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六章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带着畏缩的心情,走进那幢金属块似的超现代大厦中。

入口的接待处堂而皇之,并排而坐的三名女接待员,看上去就如法官一样。

应该找哪一个呢?夕里子迟疑着。这里不同市场的收银柜台,不是谁快就找谁的问题。

随便走向中间那个好了。

“对不起。”夕里子说。“我想见见米原先生。”

“哪位米原?”女接待员问。

“呃……社长先生。”

对方露出狐疑的表情。

“约好了吗?”

“不,没约好。”

“那么,请回去。社长很忙。”

“我知道……”

“或者可为你通传其它部门的负责人,叫“投诉组”组长好吗?”

“我没有投诉。总之请你帮我问一下,我可不可以见见他。”

“很抱歉——”

看样子怎么也不肯接待自己的了。夕里子根本没想过要放弃而回去。

“那我直接去。社长室在哪儿?”

“这……”

“我去那边问。”夕里子迅速走向电梯方向。

“喂……请等一等。”女接待员追上来。

夕里子看到电梯恰好开着,于是飞奔过去。

“请等等。”女接待员也不示弱地跑着。

像在玩“官兵捉贼”似的,在大堂的人们全都哑然无声。

电梯门关上那一剎那,夕里子冲进里面去了。

“行啦。”她喘气。

社长室在哪儿?看看电梯内的指引固,“社长室、董事室”在五楼。

按了“5”字,叹一口气。呆呆地等,不合夕里子的个性。

而且,珠美也险些遇险了。

夕里子想见米原龙也,问他那天只说到半途的事。难以告诉国友的事,换作是夕里子可能会说出来也不定。

到了五楼,门开了。夕里子走出电梯……眼前站看一个喘气连连,涨红着脸的女人……刚才的女接待员!

夕里子吓一跳。难道她是跑步上五楼的?

“擅自闯入是不对的!”女接待员瞪着夕里子。“总之,等我——转达吧!”

“知道!”

夕里子被她征服了,乖乖地点头。

“你留在这里!”

女接待员说着走开了。她是以电梯的同样速度奔上五楼的。

不知何故,女接待员脚步有点打结似的东歪西倒。夕里子担心起来,喊说“你……不要紧吧?”

“不必操心!”气势凌人地。“懂吗?一步也不准动!”

“是!”

夕里子很气,人家是关心你才说的。

这时,恰好风野迎面走来。

“风野先生,社长……”女接待员说。

“社长?刚刚出去了。一小时左右回来。……啊,你好。”

风野向夕里子致意一番。

在公司里。风野予人能干商人的印象。

“风野先生——你认识这女孩?”

“嗯。找社长有事?那么,请到那边等一等好吗?”

“是——喂,你听见了吗?所以——”

夕里子哑然望住女接待员当场大字型栽倒在原地——“我是择善而固执。”冈雪子一下子吃清了冰淇淋。“这是性格。”

“我懂。”夕里子微笑。“我跟你也很相似。”

“哦?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

冈雪子说着笑起来。

冈雪子就是那个“女接待员”。夕里子觉得对不起她,于是带她到地库的茶室,请她吃甜品。

“米原社长的派对命案,我知道。”冈雪子说。“公司内的人正在谈论那件事。

你跟案件是否有所关连?”

“呃——我不是凶手,不过关连不小。”夕里子说。

“真有趣。我地想卷入杀人事件玩玩哪。”

名叫冈雪子的女接待员,年约二十七、八岁,跟夕里子一样喜欢冒险。……十年以后的我,也变成这样吗?夕里子想。

“不怎么好玩哦。”夕里子说。“我要咖啡。你如何?”

“那就不客气了。”冈雪子也叫了咖啡。“被杀的人是社长女儿的同学,是不是?”

“嗯。大概搞错是米原小姐吧。”

“听说小姐失踪了?会不会她就是凶手?”

