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16 受难

作者:赤川次郎

“啊,明天便是大除夕了。”裕果边看电视边故意道。

“你想说什么?”布江正在张开报纸看着。

“没有呀。朋友们不是去温泉便往滑雪去,真快乐。”

“是吗?”

“是呀,只有我家才躲在家睡大觉过年。”

“那有什么不好。一家人健健康康地迎接新年来临还有什么比这样好?”

这也是道理,然而,人总没有那么简单吧……

裕果也知道每年这时候,父亲是最怕的,过年的天假期,正好利用来蒙头大年年如是,唯有找出电影什么的看看算了。

“洗了个澡,真舒服。”

父亲穿着睡衣走进客厅。

“嗄。不吹乾头发,小心着凉啊。”

“啊!对!对!”父亲说着,摇了摇那把还滴着水珠的头发,又走了出去。

“莉嘉这孩子,昨晚的面色很差啊。”布江道。

“都是他爸爸……”“不是说今天要去温泉吗?”

“嗯。昨晚还说有点发烧。”

“要小心啊。很多人都以为一点点烧没问题,但是可能是大大有问题的,因为发烧往往是某些病的征候。”

“往温泉好好休息几天使没事了。”

“这话也对。对莉嘉这孩子来说,明年可是很重要的一年啊。”

“我也是这样想。”

裕果因为间接替莉嘉做了红娘,这一阵子都沾沾自喜。可惜这红娘却迟迟未有白马王子眷顾。

莉嘉现在正摊开身子,舒舒服服地浸在温泉的大浴槽里吧。其实,新年往温泉也挺不错,特别是在这寒冷的时候。

“现在怎么样了?”父亲走回客听问道。吹乾了头发,像乱草一样,裕果看了一眼,便忍俊不住,笑得喷了出来。

“别这样笑嘛。”父亲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嗄:那个吹风筒也带去吗?”

裕果不禁一忙,奇怪地问道:“吹风筒带往哪里去?”

父亲和母亲相互使了个眼色,但哪里逃得过裕果的眼。

“你们有什么瞒着我?”裕果拉着母亲的毛衣叫道。

“喂!别拉嘛,毛衣都给扯大了。”

“爸,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也难怪你不知道,因为我一直没说出来。我是怕工作做不完。说了又泡汤,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免得你失望。”

“那……”“明天一家往北海道去旅行三天,滑雪也可以。”

“太好了!”

“喂!快不要这样乱跳乱叫吧,楼下的人要投诉的。”母亲慌忙道。

“为什么不早一点说,人家要准备嘛。”裕果埋怨道。

“我也是在黄昏才接到公司的电话,说可以由明天开始放假呀。”

“几点的飞机?”

“中午两点。”

“那么,早上一定要往买东西去。

“买什么?带些穿的去便是了。”

“嗯!拿哪一个旅行袋去?”

“哪一个还不是一样吗?只是北海道挺冷的,考虑一下带什么衣服吧。”

裕果已再没兴趣看电视。呀,对了,还要通知和美哩!

不能够通知莉嘉了。但是。她说过会在二号回来的,我们是三号回来……

裕果取出那个崭新的波士顿皮夹,张罗起来。这皮夹是去年真的,只用过一次而“拿些什么东西去好呢?”

掩不住兴奋的心情,给果竟乱哼起歌来,走进自己的房间,一下子拉开了衣柜。

然而,马上呆住了,好像被冰给了一样。衣柜里站着一个人!

是一个躶体的女孩子,全身湿漉漉的,水珠还在身上倘下来……谁?你是谁?

那女子头发尽湿,垂低了头,看不见面孔。在昏暗中,那躶露着的身体,白得叫人可怕,彷佛不是活生生的人,白得常一点青色。

过了一会,那女子慢慢抬起了头。

“莉嘉!”裕果小声惊叫道。

只是莉嘉,双眼迷迷悯悯的,充着血,嘴里像咬破了似的,还沾着血。

这……到底是什么?

裕果不忍再看,闭上了眼睛,拼命地摇头接着再张开眼睛……

但,再张开眼睛时,衣柜里已什么也没有只挂着裕果平常穿的衣服。

裕果双手掩着胸口,舒了一口气。那到底是什么?是幻觉,还是暗示裕果伸手进衣柜里探了探,内里什么痕迦也没有。

裕果总觉得莉嘉的父亲这次带莉嘉往温泉,是有点不妥。因为这样,忧虑形成了幻象,显现了出来吧。

莉嘉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穿哪一套衣服去了?”背后突然响起母亲的声音。

“哗!”裕果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干嘛这样大惊小怪了!”母亲吃了一惊。“什么事?”

“没有……什么也……”裕果好不容易才装得若无其事地说。“背后突然被叫一声,吓了一跳而已。”裕果偷偷地看了母亲一眼。当然,母亲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酒店里很暖和,薄一点的衣服也不可以不带啊。”裕果边说,边在衣柜里找衣爸爸的样子怪怪的。

打从住进了温泉酒店之后。莉嘉便发觉到。父亲眼睛瞪得圆圆的,被带领到较偏远的房间去了。

“这种房间不是很贵吗?”

