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食客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好晚啊!”绫子说。

“有啥关系?管她的。”珠美迅速吃完晚饭。“我要看电视喽!”

“你不担心夕里子吗?”

“二姐很坚强。你知道她和谁约会去了?刑警哟!还有比这更安全的事吗?”

“这个我知道。”绫子悻悻然。“这样看来,谁是长女呀!”

“先出世也没啥好威风的嘛!”

“你真是……”绫子叹道。“对长辈表示一点敬意如何?”

“有哇!”珠美反驳。“不过,这要看年长的怎样苦苦哀求了。”

“强词夺理。”绫子死心地摇摇头。“总之,即使对方是刑警,还是令人担心的。”

“为什么?”

“因为刑警也是男人呀!夕里子是女人嘛!”

珠美吓一跳。

“原来姐姐担心这个呀!你怕二姐和国友先生上酒店或……”

说到这里,珠美咯咯声笑起来。

“你是小孩子才会觉得好笑,男人和女人在某些环境和气氛下,就会情不自禁做出那种事来。”

“对,姐姐在这方面有经验吗?”

被珠美嘲笑,绫子顿时羞红了脸。

“胡说什么呀!”

看来绫子还是不很成熟。

“二姐已是高三学生了,即使跟情人有点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说这个。”绫子严肃地说。“在她出嫁以前,应该好好珍惜——”

“不过,国友先生大概懂得避孕吧!如果搞到要堕胎的话,一方面对身体不好,另一方面是要花钱……”

绫子放弃了,叹息不已。

“哦,电话!”

“一定是二姐打回来的。”珠美站起来,“说不定是从床上打来的哪!”

“叫她早点回来吧!”

绫子一直在等夕里子回来的缘故,现在才开始吃晚饭。

“是——夕里子姐姐?你从哪儿打来?”

“刚刚现场才清理完毕哪!”

“好像有警笛声,什么现场?”

“杀人现场呀!”

“嘿!”珠美直眨眼。“这不是正中姐姐下怀?”

“没有人喜欢碰到命案的。”夕里子不太高兴地说。“我的肚子好饿——”

“国友先生不是和你一起么?”

“我们同在现场,却不是吃饭的时候。我现在就回家吃饭,告诉大姐一声吧!”

“知道了。何不接着去捉拿凶手?”

“没那么简单的。对了,被杀的是你的数学老师哦!”

“呃?”

“总之,等我回去慢慢再说好了。拜拜!”

珠美放下话筒,侧侧头喃喃自语:

“明天的习题不做也没关系吧……”

正要回去客厅时,珠美停下来。

仿佛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是不是心理作用?”

若是访客的话,应该按铃才是。

她走过去,这次很清楚的听见敲门声。

“谁呢?”珠美走向玄关,穿上拖鞋。

“哪一位?”她喊。

外面的脚步声停下来,珠美从防盗孔往外看。

好象是……男人……不,男孩子。

“怎么是你呀?”

珠美打开大门。

有田勇一稍微迟疑地走过来。

“嗨。”他说。

“怎么啦?”

“呃……没什么——”勇一的双手插在口袋里,说话含糊。

“进来吗?”

“你一个人?”

“我姐姐在。”

“是吗?”勇一耸耸肩。“那我改天再来好了。”

“没关系啦!我大姐不会罗罗嗦嗦的。”

“但我没什么事来找你。”勇一说。

“是不是肚子饿了。”

话没说完,勇一的肚子“咕”一声发出抗议。

珠美扑哧而笑。

“别勉强自己了。进来吧!”

“那么……”勇一不好意思地红着脸,走进屋里。“让我先洗洗手,手脏了。”

“好哇!盥洗室在那边。”

珠美走向厨房,绫子抬起脸来。

“夕里子回来了?”

“不,有客人。”

“客人?那就请进客厅——”

“进来这里可以了。”

“带客人来厨房,太失礼啦!”

“方便嘛!”

“方便?”

就在这时,勇一出现了。

“坐吧!我去端饭给你。”珠美说。“他是有田勇一,这是我大姐。”

“你好——”勇一轻声说。

“欢迎。”绫子霍地站起。“珠美承蒙照顾——”开始说起客套话来。

勇一慌忙站起来。

“哪儿的话,彼此彼此——”

“两个都坐下呀!”珠美吃惊地说。“只是普通朋友,何必装模作样呢?”

“是吗?”绫子似乎感到有点遗憾。“请慢用。”

当勇一开始吃饭时,连绫子也不想说话了。饭和菜一转眼就消失了,就像被吸入四度空间一样——虽然形容得夸张了些。事实上,他的速度快到连珠美也哑然。

“看样子……他相当饿。”

当绫子终于开得了口时,勇一已在添第三碗饭了。

“哎,美味极了!”放下空碗后,勇一舒一口气说。

“今天一整天什么也没吃是吗?”珠美吃惊地说。

“不仅今天,”勇一说。“昨天也没吃。”

“竟然活到现在呀!”珠美笑了,然后蓦然一惊——我今天怎么啦?

