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杀人事件》

第二章

作者:赤川次郎

“这声音真刺耳!”井上皱着眉头说道。

实际上,这刺耳的声音在一公里外早已听到了。

大贯精神百倍地往前走说:“这倒省了我们找人的时间!”

他对自己发现的……不,应该说是发明的案子非常热心地进行搜查工作。

走在堆积如山的汽车尸体中,找到了噪音的来源,一辆巨大的起重机缓缓地抬起汽车,往那压缩、压扁的机械运去。

电流一切断,车体随即轰隆轰隆的掉进沟里,然后,车体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压扁、压碎,变成铁块。

大贯感叹地说:“真厉害!”

井上心中暗说,人掉进去一定粉身碎骨,不过要是换成组长的话,恐怕他的心脏还会在那儿强而有力地跳动着呢!

“喂!”大贯对着正在操作起重机的男子喊叫着。

那男子一边操作一边大声问道:“干嘛?”

“你是东保夫吧!”

“是啊!”

“警察!”

“啊?什么?”

“我们是警察!”

“你在说什么听不到啦!等等,我下来!”

大贯似乎有点火大那男子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就对井上吼道:“那家伙乱可疑的!说不定会找空隙溜掉,注意一点!”

又开始了!井上真是受不了他这一套。他稍稍看不中意的人就把他当成犯人!

起重机停止了操作,东保夫从驾驶座上跳下来,他看起来大约是三十五、六岁,虽然头有点秃秃的,体格还满健壮的。他一副讶异的脸色说:“为了我父亲的事吗?凶手不是抓到了吗?”

大贯不服气地说:“你没看杂志上写的吗?”

“我不喜欢印刷的东西!”

大贯批评地说:“那不行的!印刷字是文化的根源!喏!看看这个。”

大贯从大衣口袋里拿出那本杂志给东保夫。大贯居然把杂志带在身上!

东保夫翻看之后,面露喜色地注视着大贯说:“嘿!这不是你吗?”

大贯把鼻子抬得老高地说:“当然啦!”

“你是用年轻时候的照片吧?”

大贯马上变脸,井上拚命地忍住笑意。东保夫耸耸肩说:“可是,不懂啊!杀死父亲的凶手会是别人?”

“当然啦!”大贯又得意洋洋地说:“那第三件凶杀案是在捉到那强盗之后才发生的,所以那家伙不是真正的凶手。”

东保夫一副不关己事的态度说:“嗯……,那你就加油捉凶手吧!”

语音才落,就往起重机爬上去。

“喂!等等!还没有讲完呢!”

“啊?”

“你父亲是一个人住的吗?”

“是啊!”

“你们为什么没有住在一起呢?”

“他跟我太太合不来。住在一起会吵架的。”

井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种公公与媳妇不合的关系一定会成为大贯理论的证据之一。

果然没错!在回程中,大贯又说:“那家伙很可疑!”

“可是,他和您所说的连续杀人案件又有何关联呢?”

“那就是他聪明的地方!连续杀了几个人,让我们以为凶手是变态的杀人狂,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那他就可以逍遥法外啦!”

“可是,我们不是捉到强盗了吗?”

大贯有点被问倒而无言可对,过了一会儿,他才打圆场地说:“那就是杀人者心理不平衡的地方。反上,有必要调查东保夫在这三件案子案发的当时,他在哪里就是了。”

这种跑得腿酸的工作,大贯是绝不会去做的。井上自叹倒霉地说:“我懂了!”

“下一个目标是陪客女郎被杀的现场!”

“可是现场很远啊!第三件杀人案子的现场就在去那儿的中途,我想先去第三现场会比较方便!”

大贯摇摇头说:“不行!”

“为什么?”

“在这种细节上偷工减料的话,侦办就算失败了!”

井上无法理解这样顺道过去调查怎会是偷工减料?反正大贯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思考他话中之意只是多死几万个脑细胞而已。不用想了,就跟着去陪客女郎被杀的现场调查就是了。

到了爱人宾馆,查问的结果是……没收获。案发那段日子,已经被刑警们追根究底问得没得回答的柜台人员,一知道大贯他们的身分,就摆出不耐烦的脸色说:“请你们不要再来了!你们这样三、五天就来一趟,我们可要关门大吉了!”

