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夜半惊魂

作者:赤川次郎

“你说什么?”国友不由反问。

甚至连正在忙着吃巧克力普菲的珠美,也不由停下来,直直注视夕里子的脸。

“二姐——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可是——勇一和丸山老师?完全不相像嘛!”

“也不是的。”国友沉吟着。“假设有田信子曾经与丸山私奔,最近又常在酒店碰面的话……”

“可不是吗?因我觉得,有田信子和那间学校唯一有联系的,只有丸山一个了。”

“有田信子说过,她一直爱着第一个男人。他们双方不过四十岁,偶然重逢而爱火重燃,并非不可思议的事。”

“偶然?”夕里子说。

“你的意思是……”

“丸山对草间由美子言听计从哦!”

“原来如此。”国友恍然地点点头。

他三个离开丸山家后,走进附近的咖啡室闲聊。

“小峰想到自己年纪大了,所以有意调查女儿的行踪,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那种情形下,他会吩咐谁去做?”

夕里子说。

“井口或者草间由美子吧?”

“如果信子回来了,可能会给他们两个造成麻烦。”

“井口想得到小峰的财产并不出奇。”

“他先告诉小峰,没找到信子的下落,其实早查到了她的所在。另一方面,草间由美子得悉有田信子从前的情人在中学当教师,于是找机会接近他……”

“丸山一落到那女的手中,肯定输得一败涂地了。”国友说。

“为了筹措跟草间由美子相会的费用,丸山看准那些家里有钱而成绩不好的学生,事先把考题告诉他们。我想多半是由美子出的主意。那种事重复了两三次,草间由美子知道他慾罢不能,于是向他提出那个计划。”

“即是叫丸山和有田信子见面的事吧?”

“当然是草间由美子先安排一切,造成他们偶然重逢的了。因为信子仍然受着丸山——”

“走进酒店时,经常低下头去的乃是丸山啊!作为学校老师,自然会那样做。”

“万一被认识的人撞见就麻烦了。”

“是吗?我才不在乎哪!”珠美终于吃完她的巧克力普菲,拼命喝水,然后插嘴。

“你是特别的。”

“什么意思?”珠美噘起嘴巴。

“难道是草间由美子企图叫九山杀了有田信子吗?”国友说。

“那就不知道了,我觉得丸山不可能会杀人。”夕里子说。

“我也有同感。”

“不过,即使他没有下手,却有可能把有田信子叫到那间酒店去。因为一旦知悉有田信子有情人,搜查当然转向他那边了。”

“可是,事实上有田信子是在学校被杀的。为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夕里子调整坐姿。“就如先前所说的,假设放在有田信子手袋内的复印本是她抢夺回来的话,意味着她知道丸山卖考题的事,对不?”

“她从谁的口中听说的?”

“丸山本人呀!”

“丸山告诉她的!”

“我想丸山心虚而胆怯了。他在被杀前和你谈话时,不是非常容易动怒吗?”

“因着胆怯,所以装出凶巴巴的样子吧!”

“珠美也说过,平时成绩不好的学生,突然得到好分数的话,任谁都会觉得奇怪的。大概校方也怀疑了吧!”

“那么,放在我书包的复印本是什么玩意?”珠美插嘴。

“我想是丸山自己放的。当然不是针对你,谁都可以。”

“一定是学校中有人传出那件事,他怕被人发现了有麻烦。”国友说。“拿在手上的复印本又不能扔掉,于是摆进珠美的书包,然后采取突击检查的行动。”

“那样做反而带来反效果啊!因为大家知道当天在某个地方有复印本,当然猜到他不会毫无关连啦!”

“胆小的歹人,通常做事欠周详。”

“那样太过分了!”珠美气得满脸通红。“我要向学校拿补偿金!”

“总之,丸山胆怯了,于是把事情告诉了有田信子……”

“晤——但她半夜跑去学校,又是为何?”

“关于那时候的情形,有个问话的好对象。”夕里子说。“呃,刚好来了。”

国友见到那个走进咖啡室的客人,吓了一跳。

“我的国友!终于可以见到你啦!”

