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迷宫

作者:赤川次郎

敲门的声音。

“起来了吗?”井口的声音。“我进来啦!”

传来开锁声,房门打开。

井口环视室内一遍,皱皱眉头。床上高高的隆起,看来还在蒙头大睡。

“喂喂,这样裙子不是弄皱了吗?再不起来就糟了。”

井口走进房间时,躲在门后的珠美,高高举起手中的青铜花瓶——

正当她想下手时,冷不防腋下被人搔痒,于是“哗”声喊出来。

花瓶掉在地上,发出像除夕夜钟的轰然巨响。

“真不行,怎不小心?”进来的是草间由美子。“假如我不在的话,现在你早是倒在地上啦!”

“呜呼!”井口摇摇头,看着珠美。“麻烦的女孩。”

“强行绑架人家,什么意思嘛!”珠美大声疾呼。“我呀,我有个优秀的刑警朋友哦!”

“警务署长是你的朋友也无所谓。”井口根本不放在心上。“走吧!”

“带我去哪?摆到百货公司的玩具专柜售卖?”

“你真有趣。”草间由美子笑了。“如果养你的话,大概不会令人感到厌倦吧!”

“别把我当作狗好不好?”珠美噘嘴。

在井口和草间由美子的协持之下,根本不可能逃跑,没奈何,珠美只好迈步。

走廊又长又暗。

“这是什么地方?”

“地库。”草间由美子说。

原来如此,难怪连窗口也没一个。

“这边。”

她被推着拐弯。来到走廊尽头时,前面没有路了。

可是,当井口伸手去按某一部分墙壁时,正面的墙壁徐徐往左右打开,里面竟是一部电梯!

珠美不禁吓一大跳。

“走呀!”井口催促着。

“地库不是食品部吗?”珠美说。

电梯安静地上升。

“只有三楼?”

“对呀!因为这里是私人公馆。”

电梯门打开,一个宽大的房间出现在眼前。

房间的天花板很高,里面阴深深的,摆满美术品、雕刻、鸟兽的剥制标本等等。

中央的暖炉有火在烧,前面有张可容两人坐的大椅子。

“我把她带来了。”井口说。

“好。”有声音说。

小峰站了起来,个子出奇的小。也许椅子太大的关系吧,珠美想。

“来得好。”小峰对她盈盈而笑。“来,坐在这里。”

这时候违抗也没用。珠美顺服的在椅子上坐下。

虽然这张椅子比小峰那张小,但还是相当大,把珠美整个人裹住。

“可爱!实在可爱!”小峰注视着味美,发出喜悦的声音。“令人沉醉神往!真的太可爱了!”

他时而走近,时而远观,从正面、从左、从右、绕到后面从高椅背的旁边窥望,不停地说“可爱”。

听到别人赞自己可爱,感觉并不坏,可是被这种花甲老人说可爱则不太开心。

况且,小峰发出的赞叹程度似乎过分了些。珠美对自己的“美貌”并非没有自信,但也不至于如此令人心醉神往……

“对不起,请问——”

“嘘!”珠美的话被小峰打断。“你是洋娃娃,洋娃娃不能随便开口说话。”

不可能再说什么了,珠美摇摇头。人果然不可貌相。

“让我和她单独在一起吧!”小峰对井口他们说。

“可是——”井口有些踌躇。“这个娃娃尚未完成……”

“说不定有危硷。”草间由美子说。

“我说让我和她单独在一起。”小峰露出明显的不愉快的表情。“你们不明白我说什么吗?”

“不——遵命。”井口鞠躬。

井口和草间由美子消失在那座电梯里。

机会来了,珠美想。若是只有老头子一个人的话,我足可应付。

小峰等井回他们离开之后,立即停止踱步,回到原来的椅子上。

珠美甩甩头,被人强逼穿上这些奇怪的衣裳,真是浑身不自在。

“这样把你带来这里,很抱歉。”

小峰的话,叫珠美大吃一惊。这个神经不正常的老人,已回复了原来的绅士模样。

“请问……”珠美慾言又止。

“我知道。”小峰点点头。“我把你绑架来这里是违法的。”

“为什么做这种事?”

