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重逢

作者:赤川次郎

“哗!救命呀!来人哪!”

突然,尖锐的惊叫声响彻四周。

在小峰公馆门前的守卫们,一时间面面相觑。

“刚才是什么声音?”

“好象是惨叫声。”

正在谈论间,声音又起:“哗!来人啊!”

“喂,那边!”

守卫们一齐往声音来处冲过去。

声音来自树丛中。

房子范围实在太大了,从大门走去后面大院子,必须经过一座小树林。

“在哪儿?”

守卫们用照明灯照亮树丛。

“喂!有人吗?”

一名守卫把灯往横一晃——

“哎呀!”

一个女人在光线中跳起来。

“刚才惊叫的是不是你?”守卫问。

“惊叫?我吗?”女孩吓了一跳,“我说了什么?”

她对一个衬衫跑出外面,打扮怪异的男人说。

“呃,你发出颇大的叫声。”男人点点头。“对不起,请别在意。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女孩……”

“唔,应该说是感情丰富才是!若要成为你的情人,非要拥有纤细的神经不可!”

“确实如此。”

“可爱的……”女孩抱住男人亲吻起来。

“请别发出太过扰人的声音。”守卫沉着脸说,然后催促他的伙伴:“回去吧!”

“有钱人多是怪人。”

“刚才的少女,几岁?顶多十五、六岁,真是!”

守卫们一边交头接耳,一边走向大门。

“哎……”国友叹道。“看样子好像进行得很顺利。”

“当然啦!”丽美得意地说。“那是我倾力演出的结果,承不承认?”

“了不起。”国友点点头。“你参加了戏剧学会吗?”

“夸张的演出,外行人也做得到。”

丽美说着,又来拥抱国友。

“喂——”国友慌忙说。“已经演完啦!”

“哎呀,突然停下来的话,反而引人怀疑嘛!”

“可是——”

“为了方便她行事,必须继续演下去才行。”

“继续演下去……”

国友不认为夕里子会接受,然而丽美不容分说,又把国友紧紧拥住,压上香chún……

“快来呀!”勇一回头喊。

“知道啦!”

夕里子回应着,不知怎地脚步不想往前……

“再不快走的话,守卫就发现我们啦!”

“是啦是啦!”

夕里子小心不发出脚步声,在建筑物的相反方向前行。

“好像进行顺利。”勇一说。

“不错。”

丽美和国友负责引开守卫的注意.在那段期间,勇一和夕里子从门的另一端潜入停车库的计划,看来是成功了……

“你很在意自己心爱的人,不知跟那女孩做些什么,对吧?”勇一调侃地说。

“多嘴!”夕里子发出吃人的声音。“小孩子不要乱讲话!”

“好吧!”勇一笑着说。

不久,夕里子也笑了。

“你呀,人细鬼大。”

“现在很普通啦!”勇一说。

“也许是吧。”夕里子突然盯着勇一。“喂,老实回答我!”

“答什么?不是我杀的。”

“不是那件事,我是说珠美的事。”

“你说那小妞?”

“她喜欢你。”

勇一呆了半晌。“别开这种恶意的玩笑好不好?”

“真的。据我所知,这是珠美的初恋。”

“恋上我这种不良少年?”

“说真话,你和珠美是怎样的关系?”

“怎样的关系?”

“珠美和你都还年轻,希望你们不要做出伤害对方的事。”

“那是什么意思?”勇一喃喃地说。

传来守卫的说话声。

“走吧!”夕里子低声催促。

前面的确有个车库,两人从旁门进去。

里头微暗,但有灯亮着。

“就是它!”勇一说。

车库颇大,可容纳四部车,当中停放着一部劳斯莱斯、一部平治,还有一部蓝色的宝马……余下一个位子是空的。

“果然有。”夕里子叹道。“珠美被带来这儿啦!”

“可是,有什么目的呢?”勇一说。

“目的肯定不是为钱。”夕里子摇摇头。“一点头绪也没有。我想大概和你母亲被杀事件有关。”

“因为我的缘故?”勇一面有忧色。“但愿她不会遇到危险……”

“我不是这个意思。”夕里子轻拍他的肩膀。“你为她担心,我很高兴。”

“找找看吧!”勇一坚强起来。“珠美一定是在这房子的某一角落。”

“对,今天是派对的日子,我们进去也许不会太令人思疑。”

夕里子想了一下,喃喃地说:

“应该从哪儿进去是好?”

就在这时,车库的正门发出咯啦喀啦声。

“躲起来!”

夕里子和勇—一同闪身躲在最靠近的劳斯莱斯背后。

车库的正门徐徐往上升。

“有人来了。他把车子停放在这里,会不会是这一家的人?”

“看来不是参加派对的客人。”勇一回答。

正门升上去后,车灯照进车库。车子开进来了。

跟其他并排的三部车相比,进来的车看起来相当小巧。若是日本车的话,应该属于中型!

车子在空出来的车位停下,引擎声也停了。

两人低下头去,看不清楚来者是谁,不过肯定是女的。

咯咯咯的脚步声穿过车库,走向夕里子他们刚才经过的旁门。

从车底下望过去,只能看见对方的脚。

高跟鞋映入眼帘。女人,是谁呢?