“怎会呢?”夕里子笑了。“不过,米原先生好象蛮独特的。”

“社长吗?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作风烛特自是不在话下。不过……”雪子压低声音。“公司内部正在谣传,很快又会有事发生的了。”

夕里子坐直身子。这种“谣传”事件,可能会出人意表地变成事实。

“怎样的传言?如果方便的话,请告诉我。我绝不说出去的。”

“唔——你和社长是怎样的朋友p。”

“也称不上是朋友——我和他私底下没有来往过。”

雪子目不转睛地注视夕里子片刻,然后露出恍然的表情。

“对的,你不是社长喜欢的类型。”

“嗄?”

“那个社长呀,出手很快的,信不信?当然,你还不到那个年龄,你不明白并不奇怪。在我之前的接待员呀,回家的路上受社长诱请,就这样直赴海边的别墅去了。当了他半年的玩伴,得到一大笔钱,回乡享福去啦。”

“呵——”

夕里子想起米原跟在派对上初识的女孩上床的事。看样子他做得出这种事来。

“就有不少这种“钓水鱼”的女孩在。真不要脸!她们在想什縻啊。”雪子气忿地说。“假如他对我有表示的话,我会说“我对老人家没兴趣”的。我恨坦白的。可是……”她叹息。“一直都没有对我表示什么。”

夕里子不由笑起来。的确,冈雪子算长得可爱,但称不上是美人儿。

“米原社长有些什么秘密不成?”

“当然啰。他能爬到今天这个地位,如果不是有相当手段的话,不可能成功的。”

“是否因此结下什么仇怨之类——”

“当然恨他的人不少。他应该是击败无数竞争对手才有今天的。”

“公司内有敌人吗?”

“在心中憎恨他的人不少吧。不过,假如社长看不顺眼的人都不能留在这里就是了。”雪子说。“你见社长,是否想问些什么?”

“嗯——关于他和他太太之间的事。”夕里子含糊地说。

“啊,那个令人讨厌的继室呀。他女儿倒是很可爱,人又纯朴。”

“不过她跟人私奔了。”

“私奔?哇,这是大新闻喎!”雪子瞪圆了眼。

告诉她到这个地步,假如她不相对地透露什么消息就不公平了,夕里子想。

“请保密哦。”夕里子提醒一句。

“当然啦!绝对不说。”

这句话的背后,省略了“除了几个人以外”的脚注。

“米原先生是否牵连什么丑闻之类?”夕里子问。

“这个——他是个谨慎的人。总之,除了女色之外,其它方面,算是德高望重的企业家了。”雪子说。

“是吗?”

夕里子想知道更详细一点有关米原说他被里美威胁的事。她想。说不定雪子知道什么——“对不起。”有声音说。

风野在窥望店内。

“社长回来了。他说若是十分钟的话就可以见你。”

“我马上去。”

夕里子站起来,拿起发票去柜台。

“多谢款待啦。”雪子在后面喊。

夕里子匆匆走了出去。雪子对风野说:“很豪爽的女孩。你觉不觉得?”

“同感。人又可爱。”

“唷,你从没对我说过这种话哦。”雪子说。

“你也很出众呀。”风野故意夸张地说。“出众的女孩,可以帮我到仓库找文件么?”

雪子笑了。

“好是好,一次午餐。”

“ok。不过不能超过一千圆。”

“孤寒。”

两人打情骂俏着走出地库的茶室。

“是你呀……怎样?案件方面。”

米原龙也坐在宽阔的“社长椅子”上等着。

“国友先生不眠不休地奔跑着。”夕里子宣传一番。“因他是个非常认真的人。”

“朋子不知人在何处——你一定觉得不可思议吧。女儿失了踪,而我还是照常工作。”

“有点儿。”夕里子率直地说。

“工作时比较不难过啊。我也很担心的。”米原说。“可是生意总不能不做。这间公司就是我的孩子呀。”

夕里子认为,这句话是米原的真心话。

“朋子小姐准备私奔的事,你事先知不知道?”夕里子问。

“嗯。里美查出来的。那婆娘对这种事的嗅觉很灵。”

“你毕竟反对啰。”

“我跟世间的父亲一样,希望女儿有幸福的婚姻。”米原说。“不过,朋子的情形比较特别,对方不仅是朋子的丈夫,而且是个可以坐上这个大椅子的男人。”

米原的大手紧紧捉住大椅子的椅柄。

“坐这张椅子的人自然要有条件。光是对朋子好的男人不行。你明白吗?”

