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杀人事件》

第五章

作者:赤川次郎

“居然会是男女二重分裂人格,一万个人里还很难找着一个呢!井上,这次你干得不错嘛!”

井上乐得嘴巴合不泷地说:“谢谢!”

办公室内突然响起一阵清澈的咳嗽声。闭着眼睛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大贯。

大概大贯心理正处于不平衡状态,因为是出于自己的设计,结果却让井上立下功劳,出尽风头。很不是滋味。当然啦!大贯也没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虽然井上历尽床上危机及楼梯被杀之际,只要奖赏他就可以了嘛!功劳最大的人应该是策划的人才对啊!未免本末倒岂了吧!

“那么,那女人早就……”

箱崎回答说:“这就不太清楚了!医生是说大概是在知道先生有女人之后才产生人格分裂的吧!”

“那么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丈夫呢?”

“人格分裂之后,潜藏在深处的男人喜欢上外表的女人。所以,心理上有着对丈夫的嫉?,為了想獨佔外表的女人,才起了殺人的念頭。”

“不过,为什么连我也要杀掉呢?”

“因为女性的南圭子喜欢你啊!男性的她就嫉?啦!”

“真是复杂得过分!”

“管它的。只要案子解决了就好了!这全是你的功劳喔!”箱崎故意往大贯方向看了一眼说:“这么一来,东、南案件就解决了。”

“西案件也是!”某位刑警一进办公室就大喊着说道,“刚刚传来一个消息,西案件的凶手来内首了。”

“是吗?!”箱崎心情更愉快地说:“那么只剩下北案子啰!”

一说完就故意地再把视线往大贯方向移去。

井上心里大叫不妙,现在还好,可是以后就很恐怖了。

两人一走出搜查一课的办公室,井上看大贯仍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脸,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为了想取悦他,井上开口对他说:“组长,要不要出去吃中饭?今天我请客,随便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嗯……”这不太像大贯往常的作风,以前的他一听到这类的话,早就拉着井上飞出去了。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午餐啊!”

“当然是你付啊!”

似乎也没改变多少嘛!

大贯选了一家牛排馆,井上想着荷包里的钱又飞了!

“我觉得很后悔!”正在切着牛排的大贯突然迸出这一句话,后悔吃牛排吗?

“后悔什么?”

“你还年轻。”

“啊?”

“不应该让你去面临危险的场面。”

“怎么说呢!”

“应该由我去南圭子那儿才对。”

“原来如此!”

“年纪轻轻的你如果被杀死就太可怜了。应该是我代你去才对!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死了也不足惜的。”

扯了这么一大堆,主要的就是要说本来就是我的功劳,不是你的!

井上好笑又好气地问道:“东西南北四个案件应该是偶然凑在一起的吧?”

“当然啦!”

井上愕然地注视着大贯,怀疑自己耳中所听到的这一句话。

“可是,组长不是都坚持……”

“这就是我策划重点所在。将那些案件如此关连起来,办案的方法就不一样。比方说这一次的南案件,如果把它当成单纯的行人错杀案件来调查的话,能捉得到凶手吗?”

井上心想大贯是不是花了一整个晚上才捏造这么一个歪理。

“你们真的都相信我所说的东西南北案件吗?你和课长阅读能力太差了!”

他真敢说!那么,将东西南北案件告诉杂志社而洋洋得意的人,又是谁呢?

“喂,井上!”

“什么?”

“咖啡还没来!”

大贯就是大贯,狗改不了吃屎的。等到咖啡一端上来,大贯又说:“北案件还是由我们来解决吧!”

“是。可是,要怎么着手呢?”

“那还不简单!我早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井上吃惊地问道:“谁啊?”

“那还用说?一定是滩川那家伙啊!”

“可是他有不在场证明!”

“他不是说喝醉酒了吗?那么他说的时间会很准确吗?!他一定是从大阪回到东京将那女孩子杀死之后,又回到大阪的!”

井上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之后,讽刺地说:“你是说他乘坐人造卫星飞来飞去的吗?!”

“胡说!你去查查时间表,找出来回的可能性。”

“那是不可能的!”

“你去查就对了!”

“要查组长自己去查!”

“我不知道时刻表怎么看。”

井上不高兴地噘嘴说:“我懂了,组长要做什么呢?”

