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14 白日的黑暗

作者:赤川次郎

“又要劳烦你了,真不好意思。”莉嘉道。

“是吗?可你的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啊!满面春风得意的。”裕果椰愉她道。

“噢!你这丫头给我说出口里来了!”

莉嘉“呕”的一声,正慾起脚,裕果被吓得飞跳起来。刚好布江送来红茶,被眼前一幕吓得眼也瞪大了。

“对……对不起。”莉嘉连耳根也红了。

“裙子都掀起来,见到了底,好好的大姑娘,失礼死人了。”

“这才是她的真正面目而已。哎唷!近屁股的地方没有穿洞吧?”布江和裕果见莉嘉认真起来,不禁一齐笑得嘻哈绝倒。

“快坐吧。”

裕果让莉嘉坐在床上。

“我坐在地上吧,我穿的是牛仔裤,不打紧,莉嘉可不同,穿的是裙子嘛。”

“嗯!”莉嘉应了一声。又道:“好辛苦,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恋爱嘛,再辛苦也得忍耐一下。”

“都说过不是什么恋爱了!”

莉嘉羞怯怯的,裕果看在眼里,知道她已百分之一百堕进了爱河。

往常,莉嘉对自己的仪容是不大注重的,但这几天却不同,由衣着至发式都注重起来,人也因此愈是标致了,特别是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充满了希望的光辉。

“你爸爸真的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么?”布江一副无法相信的神情,继续道:“他的眼睛也太差了。”

“最近,他每天都在外面奔走。”莉嘉道。“年近岁晚,到处去联络人,打个招呼吧。”

“他不发觉才好哩。”

裕果坐在地毡上,喝起红茶来。

莉嘉今天也央裕果借衣服来了。因为接着便要和石川浩司拍拖去。

过了平安夜才五天,今天是二十九号,两人已约会了三次。

“我也劝过他说见面太多会生厌的。可他却说一旦学校开课,每天忙碌,便不多见了,所以……”“不用这么多解释了。喜欢的都拿去穿吧。”裕果说。

“对,对,反正你也没有机会穿的。”这回是布江挖苦裕果来了。

“这是什么话了!人家只不过交男朋友罢了,你便生气得眼也翻了,现在又说这些话。”

布江闻言,慌忙笑着走了出去。

“他是不是很好啊?”裕果继续问莉嘉道。

“是啊,真罕见。他对我这种人竟然这么好。可是,今天一可以再见了。”

“什么年内了,才那么两天。”裕果道。

“我爸好像转了性,叫我到温泉区玩去。”

“真的!”

“他可能想和我这个女儿搞好关系吧。”

“是吧。什么时候去?”

“明天。在那里过年,二号才回来。”莉嘉看了看表叫道:“呀!我要走了。衣服,今晚还你吧。”

“慢慢吧,明天也可以。”裕果道。

莉嘉离去后,裕果翻身躺在床上。爸爸的公司今天开始休息了。爸爸正往买大扫除的用具。当然,年晚的大扫除,裕果也少不了一份。

这几天,裕果的心里好像有些什么似的,老是不安。

极其中原因,可能是担心莉嘉的恋爱吧。生怕有一天她爸会发觉。因为莉嘉之所以会堕入爱河,间接是自己一手做成的。

然而,这事也无可奈何了,最令她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就是有关那白色的衣柜。为什么那少女总是不出现呢?

裕果并非那么喜欢见“鬼”的,但是在什么预兆也没有的情况下,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怎不令人担心呢?还有,那侵入了莉嘉全身的“影子”。又是什么了?……

现在,裕果又增多了一些烦恼,就是有关莉嘉到温泉度假的事。

裕果总觉得有点不妥。那个仓田在平安夜那一晚,还喝得烂醉的,气势汹汹地到处找寻女儿,怎么过了几天却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请女儿往温泉度假去……

“……喂,裕果!”是父亲的声音。

“洗洁精买回来了,快出来帮忙抹窗门吧。”

“知道了!”