“我明白。”夕里子点头。

“里美推荐了牧田弦一——他终究不是可以坐这张椅子的人。”

“那么为何……”

“里美要做的事,我先让她去做。何况,我要摧毁是极其简单的事。”米原用轻松的语调说。“在我摧毁之前,那人不是死了么?”

“被杀的。”

“呜呼哀哉……他说他是医生的儿子,好象是假冒的。幸好朋子没嫁他。”米原摇头。“好了——抱歉,下一个工作在等我。”

“我想请教一件事。”夕里子“什么呢?”

“关于里美女士威胁你的事。那天谈到一半就发生命案……”

“啊,是呀。”

“可以更详细地让我知道吗?”

“现在不行。”米原摇摇头。

“为什么?”

“还不是可以说的时候——风野那厮在干什么?”

米原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噢。”风野看看腕表。“我得上去了。”

“全部找到了?”冈雪子问。

“不,还有三份——”

风野用手背揩去额头的汗水。

由于他的手被灰麈弄脏了,整张睑都变了黑色。

“怎么办?”雪子的声音在仓库里回响。

这里是大厦的地库第三层。地库第二层是停车场,下面是收藏旧文件的仓库。

仓库相当宽敞,天花板很高,完全不会有压迫感。

现在仓库中只有风野和雪子两人。这是个一个人时有点令人胆怯的地方。

“我暂时找齐了必要的东西了。”风野确认一下手上的文件。“我先上去,其余的到晚上再回来找好了。”

“是吗?”雪子说。

“谢谢你的帮忙。”

“不客气。”

“手是不是全黑了。”

“习惯了啦。”雪子笑。“哎,风野先生。”

“什么?”

“吻我一下好吗?”

“嗄?”风野瞪圆了眼。

“怎么吓成那个样子,好失礼哦。”雪子瞪他一眼。

“不——可是,在这种情况底下的话,——我必须好好地想一想……”

“你在说什么嘛。接吻罢了,又不是叫你结婚,或者生孩子。”

“说的也是。”

“不要就拉倒。”

“不是不要。真的。我……真的……”

风野假咳一声,两手继续抱着文件,往前弯腰去吻雪子。

“好笨的吻法。”

“抱歉。”

“算了。那么,其余的让我替你找。”

“你替我找?那——不好意思。”

风野噗哧一笑。“这张便条下面约三份,那就拜托啦。”

“刚才的吻,午餐两次。”雪子笑了。“快走吧。社长在怒吼啦。”

“知道啦。别忘了午餐哦。”

“嗯。”雪子从风野处接过便条纸。

这时,仓库门口传来开门声。他们两个站在并排如林的架柜之间,看不见门。

“好象有人来了。好奇怪。”

“那就拜托啦。”风野快步走出架柜间。

雪子舒一口气,舐了一下吻后的chún。chún上还有刚才吃冰淇淋的味道。

“这份——在四年前的档案夹中哪。”

雪子自言自语这,走过去找架子——叭哒一声,什么东西掉落地面的声响。雪子转移注意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可是不再听见任何声音。

“风野先生……你没事吧?”

她喊,但没回音。

然后又传来开门声。好象走出去了。

雪子耸耸肩,逐一寻找风野写在便条纸上的文件。要找出来很简单,拿出来才麻烦。

由于架子高,不用梯子就够不到。幸好三份都放在只要踮起脚跟就能拿到的地方“这样可以啦……”

雪子也不想逗留在这满是麈埃的地方。她穿过架柜走过去。

来到可以看到门的地方时,雪子大吃一惊。

地上文件散落满地。那是刚才风野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