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幽灵》

第一章 生锈的钥匙

作者:赤川次郎

1

“现在,你幸福吗?”

冷不防被人如此一问,到底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问的人和被问的人,假如是多年好友、夫妇或情侣之类的极其亲密关系者,说出这个问题也许不足为奇。

假如问的人是精神科或神经科医生,被问的是病人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

然而问的是陌生人,而且当事人正走在路上,突然其来的被人如此一问,恐怕十居其九答不上来吧!

特别是这一天的片山义太郎,处于非常“不幸福”的状态。

话说回来,他也不是刚刚失恋。年近三十大关,一见到漂亮的女人就闹贫血的老毛病始终改不了。既不常谈恋爱,当然很少有失恋这回事。

身为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当然烦恼的事不会没有,尤其是个称不上优秀的刑警,加上见到血就闹贫血的怪病,在刑警中堪称异数……

今天的片山也不是心倩不好。

简单地说,只是牙痛而已。

从早上一跳一跳地痛,过了中午已经痛得无法安心做事。课长一句“好好保重,”他就名正言顾地早退,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本来转去看牙医的,但是他没事先预约,被拒绝了,只给了他止痛葯带回家。

下次一发觉牙齿痛就该好好预约了。片山一边走一边想着时,冷不防地听到那句话,

“现在,你幸福吗?”

眼前倏然出现一个麦克风。当然麦克风不是自己跑出来的,而是有人把它伸到片山面前。

什么玩意?片山大吃一惊。

留神一看,原来是个扛着电视摄影机之类的男人站在眼前,正在拍摄他。握住麦克风的是位小姐,脸上展露*挛似的笑容,好像是某某电视台的艺员。

见到片山吃惊的样子,她说;

“现在是‘下午漫谈’节目时间,我们向路人做问卷调查。题目是‘现代人的幸福度’,这是现场转播。”

片山傻呼呼地哦了一声。

“现在,你幸福吗?”

又是那句话。片山不以为然地望望摄影机的镜头,问,“那个会出现在电视吗?”

“是的。你长得很帅嘛!有点像男明星××先生。”

女艺员想说奉承话,举出一个片山最讨厌的演员名字。

“是吗?”

片山原本是个害羞的人,而且很有同情心。通常不管对方如何强蛮,他都不会生气,顶多回一句“我很忙”。

可是今天实在火气很大。

“请你直截了当的说出答案,好吗?”

对方的麦克风再度伸到他面前。

片山从内袋取出警察证,怒声说道:

“我以违反道路交通法,以及侵犯人权的双重罪名拘捕你!”

“难看死了!”

“喵!”

“福尔摩斯同意!”

“可不是吗?”

“连你也跟她们一鼻孔出气?”片山斜瞪石津一眼。

“我吓一跳哪!下午在咖啡室喝茶歇一口气,突然看到哥哥的脸当一声跑出来!”晴美说。

“这副脸孔很丢人吗?”

片山还在噘嘴生气。

他在附近看过牙医后,痛楚已经消除了,可是心情依然不佳。

“那个还是四十寸大电视哟!”晴美说个不休。

“难怪你大受冲击了。”石津帮腔。

“什么意思?”片山又瞪他一眼。“这可不是你来我家吃晚饭的理由吧!?”

“哥哥,你在瞎说什么来着?”晴美轻轻碰他一下。“别忘了,人类要有互爱互助的精神。”

“晴美小姐说得一点也不错。”

怎么不见有人对我互爱互助了?片山独自唏嘘。

不过,晚饭还是吃了一大顿。

这是片山家一成不变的晚餐风景。三人加上一只三色猫,正在闹哄哄地用餐。

“你不应该恐吓电视台的人。”晴美说。“石津,还要不要添饭?”

“呃……我……”

大块头的石津忸忸怩怩的模样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为何偷看我的脸色?”片山皱起眉头。“想吃就吃好了。”

“那就再来一碗!”石津如释重负,把碗递给晴美。“但是……”

“少一点?”

