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幽灵》

第三章 杀意的风

作者:赤川次郎

1

“泽田守。”

看到记事簿上出现这个名字,片山不由停下吃三文治的手。

接着,那支铅笔以惊人的姿势激烈的摇动,似乎要把那个名字从纸上削去。啪一声,笔芯折断了。

“泽田守……是不是把你抛弃的男人?”

噎一声,铅笔倒在桌上。

也许她不想提,甚至不愿意回忆往事。

当然,片山听说了那个名字,却不能做什么。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总有不能与外人道的的因由……

过了一会,铅笔又慢慢浮动起来。

“片山先生,你有爱人吗?”

“爱人?做我这份工的人很难哪。况且还有那么一个霸道的妹妹。″

“你不怕她听到会生气?”

“不会生气的。不过她会揍我一顿。”

好像她笑了。片山仿佛感觉到房内起了一阵风。

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后,片山可以感受到“空气”的存在。

“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你是——独生女吧!?

“是的。一个人倒不觉得寂寞。但是假如我有姐妹的话,也许情形会不大相同。”

“对……谁也不知道的事。”

“片山先生,你喜欢怎样的女孩子?”

女孩子?大体上都难以对付,包括幽灵!

片山苦笑一下,说:“从第一眼就合得来的类型……噢,已经是时间了。我得吃快一点!”

片山一边分辨味道或冷热!

“对不起,我这样狼吞虎咽的吃东西。”片山说。

静默片望。片山有点担心自己说了多余的话。

当然,对方是幽灵,照理不会发怒才对。

“我的确是在父母的悉心照顾下长大的。”她写道。“受男人欺骗的事,我以为只有小说里才会发生,从不相信现实中有这种事。我以为世界上不可能有那种人。只要真诚相待,一定得到相同的回报……我真傻,居然受骗了,甚至自己杀死自己。我也知道这样子做不会使那男的痛苦,只会使父母伤心。当然我是悲哀而死的,我不想在朋友面前出现。因为我和泽田守的事,学校的人全都知道,虽然不晓得他是谁。别告诉我,这样早谈恋爱不好,可是我反抗了,一意孤行,甘心追随他。好羞耻啊!”

“不要这样说。”片山平静地说。“假如你懂得太多,没有梦想,恐怕到了六十岁也不会谈恋爱了。你如此相信人一点也没有错。不是你傻瓜,只是那个男人不好,是他不对。可惜现在你再回头也活不成了……”

很静。然后铅笔无声无息地动了。

“假如我不是幽灵——我会拥抱你,吻你一下。”

片山顿时脸都青了。毕竟对方是幽灵啊!

传来叩门声。刚才那张写满字句的纸飒然飘起,然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小,逐渐销毁殆尽……

片山如释重负,站起来,打开房门。

“我想应该开始了……可以吗?”昌沼问。

“啊,让我收拾一下食物。”片山慌忙杷三文治的碟子和咖啡杯拿出来。

“这是我亲手做的曲奇饼!”亚季捧着一个盛了饼干的大盘子出现。“片山先生,请享用!”

“瞳,手艺不错嘛。”

“我一个也不请那个家伙吃!”亚季说。

“那家伙?”

“迫口吉郎喽。一提到他就生气!”

“喂喂,节目中请不要吵架。”昌沼说。“我可以去叫他来了吧!”

“等一下。片山走向书桌。他觉得留着久米谷淑惠写的笔记不太好。

可是,笔记簿已经干干净净了。刚才写的东西全都被她收进抽屉里的样子。

“哥哥。”晴美走过来。“你坐那儿?”

“哪儿都可以。坐在地毯上面也行。”

“哥哥个子太大,碍手碍脚的。不如征求她的竟见,让你坐在床上好了。”

“无所谓,哪儿都行。”

反正自己坐哪儿都碍手碍脚的啦,片山想。

“我坐在片山先生旁边!”

亚季飞奔过来,一把捉住片山的腕臂不放。

“拜托拜托。电视摄影机照到时,请你放手吧!”