“我是有隐衷的。”小峰说。“不久你就会明白。”

“我不要待在这里,请让我回家吧!”珠美断然提出要求。

“你的精神很好哇!”小峰笑了。“在这之前,我有事问你。即使井口他们不带你来,我也非要见你不可。”

“找我有什么事?”

“对了。”小峰突然站起来。

珠美大吃一惊。他的速度太快,令人想到他可能会袭击过来。

无论如何贪爱金钱,她也不愿意跟这样子的老头子有“第一次”,即使对方出很多钱。

不过,看来自己多心了。小峰似乎在压抑内心的痛苦,额头皱纹深刻,说:

“告诉我,杀我女儿的是谁?”

女儿?珠美花了一点时间才弄清楚,他所说的女儿即是有田信子。

“我不知道。”珠美说。“为何你认为我会知道?”

“你说你不知道?”

“不知道。”

“我在警界也有许多朋友。”小峰说。“我听说我女儿被杀时,手袋中放着考试题复印本。”

“你说那个呀!对,我的书包也有——”

“于是你接受停学处分。你不是认罪了吗?”

“怎会呢?”珠美瞠目。“我什么也不知道。真的!”

“那就奇怪了。我问过学校当局,他们说你和母亲哭着道歉认错——”

说这些话的人,真不负责任。谣言多可怕啊!

珠美重复强调。自己没有母亲,同行的姐姐爱哭,她一个人控制不了便放声大哭,自己没做过的事绝对不会承认云云。

“原来如此!”小峰点点头。“看来,你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哪!”

“怎么说,我只是把事情的原委清楚讲述出来。”

珠美的话使小峰笑起来,十分愉快而开朗的笑,珠美总算放心下来。

“我很喜欢你,看来是我误解了。”

“是吗?不过——”珠美也受到夕里子的影响,好奇地问。“你知道吗?勇一也在寻找杀母亲的凶手哦!”

“勇一?”小峰瞪圆了眼。“你认识我孙儿?”

“嗯,跟他蛮熟的。”

“听说他失踪了。那么,他是在寻找杀信子的凶手?”

“他说他要亲自找到。”

“是吗?”小峰慢慢点一点头。“我想看看孙儿的脸哪!”

“可以看到的。”珠美说。

“你知道勇一在什么地方吗?”

“晤……猜也猜得到就是了。”

珠美做梦也想不到,勇一现在来了这间公馆。

“告诉我吧!”小峰探前身体。

“那你让我回家吧!”

免费的交易,珠美是不干的。

“回家?”小峰深深叹道。“你不了解的。”

“了解什么?”

“我——可能被杀。”小峰说。

“好盛大的派对!”勇一吃惊地说。

夕里子当然担心珠美的事,另一方面,她也被派对的盛大场面吓了一跳。

三千坪的广阔面积,庭院里衣香鬓影,不知聚集了几百名男女来宾?

食物饮料都是一流水准。原来世上有那么富有的人。

“国友去了哪儿?”夕里子张望四周。

然而地方太大人又多,虽然灯火通明,稍一远离就看不清人影。

“他在那边。”

往勇一指示的方向一看,果然见到头发乱七八糟、衬衫露到外面的国友,跟丽美一起走着过来。

“那副打扮,好难看哟!”夕里子埋怨不已。

“你在担心被她抢去情人吧!”勇一调侃地说。

“什么嘛!”夕里子瞪着勇一。“你想是谁答应窝藏你的?”

“知道啦!别生气嘛!”

“我没生气!”说这话时,夕里子其实仍在生气。

“没有用。”国友一边叹气,一边走上前。“看过停车场了,没有蓝色的宝马。”

“派对已经进行一半啦!”夕里子斜睨丽美一眼。“你真的看到那部车吗?”

“什么嘛!人家好心才告诉你的。”丽美气忿地说。

“有没有别的停车场?”

“问过了,”国友说。“好像没有了,所有的车都停泊在外面路边。”

“另一边也看了?”

