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杀人事件》

第三章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这个共通点怎么样?这三个被害者都是‘人’……”

大贯故作姿态地说:“你还不了解我的意思吗?为了防范已知的凶杀案,我们必须尽心地……”

大概大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语气上放软了些说:“你和我两人不是都这么尽心尽力吗?”

已经凌晨一点了,在二十四小时全天营业的咖啡店里,叫了一杯咖啡耗了三个小时,井上眼皮沈重得都抬不起来了,不自觉地把视线往壁钟瞧去,突然坐正身子说:“组长,已经凌晨一点了,今天是星期五哟!”

“是吗?”彷佛是在舞台上演戏似的,大贯敲敲脑袋,戏剧性地说了一句:“我这个天才也有不管用的时候啊!”

井上无奈地叹息。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乱成一团。一点关连也没有的三件杀人案件硬要把它们扯在一起。再怎么努力、尽心,也是找不出一个共通点来。井上跑了一天,脚都起泡了,所调查的不在场证明几乎没有收获。有谁还会记得三个礼拜前所发生的事?或是见过的人呢?!所以,调查东保夫和南圭子的不在场证明可以算失败了!

已经在咖啡店里耗上三个小时,专门针对这三个被害者之问是否有共通点之类的事情进行讨论;结果,连个蛛丝马迹都牵连不上,几乎是到了牵强附会的地步了。

井上又重复一遍地说:“年龄不同,住的也不是同一地区,故乡也不一样,这三个人之间都没有共通点嘛!凶手只是选他们的姓来加以杀害而已。”

“可是,一定有心理层面上的共通事项才对!”

大贯还是拘泥在这上头。可是,再怎么不死心,事实摆在眼前,不死心也不行了。他终于伸伸懒腰说:“好吧!我们就此打住吧!”

井上高兴地合上笔记本说:“那么,回家吧!”

店里的电话响起。

“……是的。……大贯先生的电话!”

井上吓一跳,说:“是组长的电话耶!”

“真麻烦!你去接。”

“不要!会被您太太骂的。”

“笨蛋!我只有跟一课的人说我们在这里。快去接!”

井上没办法只得向柜台走去,拿起电话筒说:“喂?我是大贯的代接人,啊!是课长啊!”

对方报出姓名,井上吃了一惊!

“你们还在那儿啊?”箱崎的语气中透露着疲倦之感。“有人被杀了?你和大贯赶去现场吧!”

“知道了!课长,可是在个时间里……”

“我也会到。被害者的名字是北照子。”

“怎么会?”

“好象是凌晨零时被杀的。喂!说不定大贯的直觉是对的。”

“怎么……”井上词穷了。这时候即使有大地震也比那种事发生好得多!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箱崎的感叹正是井上心声的写照。可是,事实既然已经造成,除了依照正常的程序来办理之外,还有其它法子可行吗?井上只好打起精神进行调查。

“这么说,被害者是乘坐最后一班电车而被杀死的啰?”井上环规着这个坐落在极郊区的民营铁路的车站。

车站外围几乎看不到几户人家。井上对站在旁边的站长问道:“在这种地方设立车站,有乘客吗?”

“有是有,很少。从这儿搭公车二十分钟之后,就可以看到住家。”

“车站前什么店铺都没有嘛!”

“地主为了等土地涨价都搬离这地方了。”

“原来如此!”

电车就停在月台了。是由四节车厢组成的电车。尸体就在第二节车厢内。

原本很冷清的月台上,现在却热闹非凡。记者们都围在现在稍有名气的大贯身旁,记取消息。

大贯故作姿态地说:“没办法制止凶手再次杀人真是遗憾!”

虽然大贯心里乐得很,但是他总不能喜形于外。但是,有位记者说:“真的被你猜中了!”

语毕,大贯嘴边不自觉浮现一丝笑意。

“那么组长认为凶手下一次会袭击东西南北其中的哪一个呢?”

“嗯……我想会再回到东吧!”

“原来如此!那么就是要姓东的人特别小心就对了!”

“总不能叫他们足不出户吧!”

箱崎走向井上,很不是滋味地说:“他真嚣张!喂,井上,不要连你也被那家伙同化了!”

“啊?……对了,被害者是……”

“嗯!一刀刺在胸部致死。还没去看啊?”

“还没有。”井上慌慌张张地走向第二节车厢。

死者是位女性,大概二十五、六岁,普通的上班妇女吧!看起来好象是工作得筋疲力尽了,懒散地坐在位子上,头低低的,就像是睡着了似的。

“是我发现的。”

井上循着声音回过头去,车掌站在不远处。

“当时是怎样的情况呢?”