“我要设一个圈套!”

“圈套?”

“对啊!把我自己当做饵,引出元凶来!”

“组长是饵?”

井上差一点说出谁都不会想来吃你这个老饵的!吞了吞口水,井上继续说:“要怎么做呢?”

大贯拍拍胸膛说:“交给我来办就好了!”

“可是,太危险的话……”

大贯马上做了个手势,阻止井上继续说下去。

“危险是预料中的!可是,即使陪上我这一条老命,也非要完成使命不可!”

看来井上这次的功劳对他还是有所刺激的。可是,同样的方法能使用多次而不失效吗?

“井上!”

“是。”

“万一,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组长……”

“你要成为一位优秀的警官喔!”

又在演戏了!井上暗自下定决心,如果大贯有了什么不幸的话,我要在刑警局前大放鞭炮,以示庆祝!

“我可以坐下吗?”

“可以啊!”

坐在酒吧吧抬的泷川一转头,看到坐在旁边的人是大贯,不禁脱口而出说:“什么!又是你啊?!”

“你醉了!”

“情人死了,想大醉一场啊!”泷川一说完,马上举杯干尽。

大贯若无其事地说:“我请你一杯,怎么样?”

井上以诧异的眼光看着大贯,他会请客?!看来,天会下红雨了。尽管井上在一旁惊异非常,可是泷川似乎不怎么领情,拒绝他说:“不用了!就算你请一杯酒,也改变不了什么!”

大贯听他这么说,脸上马上出现放心的神情。马上点了自己的酒。

泷川一副不解的神情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知道更多有关你死去情人的事情。”

“她是很不错的女孩子。你不会懂的!”

“她喜欢高级品吗?”

泷川似乎不懂大贯的问话。

“高级品?”

“宝石、毛皮、衣服、皮包等这类的东西。”

泷川笑笑说:“你不要乱说,她对那些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呢!”

泷川的酒杯已经空了,“喂!再来一杯!”

大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自己的酒,要自己付钱的酒,总是特别珍惜!

“那么,你为什么要向地下钱庄借钱呢?”

“你真的很固执喔!”

“我调查过了。不是两百万,是借了四百多万圆。”

泷川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说:“是吗?我计算能力一向很差的。”

“在公司是干什么的?”

“会计。”

大贯一板一眼地问,他到底是真的不知,还是装疯卖傻呢?

“喂,你没有贪污公司的钱吧?!”

泷川使劲地瞪着大贯说:“你有种就再说一遍看看!”

大贯见他凶性大发,连忙低声下气地安抚说:“好、好,我不说总可以了吧!不要生那么大的气嘛!”

“如果我会贪污公司的钱的话,那也就不必跟地下钱庄借钱了!”

大贯附和他的话说:“嗯!说得也对!那么,你到底把钱用在哪里?四百万耶!看你这样子也不像会赌博。”

“我用在慈善机构,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泷川焦躁地说:“话说回来,你是警官吧!请你快点捉到杀死她的凶手!”

“现在就在找啊!”

“她不是那种会被人怨恨的女孩子。她真的很善体人意,工作上又很认真,很正直的女孩子。”

“那么好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和她分开呢?”

“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从刚才就问到现在了!”

“如此正经的女孩子为什么那么晚回家呢?”

泷川被他这个问题问得吓了一跳,不语地看着大贯。

“虽然说出来对你是很残忍,不过我还是要说,她不是像你想象中那么正经吧?”

“什么意思?”

“她不是处女!”

泷川马上青着脸说:“你在说什么?”

“解剖尸体才知道的。她有过性关系!”

泷川喃喃地说:“真的吗?”

“我捏造谎言对我有好处吗?”

大贯喝下最后一口酒,“你知不知道她还有其它男人?他是谁呢?”

“不知道!”泷川一说完,就丢下一万圆给柜台,“不用找了!”

快速地走出酒店。

大贯也慌张地跟着离开。

酒保对大贯喊道:“等一等,先生,酒钱……”

“从那一万圆中拿!”

真是铁石心肠!井上原本不想出面的,这时候不出面不行了。

“我来付!”

大贯讶异的语气:“什么,你也来了!刚好,我先去跟踪他,你马上随后到!”

井上一付完酒钱,马上追出门。真希望他不要每一次都丢尽部下的脸!

