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秘密交易

作者:赤川次郎

早上来了。

天亮不久,几乎没有车辆经过。

“好困啊!”杉下丽美拼命撑开想闭上的眼皮。

“何不睡一下?”夕里子说。

“你呢?”

“我要等国友先生来。”

“那我也要等。”丽美甩甩头,设法保持清醒。

夕里子没有精神再说什么。

现在,夕里子、勇一和丽美三个人,坐在小峰家附近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里。虽然天亮不久而已,这里却有不少长途货车司机之类的顾客,相当热闹。

小峰家发生的大騒动令他们犹有余悸,他们决定到这里“避难”一下。

“他是我外祖父啊……”勇一不住地喃喃自语。

夕里子已将他母亲和小峰的事告诉了他。

“我妈妈是那种人的女儿?”勇一说。“有钱人最卑鄙了!”

“还不知道有什么内情。”夕里子说。“等你知道以后才批评好了。”

“不要讲耶稣了吧!”勇一扭过脸去。

“希望他有救就好了。”

“谁晓得?”勇一看着外面说。

中了枪的小峰被送去医院。子弹稍微偏离心脏,但他毕竟年纪大了,只有一半机会获救。

夕里子叫了第五杯咖啡。

“我也要一杯。”勇一对女侍说。

“对不起。”隔了一会,勇一说。

“什么事?”

“你们不是担心珠美吗?而我一个人发牢騒……”

“算了。”夕里子微笑。“珠美很坚强,没事的。她会设法突出重围的。”

这句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国友走进店内。

“嗨”一声就咚地坐下。

“辛苦啦!”夕里子说。“一切妥当了?”

“还没。不过,后来的事交给别人处理了。累死啦!”国友打个大哈欠。

“抱歉。如果我们尽快通知你的话,你可以在客人离开前录取一些口供。”

“结果是一样的。若是你太能干了,反而令我为难哪!”

“有线索吗?”

“嗯哼!刚才向小峰的秘书问口供了。”

“是不是拍卖会的司仪?”

“对,他一定知道珠美的事,我会问出来的。”

“我相信。”夕里子点点头。“这人也一定知道什么内情。”

回头一看,杉下丽美已呼呼入睡了。

“睡着时,看起来不太可憎哪!”夕里子微笑着。

“不惜。”国友把端来的咖啡一口竭尽。“再来一杯!”

“对胃不好哦!”夕里子说。

“眼睛睁不开嘛,没法子。”

“虽然年轻,但不要硬撑下去。”

“这句话是我说的。”国友苦笑。

“小峰先生的病情如何?”

“刚刚查询过了,好像没恶化。听说只要挨得过今天就没事。”

“哦!”夕里子点点头,又问勇一。“你没从母亲口中听闻小峰先生的事?”

“完全没听她提过。”勇一说。“我妈说她父母早就死了。”

“有没有跟亲戚来往?”

“我妈是个非常坚强独立的人,她的口头禅是不要靠别人。不仅是亲戚,她连左邻右舍也毫不来往,所以社区的人都不喜欢她。”

“哦!”

“虽然她很坚强,但也有温柔的一面。有时在别人面前摆出威严的态度,大家说她傲慢,都不爱接近她。”

那是因为她是小峰家独生女的缘故,夕里子想。培育的环境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并不容易改变。

“可以说说你父亲的事吗?”夕里子说。

“父亲?”勇一耸耸肩。“我连他的长相也不知道。”

“听说他离家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与其说离家,不如说他们根本没结婚,虽然他知道妈生下我的事。”

“是不是姓有田?”

“不知道,有田不是我生父的姓。”

“不是?”

“呃,当我五岁、六岁时,我妈结过一次婚,嫁给一个姓有田的人。”

“那个人呢?”

“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意外死亡了。那件事我记得。”

“呀,运气真坏!”

“是吗?”勇一牵动嘴chún笑了。“不过,我妈好象没有受大大的打击。她有时像少女般浪漫。”

“像少女般——?”

“呃。”

勇一的视线移向远方,仿佛在追寻母亲的影子。

“她坚强、自立,一个人抚养我长大,当我因打架而造成对方死亡,被转送感化院时,她并没有生气,只是宽厚地说;‘这也是人生的一课’。但是另一方面,她却认真地对我说:‘我所爱的人,只有你父亲一个。’”

夕里子见到勇一的脸上意外地浮现温柔,突然觉得心头一热。

这男孩真的很受他母亲,她一定是个拥有独特魅力的母亲……

“你母亲是个出色的人哪!”夕里子说。

勇一看着夕里子笑了。

“谢谢。”然后表情一紧。“所以我不能饶恕那个杀我妈的家伙。”

“但是制裁要交给我们。”国友平静地说。“你母亲也不高兴你再被送去感化院的。”

勇一直视国友说:

“我妈就是不高兴,也不能生气了。”

国友无话可说。

勇一站起来,走向洗手间。

“唉。”国友叹道。

“我想他不是坏孩子。”听了夕里子的话,国友点点头。

“我知道,我也这样想。只要给他好机会的话,他一定成为不平凡的人,我是想到这点才叹气的。”

“不错,跟你意见一致,我很开心。”夕里子微笑。

“不是经常一致么?”