女人开门出去以后,两人松一口气。

“看到她的脸么?”夕里子问。

“不,没看见。”

“我也是。”

“不如跟在那女的后面。”勇一站起来。“这就知道从哪里进去了。”

“赞成。”夕里子点点头。

悄悄开门往外窥望,见到刚才的女人走在小巷旁的路上。黑暗中,只能看见女人的黑色背影。

女人倏地在一座建筑物前消失。

“那边好像是入口。”夕里子说。

“隔一会儿进去好了。”

两人蹑手蹑脚地往前。树丛背后,有一道不显眼的门,似乎是这幢房子的便门。

“进去吧!”

勇一开门。

一间十分凌乱而窄小的房间,可以说是仓库吧!

“储藏室。摆满罐头和救急食品。”

“救急食品?”勇一摇头。“几时吃的?”

“出入口在哪儿?”

“一定在那边——”

两人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

“怎会这样——”夕里子直眨眼睛。

前面只是一道普通的墙壁。

由于房间不大,他们转了一圈,发现出入口只有刚才进来的那道门而已。

“那么,那个女人跑到哪儿去了?”

“看起来不像幽灵嘛!”

“可是,确实是走进这里来的——”夕里子说到一半。

“那是什么声音?

前面的墙壁,传来低沉的嗡嗡响声。

“好像是马达的声音。”勇一说。

“从上面传来的。”

不错。当他们站在墙壁前面竖耳静听时,发现有声音从墙壁的上方传来。

“看来这道墙壁中有些什么装置。”勇一说。“在这一带找找看吧!”

两人在堆积着大小纸箱的墙壁附近到处翻寻。

“喂,好像是这个。”勇一说。“有个按钮之类的东西。我按按看。”

过了一会,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那个声音——”

夕里子留意到,这时有细微嗡嗡声从下面传上来。

然后,眼前的墙壁徐徐往横滑开。

“呵!原来是电梯!”勇一愉快地说。

“有钱人相当喜欢浪费哟!”夕里子吃惊地摇头。“搭电梯吧!”

“到哪一层?”勇一开玩笑说。

“不知道。电梯是从下面上来的,何不按按往下的箭头?倘若什么也没有再上去好了。”

“ok!”

勇一按动电梯,门扉关上,慢慢向下滑去。

“这里还有地库哪!”

“是否在进行什么活动?”夕里子说。

电梯静静停止,门扉打开。有个中年男人站在眼前。

夕里子和勇一悚然一惊,对方倒若无其事地走进电梯,说:

“你们不出去吗?”

“啊,出去的!”

夕里子和勇一慌忙跑出电梯外面。

“吓死我了。”夕里子叹道。“不知地库有没有洗手间?”

“专诚搭电梯去洗手间?”

“也不是的……”

外面是走廊,铺上地毯,布置完全不像“地库”。

“那边有声音。”勇一说。

传来哗然喧闹声、掌声。似乎聚集了许多人。

“什么事呢?”

“是不是有宴会?”

对,的确有宴会的气氛。可是,地面上已在举行大型的派对了,为何特地又在地库……

“过去看看。”勇一说。

“好!”

这种时候,夕里子毫不踌躇,干了再说乃是她的信条。

走廊的尽头有一道门半掩着。

窥望一下,里头的房间并不太大。不,也许实际上很大,却因太多人站着,所以看起来才很小。

一眼望去,聚集在房间的均是公司社长、董事长之类的年长人士。

上面的派对,参加者多是打扮奇异的年轻人,所以国友的怪异装扮也不怎么显眼。可是这里瞩目所见的,全是高级西装领带装扮的绅士,其间也有穿上或披上昂贵皮裘大衣的女士。

“那件皮裘一定值几千万。”夕里子说。

“要不要偷两三件给你?”

“算了吧!”夕里子皱皱眉。“悄悄进去看看吧!”

幸好聚集的人群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房间里头陈设的小型舞台上,夕里子他们才能够沿着墙壁潜入房内。

“下一件物品。”有声音说。

舞台上,站着一名年轻的司仪。

“他们在搞什么玩意?”勇一低声说。

“不晓得……大概是拍卖或者悬赏吧!”

“下一件是名门堂内家提供的贵重品。”年轻男人说。

一名女子从旁边端着小箱子出来。

“请看.黄金和悲翠做的美丽佛像。”

“很贵吧!”勇一悄声说。

“不过,看来没什么价值。”夕里子说,然后皱皱眉。“那个女人是谁呢?”

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夕里子相信,这些艺术品看来是以不正常的手段得来,因此才在地库举行秘密拍卖。大概是以派对的名义为借口,把爱好家聚在一起的吧!

“哪里偷来的作品?”

“不久前,听说从美术馆失踪了……”

上述的对话传入耳中。

“惊人极了。”夕里子说。“不管怎么喜欢都好,明知是偷来的东西……”

“有钱人不都是这样的么?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法律以外的。”

“可能是吧。”夕里子点点头,突然眼前一亮。“对了!就是她。”

“刚才从车库出来的女人?”