杉下丽美兴冲冲地走过来,咚地坐在国友旁边。

“首先向你道谢。”夕里子说。“托福,珠美回来了。”

“不客气。”丽美咧嘴一笑。“是不是因此乐意把国友先生让给我了?”

“很遗憾,那是另一回事。”

“呃,那你为何叫我出来?”

“我有点事要问你。”

“呵?怎样的事?”

“有田信子被杀之夜,你和板口正明见面了吧!”

“你想说些什么?”丽美尖叫。“我现在只有国友一个——”

“我知道——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啊!”

“你们为什么跑去学校?”

“没钱上酒店呀!”丽美坦率地说。

“两个一起去的?”

“不是的。是他先去,我迟了一个钟头左右。”

“一个钟头?”

“男人等女人是一种义务,你也记住比较好。”

“多谢关心。”夕里子苦笑。“即是他先去等了?”

“对,他很在意地说,‘刚才听到怪异的声音’。”

“怪异的声音?”

“好像砰砰嘭嘭的有什么东西翻倒的响声。他说要去看看,我说别管它。可是,想到万一有人来窥看我们寻欢作乐的情景,岂不糟糕?于是我和他一起去看个究竟。”

“然后发现有田信子躺在地上?”

“就是那么回事。你问这些干什么?”

夕里子想了一下,说;

“国友先生——你能不能让我做一件事?”

“喂——”国友皱起眉头。“你又想冒险了?万一你有什么不测,我怎么办?”

“请别客气。”丽美开心地说。“我会好好照顾国友先生的。请安心去成佛吧!”

“我还不想死哪!”夕里子瞪着丽美说。

半夜十二点多。

学校周围一片寂静,寒气袭人,比案件发生当晚更是严寒。

教室的门静静地开启。其实也相当大声了,大概当学生的很多时也不会在意这个声音。

“晚安。”夕里子说。

女人吓一跳,停下脚步。

“请把门关好。”夕里子坐在教室里头的椅子上,扬声说。

“是你叫我出来的吗?”

“嗯,有话向你请教。”

“你说是有关正明的事……而且很重要?”

“不错。”

板口爽子斜眼看着夕里子,走向讲台。

“我事先声明。”板口爽子说。“若是关于有了我家正明的孩子,怎样处置之类的话,盖不受理。”

“别担心。”夕里子笑了。“你儿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彼此彼此。”夕里子微笑。

“那是谈什么?”

“数学考试卷的问题。”

夕里子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倒令板口爽子的脸顿时苍白。

“你说什么?”

“你向丸山老师买的考题复印本。”

“什么意思?”

“别装蒜了,我都知道啦!我在丸山老师那里找到了记录。”

“记录?”

“丸山老师卖考题的学生名单。”

“他怎么可能记下那种东西——”

说到一半,板口爽子吓得缄口不语。这就等于承认了。

“学校方面现在也在查探着,究竟是谁买了。我和刑警很熟,不妨告诉他也行。”

“对!你是那天跟那个刑警在一起的人!”

“你终于想起来了?”

板口爽子直直瞪着夕里子说:

“你想怎么做?”

“我会告诉他,不要说出你儿子的名字,代价是五百万,怎么样?”

“你说什么?”

“如果想到这件事可能纠缠你儿子一辈子,这个数目岂不是太便宜了么?”夕里子轻描淡写地说。

爽子动也不动地呆立了片刻。

“怎么样?”夕里子问。爽子慢慢吐一口气。

“你太小看我了。”

“是你太宠你的儿子了。”

爽子从手袋掏出一支枪来,夕里子的睑色一变。

“一切都无所谓了。杀一个和杀两个是一样的!”爽子的声音颤抖。“凡是阻碍我和正明的人,都要杀掉!”

教室的门咯嘎一声打开。

“妈妈!不要!”

站在那里的是板口正明。

“正明,你怎会来这里——”

“已经够了!不要为我再做坏事了!”

