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孤军作战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醒来时,已近下午两点。

国友送她回到家时,已过清晨八点,因此也不算睡太久。

她一进到屋里,不喊一声就径自上床蒙头大睡去了。

又困又倦,上床时仍穿着去派对时的“清凉”夏装,醒来时有点打颤,连忙更衣。

“姐姐,你在哪儿?”

夕里子走进客厅,顿觉困惑。

屋里冷得出奇,完全没开暖气。

夕里子侧侧头,连忙开了石油暖炉。

“奇怪……”

绫子大致上是怕冷的,不可能在这么寒冷的情形下待在家里。

难道出去了?去了哪儿?

细心一想,昨晚绫子听见丽美说珠美“被绑架”,马上失色晕倒。夕里子让绫子躺在沙发上就出去了,回来时,绫子究竟是否在家?

夕里子发现房间的窗帘全部拉上了,于是上前拉开,这才有“白天”的感觉。

“姐姐——”

夕里子突然觉得不安,在屋里到处找了一遍。

光是知道珠美受到停学处分,绫子就觉得有责任而意图吊颈;说不定她也认为珠美被绑架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又跑去上吊了。

像她那种性格的人,把所有不好的事都想成是自己造成的而自怨自文,另一方面,多多少少带着戏剧的成分去寻死寻活,最后当然不会真的死掉。

可是。也有可能受了某种刺激而寻死……

房子没有小峰家那么巨大,要确认绫子不在任何角落,也并不怎么花时间。

暂且松一口气。可是,究竟她跑到哪儿去了?

“全都是一样……讨厌!”

夕里子叹气,也不是没道理的。

“肚子饿了!吃点即食面吧!”

煮了开水泡面,等四分钟,然后用更短的时间把面吃光。

绫子和珠美都失踪了。

对绫子而言,她一个人外宿是不可能的事。

不会是……跑去外面投河自尽了吧!

家里没有留下字条之类的东西,愈想愈不对劲。

出去看看好了,夕里子下到一楼,出到大厦外面。

“喂!跳河啦!”

突然听见男人大声喊,夕里子浑身一震!姐姐,太快了吧!

她哗一声冲出时,差点跟一名手提大旅行箱的男人相撞。

“对不起。”男人慌忙道歉。

“刚才大喊大叫的是你吗?”夕里子焦急地说。

“嘎?”男人吓了一跳。

“你没喊‘跳河’吗?”

“嗯。”男人点点头。

“在哪儿?”

“哪儿?这里呀!”男人举起大纸袋。“我去大坂出差,刚刚回来。”

“可是——”

“我家小孩恰好在露台上,我对他说‘礼物啊’,这有什么——(注译:日文中,“跳河”和“礼物’”是谐音。)

夕里子顿时满脸通红,用吓人的语调说:“请不要乱讲话的好!”

男人翻着白眼,目送夕里子怒气冲冲的走开……

珠美的脸碰到冰冷的东西,醒了过来。

她不是从睡梦中醒来,那是意识逐渐恢复的感觉。

对……是安眠葯造成的。

那个叫井口的男秘书!光会嬉皮笑脸,不知肚子里打什么鬼主意……

草间由美子也一样。不,她一定比井口更阴险。

怎么回事?这里还是小峰的公馆么?

抬头打量四周,似乎不太一样。虽然房间不很有气派,但是这里比小峰家可爱。

以粉红色为主的墙纸,还有地毯、桌子、床……全是粉红色的,怎么看都像是小孩的房间。

加上多得不计其数的毛毛公仔……珠美对于收集这类东西,素来不太感兴趣。

若是价值连城的稀世公仔的话,或许尚且有点意思,对于这些毫无用处的娃娃,珠美可漠不关心了。

不过眼前这些收藏品,毕竟令珠美看傻了眼。数目太惊人了,而且有的奇大无比……

有小孩子身量那么大的熊、狸、恐龙毛公仔、如实物大的狗、猫、兔子、河马——没有,可是已称得上是应有尽有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坐在椅子上的珠美想站起来,却发现身体竟然不听使唤。

“难道葯力还有效?”

说完这句话,珠美顿时不寒而栗。

她的手和脚均被绑在椅子上,因而动弹不得,绳索很粗,虽不至于博得肌肉疼痛,却是肯定怎样也动弹不得。

身上穿的依然是洋娃娃的衣裳。

“这是什么玩意?”珠美嘀咕着……

猛然抬起头来,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女孩。

十二、三岁左右,予人稍微老成的感觉,但很可爱。

“咦,你醒啦!”那女孩说。

珠美眨眨眼,问:

“好极了,这是你的房间?”

“你饿了吧!现在给你牛奶哦!”

女孩似乎没把珠美的话听进耳朵,迅速穿越房间去了。

“哎,拜托,替我解开绳子好不好?”珠美转头对女孩说。

“要喝多少呢?她那么大,应该泡多一点才是。”

真是莫名其妙,珠美想。

“小妹妹,这是你的家?爸爸或妈妈呢?不在家?”

