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七章

作者:赤川次郎

终于上轨道了!

太阳下了山,山道暗了下来。安西京介的步伐轻盈不少,开始顺利地走上山。

已经没事了。刚才突然爬山的关系,所以引起贫血,身体逐渐适应之后,全身发热,开始配合节奏了。

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能抵达目标中的地点了。

死亡的地点。人生的落幕,舞台中的gāo cháo。

美丽的结束……也许老气横秋,却是现在京介的心灵写照。

京介停下来,叹一口气。

“还有一点路。天黑之前,加油上吧!”

边说边回头……他困惑了。

不见绫子的身影。刚才还落在五、六米之后跟着来的。

怎么啦?等她一下好了。

可是,绫子一直没出现。

他有点迟疑,然后决定回去看看。应该相隔不远的。下去时,膝盖很痛。若不留意足下的话,可能踏空而滚跌下去。

绫子意外地落后很多。

“怎么啦?”京介向坐在路边岩石上的绫子喊。“马上就到了,这回是你贫血不成?”

緀子没反应。看来情形不太好。

“怎么样?”京介弯身下去问。

“对不起——请你先走。”绫子说。

“那可不行。哪儿痛?”

“有点——发冷。”绫子浑身发抖。

京介伸手摸摸绫子的额头,大吃一惊。好厉害的热度!

“你——发烧啊!”

刚才绫子掉进河里,全身湿透了。京介自己恢复元气,完全忘了那件事。

“你感冒了。对不起,我把你拉来的。”

“不,是我凭自己的意志来的。不关你的事——”绫子说。

对于绫子的顽固,京介不由发笑。

“站起来……捉住我的肩膀,可以走吗?”

“可是——我没气力。”绫子摇摇头。“请留下我别管我好了。”

“我不能那样做啊。”

“小屋——离这里很远吗?”

被绫子一问,京介悚然一震。

我在撒谎。但是,不能说出来——

“对不起。记忆中是马上就到的——”

“看来你不只是方向盲罢了。”绫子说。

“是吗?”

对于发高烧还在拼命说笑话的绫子,京介被她的心意感动了。

我有权利让这女孩死么?确实,“女人”

背叛了我。我以为“女人”没有一丝诚意可是,这女孩呢?这个“绫子”和那个“绫子”一样吗?

“天黑啦。”京介说。“路看不见就危险了。我来扶你,再走一会吧。这里路窄,很危险。”

“是——”

绫子勉强地踏步往前。

“对——小心石头。”

他们慢慢往上走,黑暗彷佛每隔一秒就蔓延过来的样子。

天似乎黑得太快了,京介想。不可能——“我好羡慕朋子——”绫子说。

“嗄?”

有一瞬间的困惑。因为一时想不起朋子是谁。

“干嘛羡慕她?”

“因为……安西先生人好。”

“我吗?”京介苦笑。“我是犯罪者哦。”

“可是你不会恨人呀——你只恨自己。这样的人是好人。”

绫子的话是在半睡眠状态说的,听起来像在说梦话。然而,这句话比任何大声喊出来的话更能震动京介的心。

不恨别人,只恨自己?不是的!我……淅沥。有什么轻轻打在肩上,京介皱起眉头……哪是什么?

淅沥、淅沥。头上、手臂上有小小的被拍打的触感。京介的睑色猝变。

是雨!

雨势立刻加速倾倒下来。

“到这边!”

京介拼命抱起绫子,躲到山边的悬崖下面去。

有个小小的凹陷处,只能低头走进去。两人进是进去了,脚部却怎么也避不了被雨打。

“振作些。”京介说。“雨马上就停的。然后,我会背你上去。”

“我——很重的。”绫子说。“安西先生——你一个人走吧。”

“我不能那样做。”京介说。“加油啊。雨停了的话……我们下去。”

“下去?”

“你必须去医院!万一肺炎怎办?”

“可是……你会被捉呀。”

“不会的——他们捉不到我的。”京介说。

传来轰隆声。京介不寒而栗。停雨吧!