没办法吧,一年一度的大扫除。

裕果从床上跃了起来,伸了个大懒腰。

一家三日奋发了一天,把屋里屋外都抹个乾净。

“太乾净了,要是每天都这样有人帮忙抹抹,保管乾净得自己也认不出是自己的家。”布江兴奋地喃语道。

吃过午饭后,布江独个儿往买东西去了。

虽然已是冬天了,但整天阳光普照,暖和暖和的,令人感到很舒服。

布江来到了超级市场,早已是人山人海,不单女人多,很多连丈夫也带来了。

“田川太太。”

背后突然传来了叫声,吓得布江几乎跳了起来。

“请问”布江正要发问的时候,对方已抢先开腔了。

“我叫山口,是你先生的同事。”

“呀!那电话,是你打来的吧。”

布江马上收住了脸上的笑容,眼前的人就是在电话内暗示丈夫与水原惠子有染的人。

“是的。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布江马上感到对刀可能是不怀好意的。再加上那山口打扮不三不四的,连胡子也没有刮,更加令布江戒心起来。

“我很忙,没有时间。”布江一口拒绝道。

“不拟你时间的。”

山口见布江转身要走,竟动手拉着她。

“请别这样吧,很难为情啊!”布江用强硬的口吻道。

“啊!难为情!这话该由我说才对。”山口纲着脸道。

“你是为了外子打了你一拳而来的吗?”

“你也知道了?”

“是外子告诉我的。”布江从架子上取了一个罐头,放进篮子里。继续道:“这是你咎由自取的。”

“这样说实在太过分了!我是一番好意告诉你,别无其他意思。”山口笑着说。

“是吗?对不起,我很忙,要走了。”布江说着,头也不回地往柜怡算账去了。她气得浑身也发起料来直觉感觉到这赖皮的山口,是不怀好意的。

付款时,布江再环顾了店里一次,却已不见了山口的踪影。然而。当布江踏出超级市场门口时,却赫然发觉山口站在向前……

“田川太太,不会碍你很久的,请听我说几句话好吗?”

布江面也发青起来。

“什么事了?”

“请你跟找到这边来好吗?”

布江坐在长椅上,山口往耀目的晴空看了一眼:道:“自从被你先生打了一拳之后,我在公司里变成了众人的笑柄。”

“外子也是一时盛怒,所以才”“这个我承认,他有他的道理,但是因为这样,公司里的女孩子都把事情传了出去,令我半点面子也没有了。”山口一口气道。

“那么,你想我怎样了?”

“回去告诉你丈夫,叫他在公司的同事面前向我道歉。”

“你说什么?”

“只是简单的道歉一句便够了,不难做到吧?”

“但是”“中午的时候,只要有几个人在场便足够了,说一句“对不起”便可以了。”

“没可能的。外子这样做的话会变成怎样?形势马上扭转过来,变成好像是外子不对了。”

“什么不可能,在公司里,我一直都扮演坏人的角色,你丈夫一向风光,以智者自居。不要忘记,我和他是同期进入公司的,本来我应比他先出人头地才对的……”山口不意把心里的话也滑了出口,连忙道:“失礼了,田川太太,总之,请你把我的请求转告他吧。”

“我是不会说的,也请你不要再来烦我!”布江愤然站起来。

“是吗?真的这么不合作吗?”山口冷冷地望着布江道。

“请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吧,别老是强难于人。提出这些无聊的要求。”布江一口气把话说完,转身快步走开了。走了几步,再回望了山口一眼,见他正颓然瘫倒在长椅上。

布江发现他没有跟上来,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再也不回头,一口气快步往家走

“裕果呢?”返家后,布江问丈夫道。

“听了个电话,出去了。好像是一个叫什么山的女孩子的电话。”

“是大山吧。”

“呀,对了。就是大山。”田川点了点头。

“她说马上回来。不知是真是假。”

“刚才我和那个山口遇上了。”布江边从纸袋取出东西,边对丈夫说。

“山口?”正在抹窗的田川停住了手,望了过来。“你说的山口是那个山口吗?”

“是的。在超级市场碰见了……不知道他有没有跟踪来到这里。”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话?”

“哼,胡言乱语地说了一轮疯话。”布江把山口的说话告诉了田川。

“这人实在太岂有此理!”田川愤然骂道。

“不要理会他,大伙都不耻跟他来往。”

“我明白了,放心吧。喝杯咖啡吗?”

“好的。”田川收拾了一下心情之后,又再抹起窗来。“这窗门好脏啊!”

布江在厨房冲咖啡的时候,宝地回想在超级市场前的情景。当时天气很好,山口是站在阳光下,但为什么会有一团阴影在他身边扩散开来呢?

那情景很奇妙,四周一片光明,唯独他周围阴暗……而且,在山口的周围并没有什么东西遮住太阳造成投影的。

这是心理作用,还是眼睛有问题了?

咖啡蒸溜器,传来了“哥”“哥”的声音。

布江耸了耸肩头,决意将这事情忘掉。

这种男人,哪值得去理会他,发生什么事也随他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