大贯以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们说:“嗯!如果你们还有隐藏什么内情的话,趁现在赶快说吧!”

“你说我隐藏内情?”

“对啊!如果没有隐藏内情的话,没必要怕警察上门啊!”

大贯式的理论又展开了,虽然要把柜台人员推论成凶手是困难了些,不过,在恐吓威胁上倒是占了某些便宜!

一走出宾绾,大贯问道:“陪客女郎的家人呢?”

“有是有,可是……”

“好,我们去看看!”

这次的大贯有劲得令人目瞪口呆。可是,他这种有劲得乱消耗体能,能称得上是“有劲”吗?

“来了!”

门缝里伸出一张疲倦的主妇脸。

“哪一位?”

往常这种应门话都是井上在回答的,这一次,大贯马上抢着说:“我们是警察!”

他大概以为他的名字被刊在杂志上就是有名的人,大家都认识他这个人了。

“有什么事吗?”

“我们想见被杀的西子的家人。”

“西子的家人?”

“据说她的家人住在你这儿!”

“见面做什么?”

“当然是有些问题想请教啊!”

那位主妇注视着大贯一会儿之后说:“你稍等一会儿!”

说完就转身进去。井上一副不关己事的态度,稍微站开了一些。过了一会儿,那位主妇回来了。

“我带来了,这位就是她的家人!”

“你这个家伙!”大贯一副要杀人的凶脸瞪着井上说:“你为什么不早说她的亲人是小孩子呢?”

“刚才组长又没问,而且也不想听啊!”井上拚命忍住笑意,一板一眼地回答他。大概是被大贯磨练得神经都粗线条了!

“那个女人还有没有其它的亲人?”

“你都看到啦!”

“有小孩就会有爸爸!”

“她先生在小孩子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

“那……嫌犯应该是她的爱人或是陪宿的客人!”大贯想了一会儿,“喂!你去问她工作的酒吧的同事,她的客人有哪些人?”

“那些应该有人检查过了吧!”

大贯不屑地说:“他们询问技巧太差了,重新再做一遍!知道了没?”

“是!”井上遵命地把他所说的事记在笔记上,顺便俏皮地问了他一句话:“不检查那小孩子的不在场证明没关系吗?”

“是南正和先生的太太吗?”井上试探性地问道。

大概是有了一次教训之后,大贯虽然有表现慾也变得兴趣缺缺,所以来到第三案件被害人公寓时,他说:“我有点累了,我去那家咖啡店坐坐,顺便思考一下,你去问就好了。”

说完马上转身就走,井上连个抗议的时间也没有。

南正和所住的公寓是极普通的建筑用户,来应门的女人也是一位极普遍的家庭生妇。

“是的,我就是。”

“我是警察,想请教一些有关于你先生的事情。”

“请先进来再说。”

井上一进入客厅,马上就表示哀悼之意说:“很不幸你先生发生这种事情。”

可是,南圭子却不带感情地回答说:“哪里!倒是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真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很悲伤。”

“为什么?”

“再怎么悲伤,死人也无法复活啊!你说对不对?”

“话是没错啦!”

“而且还有我丈夫的保险金也发下来了。这栋房子的贷款用保险金来偿还还绰绰有余。我一个人还可以过得很悠哉呢!”

事实上,她看起来就是很愉快的样子,一丝丝忧伤的表情也没有。要是大贯在这儿的话,一定会把她判断成是凶手的。

可是,要是她是凶手的话,至少会假装成很悲哀的样子,以掩人耳目,至少不会说自己先生死了最好之类的话吧!这是按常理推断,可是这一套对大贯是没用的,他一定会想尽各种理由确定她是凶手的。

“啊,对了!杂志刊登的文章我看过了,能抓到凶手是最好了!”

说话的语气令人觉得死去的人不是她的丈夫。

井上看她那一副不在乎自己先生死活的样子,心里顿生反感,实在不想再问她问题。可是为了对大贯有所交代,还是发问了。

“虽然你先生好象是行人错杀下的牺牲者,如果把它假设成是有计画性的犯罪的话,你有没有想过谁会害死你先生呢?”

