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八章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各位。今天就到此为止。”米原说。

传来咯哒咯哒的椅子声。

“社长,希望小姐早日回来就好了。”

传来专务董事的声音。

“大家都走啦。”夕里子低声说。

“等多一会才出去好了。”雪子点点头。

两人又回到茶水室之中。“夜半会议”并没有持续太久。

总结一句,米原认为这次的命案,是跟m工机的人有关。这是唯一的收获。

对了,夕里子突然想起米原说他被妻子里美“威胁”的事。

假如那是事实的话,意味着里美可能知道m工机事件的什么内幕。

这点只要告诉国友请他代查一下,就会揭发更多内情了。

传来电梯声,自此说话声消失了。

“好象全都不在啦。”雪子站起来。“噢,腰骨好痛。”

“用楼梯下去比较好吧。”

“说的也是,可能关掉电掣了。落楼梯比较轻松得多。”

两人开了门,离开茶水室。然后……停下揤步。

“我就猜到有人。”米原摇摇头。

在米原左右,分别站着一名身材结实的男人。

“到底你们在玩什么把戏?”米原说。“如果这里是美国的话,我把你们当侵入者射杀也没人敢埋怨了。”

冈雪子挺起胸膛说:“我想知道风野先生被杀的原因。”

“你被革职了。”米原说。

“随便你。”雪子点点头。“这样一来,我可以随便说出一切。”

“你不能开除我哦。”夕里子说。

“你们听见了什么?”米原的睑色很严峻。

“m工机的事。”雪子说。“为何那件事会令风野先生非死不可呢?”

“你们不需要知道。”

“那可不行。”夕里子反驳。“杀人事件哦,而且已经有三个人被杀了。假如事件与m工机有关的话,应该告诉警力才对。”

“你所说的,我不能接受。”米原一口拒绝。“何况你们私自闯进来是违法的。”

“我想我们的罪名会比盗用别人的专利来得轻吧。”雪子说。

米原的睑唰地涨红。

“你是什么意思?”

“我从以前的女接待员听来的。社长带去别墅的那个女孩。她说m工机先发明那种技术的,而社长则用钱收买了m工机的职员,叫他偷资料——”

“胡说八道。”

“最后笑的才是赢者……你在床上不是这样告诉她的吗?”

“那些话不能成为任何证据。”米原说。“我不想说废话。”他望望左右两个男人。“有我的命令,你们对她们粗暴一点地无所谓。怎样处理呢?”

看来刚才夕里子她们进来时,从太平梯走下来的就是这两个人。外表凶巴巴的,大概叫做“保镖”吧!

米原稍微打个眼巴,两名大汉立刻向夕里子她们挺前两三步。夕里子和雪子对望一眼。

“如果向我鞠躬说绝不泄露出去的话,我可能放过你们的。”

米原似乎误解了,把她们对望的表现看作是害怕。也许他不知道,在这种状况下,也会有人勃然大怒。

“好了,怎么样?”米原来回注视她俩。“这两个人男人不会讨厌女人。虽然各有所好,数目却恰恰好。”

“我们也有自己所好。”雪子说着,同其中一个男人走前两步。

“怎么样?”男人俯视雪子,一面得意之色。

“没什么。”雪子摇摇头。“只是想打个招呼罢了。”

话没说完,雪子霍地举起右腿,使劲地向眼前男人的胯下踢去。

男人不吭一声,瞪圆了眼,血色立刻从脸上退去,呻吟着往后栽倒。

另一个看了睑红耳赤,同雪子大踏步走过来。

“好家伙!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当然他没正眼看夕里子,夕里子冲上前。倏地在男人面前伸出脚来,男人被她一绊,咚地往前扑倒。

夕里子立刻腾空跃起,“嘿”一声,咚地往男人的膝头踼过去。接着雪子也喊一声“我来”,压在男人的肚腹上。

男人呻吟一声,晕倒在地。

“行啦!”

“恭喜!”