这种问题照理说应该是大贯发问的,只不过他现在忙于制造形象,没时间过来,只得由井上代替。

“详细情形记不太清楚,不过,到这终站的时候,电车里面只剩下五、六位乘客而已。大家都下车了,只有她还睡在那里,我就过来想叫醒她,结果,就发现她已经死了。”他说完之后,以害怕的眼光看了尸体一眼。

“你认识这位女子吗?”

“不认识!”

“记不记得她在哪一个车站上车的呢?”

“不可能记得嘛!如果每一个乘客在哪一站上车都记起来的话,我头不就胀破了嘛!又不是计算机!”

“说得也是!”

“她不是有票根吗?查查看就知道了!”

井上难为情地说:“啊!说得也是。”

井上拿起被害者的皮包,打开就看到一张定期车票及身分证。

“‘r产业’公司的北照子?”

车掌播摇头叹气说:“还很年轻啊!怎么会遇上这种事呢?”

看来这位车掌还满通情达理的。

“能不能请你描述一下车厢内乘客的大概情况呢?”

“您是说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或特别的人,是不是?那您可能会很失望的。乘坐最后一班电车的客人都是闭目休息的。大概是坐习惯了,都会在终点站的前一站清醒过来,十个人之中有八个是如此。当然啦!喝得酩酊大醉的人就无法自动清醒,总要摇他一摇,才会踉踉跄跄地走出车站的。”

“原来如此!”

井上有点失望,虽然无法直接从车掌口中得到确切的线索,还是有必要调查乘坐最后一班电车的乘客。但是,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得到乘客的名单。

“哎呀呀……”大贯终于过来了,“记者们真是很噜苏,要不是威胁他们说他们会妨碍到调查工作,还不肯走呢!哈哈!”

看他高兴得嘴都合不泷的样子,大概心里也正想说要不要送些小礼物给记者们也不一定呢!

井上形式化地把从车掌那儿听来的事告诉他。

“嗯……,这么说来,如果运气好的话就会有目击者啦!”

“如果能那样子最好不过了,可是大家都讨厌与警察有所牵涉,大概会知而不报吧!”

大贯却大声地说:“我有好办法了!”

井上一听到他这一句语,心里就发毛。

“既然记者都聚集在这儿,就请他们帮我们刊登这则消息。这么一来,一定能得到乘客名单的。”

“是吗?”

“交给我好了!”大贯一说完,马上转身回头走到月台上,对着那些正要离去的记者们大喊:“喂?等一下,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们说啊!”

每当大贯一说出“交给我来办”时,而且真的交给他去办之后,其结果一定是非常悲惨的。而且担任收拾善后残局的人一定是井上。虽然大贯总是夸大其词地说交给他来办,这一次的办法倒还不失为良策。

当然啦!虽然不是怎么伟大的想法,也很难保证不会变成负面的影响。对大贯来说,要是他做的每一件事不会成为负面的影响的话,那可真是划时代的事情!可要大大地庆祝一番了。

箱崎不安地看着大贯的背影,对井上问道:“喂!怎么了?”

井上一五一十地告诉他。箱崎嘟嚷地说:“这样子啊?没想到那小子头脑还满管用的!”

大贯一走来就说:“已经命令他们大作文章地刊在社会版。”

箱崎说:“那就好了!对了,我想听听你对这件案子的想法如何?”

“我的想法?”大贯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对井上说:“喂!由你来说。”

“不,请组长发表想法!”

“我刚刚跟记者讲了一大堆,累都累死了,刚刚我们不是商讨过了吗?你就照那样说好了!”

“是吗?”

井上虽然已经习惯大贯的作风,可是两个人根本没有商量过,他却说得煞有其事的,令井上讶异不已。

既然已经“商量”过了,井上也不得不说了。

“大概有几种可能性,一种就如组长所说的,凶手依着东西南北姓在杀人,而受害者与他根本没有半点瓜葛的人,可以说凶手是莫名其妙地在杀人。”

大贯从中插嘴说:“我早就说过了!”

“可是,也有其它的可能性,”井上不理他,继续说:“如果假设原本就有人想杀死这位女性的话,而这时候凑巧杂志上刊登出这则东西南北的消息,更揍巧的是这位受害者也姓北,如此一来,这位凶手想趁此机会把她杀了,就可以逃脱罪嫌之疑、牢狱之灾,这也很难说的。”

箱崎颇有同感地说:“原来如此!”

“还有一种可能性。”

“还有啊?”

“说不定是前三件案子的凶手的其中一个干的也说不定!”