“肚子很饿吗?别哭,乖孩子,再等一会吧!”

谁哭了?这孩子难道听不见我说什么?

“你有没有剪刀之类的帮我切开这个。”

可是,女孩完全处之漠然。

“泡好啦!好烫,可别烫伤了。”

女孩拿着牛奶瓶走过来。

珠美不禁怒上心头,大声嚷道:

“你听人家说话好不好?”

女孩根本不予理会,说:“来,张开嘴巴!”然后硬把奶瓶塞进珠美的嘴中。

“喂——住手——”

珠美根本不想喝牛奶!她把头左右摆动,牛奶溅到她的胸前。

“瞧!溅出来了!你真不听话!”

咚一声,女孩用拳头敲了一下珠美的头。珠美气炸了!

好家伙,走着瞧吧!

“为了惩罚你,今天不给牛奶啦!”

女孩这样说着,走出房间去了。

“疯子!”珠美这才松一口气。

为何自己总是遇到这种变态的事?

看来不可能叫那女孩救自己了,必须设法解开这些绳子才行。

珠美拼命活动手脚,只要慢慢松开……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门外传来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大人的脚步声,不是小女孩的。

珠美屏住呼吸,一直盯着房门。

房门打开了。

头咚一声垂下,绫子终于睡醒了。

也许这是三姊妹感情和睦的证据。

绫子眨眨眼睛,然后“啊”声打个大哈欠。四周暗沉沉的。

尽管如此,绫子并没有被人监禁,也没有被绑或吃了安眠葯。

只是为何四周如此黑暗?她苦恼地想了一会,然后发现自己拘束地蜷曲起身体坐在硬绷棚的地面上……

在这种地方坐着睡觉,当然全身酸痛了。

难道还是半夜?可是,即使是半夜,也不可能这么黑。

伸手摸摸墙壁,冷冰冰的。说起来,的确寒意透骨,就像走进冰箱一样……

冰箱?不是的。

这是电梯1

究意怎会睡在这种地方,虽然绫子有低血压,睡醒后脑袋一片混乱。但她记得非常清楚,自己在大房子中迷了路,听到一男一女的对话。

“只好叫小峰死了。”

她因这句话而变得惊慌失措。

绫子逃了出来。但她仿佛觉得有人追来似的十分害怕。

情急中,她拉开一道就近的门便走了过去。那是一个像大橱柜的地方,堆了许多毯子和床单,非常适合躲起。

如此这般,绫子用床单蒙住自己,躲避眼前的危险,然后——发生什么事来看?

绫子知道外面发生騒动。可是,她和夕里子不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乃是她的座右铭,于是决定遵从以静制动的安全做法。

然后,她在黑暗中一直不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蓦地苏醒时,外面已经安静下来。

是否一切都结束了?绫子认为大可放心走出去,等到她真正有所行动,前后相差三十分钟。

好不容易离开那个橱柜后,绫子又在走廊上走着。

突然,前面不远的墙壁像门一样向两旁滑开,又传出那对男女的谈话声。

绫子暗暗叫苦,愈是不想见的人偏偏碰个正着,就如学生时代没做复习题,祈祷老师不会叫她,结果一定被点中的情形相似。

幸好对方不看她一眼就往绫子所在的相反方向走了。

她怕自己跟着走的话,又会见面。

或者乘搭眼前这部电梯下去的话,可能会找到出口!说不定有通往地下铁的联络通道!

于是,绫子找到按钮,走进那座电梯。就当电梯箱子往下滑行的当儿……

绫子在黑暗中叹气。

在门扉打开之前,电梯的电源切断了,绫子就这样被困。

幸亏绫子对于自己的“失策”已习以为常,她并没有太焦虑,反而就地而睡,这正是她的个性写照。

可是,当她醒来时,四周依然一片黑暗。怎样是好?绫子束手无策……

突然,哪儿传来嗡嗡的微小声音,灯泡随即亮起来。

通电了。绫子站起来。

“好痛……”她按着腰。“我是不是老了?”

电梯开始上升。有人在上面按钮了。换句话说——有人要搭电梯。

怎么办?

没有地方可藏身。

绫子只能困惑地呆立在那儿。这种情形,任何人也无计可施吧!

电梯咯噔一声停住,门扉打开了。

“嗨,怎么样?”

开门进来的,是个毫不起眼的中年男人。

珠美坐在被绑的椅子上,怒目瞪着男人。

“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吧!”

“不要生气嘛!”

男人耸耸肩,关上房门。他虽然不甚有风采,可是身上穿的衣服倒和房间相称,看起来十分名贵。

别被他的财势吓唬了,珠美在心中暗骂自己。

“快点替我解开绳子!如果现在放我走的话,我答应你,绝不以绑架罪名起诉你!”

珠美先采取强硬的态度。

“好倔强的女孩。”男人苦笑。“不过,不是我绑架你来的。若是绑架的话,应该是小峰先生才对!”