风刮起。雨从横处往两人的身上直打。

“下雨啦。”

夕里子下了出租车,缩起脖子。

出门时并没下雨,虽然雨不大,但若淋湿了身,加上夜寒,会感冒的。

夕里子竖起衣领,奔上前去。

“夕里子小姐!”

叫声使她停下脚步。

小型车子的窗口打开,冈雪子探出脸来。

“上来﹒快。”

“对不起。”

夕里子上了前座,舒一口气。

“我也是刚刚到。哎,喝不喝咖啡?”

雪子拿出一个壶来。

“领受了。”夕里子微笑。“想得真周到哇。”

“如果连即贪杯面也带来就好了。”雪子笑说。

“这是你的车?”

“朋友的。小而不显眼嘛。”

“很可爱的车。”

“我呀,很少开车的。希望不会发生追车事件。”雪子严肃地说。

“在这里干什么?”

“在这里可以看见走进那幢大厦的人。距离这么远,对方不会发觉的。”

原来如此,夕里子大表钦佩。

十一点半了。“夜半会议”在十二点开始,参加会议的人应该快到才是。

两手拿着装了热咖啡的塑料杯,一口一口地喝。

夕里子多少有点亏咎。

虽然告诉了珠美,却是瞒着国友来的。

事后被他知道的话,一定气说自己又鲁莽行事了。

“车子来啦。”雪子说。

白色的平治,看不见车内。

“那是专务董事的车。”雪子说。“我做接待的,记得每一部车。”

车子开进停车场。

“专务是个急性的人。”

十分钟后,这次来了一部出租车。下车的男人快步绕到大度后面去了。

“利用出租车的是营业经理。”雪子说。“他的口头禅是专家。什縻事都说“交给专家办”。车也是。所以他坐出租车或包车来。”

接着又有车来,开进停车场。

“今晚好象来了不少人。”雪子说。“很热闹哦。”

十二点以前,大约近十名高级职员走进大厦之中去了。

“若是只有公司的大人物聚集的话……”夕里子说。“白天举行不是好了?”

“所以说明,他们一定在谈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呀。”雪子说。“十二点了。”

马路对面有车灯在闪光。

“来啦……米原社长哦。”

一部特大型的车,静静地接近,往大厦停车场开进去。

“最高一层哦。”雪子抬眼望大厦说。

原本完全熄了的灯的大厦,只有最高那一层亮着灯。

“待会怎办?”夕里子问。

“进去大厦里面呀。”

雪子下丁车,往前走。夕里子慌忙追上去。

“可以进去吗?”

“我是这儿的接待员哦。有许多办法的。当然,警卫今晚不会来了。要进去很简单。”

两人绕去有“便门”发光字样的入口处。

“低下头。”雪于说。

“嗄?”

“闭路电视拍摄到那个门,必须不被拍摄到才进得去。”

“怎样做?”

“我想低下头匍匐的姿态就能进去的……走吧。”

夕里子由衷钦服,竟然有人比自己更喜欢这种玩意。她在雪子后面跟着。

“我迅速开门,你滚进去吧!”雪子低声说。

夕里子摆好架势,门一细细打开时,就从那里闪身溜进去。

“到相机下面去!快!”

雪子也进来了,反手关门。

夕里子冲到闭路电视下面的死角。雪子也跟着过来。

“啊——我没法子像你的动作那么快。毕竟你年轻啊。”

雪子在喘气。

“没被发现?”

“大概没问题。假如看到了,就会有人下来看啦。”

“待会呢?”

“爬楼上最高一层。”

“爬楼梯?”

“没有别的办法呀。有搬行李的电梯,可是声音很吵,他们会发现的。”

“好吧。”

夕里子不太开心,但还是决定走太平梯。

为了不发出脚步声,两人都穿了胶底鞋。她们一层一层地上楼去……咯咯咯,叫起鞋声。

“有人来啦。”雪子低声说。

“从上面下来的哦。”

“从那道门出去吧。”

雪子悄声打开就近的门,闪身进去。

半夜的办公室是微暗的,常夜灯亮着,模糊地照出周围情况,但在眼睛适应以前,什么也看不见。

脚步声从门的另一边下去了。不是一个人,是市值。

“说不定去下面的入口监视了。”雪子说。

“等多一会再上楼……”

“也好。”雪子点点头。

夕里子环视微暗的办公室。

不知姐姐在什么地方?夕里子突然想。

这样不行!