“为什么?”

“如果今天有姓北的人被杀的话,警察就会认为这是一连串的杀人事件,自己受怀疑的成分也就变少了。可是,也不会那么揍巧的让他杀人就杀到一位姓北的人。”

“你是说其中的一名凶手自己去找了一个姓北的女孩子而把她杀了?……说得也是!”

箱崎一副赞同井上所说的话的神情,站在一旁的大贯看得很不顺眼,就说:“应该还有一种可能性吧!”

“有吗?”

“诚然,你的记忆不太好。”

井上僵硬地说:“对不起,请问还有哪一种可能性?”

根本没听过的事被说成没记起来,当然是不好受的。

“就是说这件杀人案也有可能和前三件案子完全没有一点关连性。”

“啊!那么,东西南北怎么解说呢?”

“就是说,在今天之中很有可能会有一位姓北的人被杀。”

井上心里想说是很有这种可能的,大贯为了自己牵强附会的推理能成立,会去找一位姓北的人将他杀了。

可是,念头一转,大贯没有那种胆量杀人,即使是四下无人的时候。

箱崎打圆场地说:“反正,目前最重要的是确定被害者的身分。”

“知道了!”

“而且,也要调查是不是有个人的恩怨问题存在。”

“是!”井上故意地问大贯说:“组长,您要去吗?”

大贯是绝不会接受这种烦人的工作的。相反地,他会很乐意地沈浸在闪光灯的闪耀之中,而且想着要摆怎样的姿势最好看。

井上说完,正想走时,大贯突然说他也要一起去。更令井上不解的是威风八面的大贯为何走得那么急?

“的确是您们的小姐吧!”

井上一说完,北照子的双亲眼睛一红,眼泪簌簌滴下,北照子的母亲哭泣着说:“怎么会变成……”

井上低着头说:“真的很可怜!”

北照子的父亲颤抖着说:“她是个很乖巧的女儿,我正想安排相亲要把她嫁出去,没想到她人先走了……。”

井上没有马上接话,因为这时候如果马上接下去说话的话,神经感觉就太迟钝了!

可是,大贯就是没有这种敏感的心思。

“有没有想到凶手会是谁呢?”大贯的声调不带一丝丝的同情。

北照子的父亲摇摇头说:“完全没有!”

“男人呢?”

“啊?”

“男人!现在的职业妇女至少会有一、两个男人。你女儿应该会有一、两个吧?”

北照子的父亲光火地说:“我的女儿绝不会有这种事!”

大贯依然没有半点同情心地说:“就是有你这种父亲,我们才会头痛,盲目地相信自己的儿女才会被儿女背叛!”

北照子的父亲横眼瞪着大贯说:“你在说什么?”

说着说着,就握紧拳头想起身,井上慌张地排解说:“请沈着些!”

“可是,他在说我女儿的坏话。”

“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心直口快而已。”

井上所说的话飘到大贯的耳中,他不服地说:“喂!你不必阻上那家伙。他想怎么样就让他怎么做!”

“可是,组长……”

“我再以妨害执行公务之罪名逮捕他就好了!”

真是拿他没办法!井上不禁埋怨上天,为何安排自己在这种人手下做事呢?!

“亲爱的,冷静点!”

幸亏北照子的母亲劝告,火爆场面才没有恶化下去。

“很抱歉!我先生是个火爆性子,很容易生气,请您们不要介意!”

北照子母亲这么说,令井上惶恐不已。有大贯这种对手,不生气那才怪呢!

北照子的母亲继续说:“刚刚组长所提到的事,照子是有个爱人。可是,最近好象吵架分手了。”

“他是谁?”

“他叫做泷川。和我女儿在同一个地方做事。”

北照子的父母亲离开警局之后,井上说:“要不要去调查泷川这个人呢?”

大贯愉快地说:“顺便调查他和前三件案子的关系!”语毕即打了个呵欠:“啊!累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啊?”井上愕然地目送大贯离去。

井上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已经快天亮了。拖着疲累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往楼上爬去,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真累喔!”

一边打呵欠一边走。虽然眼皮快抬不起来了,仍然能感觉得到前面有人,而且快要碰撞在一起了。

“啊!对不起!”

井上想绕到一边让他通过,没想到突然被对方抱住,吃了一惊,抬头一看,是南圭子。

“刑警先生,人家等你好久了!”南圭子的脸只距离三吋。

“有什么事吗?”井上一说完,就看到南圭子张开嘴,露出她的大门牙靠了过来──不,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井上“哇”的一声把南圭子推开,尽最后的力量拚老命地往楼上跑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西南北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