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夺命试卷》

洋娃娃

作者:赤川次郎

“珠美真是——”

夕里子一边走进大厦大堂,一边嘀咕着。

本来约好一起回家的,等了一个小时都不见珠美的影子。

“不能来的话,起码打个电话来才是!”

搭电梯时,她又发起牢騒来。

走进玄关,夕里子咦了一声。

一双男鞋,相当残旧。这一定是……

“你回来啦!”

国友探脸出来。

“国友先生!你不是很忙吗?”

“忙也忙,总会抽些时间来一趟的。”

“可是——”

夕里子终于记起勇一还在这里!

“咦?夕里子,你不是和珠美一起回家的吗?”站在厨房的绫子问。

“我等了他好久……姐姐。”

“什么事嘛?”

夕里子确定国友在客厅后,急急走到绫子旁边。

“他呢?”夕里子压低声音问。

“哪个他?”

“有田勇一呀!”

“啊,有田勇一呀!”

“嘘!”夕里子慌忙说。“怎样?他躲起来了?”

“我回来时,他就不在了。”

“不在?”

“对,是不是外出了?”

夕里子松一口气。

怎么说,绫子很有可能苦无其事地把国友带到饭厅,然后又叫勇一出来吃饭。

可是,勇一到哪儿去了?他明知道警方正在通缉他。

“国友先生留下来吃饭,夕里子,帮帮忙吧!”

“嗯,好。”

迅速地做一餐饭,乃是夕里子的拿手好戏,至于味道就不敢保证了。

可是,国友每次都是边吃边赞:“好吃好吃!”

“那么,你见到珠美了?”

夕里子听了国友的话,表情有点狐疑。

“嗯,出殡之前她还在,她说好等我的,待我回去时,她已经不在了,结果一直没回来。”

“奇怪,她去了哪儿?”

“我以为她先回家了。”

“可是,她也没有到和我约好碰头的咖啡室来呀!”夕里子摇摇头。

当然,珠美一向有些粗心大意。不,应该说是“相当”粗心大意才是。

可是,事先约好等人,竟然溜开了或者跑掉不理,则不像是珠美的作风。

“会不会遇到意外?”绫子提出。

“不会的,怎会有那种事?”

“假如我早点回去找她就好了……”国友说。

“万一她被车撞到……”绫子的脸苍白起来。“怎么办?爸爸不在,照顾妹妹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万一她出事……珠美才十五岁啊!年纪这么轻就死去的话……”

绫子抽抽搭搭地哭起来。

“姐姐真是——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夕里子叹道。

“没事的,球美是个坚强的女孩,怎会遇到不幸的事呢!”国友鼓励她说。

“真的?”绫子用红肿的眼睛看着国友。

“非常肯定。”国友用力点点头。

绫子似乎放心了。

“那她一定没事了。”

说完,绫子开始大嚼起来。

夕里子唯有呆呆瞪着……

这时,门铃响了。

“球美回来啦!这个麻烦的家伙!”

夕里子站起来,走到玄关,一边开门一边说;“你干什么去了?”

可是,站在那里的不是珠美。

“嗨,我的情敌!”

可爱的洋装上,披着皮裘短外套娉婷而立的,乃是杉下丽美。

“怎么是你?”夕里子皱眉头。

“国友先生是不是在这儿?”

“是又怎么样?”

“我想见他。”

“呃——那就等等吧!”夕里子赌气地说。国友闻声而至。

“又是你?”

“对不起,你们在卿卿我我吗?”丽美笑一笑。

“正在吃晚饭。”夕里子没好气的说。“若是有话对他说请随便好了。”

“嗯,我的国友,今晚有派对,去不去?”

“我现在忙着办案,没时间去玩。”

“咦,那你跟她玩就有时间了?”

“她只是请我吃饭罢了。”

“若是跟我去的话,你可以吃到更美味的食物。”

夕里子气极了,叉起双臂。

“你是说我做的菜很难吃?”

“好可怕!好像女流氓似的。”

“够了吧!”国友厌烦地说。“你找别的男朋友陪你去派对吧!”

“那真遗憾。”

“拜拜。”

夕里子正要关门时,丽美说:“很担心你妹妹吧!”

夕里子再度把门打开。

“刚才你说什么?”

“你妹妹呀!她还没回来吧?”丽美得意洋洋地说。

“你怎知道?”

“我看到了嘛!”

“看到什么?”

“这个嘛……已经忘了……”丽美装蒜。

“喂!”夕里子脸色一变。“如果你知道什么,说出来呀!”

“向人问东问西时,应该礼貌一点才是。”

夕里子气得满脸通红。

“喂!”国友看不过眼。“到底看到什么?不要装模作样了,说吧!”

“因为是国友先生的请求,我就说好了。”丽美笑嘻嘻地。“今天我也跟在你后面了。”

“从白天起?”

“对呀!你是不是去了丧礼?”

“嗯。”

“然后你和她妹妹谈话了吧!我在学校见过她,所以认得。”

“她是珠美。”

“之后你去打电话,回来一看,她已经不在了,对不对”

“对呀!你看到了什么?”

“她被人推进一部车子带走啦!”

“你说什么?”夕里子瞪圆了眼。“那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丽美噘起嘴巴。“我是一番好意才告诉你的。”

“你看她是被强迫带走的?”国友问。

“恐怕是的,一男一女。车子嘛,是宝马哦!”

“宝马?高级车啊!”夕里子说。

“不错,你家有钱吗?”丽美再问。

“我家?怎会呢!”

“那你付不起赎金啦!”