“组长!泷川呢?”

“在那里!”

泷川在前方二十公尺左右,正快速地走着。

“那是有目的的人的走法。”

“没错!”

“你是担心我的事才跟来的吗?”

“啊?嗯……”

我是担心你要怎么做!搞砸的话,一下子责任又要全推到我身上。不先明了状况怎么行呢!要不然到时候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

大贯感慨万千地说:“还是自己的部下可靠!”

大贯似乎误解井上的心意。不过,井上也不想解释什么,随他怎么想去。

井上不见泷川的人影,连忙问道:“他去哪里了?”

大贯耸耸肩说:“要是知道他会去哪里的话,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原来如此!对了,组长!我查过时刻表了,那时候没有班机可以回来。”

“什么事啊?”

他忘得可真快啊!井上不禁提高声调地说:“泷川的不在场证明!”

“不要那么大声。那我早知道啦!”

“知道?……那么,为什么还要派我去查呢?”

“这是我对你的体贴!”

“啊?”

“我打算趁你专心在调查时刻表的时候,我一个人去完成危险的任务!”

井上脑中马上反应过来……原来他是要我感谢他的用心!

“喂!你看!”

完全不理会井上心理过程的大贯突然停止脚步。“那家伙要打电话。”

没错。泷川是走进电话亭,拿起电话拨号码。因为四周一片黑暗,只有电话亭中有光亮,所以,泷川的一举一动看得非常清楚。电话接通了,泷川一副生气的表情。

泷川狠狠地挂断电话后,又向前走去。

泷川走到一条人烟稀少的马路上,在一栋大厦工事现场前停上了脚步。

井上藏身在电线悍后头说:“他要干什么?”

“那还用说?一定是在等人!”

看样子好象是在等人。大贯的话偶尔还是有说中的时候。

泷川焦躁地看着表。应该有十五、二十分钟了吧!

大贯突然出声说:“喂!”

“什么?”

“我去方便一下。你好好看守着!”

“可是……”不等井上说完,大贯快速地离开了。他妈的!搞这种飞机!

井上目送着大贯离去,叹了一口气之后才将视线转回正前方。仅仅几秒之间,情势全改变了,泷川的人影不见了……?

“啊?!”

井上怀疑眼前所看到的事实,晃了晃头,想让头脑更清醒些,揉了揉眼,定睛一看,正前方还是没有半个人影。

“他去哪里了呢?”

就算他走开了,即使走远了,应该还是看得到的。何况这附近又没有转弯的地方。

这么看来,他是走进建筑工地里去了。

井上从电线杆暗处走出来,悄悄地靠近建筑工地。探视黑暗处的动静,总觉得似乎有人影在晃动。

井上更进一步地往里头探望去。

“嗯……”有人在呻吟。等到眼睛适应黑暗之处,就看到两条人影纠缠在一起。

“你这混蛋家伙!”

“干什么?”

是争吵的声音。其中一个人是泷川,另一个人是……于是,井上从口袋中拿出笔筒照明灯,打开亮光照着他们大喊说:“喂!在干什么?是警察!”

“刑警先生!”

与泷川争吵的另一人是北照子的父亲,“救命哟!这家伙要杀掉我。”

泷川盛气凌人地说:“你在胡说什么!”

“喂!乖乖就缚!”

井上语音才落,即刻往泷川方向飞奔而去。泷川一边抵抗一边喊叫:“不是我!凶手是他!”

“胡说!你不要乱捏造事实。”

“真的!我会借钱还不是为了那家伙,他……”

井上使劲地压住泷川说:“要说到了警署再说!”

突然,后脑勺被袭击了一拳,井上眼冒金星,昏了过去。

还不至于昏死过去,不过因为头痛正要呻吟起身时,眼睛前面突然有一只鎗口在瞪视着。

这种场面不是令人很愉快的。

北说:“你们两人都死吧!”

“你……杀掉自己亲生的女儿!”

“我不想把女儿交给其它男人!女儿是我一个人的!”

泷川说:“她是很孝顺你的!她说你做生意失败,亏空了一笔钱,所以我才向地下钱庄借钱来弥补你的亏损,这全是为了她啊!”

“所以,你才玷污我女儿。”

泷川怒吼着说:“我没有!”

