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幽灵》

第二章 失去的时候

作者:赤川次郎

1

做了一个好梦。

确实,好久没有做过这样的好梦了。对手是十八和十九岁的女孩,左拥右抱,三个人在酒店的床上……

冒了一身汗,舒畅地呼呼入睡。就在这时——

“起来!

怒喝声在耳边爆发。宫田从床上滚落,腰部摔得厉害,禁不住呼呼呼痛……

“你在这里干吗?这是我的床啊!”

宫田好不容易爬起来,揉揉眼睛,尖声喊道。“迫口,干什么嘛?只是打个盹罢了!”

“呼噜呼噜打鼻鼾叫做打盹?快,滚出去!”

迫口吉郎脱掉时髦上衣。扔到椅背上。

“现在几点了?”宫田甩甩烟雾迷浸的头,终于站了起来。

“早上七点。”

“七点!饶了我吧!今早五点钟才回来的。”

“谁叫你是我的经理人?没法子啦。”迫口连衬衫也脱掉,躶露上身。“回去睡觉好了。”

“让我在这儿睡一会吧!反正中午总得起身……”宫田发出可怜兮兮的哀求声。

“不行!回去!”迫口冷冷地说。

“我去睡外面的沙发。”

“我说回去,听到没有?”

迫口揪住宫田的胸板,杷他推到寝室门外。宫田差点失足跌倒。

“喂,迫口,你这是干吗?”

突然发现眼前站着一个女人。宫田见过的脸孔。

“这个人是谁?”女人问。

“我的经理人。”迫口说。“别介意。他马上就走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宫田耸耸肩。眼前的女人是电影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女星。已经三十多了吧!不过即使从近距离看,依然美得使人心情激荡。

“宫田,你回去吧!三点以前不要叫醒我。”

“知道了……”

宫田穿过客厅,走向玄关方面。

迫口在寝室对女人的谈话声传了过来。

“他是我念书时期的朋友。求我很多次,没法子,只好雇用他了。笨头笨脑的……”

那个王八!

宫田走出玄关,锁上门。

当然生气,不过正是迫口说的,以前仅仅是朋友。现在迫口是大明星了,气焰高涨,不再把他当人看待。

宫田无精打采地走向电梯。

宫田比迫口年长一岁,今年二十七,还是做“桃花梦”的时期。

一名五十多岁的清洁妇,正在电梯前面打扫。

“早安。”清清妇向他打招呼,宫田也懒得回礼。

走进电梯后,宫田按了一楼的钮。迫口的单位是七楼。

电梯开始慢吞吞的降落。宫田从上衣口袋掏出记事簿,翻开今天的页数。

晚上——“恐怖的体验!录影。”

又是骗小孩子的玄异节目。

算了。反正夜晚最精神,这种节目不需要排演,又没什么必须背诵的台词,迫口也会好心情的。

宫田想起上衣内袋里还有一份节目策划表,于是拿出来看。

电梯依然慢吞吞的继续下降。

“鬼屋……真东西的魂力?不错嘛。”

宫田笑一下,继续读下去。刹那间脸都青了。

“这是什么?久米谷?”

电梯抵达一楼,门扉开了。

宫田发了一阵呆,动弹不得。门又关了。

宫田想按“7”字钮,又迟疑了。

迫口跟女人鬼混时。若是受到干扰,一定非常愤怒。可是不说的话……怎么办?

电梯喀一声,开始上升。上面有人按钮了。

怎么办?关乎迫口的事。万一惹他发怒,搞不好向社长告状,炒自己鱿鱼!

宫田握着文件,在上升的电梯里干着急,心里七上八落的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当”了一声。原来电梯过了七楼,再往上升,跑到顶楼“r”去了。

“什么人在屋顶上按钮?”

电梯摇晃一下,停下来。门扉嘎啦一声打开。

“谋杀?”片山说,并没有发惊奇。

当然喽。搜查一课本来就是处理凶杀案的组别。

“晤。”栗原警视望望记录簿。“好像是迫口吉郎的经理人。被人谋杀了。很适合你的命案。”

片山拿着记录簿,正要走出搜查一课的房间时,蓦地停下脚步。

迫口吉郎,不就是昌沼要做的那个鬼节目,请他主持的那个家伙吗?