“你又怎样?”

“我出高价把你买回来。”

“呵!你想警察会相信这些措词么?”

“在这种被绑的情况下,你的措词还不是不适用?”男人反chún相讥。

这样硬碰硬是行不通的了,珠美想。

“好吧!你想把我怎么样?”

“是我女儿央求我买你回来的。”

“女儿?那个有点神经——”

珠美立刻缄口不语。

想起自己的境况,还是不要说太过激怒对方的话。

“的确是的。”男人出乎意外地坦然点头。“那孩子有点不正常。但是对我而言,她是无法代替的心肝宝贝。”

“大概是吧!”

“她母亲顾着玩乐享受,那孩子渴求关怀,于是——”

男人指向那些排满的毛公仔。“造成她对公仔的偏爱。”

“这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她最爱的只有这些公仔了。”

那男人额上的皱纹更加深刻,言谈间流露苦恼神色。

世上什么样的家庭都有,珠美想。

“你能了解吗?”男人说。“为了那孩子,希望你能扮演娃娃的角色。”

“虽然话是这么说……”

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的,她喃喃自语。

“偶尔嘛,请你——”

男人站在珠美面前。

“你想怎样?”

“除了作我女儿的娃娃之外——能不能客串作我的玩伴?”

男人突然俯下身来,凑近珠美的脸,原来的苦恼表情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开玩笑!我没那种恶心的嗜好!她想大叫……

突然改变主意,决定逗一逗对方。

“那种事嘛……”她故意迟疑不决。“不会是免费的吧!”

“当然当然。”男人涎着脸点点头。“当初买你是作为我女儿的娃娃的。至于我这方面,另外算钱。”

“哦……”珠美尽量抛媚眼示风情(其实一点也不媚,朋友看到了,一定会问她是不是“眼抽筋”?)“我最喜欢中年人了。”

“是吗?好极了。我嘛,我也喜欢十几岁的女孩子。”

“臭味相投啦!”

“不错。”

珠美浮起“妩媚”的笑容。“可是……手脚被绑在椅子上,什么也不能做呀!”

说的也是。好,现在替你解就是。

行啦,珠美心中暗暗叫好。

男人正要解开珠美被绑在椅背的绳子时,突然停下来。

“且慢。”

“怎么啦?”

“马上解开的话,多没意思。”

“怎会呢?”珠美挤出笑脸。“而且,手痛脚酸的,一点也不好玩。”

“这才是好玩地方。”

男人伸手过来抚摸珠美的脸庞。珠美不寒而栗,拼命忍住不露任何声息。

“绑着更好玩,我会好好疼借你的,事后才替你解绳子。”

“我——我没有那种嗜好……”

“那是我的嗜好嘛!”

这两父女岂不都是变态?

珠美拼命摆动身体,可是能够活动的范围大有限了。

男人发出急促的呼吸声,一只手搭在珠美的胸前。

突然间,怎么回事?男人仿佛看见鬼似地睁大眼睛,脸色灰白,而且,不再看珠美一眼。

男人回过头去,身体转向一边,珠美这才看到男人身后,站着那个女孩。

“你……”男人说。

“她是“我的’娃娃哦!”女孩用充满愤怒的声音说。

“我不是说过,爸爸不能作弄她么?”

“你……”男人的声音颤抖,整个人转向女儿。

映入珠美眼帘的,是男人染满了红“污渍”的背部,而且“污渍”渐渐扩大。

接着珠美才想到,女孩两手紧握的东西,乃是一把尖锐的菜刀。

男人猛然跪在原地,伏倒下去。女孩对这一切似乎不以为意。

“爸爸时常讲大话。”说着,她拿着沾了血的菜刀,向珠美走过来。

甚至满不在乎地踩过父亲的尸体。

珠美浑身打颤。如果这个时候国友来救她的话,她愿意把全部积蓄送给他!

“你是属于我的。”女孩俯视着珠美。

菜刀的尖端就在眼前数公分摇晃,不能违抗她,于是珠美点点头。

“不过,你作为洋娃娃,却说太多话了。”女孩说。“让我使你不能说话吧!”

我没有发声的按钮呀,珠美想。

“只要割断喉咙部分,肯定不会说话了吧!”

珠美膛目。割断喉咙?那就必死无疑了1

“喂,乖孩子。听我说!姐姐有好可爱的娃娃哦,送给你,好不好?”

“不准讲话!”女孩皱起眉头。“我最讨厌吵吵闹闹的人!”她随即握好菜刀。“从哪一带发出声音呢?”

女孩弯下身来,直直盯着珠美的喉咙。

“是不是这一带……”

她把刀尖移向珠美的喉头——

“且慢!”一个尖锐的叫声。

是国友!他冲进房间,从后面抱住女孩,往横翻滚。菜刀飞到空中,然后咚地掉在地面。

“国友先生——!”珠美喊。

“已经没事了!放心!”

国友的声音就在耳边。然后,珠美失去了知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