“交给妈妈办!只要收拾了这个女孩……”

“没有用的,有刑警在。”

爽子瞪大眼睛。

“说的正是。”

国友和珠美从里头的桌子之间站起来,他手里握住枪。

“太太,死心了吧。”

爽子突然垂头丧气的立时瘫坐下来。夕里子走上前去,用脚把她掉在地上的手枪踢到远处。

“那天,为了接受那份复印本,你和丸山老师在这里约好碰头的吧。就在这时,有田信子来了,从你手中拿走复印本,对不对?”

“丸山老师竟然依从她的话,垂头丧气地走了。”爽子说。“你们知不知道?我和老师彼此相爱啊!”

“什么?”夕里子大吃一惊。

“起初是为了正明……但我真心的爱上了老师。可是,当我进来这里等他时,他突然扑上前来,企图掐死我。老师告诉我,这是最后一次了。我说我还想见多一次,我本来是准备归还以前买的复印本给他的,还而老师误会我的意思,以为我来恐吓他。”

“于是你们搏斗起来?”

“把老师拉开的是那个女人。老师发了一会地呆,最后依她所说的回去了。我大受打击,但是没有恨他,因为老师是有家室的人……”

“为何杀了有田信子?”

“那是——因为她想抢夺我手中的复印本,还说要把一切揭发出来,于是我——”

“不对!”正明喊。“不是这样!”

“正明——”

“不是妈妈!是我杀的!”

“你杀的?”夕里子哑然……

“我在教室里等丽美——不久传来惊人的响声.于是过来看。那时丸山老师已经走了。我从教室后面悄悄走过去,发现妈妈躺在地上,那个女人拾起掉在地上的纸张,准备离开……”

“你以为你母亲被有田信子殴打了?”

“我以为她杀了妈妈,因为妈妈一动也不动了。因此我勃然大怒,举起椅子,挥向那个走向门口的女人……”

正明低下头去。爽子乏力地说:

“我只是一时晕倒,而这孩子以为我死了……”

“我明白了。”国友点点头。“详细情形容后再问。”

“喂。”正明对夕里子说。“你姐姐和我一同去了小峰家的派对哪。”

“你说什么?”夕里子瞪圆了眼。

“她在屋里失去踪影。她回家了吗?”

夕里子和国友面面相觑。

“你们赶快去找她的好。”爽子说。“那个叫井口的男人很可怕的。”

“开枪打小峰的是你吧!”

“我是被逼的。”爽子点点头。“井口不知何以知道我和正明杀了有田信子……他说如果我不杀小峰的话,他就报警。”

爽子不知道有田信子和小峰的关系,所以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外面的走廊突然有人喊:

“王八!不要跑!”

接着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响声。

“那是——勇一的声音!”

珠美说着,冲出走廊,国友和夕里子也跟在后面。

在走廊尽头跟勇一扭在一起的是井口。

“他是跟踪板口爽子来的。”夕里子说。“哦,危险!”

井口的手中有一件闪光的物体,勇一按着腹部叫喊。国友奔上前,挥掉井口手上的刀。

“勇一!”珠美跑上前去。“振作些!”

勇一的腹部被刺一刀,有血涌出。

“国友先生!”

国友制伏了井口,扣上手铐,然后奔过来。

“很严重,快叫救护车。夕里子,你在这里替他按住伤口吧!”

“知道!”夕里子点点头。

珠美一副要哭的样子。

“不要死啊,勇一——为什么强来呢?”

“如果交给我们办就好了。”

“我……不行啦!”勇一开口。“不过……我替妈报仇啦!”

“别说话,保持安静!”

“你知道——我怎会来这里吗?”勇一挤出笑容向珠美。

“不知道。”

“我一直在监视你的家,原来——你们家有三个名侦探呀!比起我自己去找凶手简单又省事得多。”

“有精神说这些话,没问题了。”夕里子说。

“我怎会……这么容易……死掉嘛!”

话一说完,勇一的头突然咚一声垂下去。

“勇一!”珠美的眼睛大睁。“振作些!不要死——我把全部积蓄送给你——勇一!”

