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体私奔》

第九章

作者:赤川次郎

好象又有雨从阴薶的天空落下来的样子。

车子十分摇晃,大概是走过没铺柏油的道路吧。

迎面没有任何车辆驶来,感觉上是沿着小路弯弯曲由地走的样子。

珠美只能说是“感觉”。因她双眼被蒙,两手被绑,被盖上毛毡躺放在后座。

我又不是行李!

假如可以开口的话,珠美一定这样大喊了。遗憾的是,她的嘴巴也被堵住了。

车子摇摇摇晃晃地走了很久,然后停下。

引擎声消失,周围听不见任何声响,驾驶位的门打开,传来脚步声。

后门也打开了,毛毡被掀起。

“嗨……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市川和人说。“你可以下来。”

珠美从车上被抱下来,只有堵塞嘴巴的布块被拿掉。

“好辛苦。”她叹息。“人不可貌相,你很笨手笨脚呀。”

和人笑一笑,抱着珠美往前走。

这是郊外,道路四周被杂木林环绕着,恐怕没有太多车子会经过,所以杂草丛生。

和人把绑住珠美的手的绳端绑在树干上。

“你想怎样?”

“你待在这里就可以了。有人会找到你的。”和人说。

“我会感冒的。”珠美抱怨——那是什么声音?

最初以为是远雷。隆隆声的吼叫着,声音连绵不绝,而且愈来愈大。

然后混入了咯哒咯哒的节奏声。

“那是载货的列车。”和人说。“前面不远有个平交道。”

越过树林,可以望见载货列车穿过的情形。当然车厢很长,延绵不断的,声音震动摇荡着双脚,然后渐渐消失。

“那边就是平交道。”和人指了一下。“没有路障栏杆,没人看管的平交道。因为这条路几乎没人会经过。”

“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准确。”和人看看腕表。“刚才那班列车准时经过。下一班也会准时吧!”

“朋子姐姐呢?”珠美问。

“她还在睡。那种葯性相当强烈哪。”和人往车子方向瞄一眼。

可以望见坐在前座,头靠着靠背而睡的朋子。

“这是怎么回事?”珠美瞪着和人。“你骗人啊!”

“骗人?”和人点点头。“确实,她是无罪的。可是,她父亲杀了人。”

“你说米原龙也?”

“对……还有他那个眼中只有钱的老婆。”

“你说米原龙也杀了人?”

“是呀。”和人用理所当然的语调说。“那班人到这里来,还要一小时时间吧。

告诉你如何?”

“我正想问你。”珠美顶撞地说。

传来沙啦一声,小小约雨滴打在树叶上。

“还在睡觉?”米原听了佣人的话,勃然大怒。“律师怎样了?”

“看来你没什么面子啦。”国友说,米原沉下睑。

“拜访你的卧室吧。”夕里子说。“无论如何,时间已太晚了。”

“是呀。那就拜托你带路啦。”

在国友的催促下,米原率先上楼梯。当然,夕里子也跟在后面。

“那家伙日夜全颠倒了。”米原在门前停下。“说不定跟男人在床上……”

打开门时,三人都吓得呆在那里。

米原里美的身体悬挂在众人眼前,左右摇晃。

“椅子!”

国友奔上前,拿过椅子,站上去,奋力把里美的身体抱起。

“夕里子!我的口袋里有刀!切掉这条绳子!”

“知道!”

夕里子立即站上椅子,探索国友的口袋。

“反方向。有吗?”

“有了!等一下!”

夕里子伸直身子,举起手来,把吊着里美的绳子切断。

“好……放她下来。”

国友把里美的身体横放在床,解开她的睡袍钮扣——“咦?”夕里子说。“不是吊颈呀。”

里美的腋下、脖子一带也捆着同样的绳子,仔细一看,只是做成吊颈的样子而已。

“还活着。”国友的耳朵贴在她的心脏部位。“晕倒了。”

“好极啦。”夕里子说。“把她的睡袍钮子扣起来如何?”

“啊,是……”

国友通知佣人,着他叫救护车。

“看。”夕里子把绑在里美脚踝上的纸张拿下来。“一封信哪。”

“是地图。“下午二时,到此地来。可以见到朋子”。”

“朋子!你说朋子?”米原站起来。

“奇怪。朋子她——”夕里子说不下去。“蛋糕!蛋糕是朋子带来的。”

“那么说……”

“朋子也被带走了。那么——那个人是——市川和人?”

“预定跟朋子私奔的男子?”

“不可能是别人了。”夕里子说。

“他叫市川和人?”米原说。

“有头绪吗?”

“多大年纪?”

“他说在念研究所。二十三岁吧——”

“是他。”米原说。“一定是他——大石一家人藏身之家的儿子。”

“那么,姓大石那家人躲在你家——”珠美说。

“他们不是在我家被杀的。”和人说。“但是……当着父母面前,那女孩被强暴了。我当时躲在隔壁房间不敢动。”

雨开始静静下起来。珠美站在树荫下,几乎没被淋湿。

“你的父母呢?报警或者向邻人求助之类……”

“假如那样做的话,我们也会遭毒手啦。何况鎗口对着我双亲。”和人叹一口

气。“然后,两个男人把大石一家带走了。我们三个也顿时吓得呆立当场。”

“他们一家被杀了吧”

“做成是自杀的。”和人点点头。“一小时后,我们终于在树林里找到他们。可是已太迟了。”

“为何不向警方……”

“我告诉父亲,应该说出真相。可是他说——你也要爸爸妈妈遭遇同样的下场不成?”

“于是没说出去啊……你是不是喜欢那女孩?”

“我倾慕她。她比我大两、三岁,一个温柔的好女孩——我不能原谅那些家伙。”

“嗯。”珠美点点头。“可是——何必做到杀人的地步?”

“我很用功读书,立志将来一定要揭发米原的罪行。但是……”和人停顿一会。

“事件之后,我父亲开始经营公司,而且相当顺利。托福,我得以进研究所深造。

可是,有一天,父亲驾驶的车子发生严重车祸,母亲当场死亡,父亲受重伤——当我赶去时,他对我说:“这是天谴。”

“天谴?”

“大石藏在我家的事,是我父亲通知米原的。他因此拿到一笔钱发展公司。”

珠美哑然。

“他……出卖了朋友啊。”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在一剎那间崩溃了。我说我要合法地揭发米原的罪,想不、到自己的父亲犯下比他更重的罪——当我知道后,我决定了,将来如何我都无所谓了,我要从米原身上夺走他的一切。”

“于是你和朋子姐——”

“她是米原最宝贵的东西。”

珠美瞄一眼在车上沉睡的朋子,说:“可是,朋子并没有责任,不是吗?”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错体私奔》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