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18 屈辱

作者:赤川次郎

“我走啦!”田川道。

“路上小心啊!”布江将丈夫送出玄关。“昨晚睡不够,今天可要小心啊。”

“知道了。”

田川穿好了鞋,伸手推开大门。

“裕果还在睡吗?”

“是的。刚看过了,还在睡。”

“就让她好好睡吧,直至自己醒来为止。”

“知道了。那打击也实在太大。”布江望着裕果的房间道。

“对。”叫她不要胡来。对方是黑社会,弄不好,不知道会被怎样报复的。”

“对。我会好好劝劝她的。”

“唉,这封父女也实在太悲惨。我上班去了。”田川叹了口气道。

“唔。”

田川乘着电梯往大厦楼下去了。

当然,田川并非不想理会仓田莉嘉的事,但今天是春节后第一天上班,怎好耽搁呢。田川毕竟还是以事业为重的人。

但是纵然是这样,昨晚看见裕果哭着走了回来,听了她的说话后,田川也不禁为之动容,面色也青了。

这世界上竟然有父亲用自已的女儿的身体替自己顶罪的。真的无法令人相信。

而且,这件事也并非和田川无关的。因为在莉嘉的请求下,田川出头,破坏了洪中和仓田勒索医院的事。

在洪中眼中,田川是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吧。

发生在莉嘉身上的事,万一也发生在裕果身上,那么……田川想到这里,心里打了个寒颤。不会吧,但是不可不提防啊。

田川回想那一晚在返家的途中,截数了莉嘉上的士时的情景。在的士上,莉嘉伏在田川的膝上哭了。

莉嘉是个自尊很强的女孩子。但是,她的自尊已被伤害得体无完肤。

太悲哀了,田川心里隐隐作痛。

走出了大厦,便加快了脚步。这天的早上,已经没那么寒冷了,但走出外面,整个人还是一下子清醒了,睡意全消……

“什么事?”

只有人挡在自己的前面。

“是田川先生吗?”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用令人恶心的过分礼貌的语气问道。

“是的。”

“请跟我一道来。”

“我要上班!”

田川发觉背后已多了两个汉于站着。

“不会碍你多少时间的。”

“我们洪中先生想见见阁下。”

田川的脸,刷地一下子白了。

对方竟然斗胆在这里下手。

“车子就在附近。在车站旁,我们送你去吧。”那汉子道。

田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倘若阁下不跟我走的话,后面的那两位先生就要往府上去了。”

“好!我就去吧!”田川道。

这是一场危险的赌博。当然,田川并非相信这班家伙的说话,只是迫不得已。

田川被推上一部很大的外国轿车上,左右坐着两名大汉。

机会怎样了?冷汗,从田川的额角倘下。

“请坐吧。”洪中招呼道,“喂!送上茶来!”

“知道。”

汉子做了一下手势,另一个好像是手下的年轻男子马上走了出去。

“请问有什么贵干?我还要赶着上班。”田川道。

“我明白,也不会强留着你。”

洪中面上挤出了笑容,点着了一根雪茄。房间里充满了浓烈的气味。

“田川先生,我们知道仓田的女儿把事情都告诉了你。”

已经没有否定的余地。

“是的……”“你这样做,妨碍了我们的工作啊!知道吗?别误会,我并没有发怒。我们做的是买卖,做买卖不是永远都一帆风顺的嘛。”洪中摇了摇头。

“你是那大厦的住客。住在几楼?”

“十二楼。”

“很高啊。我最喜欢高的地力。”洪中笑了笑,“听说脑袋不好的人都会喜欢高的地方。”

茶端了上来。田川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拿了过来。他的喉咙乾涸得要命。

“仓田那家伙,已经替我做了好几年事。人倒没什么,就是做事不周全。他在你附近住,你也应该很清楚吧。”

田川一声不响。

“而且,那家伙的情绪很不安定,一发起怒来,很难收拾。相反,倘若颓废起来的时候,也不好使。”

洪中皱了皱眉头。

“你明白吗?我们的工作也是商业买卖啊!这种颠三倒四的家伙怎胜任。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就好像阁下一样。”

田川暗吃了一惊。

“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简单说,我迟早也要蹴开仓田那家伙。现在想请你代替他,帮我的忙。”