两人握手道贺一番,然后齐齐转向米原。

米原呆若木鸡,难以置信似地望着两名保镖一转眼就被收服。

“请继续说下去。”雪子说。“抑或你想象这两个饭桶一样呻吟?”

“不——你们冷静些!我懂了!我不应该诉诸暴力的!”

米原连忙后退,然后奔向电梯方向。

“慢着!”

夕里子她们大声喊着追上去。

米原冲进适时打开的电梯门,夕里子她们也刚刚赶上……大门关了起来。

“下去一楼。”雪子接号码钮。

电梯开始下降。米原脸色灰白。

“先从哪里下手?”雪子对夕里子说。

“拔掉他的头毛好吗?”

“好哇。”

“住手!”米原喊。“哎,冈小姐,我加你两倍薪水!不然就做我的爱人,你可以一夜之间享尽荣华富贵哦!”

“我刚刚被革职啦。”雪子说。“薪水当然拿不到了。”

“革职取消!当然,失去像你这么优秀的接待员,公司会倒闭的!”

“太夸张了。”雪子说。“社长,别把我们当作你自己的同类。用钱买不到的人,世上多的是啊。”

电梯下到一楼,门一打开的当儿……“夕里子!”

站在眼前喊的是国友。

“国友!”

“你没事吧?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幸?”

“是你。”米原揪住国友说。“好极了。这两个人正想对我动粗,请保护我!”

“嗄?”

国友莫名其妙地瞪着脸青青的米原——“哎呀,紧要关头,你别冲进来嘛!”

夕里子在埋怨,国友拼命道歉。然后说:“干嘛我要道歉?你是瞒着我做那种鲁莽事的……”

“有什么关系?我平安无事呀。”

夕里子的理由多半是“强词夺理”,不过这也是被爱中的女孩的“特权”之一。

“当前重要的是米原龙也。”夕里子说。“关于所谓的m工机事件”。

“我晓得。”国友点点头。“我会好好向他查问的,因他教唆两名保镖向你们动粗。这是犯罪行为。”

“严厉地斥训他一顿吧!”夕里子用满有魄力的语调说。“我不会饶恕他的。这种以为权力和金钱是一切的人。”

“加上若是因此而令人死亡的话——米原也不能永远噤口不语的。”

夕里子坐上国友的车回寓所的路上。深夜的马路并不拥挤,回去不怎么花时间。雨已经停了,街灯映照在湿润的路面上。

“假设这件事跟m工机的社长自杀有关的话——”

“案情已有眉目了。当然,尚有许多内情搞不清楚。”

国友在大厦前面停了车。

“我送你上去。”

“我一个人回去可以了。”夕里子下车说。“你不是很忙吗?”

“不,我要亲眼看到你好好回到家里才行。”

“那岂不是当我不良少女了?”夕里子笑说。“好吧,让你送一送好了。”

“暂时违法泊车吧。”

国友砰砰地拍这车头,跟夕里子一起走进大厦去。

夕里子正要开门之际……“奇怪。”夕里子说。“没上锁哪。”

国友制止夕里子说:“我先进去。”

打开了门,两人走进里头。

“珠美!”夕里子喊。“你在不在?”

“可能睡着啦。”国友说。

“我去看看。”

不要再来一次,又再失踪什么的!

可是,珠美的房间是空的。其它房间也窥望过,到处不见人。

“她不在。”夕里子进到客厅。“这是什么?”

客厅的茶几上,摆看一盒蛋糕和雨寠茶伓。蛋糕吃了一半…:“有人来过。”国友沉思。“可是……怎么不见了人?”

“真是!好自为之好不好嘛?”夕里子抱头苦恼。

其实自己也相当莽撞,没理由埋怨别人——国友看看吃到一半的蛋糕,用手指沾了沾洒在碟上的粉末,舐了一下。

“味道很怪。”他皱眉头。“这不会是调味料哦。多半是——*葯。使人会一时失去知觉。”

夕里子瞪圆了眼。

“那——她又被人拐走了?”卜“多半是——两个人被拐,不然就是拿蛋糕来的人拐走了珠美。”

“怎么办!”

