男人时。京介觉得恶心。

京介打从心底爱着绫子,尊敬她,决定将来跟她结婚。因此,纵然发展到情侣最自然的上床关系之后,他绝不认为自己达到目的。

“那去吃饭好吗?”

每次为了讨好喜欢新事物的绫子,京介都煞费苦心去策划,在哪儿碰面,到哪儿吃饭,然后去哪儿玩乐。

当然。见到她的时候,他不会露出那种态度来。而且,于谈恋爱的人来说,为了讨对方欢心而付出的辛劳不算辛劳。

是的。他知道问题所在。

绫子善变、任性、虚荣。

那女孩值得你的爱和尊敬么?你真的这样认定她么?

京介经常听见心里头有那个声音。但他塞住耳朵,假装没听见,可不是吗?

人会长大,会改变。

绫子也许有一天,会被自己的爱所感动,停止跟别的男人交往(据京介所知,她还有其它三个男伴)。然后她会知道,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哎,京介君。”

到了那家餐厅,绫子点了价钱贵得惊人的菜,另加葡萄酒,享尽佳肴美味之后说。“我有话跟你说。”

“哦?什么呢?”

绫子从来不曾用这种方式跟自己说话,京介毫无头绪地注视绫子分外亲切的笑睑。

“我要结婚了。”

绫子说这句话的瞬间,改变了京介的一生。

说是“瞬间”,其实那个冲击达到京介的最深处,需要好几分钟。那句话宛如强酸一样,侵蚀并融化了京介内心良善的、被光照亮的部分——“对象是k君哦。”

k那个男孩,京介也认识。他父亲是医生,而且是大医院的院长,花了几十万把k送进私立医科大学,整天用跑车载女孩到处玩着毕业。

光是京介所知道的,k使三个女孩大肚子,而他父亲用几百万打发了却面不改容。

k的朋友常笑着说,那种家伙也当医生,好可怕呀。

“我绝对不去他工作的医院看病。”

有人这样认真地说,其它人都默默认同——那个k和绫子结婚。京介不能相信。同时觉得这些事不可能发生。

“跟你交往,好开心,不过,归根究柢,结婚是现实的,不是吗?我这个人爱慕虚荣,奢侈爱钱。对不起,让你花了不少钱财。”

老实说,是的。这样说,也许比她故意蒙骗的好。不,都一样。

对京介而言,绫子不单只背叛了他。她还玷污了他心目中的“绫子”。京介不能原谅绫子。

“所以,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让我们愉快地分手,好吗?”

别装蒜了,他想狂喊,想推倒桌子,把碟里的酱料栽头淋在绫子的头上。

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京介相信他足够有这样的权利。

京介放下刀叉,说:“恭喜你。找个地方庆祝好吗?”

“绫子”在他眼前坐下。

“好极啦。”绫子苍白着睑说。“不知何时,我竟睡着了。”

“哦——我见你睡得很舒服,所以不忍心吵醒你。”

“醒来吓了一跳——怎么旁边是空的。我以为已经过了名古屋,你下车去了哪。”

“你担心那个?是我不好。”

“不,是我自己打瞌睡不好——我问附近的人,他们说你可能来了这里。”

佐佐本绫子用手按住胸口。“好极啦。我正不知如何是好……”

“太夸张啦。”京介笑了。“我干嘛一个人消失掉?”

“嗯,我当然明白。但是不行,我这个人,什么都往坏的方向考虑的——妹妹们经常取笑我,我自己也觉得像傻瓜。不过,人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你说是不?”

“对。”京介点点头。“完全正确。”

“太好啦,我放心了。一放下心……肚子就饿了。”

京接口前摆着咖喱和咖啡。

“呃……我也要咖喱和咖啡。”绫子说。

“是。”女侍应拿起桌上的发票问:“写在一起可以吗?”

“好的。”京介说。同时绫子说:“不,请分开来。”

“怎样写才是?”女侍应困惑地说。

“分开。”绫子以坚决的语调说。

“好的。”女侍应走开了。

“那一点我可以……”京介说到一半。

“不,不能那样。”绫子摇摇头。“假如你是我的情人,你请客无所谓,但你应该请的对象是朋子。”

“你相当顽固哪。”

“也不是的。我只是觉得,不该做的事就不能做罢了。”

京介彷佛看到来自外星球的生物般盯着绫子看。

“呃……”绫子说。

“嗄?”

“何不先用?饭都凉啦。”

“啊——我并不怎么饿。你先怎么样?”

“不,这是给你的加喱饭嘛。”绫子毕竟很顽固地说。

京介开始先吃了。

绫子。同样是“绫子”,怎会如此不同?很讽刺,京介想。

然后开始思考,这女孩跑到自己身边来,也许不是普通的偶然——“呜呼!”

国友筋疲力竭的样子,穿过没人在的派对会场走来。

“国友——”夕里子不安地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问了客人们,谁也没见到像是绫子或珠美的女孩离开这里。”

“怎么搞的。”夕里子抱头苦恼。“她们两个跑到哪儿去了嘛。”

“的确奇妙。”国友摇摇头。“一方面是杀人事件,一方面是两个女孩失踪。会有这种事吗?”

“难道事情有什么连系不成?”夕里子说。“姐姐和珠美在现场目击到凶手杀人,被凶手掳走之类——”

国友露出为难的表情。

“确实不能说没有那个可能性,不过不能肯定是这样。你要坚强。一定没事的。”

“对呀。”夕里子终于挤出笑脸。“她们两个不会遇害的。”

“就是嘛,那么好的女孩们,不可能遇害的。”国友有力地说。

当然,国友和夕里子都晓得,理论与实际是两回事。只是借着说话令彼此振奋而已。

“那我先送你回家好了。”国友说。“说不定她们先回去睡觉也有可能。”

夕里子想打电话回去看看,想想又没那个可能。

“谢谢。”夕里子点点头。“但你不是忙吗?我一个人可以回去。”

“不,不要紧。我也得回去一下。这身装扮对查案不方便。”

国友低头望望自己的燕尾服打扮。

“说的也是。”

夕里子终于微笑了。

“受害者叫前日美由纪,米原朋子的大学朋友。”

国友边开车边说。

“她出席派对的事是可以了解的。可是为何她穿着朋子的晚装呢?”

“那就不晓得了。从晚装皱褶的情形来看,前日美由纪似乎一直背向房门而睡。假设凶手从后面袭击,用绳子勒住她脖子的话……”

“即是说,凶手看不见前田美由纪的睑了。”

“杀她之后,当然察觉了。”国友点头。

夕里子一直沉思。

“基本上,凶手的狙击目标不是前田美由纪,而是米原朋子,这个想法比较对吧。”

“可是,米原朋子行踪不明这点也令人在意。”

“对——为何前田美由纪穿着她的衣服呢?看来内情有点复杂。”

夕里子做梦也想不到,内情“真正”复杂到什么地步。

“对了。”国友想起来。“一名派对的男客,曾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