“嗯!”

两人慢慢喝咖啡。国友不加糖,夕里子加了很多糖和奶糖。

“珠美的事令人担心得很。”国友说。“但我找遍那房子了……”

“她没事的。但是——当然希望早点找到她。”

“如果我当时在场的话,情况也许不一样,都是我的过失。”

“可是——”夕里子尽量抖擞精神。“不知袭击小峰的是谁?动机为何?”

“他是大资产家,有人狙击并不出奇——”国友望望勇一去了的洗手间。“说不定跟他的事有关哪!”

“我也这样想。一旦证明勇一是小峰的孙儿,他将继承一笔相当庞大的财产,是不?”

“因着有田信子的死他才得悉孙儿的存在,跟着没多久就被狙击了。”

“我不认为是偶然。”

“晤……”国友沉思。

“还有,会否会连有田信子命案也跟它有关连?”

“这是有可能的。”

“杀死有田信子的动机,有哪些可能性?案件进展如何?”

国友注视夕里子半晌,终于死心地说:

“好吧!虽然我不希望你们卷入案件中,可是事情已发展到这种田地了。”

“对呀!从实招来吧!”

国友苦笑。

“有田信子好像有情人。”

“啊!”夕里子瞪眼。“是谁?”

“那就不知道了。只是她的手袋里有本记事簿,上面有酒店的名字。”

“酒店?”

“对,而且像是爱情酒店。”

“呵?好意外。”

令人觉得有田信子的形象和勇一口中的母亲不一致。

“她好像经常使用相同的酒店,我拿照片去查讯了。”

“你一个人去?”

“那还用说。”国友笑了。“酒店职员记得她。”

“包括她的对象?”

“不,只记得有田信子。据说每次她都大大方方的进去,完全没有鬼鬼祟崇的样子。”

“对方呢?”

“只知道经常是同一个对象,低着头急急走过,完全不知道长得怎样。”

“原来如此。”

“不过,她有情人并不出奇。”

“不错,四十岁了,又独居,一定很寂寞了。可是——”

夕里子蹩眉。

“可是什么?”

“为何利用酒店呢?勇一又不在,她的寓所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么?”

“大概想避开邻居的眼目吧!”

“哦,是吗?”夕里子点头。“她与邻居的关系一定很淡漠。”

“男方的家——”

“肯定不去。如果可以去的话,他们就不会常常利用酒店了。也即是说……”

“我也猜到这一点,有田信子的情人一定有老婆。”国友说。

“假设那就是杀人动机的话……”

“目前还在调查她的情人是谁,可是还没有头绪。”

“还有其他问题哦!”夕里子身体探前。“为何有田信子在学校被杀?”

“嗯,那也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勇一上那间学校的时间很短,而且是念二年级的时候。现在有田信子和那间学校应该毫无关系才是。”

“不错。”

“话虽如此,为何她半夜跑去那种地方?”

“也许为了跟某人见面,对方指定那个地点……”

“指定在半夜的中学见面?似乎不太可能吧!”夕里子说。“与那份考题复印本,可能有什么关连。”

“问题出在这里。为何它会放在有田信子的手袋中?”

“真令人费煞思量,而且皱巴巴的……”

“假设是凶手放的,动机何在?”

“且慢——现场是不是有搏斗的痕迹?”

“嗯,桌椅全都翻倒了。”

“那么,那份复印本,可能是有田信子和凶手搏斗而抢过来的了。”

“哦,若是那样,就能了解为何它变得皱巴巴了。”国友点点头。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先是搏斗,她拿到复印本,放进手袋,回去时后面——”

“后脑被人一击。晤,情况吻合了。”

“这么一来,与学校无关的有田信子,为何从对方手中拿走复印本,这是关键所在。”

“其实,关于这一点,我本正想详细盘问被杀的丸山。”

“晤……”夕里子陷入沉思。

某个念头在她脑中闪过。

她不能肯定,这只是直觉——不过,如果情形真是这样的话——

正在沉思时,一个惊人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喂!”

国友回头一看,大吃一惊。

“是你——”

站在两人身旁的,是接到有田信子被杀的消息而去学校现场的板口爽子——板口正明的母亲。

至于当事人正明,正畏畏缩缩的站在母亲后面。

“怎么啦?”国友问。

板口爽子翻眼珠怒目而视,同时大声怒吼:

“你又虐待我的儿子了吧?”

“虐待?不,因他有份参加派对,手续上必须——”

“我不准!我正考虑控诉你虐待儿童!”

“妈!”

正明正想说什么时,被母亲打断:“你不要说话!”

“这么寒冷的晚上,竟然不让我家正明睡一觉!万一他因此感冒或是患了肺炎,怎么办?”