“我先生是个很平凡的人,没有跟人起过冲突。或许会有人埋怨他,可是倒不至于说会把他给杀了。”

井上点头说:“是吗?那我知道了!抱歉,占了你这么多时间,我告辞了。”

南圭子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失望之情,说:“啊?要回去了?我正想拿点心给您吃呢!”

“不用了,你不用忙了!”

“可是,你特地跑来……”

南圭子半硬逼着井上坐下,急忙地往厨房走去。井上想偷偷地走出去,可是又觉得这样很不礼貌,只好又坐回沙发上去了。

大概是丈夫死了,没有人可以聊天,很寂寞吧!

“陪人聊天也算是份内工作吧?!”井上自言自语地说着。

没多久,南圭子端来红茶及小蛋糕,热心地劝说:“请用!……吃嘛!”

果然没错,井上一边吃,南圭子就在旁边说她先生的种种、没有小孩反而轻松等等事情。

井上吃完之后,觉得不能再闲待下去了,就起身说:“那么我就……”

南圭子连忙又说:“啊!你再等一下!”

又往厨房走去,这次端来的是水果。“请用,水果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

井上已经觉得很饱了,可是又不好拒绝她的盛情,又再坐下吃起水果来了。

“谢谢你的盛情招待!”

如果再站起来的话,可能又会再端茶,下一次会是冰淇淋……。

井上一边打嗝一边起身说:“因为有人在等我,再不去他会生气的。”

此时外头已近黄昏,大贯大概也等得不耐烦了。这一次一定要走得成!

“是吗?那我就不留客了!”

看样子是没有东西可以再拿出来吃的样子。要是还有的话,那就惨兮兮了。井上快速移动脚步到门口。

南圭子突然制止他说:“啊?对了!我有样东西要让你带回去,你等一下。”

井上制止她说:“不用了!我已经吃不下去了。”

南圭子却拋媚眼地笑笑说:“你不用担心!吃了这个之后,保证你肚子又饿了!”

说完就往卧室走去。留下井上一个人站在门边迷惑不已。

“会不会是要我带胃肠葯走啊?”

过没多久,南圭子出来了。

“让您久等了!”

井上一见到她出来,“啊!”的一声,转头就跑。

“什么?全身赤躶躶地出来?”大贯大声地叫道。

“组长!不要那么大声!别人在看了!”

“害羞啊?那位太太也太久没接近男人了吧?一看到你,就起了性冲动!嘿,嘿!真好玩!”

井上瞪着大贯说:“那是什么话!避之唯恐不及呢!”

“什么?你没跟她搞啊?”

井上一听,眼睛张得圆圆地说:“组长,那当然啊!我是刑警哩!而且又是执勤中,就算是下班时间,碰到那种女人,抱歉,我不要!”

大贯以怜悯的眼光看着井上说:“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没上道的缘故!”

井上火大了。我之所以没上道还不是因为搭档不好的关系。井上赶快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把这些话硬吞了下去。

“你知道吗?那种女人在床上的时候才会说真话。你跟她睡的话,她一定会告诉你是她杀了自己的丈夫的。”

“那么,下一次换组长您去啊!”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有老婆的人,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妨碍的。”

这些话不像是从大贯口中说出来的。有老婆那只是借口推辞,因为对方已经是残花败柳,他不要罢了。要是换成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他爬也会爬去的!

“反正就是要调查这女人与其它两件案子的关连性就对了,是不是?”

井上早就记在笔记本上了。

“快点去办!星期五一到,会有人被杀的!明天全部要调查齐全!”

“那是不可能的!”井上抗议地说:“调查一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就要花上许多天,更何况两个人要在一天之中全部调查清楚,那太勉强了!”

“你就加油一点!”

井上大胆地说:“组长!你也分担一些去调查嘛!”

“我?那当然要啦!”大贯挺着胸膛,理直气壮地说。不到一秒钟:“啊!对了!明天我好象有别的事要办的样子!”

自己也拿出笔记本来翻阅。井上想靠过来看时,“啪”的一声合上了!

“明天我已经有预约了。你就辛苦点,一个人加油去办吧!”

“我懂了!”井上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可是,组长……”

“什么事?”

“我想笔记本用今年的会比较方便。你身上的是前年的笔记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西南北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