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五章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不行啊——”绫子在口中嘟嘟嚷嚷着。

“迟到啦——快起身——”

然后睁开眼睛,有点看不惯的房间映入眼帘。

咦?这是什么地方?

好象是酒店,绫子起码知道。可是,怎么看也说不上是高级酒店,房间也不大。

大致上是双人房,床有两张,另一张有人睡过的迹象。

谁呢?绫子赫然清醒过来。

“对啦!”

终于想起来了。

昨晚累得很,于是搭出租车来到这间酒店。跟什么人一起——是谁呢?肯定不是跟马或狗。

“嗨,你醒啦。”

浴室的门打开,出来的是……安西京介。

“啊,你好。”

绫子慌忙把毡子拉到肩膀上。

“你睡得很好,我不忍心吵醒你。”京介微笑。“你真的睡得很舒服的样子。”

绫子有点脸红。

“妹妹们常取笑我,说我是幼儿式睡眠。”

“没有的事。能够熟睡是令人羡慕的事,最好不过了。”

京介已经穿戴整齐。

“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吧,中午。”

“中午!”绫子瞠目。“糟了!怎办?”

“有什么要事吗?”

“不——没有。”

“那就慢慢来好了嘛。”

“可是不能这样——”绫子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距离名古屋市区二十分钟车程的酒店。市区内的酒店全爆满了。”

“是吗?……噢,必须打电话给朋子才行。”

“不,不用了。”

“为什么?”

“我刚才打过了。她向你问好。”

“是吗?”绫子松一口气。“我想她一定为我的失策而生气了——”

“你不是尽了最大努力去做了吗?”

“嗯,我每次都尽了最大努力的。可是一做起来总是失败。”绫子耸耸肩。“但我不介意,人的能力有个限度嘛。”

“你说得对。勉强不来的。”京介点点头。“你是不是饿了?”

“一点也不。”绫子回答之后,想了一下,又改变主意。“其实很饿了。”

“那就到餐厅吃点东西吧。”京介笑了。“我在下面等你,你慢慢准备。啊,你穿晚装可能不方便,我随便买了件容易活动的便服给你。就摆在那边。”

“谢谢。”

“下面餐厅见。”

说完,京介走出房间去了。

呜呼——我这人真迷糊啊。跟朋子的私奔对象一同住酒店,还呼呼大睡到中午绫子几乎因自己的散懒态度而受“感动”。

不如冲个花洒浴清爽一下好了。

“对了。”

绫子想打个电话回家。昨晚打过了,但没说得太详细,即使今天回去可能也搞得很晚了。夕里子一定很担心,回去的话准挨她的骂:“干嘛一个电话也不打回来?”

那孩子稍微温柔一点就好了——总之,找电话,电话。绫子拿起床边的电话,拨回豕……幸好记得冢里的电话号码。

“在不在?”她喃语着。等了一会,传来嘟嘟嘟的传呼音。

“快来接呀……在干什么?”

她把自己平时的悠闲束之高阁,径自埋怨着时,突然想到了。

长途电话不是免费的。酒店费当然是安西京介付了,这么一来,电话费也等于叫他付。

不行!朋子准备跟他私奔,不能随便浪费钱财。

绫子放下电话筒。她不可能知道同一个时候,珠美刚好在对面拿起电话筒来。

“算了。待会用公众电话打好了。”

作出决定后,绫子打着大呵欠走进浴室。

“准新娘悲剧死亡”……新闻标题映入京介眼底。

这就是那个绫子?

他禁不住差点失笑。到底是几时的照片?刚刚念高中的时候吗?

发型不同,那种水性杨花的媚态一点也没浮现出来。

“警方正在寻找她结婚前交往过的男友们协助调查——”

男友们?真正爱她的只有我而已。谁也不了解这件事情啊。

新闻报导上,把她写成悲剧的女主角。假如揭开真相的话,他们就知道我才是悲剧的主人翁。

可是,京介不求任何人的谅解。谁也不了解的,这就是人生。

“点什么?”女侍应来了。

“我要咖啡和三丈冶。还有一个人会来。”

“好的。”

女侍应再端一杯水过来,放下后,走到餐厅靠里边的地方扭开电视机。

新闻时间。

咖啡先来,京介一面看电视,一面慢慢喝着不太好喝的咖啡。

“久候啦。”绫子来了,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这个是活生生的“绫子”。

“我吃什么好呢?”