大贯怎么还没有回来呢?井上提高警觉,注意周遭的动静。

“我希望她是没有任何污点。而且漂漂亮亮地死去。”

泷川接着说:“所以,你才把她杀死!你疯了!不要别的男人玷污她,居然自己对亲生女儿下手!”

“什么……?”

北僵硬着脸。井上突然想起大贯说北照子有男人时,北的怒气似乎有些不寻常!

“你以为我会做出那种禽猷不如的事吗?!”

“所以,她才会对我说要雒开我……一定是这样的。”

“她只爱我一个人。”

“不是!你一直驱散围在她身边的男人,她很痛苦,她并不爱你!”

“你说谎!”

“你才说谎!”

再吵下去吧!井上心里这么想着。井上已经从北的眼光里看出他已经发疯了!只是为了不想让女儿结婚,故意对那些有意接近女儿的男人说他亏损了一笔钱,希望那男人能借钱给他。要是普通的男人一听到这条件,一定退避三舍,取消接近北照子的念头。

可是,他却偏偏地碰上不死心的泷川。他为了北照子去借钱来给他。女儿虽然说要和泷川分手,可是身为父亲的却深深明白,那不是女儿的真心,所以才起了杀死她的念头。

北向前走了一步,眼露凶光地说:“我要你死!”

北一心一意只放在泷川身上,忘了井上的存在。

井上趁他不注意之际,用脚踢掉他手上的枪枝。

可是没踢成,鎗声响起了,射中泷川的腿。虽然大腿受伤,可是泷川仍向前使劲地搂住北。到底井上也是一名刑警,在北强烈的挣扎中,打掉他手上的枪,勒紧他的手臂。井上正想从口袋中拿出手铐时,“?嚓”一声,北的手腕被铐住了。

“组长!”

“啊!真危险!要是我没来的话,准被他逃掉的!”

“是我把他铐上的!”

大贯在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得意洋洋地宣传着。

井上在旁边沈默不语。大贯是没说谎。可是,他一定早就站在旁边观看格斗的情景,一直等到最后要铐上手铐的时候,他才飞奔而至的!

箱崎心中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地说:“这么一来,‘东西南北’四案件总算都破案了!”

大贯更是喜不自胜地说:“您看过报纸了吗?”

“啊!看过了!”

报纸的标题是“东西南北杀人事件,预言刑警组长的最后出击!”

井上加了一句:“北一定会被送往精神病院的。”

“大概是吧!可是,根据他的自白,他说一看到大贯的‘东西南北’的消息,自己又姓北;他似乎感觉到命运的暗示,他将会走到那种地步的。”

井上不自觉地瞧着大贯说:“这么说,因为有那一则消息才让他兴起杀死自己女儿的念头?”

大贯似乎不懂井上话中所含的谴责之意。很不在乎的说:“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的!”

箱崎乐观地说:“已经结束的事就算了!”

井上又不死心地问道:“组长,那女孩子真的让她父亲玷污了吗?”

“你认为有可能吗?”

“可是,泷川他……”

“那女孩子还是完璧如初的!”

“可是,你不是……”

“我故意捏造,想试探泷川的反应的!”

井上当场愕然不已。做得太过分了吧!托你之福,我差一点就被送上西天了!

“那应该要告诉泷川一声吧!”

大贯说:“刚刚我也在打算这么做。由你来打吧!”

结局总是如此!总要我替你收拾善后!

箱崎慎重其事地说:“喂,大贯!今后你要是有什么想法要对报纸或杂志透露的时候,拜托你先通知我之后再做!”

“事实上,昨天我又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什么事?”

“上个星期三有个叫做‘水田’的男子被杀,星期四有个‘大木’的人也被杀,星期五是‘金井’的男子……这很明显的是……”

箱崎不堪其苦地叫道:“好了!你给我出去!”

一走出办公室,大贯神情愉快地对井上说:“一个月就好了。”

“什么一个月?”

“请我吃午饭啊!”

“我请你?!”

“当然啦!你想想看,托我之福,你也立下功劳,而且凶手也没被逃脱,你也没被射杀而死……”

“我知道了!”井上无奈地耸耸肩答应。因为只要一有怨言,那可就没完没了,日子可就不怎么好过了。

“喂!井上!”

“还有什么?”

“午餐一个月,那酒吧方面要多久呢?”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东西南北杀人事件》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