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阴影

作者:赤川次郎

“你捡回小命啦!”夕里子说。

“嗯!”

“你要好好感谢国友才是!”

“嗯……”

“不必了,是我一时疏忽造成的。”国友说。

“嗯……”

珠美正以惊人的速度吞下夕里子所做的咖喱饭,所以没空回答。

当然了,这里是佐佐本家的饭厅。

“啊,重新活过来啦!”

吃光了满满的三大碗饭,珠美才舒一口气说。

“傻瓜,这样会弄坏你的胃哦!”

“总比饿死的好。”珠美打个大哈欠。“我去洗个脸。”说着,站起来走开了。

“做老么真好。”夕里子叹道。“我为姐姐的事担心,什么胃口也没有。”

“不,珠美也在担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她是这个年代的人嘛!”

“好像我很老似的。”夕里子瞪了国友一眼。“不过,真的多谢了。”

“职务所在嘛!”

“咦,我以为你是为了我而努力的。”

“这当然是。”国友认真地说。“我的运气好,一个客人在騒动之后,看到那部载走珠美的车子,并且记下车牌号码了。”

“天助我也,阿门。”夕里子划个十字。

“又点马虎的感恩祈祷。”

“算了,我已向所有神明谢恩了。”夕里子一本正经地说。

“啊,清爽多了!”珠美走回来。

当然,她已换上普通的便服。

“必须严厉叱责井口和草间由美子才行。”国友说。“对了,珠美。”

“什么?”

“当你晕倒时,说了一些古怪的话哦!”

“我吗?我说了什么?”

“你说‘不能给全部’,那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那些话吗?”珠美装蒜。“一定是脑筋混乱了,所以胡诌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是吗?真是这样就无所谓。”

“珠美——”夕里子说。

“我不要咖啡了。”

“我不是说这个。小峰亲口说他‘可能被杀’,是吗?”

“嗯。不过,他没再说什么。那位伯伯看来是好人,他有得救吗?”

“医生说,只要挨得过今晚就有救。”

“哦,好极了。我希望勇一和他见一次面哪!”

“勇一也行踪不明啦!”

“他到哪儿去了?现在已经入夜了吧!”

“晚上七点多了。”

“大概很冷吧……”珠美低喃着,向大门的方向望去。

“不错。今天相当寒冷,可能会下雪哪!”国友说。

“哎!”夕里子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眼睛发亮。“也许可以找到勇一。”

“去哪儿找他?”珠美说。

“医院。”

国友点点头。“对呀,他也知道小峰受了重伤,说不定去见他最后一面……”

“一定是了。”珠美霍地跳起来。“我们也去,快!”

“可是——”夕里子踌躇起来。“万一姐姐想联络我们……”

“可以联络的话,表示她已安然无恙,不必再担心她了。快点准备呀!”

“好吧!”夕里子见到珠美一转眼就穿上外套出到玄关,便摇摇头说:“上学时,如果也有这个速度.我就轻松了。”

寂静的医院。

当他们三个人抵达医院时,才不过八点钟,但是已有不少病房熄了灯。

“刑警先生。”年轻医生见到国友,走上前来。

“辛苦了。”国友说。“小峰先生的情况如何?”

“不好也不坏。”医生摇摇头。“还没脱离危险时期,不过以目前的稳定情况来看,应该有希望的。”

“谢谢。我们可以进去病房吗?”

“可以的——如果不开摇滚音乐会的话。”

很有幽默感的医生。夕里子不禁微笑。

“走吧!”国友催促她们两个。

在走廊上走了一会,其中一道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走出来。

“他是警探。”国友告诉夕里子。“喂,怎么样?”

“啊,国友先生!”年轻刑警正在伸懒腰,接着慌忙把手放下来。

“没有异样?”

“目前没有。找到凶手的线索吗?”

“正在调查那支手枪,看来很花时间。”

“是吗?要不要进去看看?”

“待会好了。”

“那我去洗洗手——”

“好,我替你看着。”

“对不起。”年轻刑警走开了。

“如果不是一楼就好了。”国友说。“一楼的话,可以从窗口爬进去。”

“可是,怎么会——”

“来到医院,大概不会做那种事吧!”

“国友先生。”夕里子说。“万一凶手又来杀小峰呢?”

“那不可能。”国友说。“那等于自投罗网,尤其是小峰仍未脱离危检时期——”

“不错。”夕里子点点头。

“怎么,你好像在意什么似的?”

“我在想,杀有田信子的人,以及枪击小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可是,虽然他们是父女关系,谁会有动机去杀他们两个?即使在财产问题上,有田信子对于金钱根本毫不在乎,不是吗?反而因杀了有田信子,公开表明了小峰有孙儿的事实。”

“对,何况小峰和有田信子的被杀现场——那间中学毫无关连。”

“就是嘛。”

“然而我总觉得,同一个凶手的事是可能的。”

正当国友觉得困惑时,珠美说:“嘘!”

“怎么啦?”

“安静一点。”珠美低声说。“里头有脚步声哦!”

“脚步声?肯定吗?”

“可能是……”

珠美伸手,飒地拉开病房门。

勇一站在小峰的床边。

里头微暗。走廊的光线照入房内,吓了勇—一跳。

然后,他奔向正面的窗口。

“等等!”珠美冲上去。

可是,来不及了。

勇一好像先让窗门开着,一瞬间就从窗口跳出外面。

珠美奔到窗旁,探出身体大喊:“是我啊,不要跑!”