在看菜牌时,女时应走过来。

“我要咖喱饭。”

“是。”女侍应记在发票上。“太太,喝什么?”她问。

緀子吓了一跳。

“呃……咖啡。”

女侍应走开时,绫子笑着说:“被人叫“太太”,一时之间不知她叫谁哪。”

绫子,你是我的“太太”,永远的。谁也不能得到你——。

“几点钟回东京?”绫子问。

“嗯——徦如方便的话……”

“嗄?”

“不,朋子说她对你不起,叫我带你在这一带游览一下才回去。”

“怎么可以!不能做那种事的。而且如果我不回去,妹妹们会担心的。”

“是吗?”

“嗯。朋子也一定希望尽快见到你才是。”绫子说。

咖啡来了。

“我两种都要。”绫子说。

是的,以前你也是这样,每次都要加糖和奶精。

绫子边喝咖啡边回头看电视。

“……警方认为是那些男友们因恨绫子小姐决定结婚的事而杀害她。”广播员的声音传进耳朵。

“哎呀,她也叫绫子。”绫子皱眉头。“竟然被杀了,好不幸。”

“是呀。”

绫子的眼睛从电视移开时,画面上出现京介的睑。

“我妹妹最喜欢这种案件了。她的情人是刑警嘛。很好很温和的人——我妹妹时常插手案件,做危险的事。”

广播员在说出京介的名字和特征期间,绫子在说话,所以完全没听见。

“……正在全国指名通缉中。”

绫子再一次转向电视的同时,京介的照中消失了,转为下一个新闻话题。

京介松一口气。

“为什么要杀人呢?”绫子摇摇头说。

“这个嘛……不能一口断定杀人的那方是壤的。当中也有非杀不可的家伙。”京介说。“你不认为吗?”

突然,绫子气忿不平地盯着京介。

“不。”绫子有力地说。“那是杀人者的蛮理。没有人是杀了也无妨的。当然其中有非常过分的人,我也有气得想杀的人……不过,我不相信我自己如此公平。”

“公平?”

“可不是?谁也不能说,在别人眼中,自己不是讨厌的家伙呀。”

“呃——的确是的。”

“谁也没有权利叫别人死,你觉得是不是?”

京介有点儿被她征服的感觉——“对不起。不知不觉生气了。”绫子有点难为情地说。“我总是这样,别人说我像小孩子似的。”

“不,你说得对。”京介说。“我……”

“久候啦。”

女侍应把咖喱饭摆在绫子面前。

“噢,我的先来啦。”

“没关系。你先吃。”

“对不起,那我不客气了。”

绫子开始吃东西,然后……女侍应忽然在桌旁站了一阵。

京介感觉到女侍应的视线。她肯定是在看自己。

女侍应回去了。是否察觉到刚才在电视上看到京介的睑?她装着在看别的地方。

然后向柜台深处喊一声“我出去一下”,从餐厅走了出去。

京介用力把纸巾捏碎。

绫子肚子饿了,一下子就把咖喱饭吃了一半。

“对不起。”京介说。“我们必须走了。”

“嗄?”绫子吃一惊。“可是你的三文治……”

“没关系。赶时间。”京介催促绫子。“走吧。”

绫子莫名其妙地跟着回到房间。

“安西先生,怎么啦?”

“其实——”京介关上房门。“我有件事瞒着你。”

“怎么说?”

“我被警察追踪着。”

绫子吓得直眨巴眼。

“是不是超速驾驶了?”