夕里子茫然坐倒在地毯上。

虽然说电话不会找人麻烦,可是此刻电话叫个不停,实在扰人。

“呜——”

低吼的不是狗,当然也不是狮子或熊。

这里不是动物园的笼子,而是漂亮的卧室,发出这声音的当然是人。

“电话——”米原里美迷迷糊糊地说。“你去听呀,老公。”

没响应。

电话继续叫个不停,里美终于从毛毡探脸出来。然后发现宽阔的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睡的事。

“不来啦——那人竟然没回来呀。”

里美打着大呵欠,蠕动着身体爬过去,伸手拿起电话。

打电话的人一定是相当有耐性的人了。

“喂——”里美用舌头纠结的声音说。

“终于醒啦。”是丈夫米原的声音。

“唷,老公……你已经去公司啦?”

“你睡迷糊啦。替我马上联络律师。”

“律师?”里美稍微清醒了些。“为了什么?”

“你别管,只要替我联络他就可以了。”米原龙也不耐烦地大声吼。“懂吗?叫他赶快打电话来,我现在讲下电话号码!”

“等等……没有记录的东西呀。我在床上哦。”

“电话旁边有便条纸和原子笔。”

“嗄?噢,真的。几时放在这里的?”

“以前一直就有的!快写下!”

“是是是——”

男人也会歇斯底里呀,里美嘀咕着记下号码。

“写下来了?”

“嗯。”

“马上叫他打电话去。知道吗?”

“知道啦。”里美打呵欠。“那是为了什么事?……喂喂!”

电话已经挂断了。

“到底怎么啦?”

看看时钟,里美眨眨眼。

“才十点钟!那么早叫醒我,好过分!”

然后嘀嘀咕咕着:“律师律师……哪个律师?”

躺在床上,自然无法查到律师的电话号码。里美十分不愿地下了床,走进设在卧室里的花洒室。

淋花洒也真麻烦。为了随时可以再睡一觉,她只是轻轻洗个脸,就从花洒室走出来“谁?”她禁不住叫起来。

有人背向她坐在床边。

那人转过身来。

“哎呀,别吓人好不好?几时进来的?”里美拍拍胸口。

“我敲门了。”市川和人说。“你没响应。”

“我在洗脸嘛。”里美说。“这么早,怎么啦?”

“风野死啦。”和人坦白说出。

里美一睑不能置信的样子。

“怎会呢?”她笑一笑。

“你以为我特地跑来跟你开这种玩笑?”和人觉得没趣。“我最近也睡眠不足哦。”

里美终于相信。

“可是——为什么?意外还是什么?”

“被杀的。”和人说。“很斯文地吊着颈悬挂在梁上。”

“啊——”里美磴地坐在林上。“为何风野——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静些。”和人皱眉。“你那么尖声大喊,被佣人听见了怎办?”

“抱歉——可是,怎么回事?”里美十分困惑。“刚才外子来电,叫我联络律师::不会是他杀吧?”

“你老公不会杀风野的。”

“说起来,当风野听说牧田死了时,他晕倒过去。为什么呢?”

“我听说了。”和人点点头。“牧田弦一和风野是两兄弟。”

“噢!”里美哑然。

“事情不寻常哦。包括上次前日美由纪代替朋子被杀了,这是第三个了。会不会跟你掌握的秘密有关?”

“你指——m工机的事?”

“当然。听说社长一家集体自杀了。”

“对——是这么回事。”里美避重就轻地说。

“万一有人侥幸存活呢?对米原家采取报复行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报复——可是,他们一家应该全死啦。”里美说。

“为了谨慎起见,还是调查一下的好——我要走了。被人看到不太好。”和人站起来。

“等等——等等嘛。”里美急急向和人奔过来。“我好怕——哎,多留一会嘛。”

“已经天亮啦。”

“对我来说还是半夜。白天,谁也不会来这里的。好不好嘛?”

里美缠住和人不放,和人叹一口气。

“你明白吗?这件事——”

和人话没说完,已被里美推倒在床上。

联络律师的事,早已拋到九霄云外。

“全家自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错体私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