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情侣诞生

作者:赤川次郎

“是吗?”父亲点点头。

“对不起。”绫子继续低着头。

“不是道歉就可以了事的,你明白吗?”父亲严厉地训斥。

“是,我很明白。”绫子羞愧地低头。

“你是佐佐本家的长女,我不在的时候,你必须负起照顾两个妹妹的责任。”

“是!”

“但是,珠美被绑架了。”

“是……”

“责任在于你。你知不知道?”

“是。”绫子点点头。“我——”

“你准备怎么做?”

“我想以死表歉意。”

“说得好。”父亲点点头。“你准备好了吗?”

“是,我想在这里切腹就义。”

“晤!没法子,那就切腹以偿罪吧!”

“是,请借我短刀一用。”

“没有短刀,菜刀如何?”

“可是,我们家的菜刀连豆腐也切不到。”

“你是豆腐吗?”

“不是。”

“那就想办法切吧!”

“太没道理了!爸爸,开玩笑也有个限度啊!”

“谁在开玩笑?珠美被绑架,你要负责任!”

“爸爸一年到头出差不在家才不对呀!爸爸一不在家,就会发生不幸的事!”

“你想推卸责任吗?”

“笨父亲,胡言乱语,无的放矢的!”

噢,我怎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呀!

绫子见到自己对父亲又吼又叫的,不由羞红了脸——然后睁开眼睛。

“原来是梦…··”

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屋里暗沉沉的,安静得出奇。

唉,绫子叹息不已。

又怕霍地坐起身来会引起贫血,于是暂时躺着,眺望天花板。

这真是一个怪异的梦,竟然对父亲说那种话,是否表示自己潜意识里想反抗什么?

“奇怪!”绫子喃喃自语。

忽然脑中兴起一个问题,为何自己会躺在这个地方。

而且,后脑似乎隐隐作痛,就像被人敲了一记的感觉……

那件事不可能是“事实”……

假如珠美真的被人绑架的话……

突然,绫子恢复记忆。

国友刑警来到时,有个奇怪的女孩造访。然后她说她看到珠美被人推上车带走了……

“啊,怎么办?”

绫子从沙发坐起来,摩娑着发酸的后脑说。对,我听到那些话,一时心慌意乱,晕倒当场,不小心碰到头部。

不能这样“悠闲地”晕倒就了事,绫子告诉自己。我必须振作!我是长女哦!我比她们年纪都大。

“夕里子!你们在哪儿?”绫子扬声喊。“珠美——哦,她怎会在家呢?”

绫子在屋里找了一遍,不见夕里子和国友两个人的踪影。

“你们到哪儿去了?珠美被绑架了,你们两个竟然拍拖去了!太过份了!竟不知道我这个做姐姐的如何的心痛——”

绫子是浪漫主义者,有时不免会钻牛角尖。

玄关的门铃作响。

“回来了!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绫子挽起袖子走向玄关,啪地打开大门。

“你到哪儿鬼混去了?”

为了显示姐姐的成严,她发出刺耳的尖锐叫声。

然而,站在眼前的,是个身材颀长,有点畏畏缩缩的男孩子。

由于开门的当地,绫子用吃人的凶样怒吼,男孩吓得跳起半天高。

“对不起!原谅我!”

“哦——”绫子知道弄错了,吃惊的程度不输对方。“抱歉!我以为是我妹妹——”

“呃。”

男孩按住胸口连声喘气,看来他胆子很小。

仔细一看,虽然他个子很高,脸孔顶多十五、六岁而已。

“请问——有什么事?”绫子完全改变过来,用温柔的语气问。

“我……我叫板口正明。”男孩规规矩矩地说。“她有没有来过?”

“她?她没有名字么?”

“不,有的。”

“你只说她,我怎么知道是谁?”

“对不起。”男孩很爱说对不起。“她叫杉下丽美。”

“杉下?”

“国友刑警有没有来过这儿?”

“国友先生?他来过了。你应该称呼年纪比你大的人做‘先生’才是!”

“对不起。”

“我懂啦!是不是把国友先生称作‘我的国友’的怪女孩?”

“对对对,就是她。不过,她不是怪女孩,她非常可爱。”板口正明不满地噘起嘴巴。

“这与我无关,我也想见她。那叫丽美的女孩住哪儿?”

“我以为她在这儿,这才来找她的。她没来吗?”

“有的话,我就不会问你了。”

“对不起。”

“事情变得糟透了。我妹妹被绑架,另一个妹妹又不见了……说起我妹妹,做事真的太鲁莽啦!”

板口正明听得一头雾水,直眨眼睛。

“如果她没来就算了。”他使劲一鞠躬。“告辞啦!”

正要离开时,绫子一把捉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回来。

“等等!我也想见那个丽美。她在哪里?你有没有头绪?”

绫子的气焰使板口正明有点恐惧。

“我想——大概去了派对——”

“派对?”

“是——是的。对不起。”

“不需要道什么歉。不过,你肯定那个丽美去了派对吗?”

“大概是的……她说要邀那个国友——先生一起去,所以我才以为她来了这里……”

“哦。”绫子点点头。“待会你也会去那个派对?”

“我是想去……但可能不准我进去。”

“为什么?”

绫子这才察觉到,板口正明穿得整整齐齐,一身黑礼服很有气派。

“不是一对情侣——即是没有女孩作伴的话,不能进场……”

绫子略一迟疑。

“好吧!我做你的舞伴,这样可以了吧!”

板口正明瞪大了眼。

“你吗?可是,不是‘女孩子’不行呀……”

绫子顿时表情僵硬。

“你说我不是‘女孩子’?我看起来像男人吗?”