“好。”亚季点点头。“交换条件是吻你一下。”

“饶了我吧!”片山仰天叹息。

“我可以叫他们进来了吗?”柳泽探脸进来。

这个房间突然闹哄哄地騒动起来。

“那位老师呢?”片山问。

“你说向井老师?他回去了。”亚季回答。“他说必须回家预备明天的教材——老师是难得认真的人哪!”

“好像别的老师不认真似的。”片山笑道。

“刚才的发言必须守秘哦!”亚季说。“不然送你一个吻!?

“哇!”

二人在客厅里,等候柳泽的通知。

二人一直保持沉默,隔离坐在沙发上。情形有点怪异。

今田公子窥探了迫口的脸色,发觉他坐立不安。

好几小时以前,公子在寓所里被他用暴力侵犯之后,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

迫口不知何故,变得神经过敏。

还有另一个等候出镜的对了,是福尔摩斯。

它躺在可以看见二人的位置,睁大眼睛守侯。

“哈哈……”迫口装模作样地笑道。“你相信吗?幽灵啦、复仇啦、鬼上身之类的。”

公子根本不看他一眼。

“我可不信咧!假如真有鬼魂作怪这回事,首先第一个遭殃的一定是我,对不对?”

纵使迫口笑脸以待,公子依然坐着不动,双手放在膝上,视线往下底垂。

“唉。”迫口大叹一口气。“怎不说话嘛!你可以生气。可是你需要我呀。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一定设法捧红你。就像今晚的节目吧,是我向电视台提议跟你一起搭档的。你知不知道?瞧你鼓气的样子,一点也不可爱!”

迫口说着,抬眼望望天花板,伸个大懒腰。

“到底需要多少时间准备嘛?幽灵也不耐烦啦!”

“——骗子!”公子说。

迫口似乎不明白公子说什么,东张西望地看了一会。然后问,“刚才你说了什么?”

“我说骗子。”公子第一次转脸直视迫口。

“你说我?”

“除了你还有谁?”

迫口的表情阴险起来。

“怎可以说得那么难听?”

“我只是说出事实,因为你是骗子!”

“我骗了谁?”

“今晚的工作就是了。我知道,你跑去找社长,表示你不一定会出镜。”公子抿紧嘴chún,笑一笑。“摆架子,自以为了不起!你以为强来,女人就得跟你走?”

“哼!”迫口站起来。“随你胡说,小心后果!”

“我才不在乎!”

“是么?好,只要向外公布你是我的女人,周刊杂志一定很高兴。休想还有地方让你混下去!”

“我已经有情人了。叫做工藤。知不知道?实际上,这件事爆了出来,困扰的是你那,不是吗?”

“什么?”

“为何对外捏造消息说我的男友是工藤?只要知道是你公司施压力,是你用下流的手段道成的,恐怕会成为轰动的话题吧!”

“好家伙!”

迫口向公子走过去。就在这时,福尔摩斯从椅子上倏地纵身跃下,猛速扑向迫口,迫口大吃一惊,停下脚步。

福尔摩斯弯起背部、龇牙咧嘴,盯住迫口。

“这只猫干嘛!喂,跑开别干扰我!”

迫口伸出手来。福尔摩斯用前肢拂开他的手。迫口慌忙缩手。

假如福尔摩斯伸出爪的话,肯定抓伤迫口。

“这家伙……”

福尔摩斯蓦地张牙舞爪蹲在地上。迫口退后两三步。

就在同时,客厅的门开,柳泽出现了。

“拜托了,可以上去啦!”

“好好给我记住!”迫口扔下一句悻悻然走了出去。

“哎,房间是在——”柳泽的话还没说完,迫口已经走上去了。

“发生什么事?”柳泽进来间。

“没什么。”公子摇摇头。“他神魂不定罢了!一定是胆小鬼!”

“已经开始了。”

“我马上去。”

“在二楼哦。”

“我知道。”公子点点头。

柳泽出去后,公子对福尔摩斯说,“谢谢你。”

福尔摩斯放松身体的紧张,温柔地对公子喵了声。

“你是一头好花猫。”公子轻轻抚摸福尔摩斯的头。“不像人类这样每天带着虚荣心和仇恨生活多好……”

公子抱起福尔摩斯,脸庞靠近它柔软的体毛,叹一口气说。“我要工作了。”

公子站起来的同时,看到客厅门口出现一位不速之客,不由睁大眼睛。

“工藤!我怎会在这里?”