珠美哇然大哭,紧紧抱住勇一的头。

“好辛苦哇!”里头有声音说。

珠美吓得松开双臂。勇一张开眼睛,向她伸伸舌头。

“你这个人——傻瓜!”

珠美红着脸,要打勇一。只是用嘴巴来打嘴巴。大致上来说,这个动作也叫接吻。

尾声

“我接到通知,井口和草间由美子招供了。”国友说。“可是他们坚持说,不知道绫子的下落。”

“姐姐究竟去了哪儿?”夕里子摇头叹息。

她和国友在偌大的小峰公馆中,到处找了好几个钟头了。

“起初,井口他们计划逼使丸山杀了有田信子和小峰,因为他们私吞了小峰大部分的财产。可是,丸山是个出奇胆小的男人,即使有胆去杀有田信子,却也无法下手杀小峰。”

“丸山大概看到是谁杀了有田信子,于是告诉了草间由美子吧?”

“对,丸山看穿坂口爽子的为人,知道她为了保护儿子,什么事也做得出来。但是草间由美子听闻丸山和我约好面谈。认为留他在世上太危险了,于是通知井口在外面等候,然后伺机杀了丸山。”

“之后恐吓坂口爽子,叫她开枪打小峰。——在医院前面枪击勇一的是谁?”

“听说是井口。另一方面,小峰也好转了。昨晚井口去找坂口爽子,要向她拿回手枪,恰好见到她为了和你见面而前往学校,于是盯梢而至。嗨,珠美!”

珠美朝他们两个走过来。

“找到绫子姐姐了没?”

“还没找到。你的勇一如何?”

“那种家伙,不理他的好!”珠美噘嘴生气。

“怎么啦?”

“他清醒时,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你猜是什么?‘你的全部积蓄哦!’——就让他死掉算了。我叫他买保险,受益人写我的名字。”

夕里子笑起来。

“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勇一的人生也改变不少啦!”

“肚子饿死了。绫子姐姐会不会因为太饿,而晕倒在某个地方?”

“太悲观啦!”

“这是最正确的看法。绫子姐姐应该随身带着饭团才是,好让她迷路时不至于饿死!”

夕里子啪地弄响指头。

“对啦!车库旁边过去有一个储藏室,我们忘了去那一带找她!”

三个人绕到建筑物的劳门去。

“就是这道门,从里头确实是打不开的。”

夕里子唰地打开那道门……

“噫,三位齐齐驾到呀!”

一副怪异打扮的绫子站在眼前。

“姐姐!你怎会躲在这种地方?”

“因为——电梯在修理中嘛!修理员叫我操作看看。当我下到这里时,电梯不会动了,门又打不开,又没电话。”

“尽管如此……”

夕里子一方面松一口气,一方面生气。

“不过,这儿的环境也不太坏呀!暖气还蛮有效的——咦,珠美,你不是被绑架了么?”

珠美根本没好气去说明其中经过。

四个人出到外面,走向大门。

“绫子看来相当精神。肚子不饿吗?”国友说。

“因为那边有救急用的饼干、干面包和饮料等,什么食物都有。”绫子得意地说。“哎,夕里子,我发现干面包有出乎意料外的好味道哪!”

“恭喜了。”夕里子感叹地说。

来到门口时,国友“咦”了一声停下来。

眼前停了一部平治房车,靠着车站在那里的是杉下丽美。

“我的国友!我在等你哦!一起去游车河吧!”

“哎,你——”

“事件不是已经告一段落了么?那有什么关系?跟那种穷女孩交往,一点也不好玩。”

“喂——”夕里子变得很会动怒。“国友是我的男朋友哦!”

“不过是你一厢情愿这样想罢了!母老虎!”丽美反chún相讥。

“你说什么?暴发户!”

“暴发户有啥不好!有钱就是好事!”

“爱情是不讲金钱的!”

“你读了太多少女漫画啦!”

“谁说的?”

对着两个互相谩骂的女孩,国友顿觉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

珠美袖手旁观,站在一旁欣赏,只有绫子直眨眼睛,喃喃地说:“她们两个在干什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三姐妹夺命试卷》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