若是说夕里子还情有可原,从未被人说过“像男人”的绫子听到这句话,自然有点震惊。

“不是的。可是……”

“可是什么?说清楚一点!”

“嗯……大概‘阿姨’也可以吧……”

“好辛苦啊……”

“你不是男子汉吗?振作一点!”夕里子责备地说。

“即使是——”表示不满的是有田勇一。

“男人应该结领带。”

于是嘿一声绑上了,勒得勇一翻白眼。

一行人在前往派对的车子中。根据杉下丽美所说,国友的车太“破烂”了,说不定不准进入会场,还是利用丽美家的私家车——平治大房车连司机——比较好。

“你们姊妹全都喜欢危险的玩意哪!”国友说。他没发怒,甚至可说是近乎嘻笑。

“不是因为喜欢才做的。”夕里子说。

“是我不好,对不起。”勇一用指头弄松脖子一带,但还是白费心机。

“如果你没杀丸山,应坦白地向警方说出实情,这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国友说。

“对呀,我的国友。”坐在前座的丽美发出甜蜜的声音。

夕里子虽然气上心头,可是这时没有丽美的帮忙就不能行事,于是拼命压抑住怒气不作声。

夕里子平时与派对无缘,她只拥有小时候玩洋娃娃时穿的宴会装,因此,现在只能穿上外出时最高级的连身衣裙。

只是略嫌单薄了些。现在已是冬天,而她穿的是夏天的连衣裙……

国友是极普通的西装打扮。勇一勉强穿上夕里子父亲的衣服,短是短了一些,质料倒是不坏。

“快要窒息啦!”勇一气喘连连的伸出舌头。

“像狗一样!”夕里子说。“如果你想做我的护卫,潇洒一点的好!”

“知道啦!”勇一极不情原地说。

夕里子的心中依然对国友那番话耿耿于怀,珠美可能和勇一……

她知道珠美喜欢这个边缘少年,但不晓得两人的感情进展到什么地步……是否像国友所猜测的,珠美和勇一有“出人意表”感情关系……

她想问珠美或勇一,又怕知道答案。

说不定,珠美十六岁就嫁人去了……

夕里子无法想像珠美穿嫁衣的样子。

“那个派对在什么地方举行?”国友问丽美。

“好像是轮流举行的。”丽美在前应答。“其中几个大富豪轮流开放自己的公馆,在房子内外通宵举行派对。”

“呵……”夕里子呆住了。

世上竟有那么多空闲的人哪!

“这次是在小峰家。”丽美说。“以前我也去过,好大的公馆。”

“小峰?”

“对,那种人不晓得是怎样致富的。我家占地顶多一千坪,那边起码三干坪以上。”

“三千坪?”夕里子不由脱口而出。

自己的家被烧毁之前,占地五十坪……

他决定不要想太多,否则自惭形秽。

“小峰?”国友思索着。“似乎在哪儿听过。”

“对了!”被“干坪”引开注意力的夕里子也留意到了。“珠美提过,被杀的有田信子——”

夕里子吓得捂住嘴巴。勇一皱起后头。

“我妈怎么啦?”

“对,我也想起来了。”国友点点头。“喂,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有没有听过小峰这个名字?”

“小峰?不认识。”勇一说。“那家伙是谁?”

夕里子有点为难,不知该不该说出来。

那叫小峰的人,乃是有田信子的父亲——亦即是勇一的外祖父……

可是,话题并没有持续下去,他们被丽美所发出的无忧叫声吸引。

“瞧,看到没有?那道一直延续的围墙,那边全是小峰的家哦!”

平治房车来到门前,两名体格壮硕的男人走过来。

“对不起,几位是来出席派对的吗?”

“是。”丽美落落大方地说。“这是邀请函。”

她拿出一个斗大的信封,对方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

“失礼了,请进——”

“我知道,停车场在左手边。”

丽美轻轻样一挥手,大栅门飒地打开,平治房车开了过去。

夕里子不由佩服。不愧是富家千金,丽美很懂得应付这种场面。

停车场占据了庭院的一角,面积相当宽敞,已经有三十多部车子并排停泊着。

“才刚开始。”丽美下车出到外面说。“很快就会停满一百部车了。”

如果改建成出租停车场,不知值多少钱?夕里子模仿珠美的想法。

“找找那部问题车吧!”国友说。“可是,都是大车啊!”

他们迅速的看了一遍,没找到那部“宝马”。

“等一下再来看看好了。”丽美这样说。“我的国友——走吧!”

“好吧!”国友说。“穿这件廉价西装,没关系吧?”

“不错,的确是便宜货。”

“你倒说得坦白。”

“这种普通装扮反而引人注目哪!这样弄吧!”

丽美伸手轻轻地挠国友的头,他的头发立刻乱七八糟。

“喂,你——”

“不要动!”

丽美用力弄松国友的领带,解开最上面的纽扣,然后把他的衬衫拉出长裤外边,点点头说:“晤!这就赶上潮流了!”

“喂……这不就是打架之后的样子吗?”

“没关系,这样看起来才像派对打扮。”

“衬衫露在外面?”

“这才够青春嘛!穿得吊儿朗当的,现在流行,走吧!”

丽美勾住国友的腕臂。

夕里子呆呆地注视着她,然后催促勇一。

“我们也走吧——怎么啦?”

“我不要——不要把衬衫拉出外面。”勇一有点恐惧地说。

“我也不想跟那种打扮的人一起去派对。”夕里子一把捉住勇一的手臂,叱喝地说:“快点跟我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