若是平时的话,我绝不会免费请一个不太相熟的家伙吃饭。即使让他吃了,一定会开一张帐单给他“追数。”

可是……莫名其妙的,她不想这样做。不过,一眼就可以看出他身无分文,催他付钱也是徒然。

“好累……”勇一打个大哈欠,这次想睡觉了吧?“可以让我——休息一下吗?”

“好哇!往沙发倒下去就行了。”

“谢谢,就这么办。”

勇一走向客厅去了。

“珠美。”绫子说,“你有个怪朋友哪!”

“嘎?对,他有点独特,是不?”

“他说话的措词倒是不敢恭维,不过,看来人很好。”

“是吗?”

“没有给人一般不良少年的感觉,而像是被逼成不良似的。”

绫子是个不懂世故、单纯若小孩的人,她那种天真的直觉,有时反而看透别人的内心。

“呵,姐姐说得很有意思嘛!”

“不准嘲笑姐姐。”绫子说。“哎呀!”

“怎么啦?”

“留给夕里子的菜,全部被他吃光啦!”绫子说。

“你说什么?”夕里子怀疑自己的耳朵。

走进玄关后,夕里子呆立着。

“这个给你……”珠美递过来的是——·

“珠美,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千圆钞票呀!”

“对呀!你说把它送给我?”

“嗯。”

夕里子急忙把手贴到珠美的额头上。

“没有发烧嘛!”

“好没礼貌!”

“但你竟然从自己的零用钱里拿出一千圆给我……”

“我不是说了吗?我的朋友把菜全部吃完了,所以请你去外面吃东西来补偿。”

“听来很有道理——”

“不过,如果有多,记得还我哦!”

这又回复珠美的作风了。

“不必了。”夕里子挥挥手。“我已经筋疲力竭,没精神去外面吃东西了。只要煎个蛋吃就可以了。”

走进厨房时,绫子正在洗碗。

“你回来啦!”绫子抹抹手。“国友待你好不好?”

“好什么?”

珠美不由扑哧而笑。

“大姐以为你和国友先生上酒店去了哪!”

“胡说八道!”夕里子脸红了。“我不是说了,我们目击杀人事件,发生大騒动哪!”

“杀人事件?”

“对。鸡蛋鸡蛋——平底锅……”

夕里子迅速地自顾自煎起蛋来。当她开始吃饭时,绫子和珠美坐在椅子上注视她。

“怎么目不转睛地看人嘛!”夕里子嘴里含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这样我很难吞下去的呀!”

“夕里子——拜托,不要再插手危险的事了。”

“有什么法子?是事件找上门来的。”

“尽管如此…··老爸不在家时,总是这样。”绫子叹道。“与其让你卷人杀人事件,不如让你和国友上酒店的好。”

“大姐说得好大胆。”珠美嘻嘻一笑。“生产所需的金钱比丧礼少许多。”

“随便你们怎样说都好。国友忙着办案,才没空理女孩子哪!”

“刚才二姐说目击了杀人事件?”

“对呀!”

“即是看到龙山老师被杀的场面了?”

“差不多啦!”夕里子说出了来龙去脉(只是省略掉杉下丽美出现的枝节)。

珠美点点头。

“哦,那你看到凶手了。”

“对,印象好深。他手拿沾满血的刀,呆呆地站在那里。”

“马上可以捉到啦!”

“大概是的,警方已经发出通缉了。”

“小男孩——为什么要杀丸山老师?”

“不知道,大概和上次的命案有关吧!”

“上次的命案?”

“有田信子被杀的事件呀!”

珠美听了有点不安。

“为何这样想?”

“因为杀死丸山先生的就是有田信子的儿子嘛!”

听到这里,珠美愕然。

“姐姐——你不认得他的脸吧?”

“国友说好像是他。他把照片拿给有田的儿子被关的感化院所长大仓看了。”

“有田的照片?”

“肯定他是有田勇一了。而且,听说他已失踪多天了。”

“可是——人有相似呀!”

“我的眼睛没坏到那个地步!”

夕里子把空碗拿到水槽去洗。

“夕里子,”绫子回头问。“你说那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凶手吗?有田勇一。为什么这样问?”

“好像在哪听过似的——珠美,你说是吗?——咦?”

珠美走进客厅去了。

勇一倒在沙发,呼呼入睡。

也许相当疲倦了吧!他发出颇大的鼻鼾声,一点点声响吵不醒他。

珠美这才发现,勇一穿的外套上,沾着一点血迹。

“喂——起来。喂!”珠美拼命摇晃他。

“晤。”

勇一低吟一声,又再呼呼睡去。

“糟糕……快起来呀!你被捉啦!”