“当然啦!”

夕里子不认为丽美的话完全是谎言。那个小峰是有田信子的父亲,而且珠美是在与案件有关的丸山丧礼上被人带走。

这么一来……

“等等。”夕里子突然想到了。“停车库呀!”

“我们看过了。”丽美说。

“我不是说那个。这个房子应该有私用的停车库。”

“呃。”国友点点头。“这么大的房子,不可能连一部车也没有。”

“但我不晓得车库在哪儿呀!”丽美说。

“找找着嘛!无论房子多大,车库总不会在屋顶或水池中吧!”

“一定是在大门反方向过去的地方。”国友说。“但是……”

“那些守卫员,在门边走来走去呀!”

“想办法转移他们的视线——”

“总之,过去看看好了。”勇一说。“不管成败,试试看吧。”

“说得好。”夕里子啪地拍了一下勇一的肩膀。“我欣赏你!”

四个人来到大门前。

刚刚有一部车驶进来。那部车开往客用停车场时,跟夕里子等人相互借过。

“咦?”走在后面的丽美回头看看那部车。

“怎么啦?”夕里子问。

“那部车上坐的是——板口正明哇!”

“板口?”

“是不是那天跟你一起在学校的男孩?”国友说。“他也来参加这个派对吗?”

“对呀!以前他和我来过。”丽美似乎很气愤。“他和别的女人一起来,当我是傻瓜!”

“你太霸道了。”夕里子终于笑起来。

“因为有一个穿睡袍的鬼样女人坐在他旁边嘛!若是找一个代替我,希望他挑一个更像样的。”

夕里子决定不理她,继续往前走。

她做梦也想不到,那个“穿睡袍的鬼样女人”是姐姐绫子……

“她在哪儿?”绫子捅了捅正明。

“等等嘛!”正明可怜兮兮地说。“人山人海的,要找她也不容易呀!”

“不会有一万人吧!”

“话虽如此——”

“那就快找吧!”

“我肯定她来了,她家里的车子在这里。”

“车子在也找不到人?”

“对不起……”正明缩起脖子。

丽美说绫子是“穿睡袍的鬼样女人”,也非完全不对。

“出席派对,必须穿礼服。”

正明这样说。可是绫子没有礼服,最后只有穿上旧睡袍,系上腰带就来了。

到底那不是白天在众目睽睽下走动的装扮,但她当时满脑子是珠美的事,顾不得其他了。

“对了。”绫子想到好主意。“叫人传呼吧!”

“传呼?是不是百货公司时常做的那种?”

“对,那是最省事的办法。”

“也许是的……不过,这种事有人肯做吗?”

“叫人去做呀!这么大的房子,不可能没有室内广播设备吧!”

像绫子这种人,一旦决定做什么一定不肯放弃,这是她的优点。

“到里头问问看好了。”

绫子撇下正明,走向大厅。

那里有沙发和椅子,谈累了的客人都聚在那里.相当混杂。

“店员在哪儿呢?”绫子喃喃道。

她误以为这里是百货公司或酒店了。

“喂!”传来粗犷的男声。“等一下!”

“我吗?”

回头一看,一名醉熏熏的秃头叔叔,满面通红的站在那里。

“你过来……威士忌不够哇!”

那人醉得说话也含糊不清。

“那又怎样?”绫子十分不耐烦。

“多拿一点来吧!”

看来他把绫子当作是这里的佣人了。

“我是客人哦!”

“客人?哈哈,好会开玩笑。哈,你长得不错嘛!”男人退后一步,目不转睛地注视绫子。“尤其臀部线条相当美妙,不知摸起来会有怎样的感觉?”

对方的手伸过来,绫子大吃一惊。虽然二十岁了,却从未去过酒吧或酒席之类的地方。

醉酒汉摸女人屁股的事,她以为是小说或电视中才有的事。

“你干什么?”绫子慌忙后退。“乱来的话,我叫人啦!”

“怎么说得这么硬崩崩的。派对哦,这是派对。凡事以取乐为上,对不对?”