“公子!”

工藤走进来,毫不迟疑地向公子直挺挺地走过来。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凝视她。

公子感觉到工藤是从遥远的地方走来似的。身体动弹不得。

工藤紧紧拥抱公子。公子觉得一阵虚脱,瘫痪在他的臂弯里。然后用力把他推开。“工藤——”

“我爱你。不是演戏的台词。真心话。我从未在戏集里念过这句台词。”

“工藤……”

“你必须停止这份工作。再不立刻停止的话,你就永远脱不了身了!”工藤的手紧紧搭在公子的肩膀上。“我也停止不干了。咱们两个从头来过!”

“工藤!”公子一把抱住工藤,突然离开,喊着说,“已经迟了!”然后奔出客厅。

福尔摩斯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

剩下工藤一个人,一直凝视公子留下的空间,两掌紧握,然后走出客厅。

“来了!”昌沼站在房门说。“迫口君来啦。今田公子呢?”

“赶过来啦。”柳泽说。“迫口坐哪儿?”

“坐那张扶椅吧!”迫口走进房间来。

当时,片山和亚季并肩坐在床边。迫口进来的瞬间,片山蓦地吓了一跳,觉得空气“好冷”。

“有风进来吗?”亚季说。

“不,不是风。”片山说。

“可是,好像觉得冷飕飕的。”

“晤,确实如此。”

为什么?气温仿佛突然下降许多似的。

片山发觉整个空间涨满紧张感。到底为什么?

“摄影机对着我吧!”迫口在扶椅上坐下来,盘起二条腿。“从前面斜斜的角度照过来。这是最受女孩子欢迎的姿态。”

亚季哧之以鼻。“不可一世!”

“晴美小姐,对不起,请你坐地毯……对了,小猫咪怎么啦?”昌沼说。

“各位久等了。”

公子走进来。福尔摩斯跟在后面。

“公子,你坐那张椅子。”

“我坐地毯。”公子说。“我不忍心坐那位可怜少女坐过的椅子。”

“好吧,随你喜欢。”

“这样全体到会了吧!”晴美说。

“还可以加多一个吗?”一个声音说。

“老师!”亚季瞪大眼睛。

“毕竟耿耿于怀。”向井走进来。“我坐哪儿都无所谓。”

“听说你是自杀少女的老师。你很适合出现在这里。”昌沼说。

向井道谢一声,有点拘束地坐在地毯上。

“摄录过程已经开始啦。”昌沼说。“我会在走廊外面看电视监视器。先请迫口君担任司仪说点话吧!”

“我没接到这个通告。”迫口说。“只是请我坐在这儿罢了。不是吗?”

“真的吗?”亚季低声说。

“那就糟了。总之,必须有人担任司仪——”昌沼说。

“我来做。”公子说。

“你?没问题吗?”

“这是女孩子的房间,毕竟适合女孩子主持。况且,我想还是让女孩子来说明这个房间的由来比较恰当。”

“是吗?那就拜托了。”

“她是可怜的少女。”公子巡视室内一趟,说道。“她被男人骗了,自杀而死。她的父母也追随其后一同自尽了,不是吗?”

片山觉得室内的空气好像颤抖了一下。刚才应该先说出来的……

“拜托了。”昌沼说。“录影工作过后才整理,隧机应变吧!——灯光!”

灯亮了。不太宽敞的房同立刻变得灯光灿烂。

“我出去了,请多多指教!”昌沼说。

“晴美小姐,镇定些!”石津探头进来说。

福尔摩斯“喵”了一声表示答覆,大家都笑了。

房间关起来后,摄影机上面的红灯亮了。

片山蓦地觉得,那道门可能再也打不开了。

2

无论任何人,总有产生“预感”的时候。

不论是“直觉”、“第六感”或“臆测”,各种各样的预感都是于无意识的推理和经验而生的东西。

“对。我不是带着不纯的动机来的。”栗原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

栗原困惑了很久。他不是“迷路”了,而是苦恼,不晓得应该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杀意的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淡淡的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