“不,我说那个端物品出来的女人。她就是上次丸山被杀时,我见过的那个穿深红色大衣的女人!”

“哦?”

“你没见过她?”

“我没留意到。”勇一摇摇头。

从女人在这里做那种差事的情形来看,她是在小峰家工作的人。为何她会去丸山和国友见面的咖啡室?

“看样子,珠美不可能在这里啦!”勇一说。

“对,搭那部电梯上去看看好吗?”

“好哇!”

两人正想沿着墙壁移动时,突然旁边传来女孩的叫声:

“爸爸,我要回家!”

仔细一看,大人堆中,一名十二、三岁的女孩正在拉扯父亲的手臂。

“马上就结束了,再等一下。”父亲说。

“我已经累了,回去吧!好不好?”

女孩开始撒娇。对小孩来说,这种拍卖肯定是无聊乏味。

当然,女孩也穿上出色的天鹅绒礼服来参加派对,跟夕里子穿的夏装不同,她的看起来好温暖。

“你怎不去妈妈那儿?”那父亲说。

小女孩反驳说:“反正妈妈都在跟别的男人偷情,不在家的。”

周围的人听见都笑起来。

“压轴节目来了!”

舞台上的男人说。

“瞧,这就结束啦!”那父亲也松一口气的样子。

“这个有趣。”

“拿什么出来呢?”

人群开始交头接耳。

“其实——”年轻男人说。“这次展示给大家看的珍贵作品,并不容易出让。”

涌起一阵失望的嘘声。

“接着下来的——”男人提高声调。“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件十分罕有的洋娃娃。”

“洋娃娃?爸爸,他说洋娃娃呐!”在这之前一直噘嘴的女孩,突然眼睛闪亮。“爸爸,若是可爱的娃娃。买给我!”

“晤……看了再说吧!”

父亲显得神色不安。

“这洋娃娃跟真人一模一样,就像有生命的洋娃娃!”男人继续说。“也许应该说,这是成人玩的洋娃娃!”

“我们走吧!”父亲忽然慌张的催促女儿离去。女儿动也不动地说:

“不要!我要看嘛!”

“那么,请仔细观赏吧!”

年轻男人扬一场手,那个女人推着一张轮椅出来。

场内骤然安静下来。坐在轮椅上闭起眼睛的少女,全身裹在可爱的洋装里,无论怎么看都是如假包换的真人——

“噫!”勇一愕然。

“她是珠美啊!”夕里子喃喃道。幸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来,请大家出价吧!”年轻男人说。

“一百万!”

“二百万!”

“三百万!”

“我出五百万!”

声音此起彼落,价钱愈叫愈高。

夕里子满脸通红,拳头紧握。那些出价的男人,当然知道那是活生生的人了。

他们是为此而绑架珠美的!何等岂有此理的匪党!

“爸爸,买给我嘛!”

女孩紧紧拉着父亲的腕臂央求。

“嗯……但是……”

当父亲困扰得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有人说:“且慢!”

“小峰先生——”年轻男人露出困惑不解的神色。

他就是小峰?夕里子注视那个出现在舞台的老男人。

接着心头一震,他就是勇一的外祖父了。

“小峰?”勇一仿佛也想起来了。“刚才在车上,你不是提到他么?他怎么啦?”

“嘘!待会再说。”夕里子说。

“各位,万分抱歉——”小峰站在舞台上,两手摊开。“这个洋娃娃不卖,非卖品。”

疑惑之声四起。

“我们一时弄错了,十分抱歉。下次一定有更杰出的——”

小峰的话说到这里时,传来砰一声巨响。小峰按住胸口呻吟。

“他中枪啦!”勇一张大眼睛。

“不好了!”

夕里子正要冲上舞台时,突然灯熄了,房间被黑暗包围。

“怎么回事?”

“快跑哇!”

叫声四起,人们一窝蜂地冲向出入口。

夕里子想是有人故意关掉灯光的。外面走廊很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停电。

这里聚集的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同一时间冲向门口,情况自然十分混乱。

夕里子被人推推撞撞的,一时站不稳,啊一声跌倒在地。肚子被人踩了一脚,立时痛得大叫起来。

有人被夕里子绊跌了,接着一个两个——夕里子很快成为铺垫。

“让开!走开!”

她拼命喊,像赶狗一样,可是对方不易让开。

又有两、三个人的重量加上来,夕里子甚至不能呼吸。

她以为自己可能就这样窒息而死。

突然,身体轻盈起来。

“你没事吧!”是勇一的声音。

“总算——活下来了。”夕里子答。

脚步声远去,房间安静下来。借着走廊的灯,勉勉强强可以看见室内的情形。

“遇到不幸……我以为死定了。”夕里子说着,骇然一惊。“哎,必须带珠美离开才行!”

“对,赶快带她下来——”

他们望向舞台方面。

“糟糕!她跑到哪儿去了——”夕里子不禁脱口而出。

舞台上,小峰倒在一角。轮椅也在,却是空的。

不见珠美的影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