“不,多一点。”

饭桌上经常出现诸如此类的欢乐场面,十分温馨。

不需要多作介绍了。片山义太郎和妹妹晴美。以及对晴美一片痴心的大个子石津……

还有——咦,福尔摩斯呢?啊,在在在。

它已经填饱肚子了,走到角落的坐垫上,一股劲地舔着前肢进行猫式洗脸仪式。然后伸个大懒腰,打个哈欠,似乎称心满意地蜷起身体寻梦去了。

“电视台的人一定吓一大跳。”晴美一边喝茶一边说。

“搞不好发掘片山兄来了!”石津说。

“大器晚成的新秀?”晴美笑了。“也许适合演喜剧!”

“胡说八道!”片山苦笑不己。“那些家伙也真是的,不分青红皂白就——”

玄关的门钟朗朗响起。

“谁呢?—一来了,那一位?”

晴美走过去应门。

“对不起,打搅了。”男人的声音。“我是电视台的人。”

正在吞下一口茶的片山呛住了。

“十分冒昧。”虽然年轻,头发略少的男人走进来。“我是ksb电视的监制,小姓昌沼。”

“哦。”晴美接过对方的名片。“抱歉——现在屋里有点凌乱。”

“对不起。其实,我是想见一见你先生。”

“嘎?”晴美愕然。“啊,你是指我哥哥?”

“你们是兄妹?我还以为你俩是夫妻……”

那叫昌沼的男人穿着时髦的西装,搔搔头说;“原来他有个妹妹……”

“怎么啦?”晴美问。

“喔,失敬了。”

片山从屋里跑出来。“有何贵干?”然后一屁股坐在昌沼对面。“若是对今天的事有所不满,不妨直接向课长投诉!”

“你一点儿也没变耶!”昌沼说。

“什么?”

“当然也不怎么长高。”

片山吓一跳,目不转睛地盯着昌沼的脸。过了一会恍然说道:“难道你是……”

“想像一下我的头上长满头发的情形吧!”

“昌沼!原来是你——太意外了。”

“你认识他?”晴美问片山。

“他是我中学时代的朋友。原来你在电视台呀!”

“是啊。今天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你,吓了一跳。记得令尊也是警界的人嘛。”

“托福啦。我不想干的警探行业!”片山坦白地说。“这是舍妹妹晴美。还有——”

“多谢款待!”

里头传来威风凛凛的声音,当然他是——

“他是石津刑警。我的伙伴。”

喵一声。

“哇!”昌沼跳起来。“吓死我了!你的猫?”

“嗯。它叫福尔摩斯。怎么?你怕猫?”

“也不是的……只是恰时出现,吓了一跳而已。”

“怎样恰时出现?”

“是这样的。”昌沼坐直身体。似乎决定谈什么公事的姿势,调整一下情绪。“我们正在进行一个节目策划,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遇到一点小问题。今天我在电视台的大堂里构思,突然看到你的脸出现画面上,我就想到了。”

“想到什么?”

“我想请你帮忙做这次的节目。”

片山吃惊已。“喂!我是公务员哟!”

“我知道。我并不是叫你上电视。”

“那还用说!”片山苦笑。

“到底是什么节目?”晴美一边倒茶一边间。“警察档案?”

片山拼命向她打眼色不要多问,可是晴美视若无睹。

“不,不是那回事。而是幽灵事件。”

昌沼故意压低声音增加气氮。

“幽灵事件?鬼故事吗?”

“幽灵现象。”

“幽灵……”似乎在那儿听过的名词,片山问:“是不是屋里的东西到处乱跑乱飞的那种现象?”

“对,就是那个。”昌沼点点头。“我要策划一个节目,请名艺人在闹幽灵现象的房子里度过一个晚上。”

片山不认为这样的节目有什么吸引之处。

“那又怎样?有必要出动警察吗?”

“总而言之,我希望你替我作证,证明那不是弄虚作假搞出的诡计,即不是假造出来的。”

“可是——”晴美好奇地说。“当然是假的吧!?”

“普通的节目制作。”昌沼点头。“对于从事电视工作者而言,我觉得很遗憾。”

“那么,这次是真东西?”