迫口吉郎的经理人被杀?地主添田刚刚车祸死亡,马上轮到迫口吉郎的经理人……

当然也可能是巧合。一个是意外死,一个是谋杀,完全是两回事。

然而总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站在这里总不是办法。当然喽,搜查一课的人进进出出的次数太多,于是片山伸手关门——

就在这时,一名刑警比他更快一步,从里面夺门而出……

“怎么?夫妇吵架了?”

南田验尸宫一见到片山就说。

“我还独身未娶,那来夫妇吵架?”

片山很不高兴。他的额头被门打到,肿了一块,贴上醒眼的胶布。样子难看,伤口又痛,还被人说他站在门口不对,要他道歉……

自己的运气怎么老是这么坏?

“你跟晴美小姐不像兄妹,倒像夫妇多一点嘛!”

“南田!请你不要说些引起人家误解的话好不好?”片山说。“我只是跌了一跤,现在还觉得头晕。”

“一定是被女孩子打了一顿!”

看来全世界的人都看死自己会吃女孩子的亏!“这幢公寓大厦顶高的。”片山望望大堂周围。“建筑堂皇得很哪!”

“凭你的薪水,当然买不起!”南田说。

“片山兄!”传来一个喜悦的声音。

不用看,一定是他。

石津从楼梯方向走过来。

“果然是片山兄!我就知道会在这里遇到你。”

“彼此彼此。”

“晴美小姐呢?”

“在公司里。别忘了,她是普通的打工女郎哟。”

“我知道……我以为她跟你在一起嘛。”石津显得十分失望。

“算了算了,开工吧!——喂,现场在第几楼?”

“没有。”

“什么?没有?”

“因为是在电梯里,所以不能说是几楼。”

“早点说啦!”

片山悻悻然地走向电梯。石津和南田跟在后面。

“听说被干掉的是迫口吉郎的经理人?”

“是啊。叫宫田。”

“喂,石津,赶快站到这家伙的后面去。”南田说。

“是!”石津依言站在片山后面。片山往开着门的电梯里面望去……一阵踉跄,被石津一把捉住。

“瞧!我叫你站在他后面,没错吧!”南田说。

“好可怕……”片山苍白着脸喃喃地说。

电梯里面就像打翻一罐红漆似的,鲜血四溅,地面几乎被血遮盖了。

右边的角落上,一名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垂头倒在那里。当然西装和衬衫也染了血,分辨不出原本的色素了。

“利刃致命?”片山移开视线问南田。

“详细情形现在不清楚。”南田还是平日悠闲的语调。“触目所见则是多种原因。”

“多种?”

“颈骨折断了。大概这是死因。其他还有被殴打的迹象。此外,再用利刃——”

“太过分了。一定是很恨他的家伙干的所为。”

“这方事,就得劳烦老兄去调查了。

“即刻死亡?”

“晤,几乎是即刻死吧。”

想当然矣。可是,为何选择在狭窄的电梯里行凶?

“喂,石津。宫田那家伙是住在这里的吗?”“

“好像不是。”石津说。“他的口袋里放着这个。”

一封信。上面有血迹,当然也是证物之一。

“地址、电话……晤,距离这里相当远哪!”

“看来是的。”

“那他为了什么事来这里……”

“他来找我。”一个声音说。

片山看到一个不像普通上班族的人站在大堂里。打扮时髦。似乎在那儿见过的脸孔。

“他去找你?”

“对呀。我住在七楼。”

“哦……这么说,报警的是你了?”

“不,不是我。我听到巡逻车的警笛声很吵耳,出来看,这才知道的。我以为他早就回去了。”

“原来这样一这个人去找你有什么事?”

“他是我的经理人呀。”

“啊一—那么你是迫口吉郎?”

对片山则言,他只是说出理所当然的话。可是对迫口而言,居然有人不认识自己,这可不是太愉快的事,甚至十分冲击。于是他赌气地歪起嘴巴。

片山从迫口口中问出他“送”宫田出门口(他没说是“赶”他走)的时刻,记录下来。

“其后你做了什么?”

