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幽灵》

第四章 掺泪的文字

作者:赤川次郎

1

“晴美小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晴美转过身去,但见中内亚季从后面走过来。

“瞳,今天认不出是你来啦!”晴美说。

这里是n会堂的大堂,年轻少男少女闹哄哄地跑来跑去。身穿亮丽的橙色洋装的亚季混在其间,乍看之下出色得宛如明星般。

“这是我亲自挑选的!”亚季转了个身给晴美看。

“好漂亮。今天不去上课?”

“从学校回来了。我在路途上换衣服的。”

“那就好。我以为你这副装扮上学哪!”晴美笑道。

“其实违反校规的。”亚季说。“必须先回家去再出来。可是我怕赶不及开演嘛。”

今天六点钟,在n会堂开演的是“今田公子——几时再见演唱会”。

“万一被人识穿了岂不糟糕?”“

“没问题。我有挡箭牌!”

亚季伸手指向摆烟灰盅的地点。向井老师正在那里抽烟。晴美向他挥挥手,向井慌忙揉熄香烟抵头致意。

“跟老师在一起就够力了。”

“可不是吗?”

“我也有一张挡箭牌。瞧!”

晴美指示的方向,看到的是“鬼侦探”栗原探长,正在热心地翻阅节目表。

“确实如此。”

“万一需要辅导,他一定好好照顾你。”

“晴美小姐——”亚季的话没说完,传来一个很有威势的声音。

“久等啦!”石津两手捧着三文治盒子和咖啡,兴冲冲地走来。

“谢谢,石津。早知道多买一份给亚季同学。”

“我肚子饿了!”亚季也老实不客气。

石津迟疑一下,说:“我把自己这一分给你。反正还有两份……”

“咱们到那边坐下来吧!”

在晴美的催促下,三人在大堂一角找到空的椅子坐下,

亚季立刻大口吃起三文治来。

“片山先生今天来不来?”亚季边吃边问。

“应该来的。不过好像突然接到紧急差事——”

“那真扫兴。”石津接腔道。其实他求之不得,吃得更开心……

迫口吉郎被杀半个月后。

当然周刊电视等还在为这件事继续騒动,然而年轻的一代容易贪新厌旧,对新事物敏感,逐渐对迫口事件不太热心谈论了。

凶手依然不明。片山也为搜索的事忙昏了头。

久米谷淑惠的双亲在被通缉中,仍末发现行踪。

有关迫口和自杀少女的故事,新闻界也在发掘中,然而为了避免说死人的坏话,并没有过分提及他们的故事。

某个周刊也曾报导过,那幢房子发生幽灵现象,然而却没有跟凶杀案联系在一起。一也许超自然的事情可以作为有趣的故事品种,一旦牵引涉到现实的杀人事情,总是觉得那是“荒诞不经”的故事。

公子呢?她和工藤的婚事发布出来后,决定退出艺坛,于是举办“几时再见演唱会”。

大崎也是生意人。迫口死了,他看出公子以后不会比现在更受欢迎,于是很爽快地认可她和工藤的关系。

这么一来,大崎不想见到工藤因伤害罪名被逮捕,加上自己伤得不重,反而改变口供说是自己不小心刺伤自己,维护工藤的名誉。并且显示通情达理的一面,祝福地说。“希望你成为一流的厨师!”

接着策划公子的“再见演唱会,”想以公子引退的名义大捞一笔,只花了十天准备功夫,决定在全国十个地方举办巡回演唱会。加上另外录了两张大碟,以及出售演唱会的现场录音带,实行唯利作战。

“啊,原来你们在这儿。”

公子的经理人柳泽老远走过来打招呼。

“开演前一定很忙吧!”晴美笑盈盈地说。

“公子叫我来看看你们是不是来了。还有一点时间,请到后台参观一下好吗?”