夕里子和国友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夕里子背后传来咚一声响,回头一看.绫子晕倒了。

“她听到了。”夕里子说。“受到打击而大惊失色。”

“好好听着,”国友对丽美说。“假如这是开玩笑的话,我不会饶恕你!”

“真的嘛!你相信我吧!”

“好吧!”国友点点头。“车子什么颜色?”

“蓝色——镀金的。”

“有没有看到车牌号码?”

“这我可不知道,我又不是相机。”丽美说。

“车牌是一位数或两位数字?”

“不行,忘了。”

“是吗?不过幸好那种车不多。”

“国友先生,你可以马上查到吗?”夕里子抱着绫子说。

“当然,借我电话一用。”

国友走向客厅之际,丽美又喊住他。

“国友先生,陪我去派对嘛!”

“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万一是绑票案就不得了!”

“他们可能来参加派对哦!”

“他们是谁?”

“坐宝马那两个人呀!”

国友眨眨眼。“什么意思?”

“我见过那部车,因它贴着有点特别的标贴。”

“那部车和派对——”

“有关系哦!像我家这样的上流家庭,经常接到派对邀请。大部分都很无聊,可是今晚的派对是两个月一次的定期派对,相当好玩。上次我去参加类似的派对时,在停车场见过那部宝马。”

“肯定吗?”

“不敢说百分之百,大概是的。”丽美说。“那种派对的宾客通常是常客,今晚可能也来。”

夕里子让绫子躺下后,站起来说:“我也去。”

“不行,必须男女作伴才能去的。”丽美神气地说。“我和国友去,你有没有男朋友?”

夕里子一时语塞。

她想说,男朋友总有一两个,可是他们不是适当的人选。

“总可以——找到的。”

“现在马上去找?太勉强了吧!”丽美愉快极了。“来,国友先生,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走进玄关的是——

“好冷,冷死了!”

勇一浑身发抖地走进来。国友发现了。

“你……”国友哑然。“你是有田勇一啊!”

“等等!”夕里子挡在两人之间。“国友先生,暂时放过他!”

“可是——”

“我要和他去派对!”

“你说什么?”

“现在珠美的事要紧:请你体谅一下!”

“那——话是这么说……”

“待会再解释好了!勇一,你进来,换上我爸爸的衣服!”

她把勇一强拉过去。

“什么事嘛!”

勇一莫名其妙,往前扑着走进屋内。

好困……头好重。

珠美终于睁开眼睛。

唉——我怎么啦?

好像躺在哪儿?不是家里,天花板不同。而且,这张床大得惊人……

“怎么回事?”她喃喃自语着,慢慢坐起来。

衣服发了沙沙作响的声音……

“这是什么?”

她一下子苏醒过来。

怎么看都好,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也不是制服。

就像洋娃娃一样,或是电视上偶像歌手登台用的服装,宽松的裙摆,上面有无数装饰的纯白长裙。

“这是不是梦?”珠美用拳头拍一拍自己的脑袋。“好痛!”

似乎是真实。可是,我为何是这副打扮?

“对了!”

终于想起来了。她和小峰老绅士的秘书井口,以及草间由美子一同坐车。

然后喝了一杯果汁。

“果汁下了葯。”

现在懊悔已经太迟了,但是……

这是什么地方?

房间是英国式的家具布置,非常豪华。

睡床与房间一样,是特大号,睡起来相当舒适。

可是身上的衣裳……这可不敢领教!

“土里土气的!”

她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时,房门打开了。

“啊,睡醒啦!”

进来的是井口。

“这是怎么回事?”珠美瞪着井口。

“抱歉抱歉。不过,我想那件衣服你一定喜欢。”井口泰然地说。

“你的品味太差了!”

“你说得不错。不过,这是小峰先生的个人喜好。”

珠美悚然一惊。

“你们想把我怎么样?”

“不能把你怎么样。”井口说。

“怎么说?”

“因为你是洋娃娃嘛!”

“洋娃娃?我是洋娃娃?

“对,这是一种游戏。”

珠美觉得不寒而栗。

细心一想,在自己穿上这件衣服之前,一定被人脱掉本来的衣服。

“你们不会对我做什么变态的事吧?”

“那就要看什么人得到你而定了。”

“得到我?怎么回事””

“你呀,是一件奖品。”

“胡说八道!”

“那是事实,小峰先生非常喜欢你,其实他想把你留在身边的。”

“我是人啊!”

“再过三十分钟,我来叫你。”

井口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等一等!”

珠美奔向门口,却因葯力还在体内的关系,途中两腿纠缠,摔了一跤。

房门已经关上了。

她站起来,走到门边,房门上锁了。

房间没有窗,这样不可能出去了。

“糟糕……”

珠美依然难以置信,仿佛在做梦似的……

那个姓小峰的,有点神经不正常。

外表看来真是一派绅士。勇一的母亲知道自己的父亲不太正常,无法忍受,这才离家出走也说不定。

现在知道这种事也无济于事,必须设法离开再说!

什么洋娃娃啦奖品的,开玩笑!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那种游戏。

珠美搜寻房间的每个角落,看有否可以离开这里的蛛丝马迹。

可是最后还是白费心机。

她累得倒在床上。

到底刚才睡了多久了?

从肚子空空的情形看,现在多半还是晚上……还不到半夜吧!

无论如何,他们把女孩子弄成这样,到底有何居心?

这套衣服可爱极了,从鞋子到手镯,一切都配衬合适,但此时穿在身上,反而令人觉得恐怖。

“国友先生会不会来救我?”珠美喃喃地说。“我把全部储蓄——不,一半或三分之一送给他好了……”

不知何处,飘来热闹的音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姐妹夺命试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