勇一一下子冲越医院前面的草坪。

“喂!等一等!”国友从窗口翻出去。“我有话跟你说!”

可是,勇一仍然没有停下脚步来——

勇一奔到草坪中央。就在这时——

砰一下短促的尖锐声音,划破夜空。

“哗!”珠美尖叫。

枪声!然后,勇一倒在草坪上。

“他中枪了!”

“让开!”

夕里子追赶在后,从窗口翻了出去。珠美也不示弱,嘿一声,不顾一切的“潜水”出外。

虽然没有折断颈骨,屁股倒是碰得很厉害,痛得珠美皱起眉头。

终于站起来时,只见到夕里子的人影。

“姐姐!他呢?”

“不在,好像跑了。”夕里子环顾四周。“低下头去,万一又有子弹下来岂不糟糕?”

“但是——”

“看看吧!”夕里子蹲在草坪上。

惨白的水银灯,照出草坪上有黑斑点点……

“这是——血啊!”珠美脸都白了。

“他中枪了。国友正在调查枪声的来处。”

“必须尽快找到他!”

“不错!可是,假如他不想出来的话,也许不容易找到。”

两人在谈论时,国友跑回来了。

“你们没事吧!”

“没事。”夕里子说。“可是——你看这里。”

“不是血迹吗?”国友望望大马路。“他根本不听别人的,真是!”

“枪声方向呢?”

“好像是从车上开枪的,从那里射向草坪,刚好是射程范围。好像只开一枪就跑了。”

“难道是为了狙击他而来?”

“四周一片光亮,看来不会看情人了。”

“那么,凶手也猜到勇一来了这里啦!”

“如果早一点来就好了。”珠美懊悔地说。

“国友先生!”年轻刑警奔过来。“对不起!”

“不。你回去病房,不要离开小峰身边。”国友严肃地说。

“知道!”

年轻刑警走开后,国友他们循着血迹追踪,可是,走了不到几十米,血迹骤然断了。

“大概截了计程车跑啦!”国友摇摇头。

“他必须早点疗伤才是!”珠美的心都跟着跑了。

“走吧!”夕里子说。

“去哪儿?”国友看着夕里子。“你有‘目的地’吗?”

“这是我的直觉。现在请相信我,跟我来。”

夕里子说着,扬手截了一部刚巧经过的计程车。

“你想去什么地方?”上车后,国友说。

“丸山老师的家。”夕里子说。“地址我不知道。国友先生知道吧?”

“嗯,可是——”国友慾言又止。“好吧,且听你的。”

他向司机说明路线。

计程车在晚间的市区飞驰,外边的冷风更强了。

“不知查到了什么?”

丸山的未亡人,带着茫然的表请坐着。昨天的丧礼刚刚结束,精神还未完全恢复,这是可以理解的。

国友虽然来了,却不晓得怎样问才好!

坐在沙发边端的夕里子,把心一横似地探前身体。

“如果我说出这件事,可能令你不高兴。”

“哦?”未亡人困惑地注视夕里子。

“请问丸山老师,是否事前把考试题目告诉了学生?”

对方的脸顿时僵硬起来。

“这是从何说起——”

“求求你,把真实的情形告诉我们。杀死老师的凶手,说不定还会杀其他人。如果迟迟不把凶手逮捕的话,可能又有人被杀。现在已有一个人中枪受重伤了,请你无论如何——”

“先夫为何要做那种事?”

“为了钱,所以卖考题。”夕里子一个劲儿地说。“还有,丸山老师是不是有情妇?”

“喂——”国友不由担心起来,企图制止夕里子说下去。

因为未亡人脸色苍白,似乎想扑过去打夕里子一顿。

可是,她突然放松全身的气力,连怒气也消失了。

“你说得对。”未亡人说。“先夫……是个非常认真而诚实的人。他很胆小,连自己也想不到会出卖考题。”

“我也这样想。”夕里子点点头。“是不是那个女人在操纵他?”

“是的,正是如此。”未亡人说。“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以后,所有的事都变得一塌糊涂了。”

“她是——草间由美子吧!”珠美说。“丧礼时,你不是一直瞪着她么?”

“对,那个女人。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知道是她。”

“草间由美子……”国友摇摇头。“为何她要——”

“她是小峰家的什么人?”夕里子问国友。

“她自称是负责照顾小峰的生活起居,我想多半是小峰的爱人吧!”

“另一方面,她一定是和那个秘书井口同一阵线。”

“可是……”

“太太,”夕里子转向未亡人。“你知道丸山老师把考题卖给谁吗?”

“好像有好几个,但我不知道名字。”未亡人不安地望望国友。“这件事会不会登在报纸上?”

“我不敢说——”

“如果死了,那种事还要被大书特书的话,先夫一定会很伤心。可以设法不公布出去吗?拜托你们。”未亡人就地鞠躬。

她的心情不是不能了解。一旦校方知道丸山向学生卖考题的话,当然不会视而不见,可能不予家属退休金,而未亡人将来的生活也许会出问题。

“我尽力而为。”国友回答。“但我不能答应什么……”

未亡人没有再说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