田川被这番出乎意料的说话弄得哑口无言。

“你也不用辞去多年的工作,把我的工作当作副业便好了。可以赚很多钱啊!包保你生活得丰衣足食。”

“别开玩笑了,我……”田川尽量抑制着自己,选择温和的字眼说话。“我只是个普通的文员而已,怎能胜任,而且也没空闲。”

“啊,原来如此。”

“失陪了!多谢你的茶。”田川站了起来。

“别忙嘛,请稍等一下。”泪中慢慢站了起来。“我们是讲礼貌的人,招待客人岂可就只一杯清茶便算了。”

“我还要赶着上班的。”

“不会太碍你的时间。”

洪中稍稍点了一下头,数名大汉马上扑了土来,把田川左右两只手部紧紧捉住。

“你们想怎样?”

“田川先生,你会得到很好的招待的。放心吧,你是我们的贵客呀!”

电梯抵达一楼。那里是一间酒店,走廊两边都是房间。

“这里的房间是最好的。”

洪中做了一个手势,其中一个汉子把房门的锁开了。

“请吧。”

田川被推进了房内。因为害怕,两膝在颤动。

“有没有和女孩子到过这些地方玩?”洪中笑着道。“看你的样子,一定未试过吧。挺有趣呀。习惯了便觉得挺有趣。”

极大床上的毛巾被堆成一团。

“你是贵客呀,怎能不让你尽兴而回了?”

洪中走往林缘,一下子毛巾被掀开了。

田川倒抽了一口凉气。林上躺着的,是顶多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还穿着学生装的水手服式,手脚都被绑着,校服被撕得破破烂烂,脸上也一处处红肿起来。

“这家伙想背叛我。”洪中道。“做错了事,一定要受到惩罚的,天经地义。田川先生,这女子就给了你,喜欢怎样便怎样。不用钱,也毋用担心会被告发。”

田川的脸孔变得铁青,愤怒盖住了害怕。

“别开玩笑!我才不会做这种禽兽般的行为!”田川怒吼道。

“呵!呵!你有听莉嘉孩子说么?她到了最后,还欢喜得紧哩。”

“不用说了!我是绝对不会干的!要打要杀,随你的便吧!”

“呵呵!好伟大啊!”其中一名汉子讪笑起来。“你有试过破人殴打么?你可曾尝过肋骨被打断,牙齿被打脱的滋味吗?”

田川的背部倘着汗。

“田川先生,我这个人是最恩怨分明的,有谁对我不起,我也不会对他客气。可是,我喜欢你!收下这份礼吧,万事皆休。”

“不!”

“是吗?那么请你赔偿我的损失。”

田川的手猝不防被一下子扭住了,强按在桌子上。田川大叫了出来。

“就留下一节尾指吧!你也从电影上看过吧!“咯”的一刀切下去,连骨也切断,不是那么容易忍受的啊。”

“放开我!”

田川的左手被死死地按在怡上,单指和无名指被强擘了开来。就在那一瞬间,利刃的白光一闪而过,插在两只手指之间。

“别动!刀是很锋利的!”洪中威胁道。“……怎么样,拥着小姑娘风流快活,还是忍痛捱一刀!要是我,倒一点也不用犹豫。”

田川整个人也战栗起来。

那个女孩子,和裕果差不多年纪而已。

这……这怎能做得出!

“唔?没有答案?手指一根,是不要了?切断指骨时,“咯”的一声,很清脆的,留神听着啊。”洪中用挺亲切的口吻道。

“可以切了吗?”

“没法子,切了算吧。好好地给他包扎伤口啊。”

“闭上眼睛吧!”

那汉子举起刀田川想像到那利刀切进尾指上的痛楚,不禁尖叫起来。

“停手!我知道怎做了,停手!”

“放了他吧。”洪中道。

田川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了,怎样也站不起来。

“得你这样明白事理,太好了,好好地疼她啊。”

洪中说着,走出了房间。

“站起来吧!”那三名汉子连拉带扯地将田川扶了起来。

“喂!站着干嘛,快帮他脱衣服吧!”洪中呼喝着手下道。

田川茫然地望着被绑着的少女。少女的双眼充满了绝望,也正望着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