“妈,我——”

“一切交给妈妈!——你懂吗?刑警先生,我知道怎样做的。”

“妈,你——”

“来,早点回家,必须喝点热汤才行。”

板口爽子捉住正明的手,不由分说地强拉他走了。

夕里子目瞪口呆,然后摇摇头说:

“好厉害的母亲!”

“母亲也有各种类型的!”国友笑说。

两人又开始喝咖啡……蓦然抬起脸来交换了一个眼神。

“是不是很久了?”夕里子说。

她说的是勇一。

“有古怪。”

国友站起来,急急走进洗手间。

几秒钟后,国友冲出来。

“他从窗口跑了!傻瓜!”

夕里子目送国友冲出餐厅。然后迅速向后门奔去。

“实在麻烦大家了。”

小峰的秘书井口用手帕指着额头的汗,不停地弯腰鞠躬。

站在一旁的夕里子,只觉得他惺惺作态。

寻找勇一的工夫终告徒劳,国友和夕里子回到了小峰家。

丽美坐上父亲派来迎接的车子回去了,一路上几乎是沉睡不起。

“小峰先生的事暂且不提——”国友盖上记事簿。“关于佐佐本珠美被绑架一事,你怎么解释?”

“你说绑架?”井口夸张的露出震惊表情。“没有的事!拍卖时,我们的确让她服了安眠葯,但我们没有强迫她来这里的。”

“即是说,她是自愿跟你们一起来的喽!”

“刑警先生。”井口挤出笑脸。“我不想说小峰先生的不是,利用一名初中女生玩那种游戏,实在不对,而且绑架——”

“觉得意外?”

“正是如此。”

“可是,你们在那种地方拍卖她,老实说,不就等于扯皮条了么?”

“非也非也。”井口搔搔头。“那只不过是游戏罢了。至于买主和她其后的交易如何,我也不太清楚。”

全是推脱责任的说话。就在这时,草间由美子站上前来。

“替她换衣服的是我。”她圆滑地说。“对女孩子来说,那是很好玩的兼职嘛!”

“哦?这么说,你们准备付钱给她!”

“是的。只是叫她穿上可爱的衣裳,陪陪中年叔叔玩玩——那绝不是肉体买卖。她还很高兴地说,可以赚到好多钱咧!”

“呵呵!可是,为何故意让她服下安眠葯?”

“为了有更佳的演出效果。”井口说。“那时候,必须使她看起来像洋娃娃,但与其叫她装睡,不如真的睡着更好。”

“即是她本人也答应了?”

“是的。”

国友略一沉思,井口的答覆看来没有漏洞。

“我不明白,据说有人出价一百万、两百万,是不?若只是跟年轻女孩玩一玩,怎会出那么一大笔钱?”

“这个……有钱人作风特殊嘛!”井口笑了一下。

“我已写下你的口供。不过,到底是否真如你所说的一样,只要问问当事人就马上分晓。”国友的语气变得严峻。

“佐佐本珠美到哪儿去了?”

夕里子盘起胳臂,凝神听着。

“不知道。”井口摇摇头。“请相信我。真的嘛!她在那段混乱期间,不知消失在何方了。我们也束手无策呀!”

“真糟糕!我还以为你们可能知道她的下落。”

“不能帮上忙,抱歉。”井口又鞠躬。

夕里子打岔:“珠美之前穿的衣服呢?”

“那个吗?”草间由美子说。“不是好东西,扔掉了。”

夕里子怒上心头,狠狠地瞪着由美子……

“那么,关于佐佐本珠美的事,且等找到当事人才另外请教好了。至于这次的秘密拍卖……”

“那件事不能传开去——”井口快口说。

“况且,我想拍卖跟小峰先生中枪事件无关。”草间由美子说。

“有无关系,由我们警方决定!”国友盯她说。

夕里子暗暗叫好。

夕里子十分明白井口话中的意思,参加那个拍卖会的客人,有不少是社会上的知名人士,当然不方便公布出来。

她不是勇一。她认为有钱是别人的自由。

夕里子还想问草间由美子怎会认识丸山一事,不过暂时还是不要提出的好。

草间由美子应该不知道那天她在场的事。她要等到充分拿到证据时才提出,这样一来,说不定会露出破绽。

珠美到底去了哪儿——

“对不起。”国友说。

“不,谢谢你送我回家!”到了大厦入口,夕里子停下来。“到这里可以了。”

“不要紧吗?”国友担心地说。

怎会不要紧?妹妹行踪不明,无论夕里子怎么坚强,也不可能若无其事。

可是,她不想在国友面前落泪。当然,还是十八岁少女的夕里子,若是伏在国友胸膛上哭泣,也许不是坏事……

然而这时在他面前,始终仍是那一副坚强的样子。与其说是虚荣感作祟,不如说她不想让国友担心。

“我没事!”夕里子微笑。“虽然有点沮丧,可能是太疲倦了。”

“是吗?那就好好睡一觉吧!”

“好,可是要上学——”说到这里。夕里子有点失神。“对了,今天是礼拜天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