京介决定做点什么。假如这样子继续被雨打的话,肯定冻死掉。

雨已经激烈地连续下了几小时。风也一直没停过。

京介用自己的身体庇护着绫子,但在狂风暴雨的面前,什么帮助也没有。

已经完全入夜,路也完全看不见了。应该怎样才能好好步行下山?

“风转弱了些啦。”京介说出欠缺真实感的话。“趁现在下山去。不然两个都没命了。”

绫子没作答。

“喂……你没事吧?喂!”

绫子完全失去了意识。身体冻僵了,而且脸部滚烫。

京介焦急了。死不是目前的目的,现在必须把绫子带去看医生。

京介下定决心。既然无法继续待在这儿,只好冒着危险走进风雨中。

也许是心理作用,风好象转弱了。

“走吧……我背你。”

他喊了。但不晓得绫子有没有听见——京介好不容易背起绫子,踏步走入雨中。

下山的方向模模糊糊的分辨得到。可是,路在哪儿转弯,哪儿变窄,哪儿连接,在黑暗的风雨中,就等于蒙住眼睛一样。

膝头碰到岩石突起的地方,脚因路滑而踉跄。京介被雨打得冻僵了,可是他知道自己在冒汗。

“加油哦……还有一点点路。”

一点点路?下山只是一点点路吗?不过,起码是在逐渐往前就是了。

畜牲!为何跑到这山上面来?

京介在咒诅自己。要死?不,现在要活下去了?总之,跟这女孩下山去,找一个石屋顶的地方再说。

假如今晚做不到这点的话,两个都可能被雨夺走体温而死掉。

一步又一步地踏步下山。

京介已经忘了死的心志。现在要做的是如何设法活下去——突然,雨停了。

怎么啦?京介抬起脸来。

乌云散了,蓝白色的月亮从云层之间露出脸来。四周染上白光。

“看哪!雨停了!月亮出来啦!”京介禁不住大喊。“已经没事了!一下子就可以到山下了!”

绫子大概什么也不硗得吧,可是京介干劲十足。

“来,马上就到……”

突然脚步不稳。大雨把路面弄得湿漉漉的。

一下踉跄……正觉危险的当儿,京介的身体腾空,当然绫子的身体被拋空了。

绫子……京介喊。

你不要死啊!

玄关的铃声使珠美突然醒来。

她在沙发上昏昏慾睡的打盹。

“来啦。”

搞不好是绫子姐姐回来了——打开门时,朋子手拿白盒子站在那里。

“噢,珠美,夕里子呢?”

“她出去了。朋子姐……”

“我一个人。可以吗?我想和你一起吃点心。”

“我不拒绝。”珠美说。“要不要泡红茶?”

“拜托了。这是蛋糕哦。”

“谢谢。”珠美马上去厨房煮开水。“谁买的?”

“和人。看来很好吃吧!”

朋子打开盒子。

“真的……我要这个。”

“那我要这个。也有绫子和夕里子的分哦。”

“真细心……假如她们不吃的话,我来继承。”珠美说。

水滚后,珠美泡了达姬林红茶。稀罕的事。

“请。”

“谢谢……夕里子到哪儿去了?”

“她说是商业秘密。”珠美笑了。“免费的侦探。若是我,一定好好开出帐单。”

说完,她喝一口红茶,把一块蛋糕分到小碟上。

呼一声,抽气扇发出轻微的声响开始转动,同时传来咯咯的鞋声。

“以上是我对收支平衡表的看法。”男声清晰地传来。

“哎。”低语的是冈雪子。“是不是听得很清楚?”

夕里子点点头。

“相对的,我们的声音对方也听得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