“我?睡觉喽。这种职业很累人的。”

“应该是的。”

“我可以回去了不?再不睡一会的话,今晚就无法做事了。”

“请便。有必要时再拜访你。”

“就这么办吧!”迫口一边打呵欠,一边嘟嘟嚷嚷地说。“哎,必须走楼梯上七楼,累死啦!”

“呆瓜。”石津说。“自己的经理人死了,竟然无动于衷。”

“可不是吗?”片山耸耸肩。“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为何故意从七楼走下这里来?”

“怎么说?”

“这是谋杀案哦。站在他的立场,应该尽量避免跟这种事扯上关系才对。”

“原来如此。”

“起码为这种事出现在新闻媒介的话,总会减低形象的。而他特地跟我们打招呼。为什么?”

“也许他怕不出声的话反而受嫌疑吧!

因为他认识死者……”

“只要留在房内,推说什么都不知道不就行了?”

“说的也是。”

“在我们提出讯问之前,他先主动说一切。意味著有所隐瞒的事。大概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

“不愧是名侦探。”石津佩服地说。“不愧是晴美小姐的哥哥。”

“这种拍马屁的方式也有?”

“嗯哼!”

“谁发现的?”

“大厦的管理员。九点钟来到,见到现场大吃一惊,吓得昏了。”

不是没有道理。片山转向南田。

“被杀时间是什么时候?”

“刚才迫口说是七点钟时,那男的离开。多半是那个时候吧!从血迹的干燥程度来看。”

“哦。迫口可能为某件事跟宫田起争执……”

不过,在自己的公寓里杀人总是有点奇妙。当然也有可能一时怒上心头……

片山再翻阅宫田的记事簿。找到今天的预定栏。

恐怖的灵异现象……今晚的工作表。

添田。然后是宫田。

毕竟他们的死,跟久米谷家有所关连……

“片山先生。”一名箐官过来。“巡逻车上有你的联络电话。”

“好的。”

片山出到外面,拿起巡逻车的无线通话机。

“片山吗?对不起,打搅你工作。”

“昌沼呀。喂,迫口吉郎的经理人——”

“我知道。迫口吉郎的事务所跟我联络了,吓了一跳。”

“这里是迫口的公寓。我刚拜见到他了。”

“是吗?总之今晚要录影了。片山,你一定要来!”

片山并非想出镜。可是为了侦查这次的命案,他必须到那间鬼屋调查一趟。

“好吧!不过,电视摄影机照到时,我要不要动?”

“动一点啦。我想最好尽量保持原状。”

“我想现在过去看看。你有钥匙吗?”

“拿到了。那就在那边碰头吧!”

“好,一小时后见!”

片山叹一口气,陷入沉思。

当然这是搜查一课义不容辞的分内工作。但是只有片山自己和石津非去不可。可是……

片山迟疑片刻,回到大堂,打电话到晴美的工作地点。

2

约人碰面时,干万不要随便答应“在那边见”。

片山花了五十分钟时间抵达久米谷家的大房子前面,看到大门开着,有点疑惑。

难道昌沼已经先到了?

片山本来想在门口等一会。他通知了晴美,晴美会带福尔摩斯一块儿赶来。只有石津还在迫口的公寓附近查访录口供。

片山当然不是不想见到石津和晴美。倒是石津每次都用狐疑的眼神看自己……

假如晴美先到,见到昌沼的话,一定先进去了。

大门吱吱作响。是不是有风的关系?

从门外可以望见玄关。

玄关的门是打开的。

这里没有钥匙的活,应该开不了门,毕竟他们先进去了。

片山走进屋里。

“喂!晴美——昌沼!”

喊了几声,没有回应。

第一次进来时,觉得有点可怕,今天却没什么。为什么?片山也答不上来。总觉得这幢房子里面可感觉到有人“打呼噜”的呼吸声。

是不是在二楼?听到咯哒咯哒的声音。果然是在那个房间里。

王八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失去的时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淡淡的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