“是朋友介绍的,很便宜便租到了。”仓田解释道。

莉嘉马上知道父亲又在撒谎。父女两人相处了这么久,父亲撒谎时的模样又怎会有不知道之理。

在石岩温泉里,只有两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莉嘉并不喜欢温泉浴室特别是这种大浴场,要和很多人一起洗澡,莉嘉本来就没有这嗜好。

然而,倘若像现在般只有几个人。而且在蒸气中,互相只蒙蒙陇陇地看到对方。

互不干扰,就像自己一个人洗澡一样,这也颇为愉快的。

起初,浸在泉水中时,烫热的温泉令人感到有点疼痛,但过了一会使浑体舒服。

本来因微微的发烧而感到的一点疲累。彷佛也随着泉水,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大浴池走上来后,匆匆换上了浴袍。莉嘉是甚少穿着这种浴袍的。穿起来总觉得有点搔痒痒的不自在。

日本式旅馆的走廊。四处通风,颇为寒冷。莉嘉手中拿着卷大毛巾,趁身体还暖和的这一阵子,快步走回房间去。

拉开了糊纸的拉门,房内漆黑一片。

“干什么?”莉嘉奇怪地问道。

刚才父亲说有点感冒,不往洗温泉去了,但一个人在房里,纵使睡了也该亮一点灯吧,干吗把灯都熄掉了?

莉嘉奇怪地想着,伸手摸索灯掣。

突然“谁!”莉嘉的手腕破人紧紧抓住了,吓得大叫起来。

就在这瞬间,灯也亮着了。

一名男子正盘膝坐在被褥上,面对着莉嘉。莉嘉起初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转瞬间马上明白过来。

“啊,这样打扮,挺有女人味嘛。”

只是洪中!莉嘉见过穿西装的他,但却未曾见过他穿浴袍.抓住莉嘉的手的,恐怕是洪中的保镖吧,虎背熊腰的。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我爸呢?”

“啊,他真的没告诉你吗?”洪中笑了。“我也早料到你爸不会将这事告诉你的。”

“我爸在哪里?”莉嘉问道。

“在这旅馆的酒吧喝醉了吧。这间房,嘿,我已借用了,直至天明为止,和你一起。”

莉嘉终于明白过来。她终于明白父亲这几天为何对自己好像胆怯似的,处处忍“你父亲没有好好替我做事,失手了。就是有关那四楼的小孩子死去的那一件事。”

“他当然失手了。利用死去的小孩子敛财,简直不是人的行为。”

“因为这样,你通风报讯去了?”

莉嘉害怕极了。里面对这“真正的黑社会”,自己实在太弱小。

然而,莉嘉下了决心,绝不会在这家伙面前掉下一滴眼泪。她心里明白,这家伙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爸为了补偿过失,把你给了我。嘿……说实话,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哩。”

“哼!说谎!”莉嘉鄙视道。

洪中嘿嘿她笑了起来。

“你这么相信你的父亲么?嘿……嘿……太纯情了。”

父亲是被迫的。从这几天的态度,莉嘉心里明白,虽然,结果她还是被骗来了,但在莉嘉心里,这是截然不同约两码事。

“怎样也好,好好享受吧。喝点酒吗?”

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吧。对方的手像有万斤的力量。紧紧将自己的手腕握住,要挥脱他,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自己的身体,就给了这男子?这个满身肥肉、脏兮兮的男人……莉嘉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别这样狠很地望着我,很讨厌我吗?”

洪中慢慢站了起来,望着莉嘉走过来。

莉嘉一句话也没说。说了也只是枉然吧。

“我的手很痛,放手!”莉嘉叫道。

保镖看了看洪中。洪中扬了扬眉,道:“好,放了她吧!”

被抓住的手一下子自由了,莉嘉马上往眼前的洪中扑了过去。

莉嘉突然发难,是想将洪中推倒,趁那保镖惊愕之际,拉开拉门冲出去的。

然而,事与愿违,正当她往泪中飞扑过去的时候,那保镖已用那粗壮的手,揪住了莉嘉背后的衣服,勒得莉嘉透不过气来。接着,莉嘉被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保镖伸出大手,揪住伏倒在地上的莉嘉的头发,用力往上掀起,莉嘉痛得高声叫了起来。

汉子用膝盖重重地往莉嘉的腹部撞了一记,莉嘉登时痛得晕了过去,伏在榻榻米上,一动也不能动。

“啊,这小妞气力可不小啊!我最喜欢玩这种妞儿的。”泪中站了起来道。

过度的疼痛,令莉嘉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气力,被揪着衣领,从榻榻米拉了起来,浴袍也被粗暴地剥掉了。

“用浴袍的腰带把她缚起来。”洪中道。“再过一会,她便会乖乖地听话了。”

莉嘉闭上了眼睛。一切已经绝望,只有强忍着让时间过去的分儿。

紧闭着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点光亮,俘现出浩司那微笑的面孔,但马上又消失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