珠美再叫他一次,可是仍不奏效。

“珠美,他是谁?”

夕里子进来了。当她看到睡着的是勇一时,眼睛睁得大大的。

“就是他……杀死丸山的,就是他哟!”

“二姐——”

“他怎会睡在这里?”

“发生什么事?”绫子探脸进来。“哦,珠美的朋友睡得好熟哇!”

“珠美的朋友?”夕里子大吃一惊。“珠美!怎么回事?”

“呃……普通朋友罢了。”珠美只能这样说。“不过,二姐,他不会杀人的。”

“但我看见了。”

“也有可能看错的,对不对?”

“我要请警方调查这件事,让我打电话给国友再说。”

夕里子正要走向电话之际,发生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珠美嗖地奔上前去,挡在电话前面。

“不行!”

“珠美——你怎么啦?”

“看他这么疲倦,而且睡得如此安详。二姐,你要叫警察来吵醒他么?”

夕里子被珠美的气焰吓得呆往了。

“可是,珠美——”

“如果非叫警察不可的话,也等他睡够了再说好了!”

“你好怪,怎么回事?”

“我没事,只是觉得——他太可怜了。”

“他是杀人犯哦!”

“若是无论如何都要报警的话,我就离开这个家,从此和姐姐们断绝关系!”

“你……”夕里子终于得到一个结论。“你喜欢这个人呀!”

对珠美来说,这句话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

“不是的!只是可怜他罢了!”

“吓人……”夕里子摇头。

珠美谈恋爱!如果有人听见这句话,首先会大笑一场吧!

大家一直以为,珠美的情人就是“钱”。不,连珠美本人也这样说。

可是,珠美不会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夕里子虽然明白,但没想到这一天会那么快就来到。

珠美谈恋爱了。

夕里子的兴奋骤然减退,一直以来她都扮演母亲的角色,所以有点感慨。

对,那是极其自然的,绝不是坏事。

“好吧!”夕里子说。“等他睡醒再说。”

“姐姐。”珠美睑红了。“对不起,我忍不住发脾气。”

“你也知道发脾气是怎么回事,我就放心啦!”夕里子微笑。

“夕里子。”绫子说,“你真的见到他杀人?”

“为何这样问?”

“我觉得他不会杀人。”绫子说。“他的眼神很温柔。”

“眼神很温柔……”

夕里子不禁叹息。我家竟然没有一个“正常”的人!

“我的确看到了。他拿着沾满血的刀——”夕里子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对呀,我没有亲眼看见勇一刺龙山的场面。

“事实上,我没看到他动手那一刻。”

“哇!是不是?”珠美跳起来。“这样怎知道是不是他杀的?”

“你说的不惜,”夕里子耸耸肩。“但他惊慌张张的跑了。”

“一定有他的理由。因他说过,他要寻找杀母亲的凶手。”

“你从哪儿听来的?”

珠美把她和勇一相识,以及在他母亲的丧礼上,一名姓小峰的老绅士出现的原委说出来。夕里子愈听愈震惊。

“那么说,勇一是那位大富豪的孙儿喽!好戏剧化!”

“应该怎办?”绫子说。

电话突然作响,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佐佐本宅。”珠美接电话。“啊,国友先生——姐姐……在。请等一下。”

珠美把话筒交给夕里子,夕里子隔了一会才接过去。

“喂!”

“对不起,不能送你回家。”

“没关系,那边情况怎样?”

“终于告一段落了,刚才已发出通缉令。”

“通辑有田勇一?”

“当然啦!”

“那——找得到吗?”

“只好试试看了,现在还没设下警戒线。”

夕里子猛然一回头,瞧一眼还在沙发上沉睡的有田勇一。

“那位大仓先生说了什么?”夕里子问。

“他说他不认为那孩子会杀人。”

“哦?”

“不过有目击者嘛!假如他以为杀他母亲的是丸山,杀人也并非不可能。”

“他母亲会是丸山杀的吗?”

“他可能有动机,我们已迅速展开侦查工作。”

“哦……”

“总之,今晚的事很抱歉。”

“没关系啦!那个丽美呢?”

“她不敢跟着来。”国友笑了。

“大受青睐,很头痛吧?”

“别取笑我了。”

“那么,一知道什么就告诉我。”

“嗯,从明天起,又要全力调查啦!”

“小心哦!”

夕里子道了晚安,挂断电话。

“你没说出去,谢谢。”珠美松一口气。

“你从没说过谢谢的。”夕里子耸耸肩。“明天我再好好问他,如果真的是他做的——”

“我叫他自首好了。”珠美说。“现在放心了,我也想睡啦!洗澡睡觉去也!”

说完,珠美快步走开了。

夕里子和绫子面面相觑。

“毕竟是姊妹。”夕里子苦笑着。“珠美和大姐有相似的地方哪!”

“什么意思?”

绫子完全摸不着头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