“好哇!”亚季又跳起来欢呼。

“我得去通知另外一个人。”晴美站起来说。

“谢谢你的大海报。”栗原难为情地说。“可惜……半路杀出一件无聊的工作,我得离开了。”

“那真遗憾。”公子穿着舞台用的可爱衣裳说。

处身在后台,加上华丽的眼装打扮,今天的今田公子跟那天大不一样,宛如另外一个人般灿烂夺目。

“嗨,各位好。”工藤走了过来。

“是你。”栗原先看到他。

工藤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因为那天击晕栗原的是他。

“不用担心。我是著名的铁头。”栗原笑道。“对不起,我要先告辞了。好好加油!”。

栗原从后台出去以后,公子说。

“片山先生和小猫咪没来吗?”

“他带福尔摩斯去办事了。”晴美说。

“他的工作排得密密麻麻是吗?好辛苦。”亚季说。

“没法子。不过已是最后的了——”晴美望望工藤。

“这个需要照顾的小倔子不在,我可寂寞啦。”柳泽说。

“好过分!”公子笑了。

“哟,大家都到齐啦。”昌沼出现在后台。

“我哥哥来不了。”晴美说。

“片山兄?那真遗憾。”昌沼说,看到亚季。“是你,毕竟你应该做艺人!”

“哗!”亚季又欢呼跳跃起来。

栗原出到大堂,带着为难的表情走向公众电话。

大堂里喧嚷吵闹,栗原皱皱眉头,放十元辅币进去。

“我是栗原。晤,大家到齐了。”然后四处张望一下。

“片山,做好来哦。”

栗原挂断电话,走到大堂一角,靠着墙壁。

开演的铃声响起。大堂的人潮陆陆续续地鱼贯进入会堂内。

观众打着拍子一边鼓掌一边喊。“公子!公子!安可!”

第三首重唱曲结束,公子带着满脸汗水深深鞠躬。

不知是汗抑或眼泪。好像连公子本身也分不清。

“再见!谢谢大家长期的捧场,谢谢!”

公了一边喊一边用力挥手,银幕徐徐降落。

终于,场内的灯光亮起,观众开始离座。

“太好了!我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向井说。

“老师!你这副装扮可不太年轻哪!”亚季开他玩笑。

“回去吧!”晴美站起来。“要不要转去后台?”

“去去去。”亚季说。

看样子,她对昌沼的握议相当感兴趣。换言之,去到后台,可以体验“做艺人”的滋味。

“中内同学!”向井说。“你做艺人倒无所谓,也得好好应付学校功课哦。”

“遵命!”

晴美带头走向前面,他们穿过熙来攘往的大堂,走向后台。

“咦!”晴美突然停下脚步。

“晴美小蛆,怎么啦?”石津问。

跟音乐不太有缘的石津,演唱会期间几乎都在睡觉,现在精神奕奕得很。

“刚才是不是福尔摩斯的声音?”

“福尔摩斯?”石津搔搔头。“它说了什么?”

“算了。也许是心理作用。”晴美摇摇头”

晴美等人继续走向后台。

“精彩板了。”昌沼迎着香汗淋漓的公子说。

“谢谢。”公子的脸因激情和热情而涨红了。“我是第一次如此专心致志的投入演唱。”

“太好了。”工藤上前拥抱公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不行,好好亲一亲嘛!”公子抗议。

“喂喂!”柳泽笑道。“不要当众肉麻啦!”

“的确太美妙了。”公子叹息。“不如不引退吧!”

“那我们的婚事怎办?”工藤睁大眼睛。

“开玩笑而已。”公子吻他一下。“我想已经结束了,感觉十分充实。也许有一群歌迷会记住这次的演出……”

柳泽点点头。“一定记得的。”

这时,亚季他们浩浩荡荡的拥了进来。

“很精彩,恭喜你。”亚季用力握住公子的手。

“谢谢。说不定不久以后,你也会站在舞台上。”公子说。

“我保证。”昌沼说。

其他歌迷和艺能记者蜂拥而至,后台顿时混乱起来。

“不能干扰她。咱们走吧!”晴美对亚季说。

“嗯。那么再见了,公子小姐。”

“她还要巡回演出。”柳泽说。“全部结束之后,咱们原班人马再聚一聚吧!?

“这个想法不错。”亚季说。“我该穿什么好呢?”

晴美和石津先走出后台,在甬道上等候。

“喵!”

“啊?福尔摩斯!”

晴美吓了一跳。原来福尔摩斯就坐在不远的地方。

“果然你来了。哥哥呢?”