“不是的。我……为了这次的私奔,到处筹钱,筹不够。但我不想让朋子失望。一念之差,我把工作地方的钱偷走了。”

“啊。”

“刚才女侍应看看我就不见了,一定是去报警了。在我见到朋子之前,总不能被警察捉去。承蒙你关照,我很感激……那我马上就要逃跑了。”

这是京介的赌注……绫子会怎样做呢?

当然,仔细一想就知道,偷走工作地方的钱这点小事,不可能连名古屋的酒店女侍应也认得他的脸,不过绫子大概不察觉吧。

“不行。”绫子说。“我答应过朋子,一定要带你回去见她的,这个诺言必须实现才行。”

“但是……”

“我也一起走。”

绫子急急准备——没什么好准备的。

“你真的肯跟我一起逃?”

“嗯。”绫子点点头。

“那就走吧。”

的确十分危急。

两人从太平门出去外面。正当快步走在马路上时,远远传来巡逻车的警笛声。

“幸好来得及。”京介说。

“待会去哪儿?”

“唔。”京介说。“暂时躲在山中好了。”

山中?

确实有“躲起来”的感觉,可是——有电话吗?绫子担心起来。

京介截住出租车。

“跟朋子联络一下的好……”他让绫子先上车。

“我晓得。先找到藏之所才叫她来。首先必须先离开这里。”

“是的。”绫子一副谅解的样子。

京介想,这样子就可以永远跟这女孩在一起了。直到最后的一刻“我回来啦。”夕里子在门外喊。

“你回来啦。”珠美跑出来。“刚才电话在响,我一拿起来又收线了——这个人怎么啦?”

珠美瞪大眼睛是当然的事,因为夕里子和国友两人一头一脚地合力抱着一个男人进来。

“他叫风野……客厅的沙发没问题吧。”

“等一下。我收拾一下杂志。”

珠美率先冲向客厅去。

“真是的。”好不容易把风野拋在沙发上,夕里子气喘不休。“怎会有人晕倒这么久不醒的?”

“不是死了吧?”珠美说。“何不搔一搔他的脚底?”

“别胡来。对了,你说电话……”

“收线了嘛。我在上厕所。”

“会不会是姐姐?”

“不晓得,我又不是千里眼。”

“你好冷酷。”

“这叫现实……瞧!”

珠美果真在风野的脚底搔起痒来。

“哗!”风野坐起来,东张西望。“这里是哪儿?”

“终于醒觉啦。还是在装睡?”国友说。

“唉——刑警先生。”风野叹息。“这是什么地方?相当破旧的公寓——”

“好无礼。”夕里子瞪眼。“这也是高级公寓哦。”

“啊,失敬。我是说,如果跟米原宅相比的话。”风野分辨一番。

“你一听到牧田弦一的事就晕倒了。你没忘记吧。”

风野稍微垂下眼帘说:“嗯——吓一大跳。因为太意外了。”

“光是意外也不至于晕倒呀。你知道牧田弦一的事吧。”

风野似乎坐立不安,两手相握。

“太太对这件事……”

“你指米原里美女士?见你晕过去,她很吃惊哦。其后我们把你扛出来,就不懂她如何了。”

“是吗?”风野点点头。

“风野先生,你不是米原先生的秘书么?为何不去公司?”夕里子问。

风野有点难为情地看这夕里子,说:“呃——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

“我也为太太办事。社长的事当然不必说。”

“那不是忙不过来吗?”

“当然啦。不过……太太要办的事是有薪金的。”

夕里子终于领会过来。

“那縻,你是太太的男朋友……”

“差不多。叫做玩伴吧。”

“呵。”珠美听见了。“玩什么?计算机游戏机?扔小布袋?”

“珠美!……哎,风野先生,你和牧田弦一是何种关系?”

“情侣?”珠美插嘴。

“我是……”风野稍微犹豫之后说:“牧田弦一的哥哥。”

“嗄?”夕里子和国友大感意外。唯有珠美嘟起嘴巴。

“怎么,那多无聊。我以为是更意外的关系哪。”

“为何不同姓?”国友说。

“我从小做人养子。”风野说。“我和弦一很少见面。可是——这次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