男人乘兴冲向绫子,想抱住她。

“哗!”绫子吓的转身就跑。

“咦,捉迷藏吗?有趣有趣,等我!”

男人带着玩游戏的心情,开始追逐绫子。

如果逃向庭院就没事,可是绫子不知置身何处,反而往大厅更深处跑去。

“别跑!喂!”

男人的声音从后面追来。绫子撞倒两三名宾客,从第一道看到的门跑出走廊。

必须迅跑。可是,跑去哪儿?

现在不是寻找室内传呼的时候,绫子一心只想摆脱那个“疯汉”!

“我找到啦!”男人来到走廊时欢呼。

“哗!”

绫子弹跳起来,拚命往前冲,幸好男人醉了,脚步有点不听使唤。

但是说到绫子的运动细胞——大概可以猜想得到。

她胡乱的左右转,好不容易才听不见男人的尖笑声。

“啊……累死了。”

平时缺少运动的绫子,此刻气喘如牛,于是暂时靠着墙壁休息。

“真倒霉!”她埋怨不已。“我绝对不跟喝酒的人结婚!”

绫子在这个时候,竟莫名其妙地作出这样重大的人生决定。

“对了!”

终于想起来了,珠美被绑架了!

对,必须找到那个女孩。她要叫人室内传呼。

可是——绫子面色忽然大变,她竟忘掉那个女孩的名字!

里美?芙美?由美?好像有个“美”字。

“糟糕!”绫子不由叹道。

如果不知道名字,就不能拜托人传呼了。

绫子终于想到,别人不一定肯替自己传呼,这样的话,只好自己把那女孩找出来了!

绫子决定要负起作为长女的责任。

然而在这之前,绫子必须赶回派对会场,否则无法找人,但不幸的是,她根本不知道怎样走才能回去。

这幢房子好大啊!绫子再次目瞪口呆。

只要跟着来时的路往反方向走就行了的“绝技”,对绫子是不可能的。她是彻底的“方向盲”,就是在现在所住的大厦中,也曾多次迷路。

没法子。总之,只要有走廊,肯定连接到某个地方去。

绫子开始向前迈步。

远处传来派对的音乐,可是声音太遥远了,听不清楚是从哪个方向传出来。

难道没有人在家?

这么大的房子,应该住了很多人才是。可是走了这么久,竟然没看见一个人……

绫子转了弯。那里有道门开了一条缝,里头有说话声。

绫子松一口气。终于可以见到人啦!

就像在撒哈拉沙漠徘徊很久一样,绫子十分激动。

绫子走向那道门……

“你在胡说什么呀!”

那男人的语气激烈,吓得绫子停下脚步。

“事到如今,不是迟疑的时候了。”

男人的语调稍微温和下来。

“我明白——”传来女人胆怯的声音。

“明白就行了。”男人冷淡地说。“只有依计行事。你不是也赞成了吗?”

“那是……一旦到了危急关头……”

“我知道你害怕,当然啦!”

“不是害怕,即使怕也没什么大不了。”

“那是为什么?”

“不晓得……只是总觉得拿不定主意……”

顿了一会,传来男女的接吻声,绫子脸红了。

这等于偷听,不能做这种事……

当她想到是否应该假咳一声表示自己的存在时,门内的谈话又继续下去。

“当然会的,杀人嘛!需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男人说。

绫子怀疑自己的耳朵。杀人?那个人说要杀人哪!

“可是,只能现在动手了,知不知道?”男人说下去。

“女儿死了,跑出一个孙儿来。万一他见到孙儿,提出要把全部财产送给孙儿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是的。”

“目前还掌握不到有田勇一的行综,警方当然也在找他。一旦拘捕了他,得悉他和小峰老头的关系就糟了。其实,只要我们在这之前捉住勇一就好了!”

有田勇一?

绫子知道,在家里当食客的男孩就是勇一。但她一点也不明白,为何在这个地方有人提起勇一的事。

“若是找不到的话,只好快点动手,把小峰置于死地了……”男人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