昌沼沉默地点一点头。

“怎么可能!”片山笑了。

“千真万确!”昌沼认真地说。“当然我还没见过。不过我所认识的名牌寻播,半夜脸青青地落荒而逃!”

“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晴美探前身体。

片山叹了一口气。晴美这小妮子就是喜欢稀奇古怪的事。

“详细情形我不清楚。”昌沼转向晴美说话。“总之,他是个可以若无其事的去到战乱的中东采访的男人,当天却脸青青地颤抖着跑回来。我知道很不简单。”

“那间屋子有什么来头?”

“一幢古老的大房了,阴森恐怖……本来是久米谷家的故居。”

“久米谷?”

“嗯。虽是名门贵族,但是没落了。最后住着的是久米谷公司夫妇。他们有个很迟才生的独生女,名叫淑惠,是个病美人——”

昌沼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

“这位少女在十九岁那年,被男人欺骗了。”

“哟,好可怜。”大情大性的晴美马上表示同情心。

“结果,男人只是玩弄她的感情,最终用冷酷的手法抛弃了她。她一度自杀,幸而发现得早,不至丧命。”

“然后呢?”

“她父母衣不解带地日夜看护她,好不容易她才恢复一点精神……就在那时一时疏忽,少女投缳自尽了。遗书写着,她不再信任男人什么的。”

“我能了解的。”晴美点点头。

“因人而异啦,男人也有很多种。”

传来一个声音打岔。石津从里头探出头来参加意见。

“她的父母也灰心了。就在女儿的丧礼结束十天以后,连人带车冲入海里一同自尽。”

“啊……”

“大海汹涌,好像找不到他们的遗体……可说悲惨得很哪!”

“那么现在那幢房子呢?”

“当然是空的。屋主好像是久米谷夫妇的远房亲戚。就在少女自杀的房间发生幽灵现象的样子。”

“换作我也会死不瞑目!”晴美说。

“这样的地方,即使免费我也不想住。”昌沼说。

“可是,真的有那种事吗?”片山说。

“真有其事。世上无奇不有啊!”昌沼带着调侃的语气说。“电视界也是奇妙,大家喜欢超自然现象的故事,然而一旦正面提出讨论时,却都异口同声的说是故弄玄虚。包括我自己也觉得很怪。”

“你准备在那幢房子做些什么?”

“还不能做什么。首先必须找个公平的第三者,不是电视台的人,证明那不是我们舞弊作假的。”

“你要我做那个第三者?别开玩笑。我有工作在身!”

“让我来做也可以。”晴美说。“我想见见那个可怜少女的鬼魂!”

“喵!”

“福尔摩斯也说好。”

“那么让我引路吧!”昌沼高兴地说。

“拜托了。福尔摩斯,咱们一块儿去!”

“喵!”

“哥哥也去吧!石津呢?”

石津犹豫不决。但是他的男性自尊不允许他在晴美面前显示胆虚。于是大声说道:“当当当然我去!”

算了吧!片山叹息连连。

“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晴美说。“欺骗那位淑惠姑娘的男人是谁?”

“我们查过了。结果还是不知道。”昌沼说。

“真可惜。不然带他一起去就有趣了。”

“我们这边也有人有同样的想法。”昌沼说。“可是久米谷一家平日不太跟人打交道。结果谁也不晓得那个负心汉是谁。”

片山耸耸肩。“总之,我因工作上的关系,必须取得上司批准才行。”

“我知道。你的上司是谁?”

“搜查一课的课长栗原警视!”

“栗原?”昌沼拿笔记下来。“你在搜查一课呀!原来你也非同小可啦!”

“别乱拍马屁!”片山不吃这套。

“那么,这个周末由我带路吧!白天比较恰当。”

“恭候光临!”晴美说。

“再见,片山!我们再联络!”

说完,昌沼扬扬手,走了出去。

“喂!可别把我牵连到其他怪事里哦!”片山说。

“我只不过想示安慰一名受到横蛮的男人欺侮而牺牲的女人罢了!”晴美说。

那么因蛮横的女人而牺牲的我呢?片山想这样问,毕竟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生锈的钥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淡淡的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