正好片山走向甬道这边。

“哥哥!几时来的?有没有看到一部分的演出节目?”晴美兴致勃勃地间。

蓦地晴美的脸色僵硬起来。片山后面站着两个男人,一看就知是便衣刑警。在隐蔽处也看到栗原的影子。

“哥哥!”

“大家都在吗?”片山沉重地说。

“嗯,怎么啦?”

片山飞快地瞥一眼福尔摩斯,从口袋掏出一样东西。

“逮捕令。”

晴美屏住呼吸。“谁的逮捕令?”

在片山回答以前,柳泽从后台走出来了。见到片山,笑脸迎上来。

“片山先生,原来你在这儿。请你进去看看公子吧!”

“柳泽先生,来得恰好。”

“什么?”

“你的逮捕令下来了。请你跟我们走。”

柳泽呆呆地望着片山。

晴美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趋上前说。“哥哥,不可能的……你认为迫口是柳泽先生杀的?”

“只有柳泽先生办得到。”片山的声音像是挤出来的,“那时,迫口晕了过去。柳泽过去把他抱起来时,发现公子的刀。当时他背向我们,假装摇醒他,其实用刀刺死迫口。”

“怎么可能!”晴美愕然。

柳泽的脸色苍白,却用坚决的表情看着片山,点点头说。“好,我跟你去。”

“拜托了。我想不需要手铐吧!”片山说。

“我想起来了。”柳泽解释。“经理人突然不见了,公子一定很困扰。我想跟她说一声。”

“有工藤君在呀。让他向她解释好了。”

“说的也是。”柳泽笑一笑。“也许工藤才是最恰当的经理人!”

“我们走吧!”

“好的。”柳泽落落大方地开步走。

片山跟在柳泽背后,两名探员在途中夹着柳泽走。

晴美呆呆地目送他们。蓦地发现福尔摩斯依然坐着不动。不由喊道:“怎么回事?这事可真?”

“好玩极了。”亚季跟向井一起走出来,发现福尔摩斯。

“咦。小猫咪。”然后看到片山的影。“片山先生!呃,他不是片山先生么?”

“嗯……”晴美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等我一下嘛!”亚季噘嘴生气。

“中内,他是大人呀。”向井惊讶地说。

“我也是大人!”亚季驳嘴。

“可是——你是什么意思?”

“嗯嗯,什么意思呢?”亚季促狭地笑。

“对不起。柳泽先生去了哪儿?”工藤探头出来。

“我想他不会马上回来丁。”晴美说。“请你取代他做事吧。”

“什么?”工藤不解地眨眨眼睛。“怎么回事?”

“因为——”

“瞄!”福尔摩斯叫了一声,仿佛在制止晴美发言。

晴美望望它那素来木无表情的脸。叹息不已……

“你是来真的?”晴美问。

“不要再说了。”片山叹一口气。“我心里也不好过的。”

“早就该这样说的。”晴美气忿地说。“我看错人了。没想到栗原是那样的人。”

回到寓所好久了,片山和晴美之间的气氛十分恶劣。

不,也许,只有晴美单方面心情恶劣。

“福尔摩斯也是的!”晴美乱发脾气。“为何不拉住栗原?”

“喵!”福尔摩斯好像在说,我也很气。

“我也不是不明白警方的立场,可是……”

“可不是吗?探长总不能说,凶手是个幽灵呀。”

“虽然如此……柳泽没有必要杀了迫口呀!”

“那就不懂了。”片山在榻榻米上面躺下来。

“你太推卸责任了。”

“可是,当时的场合,确实只有柳泽有机会杀迫口。”

“那是人的情形。可是那个房间是特殊的。”

“我知道。”

晴美摇头。“毫无动机的乱逮捕人,太没道理了。”

“晤。”片山翻过身去。“大概因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的。”

“我知道呀!傻瓜!”晴美瞄着天花板。“你们只为了维持面子罢了。”

“这也是理由之一。”

听了片山的话,晴美回过头来。“其他还有什么理由?”

片山慢慢坐起来。“你认为呢?”

“什么事?”

“你想,杀死迫口的真是她吗?”

“你指久米谷淑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掺泪的文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