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02 衣柜

作者:赤川次郎

“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居吗?”裕果道。

“不坏吧?”

“嗯。挺不错。”

田川市汀被裕果逗得“嗤”地笑了出来。

极其实,裕果这孩子已十六岁了,和其他的同年龄小孩子一样,也会去品评每一件事,没什么稀奇。然而,偏偏裕果却甚少这这样品评东西的,所以“挺不错”这句话出自她的口,便觉得稀奇了。

“这大厦是什么时候建的?”裕果问道“这大厦?唔……怕有十五年吧。”

“很旧啊.──”“是呀。但听一位建筑师朋友说,这大厦建得很好,是优质楼。他说,现在新建的大厦叫用的材料都不好,还用海沙,房子很容易坏。”

“海沙?”

“是呀。用来和英泥混合的沙,本来最好是河沙的,但每每到建架的旺季,河沙不够用,便用了海沙。”

“有什么不妥了?”

“海沙有盐分,会令三合上内的钢筋生,以致出砚裂缝。”

“妈,你也懂得不少啊!”裕果取笑迫。

“当然罗,买一层褛不便宜呀!”布江说。“你看,房子的墙壁等建得整整齐齐的,多好。”

“这倒也是……就是走廊窄了一点。”裕果打量着空无一物的房子。

“没法子呀。走廊板了,房子便显得狭小了。”

“这里的空气好像不太好。”

“这是因为房子闭得太久的缘故呀。”布江甫说出,面上马上露出后悔的神色。

“关闭了很久?上一手屋主不是才刚搬了出去吗?”

“嗯……他们已搬走了好一段日子。”布江畴曙了一下说道。

“裕果,这房间怎么样?给你用的,”“妈,你有东西隐瞒着,是吧?”裕果追问道。

“没有呀!真是傻孩子。”

“哼!骗人!不要以为对着小孩子便可以打谎话。”

“这些事不用你理会。”

“告诉我吧。蚂。”裕果穷追不舍地跟着母亲,一边走进了厨房,一边还说着:

“蚂。”

“哪有什么瞒着你了,没有呀!”布江厌烦地挥了挥手。“微波炉就放在这里裕果知道母亲并不会这么经易使将秘密说出来,只好奴着嘴,走出厨房,再到客厅和饭厅去了。

屋里换了新的地毡。墙壁也重新贴了墙纸的确不像是十五年的旧楼。

坦白说,说大厦比裕果想象中的要好。和现在的职工宿舍比起来。这里大了接近两倍。

当然,到所有的家俱都搬进来之后,便不会觉得那么大了。

“冯,可以出露台看看么?”裕果对母亲说。

“可以呀。小心不要掉下去就是了。”

“哼,怎会掉下去了。”

我已经是高中生了裕果心里咕噜道。裕果是独女,父母一直都当她是小孩子般看待。

裕果推开了门。穿着毛拖鞋走出了小露台。风,比预想中的疾劲:然而毫不出奇,因为这里是十二楼。

“啊,好高。”裕果往下看了看,喃喃道。

简直要令人目眩了。一直以来,裕果住的都是平房,顶多是两层建筑的房子而已,住这么高层的大厦。还是第一遭。

一楼也好,十楼也好,将窗帘拉上,都是一样。

裕果用手抓住有一点迦的栏杆,观看四周的环境。

这私人屋邸共有三栋大厦,成凹字形排列,在三栋大厦之间的空地,建了一个小小的公园。

从上面望下去,可以看到公园的小沙池是大象形的。在下面看可能反而不会发在公园里玩耍的小朋友及在旁照管着的母亲们都显得很细小。裕果像看极也不生厌似的,看了很久。

“要走啦!”

布江这-叫,裕果才惊觉过来。

“嗯。”

“把门关好啊。”

“知道了。”

正当两母女关好门窗往大门走去时,布江问女儿道:

“怎么样?喜欢吗?”

“嗯!我的房间可以放上一部立体音响。”

“可不要将音量调得太大啊!楼上楼下住的是什么人也不如道。”

“希望是容易相处的吧。”

“搬进来的时候先往打个招呼。唔,怎么了?”

布江转过头去。裕果停住了步,正望着走廊尽头的房门。

“裕果。”

“唔我觉得好像有人。”

“嘎?”

“刚才在那门口一闪地走了过去。只是我神经过敏吧。”

“不要唬吓人好吗?妈很胆小。什么也害怕的。”布江皱起了眉。

“除了爸爸吧。”

“小鬼头,你在说什么了?”

“我去看看就来。”

“小心啊!裕果”刚好和母亲相反,裕果很大胆。

裕果走进了寝室,左右看了-回。当然,这一目了然的房间内,什么人也没有。

是神经过敏,还是有什么影子投射进来了?

裕果满腹疑团地正要往回走的时候,目光却被房里那个人墙衣柜吸引住了。

衣柜是白色的,看得出是用油漆样的,一眼便知道是便宜货色……

里面只有人。

裕果这样感觉到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感觉。

“裕果……”是妈妈的声音。

“只有什么事了?”

裕果将手伸往衣柜门。虽然,她明白柜里是不会有人,但,却直觉地感到里面有裕果迅速将衣柜门打开!

“依依”衣柜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里面挂着的一个旧衣架。正左右摇晃着。

当然,衣柜里空无一人。

但是,这衣架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是谁的呢?

还有,为什么它会摇晃了?

只是拉开柜门时引起的吗?

然而,裕果却直觉地感到,那衣架在这以前,已一直在摇摆。

***

“等了很久了吧,对不起。”田川启一挥着手道。“会议拖长了,所以……你们还没有吃东西吗?”

“我已经吃了。妈说爸工作辛苦,一定要等你回来才吃。”

布江被裕果的说话逗得笑了起来“说道:“我们也迟了,刚刚才到的。”

“肚子饿得慌了,有什么可以马上弄出来的?”田川笑着嚷道。

“快不要这么大叫大嚷吧!”布江瞪了他一眼道。

“打什么紧了。肚子饿,吃东西才香嘛,”田川向老婆耸了耸肩膊,对跑过来的特应说:“给我一瓶啤酒。”

田川一家已很久没有在外面吃饭了,裕果明天学校放假,一家人难得悠悠闲闲地吃一顿晚饭。

“测验的成绩怎么样?”田川点了菜后问道。

“测验?呀,我记起了,好像侧过了。”裕果在装糊涂。

“这家伙可真的是乐天一族。”

“爸,你的腰带箍得很紧啊。”

“啊,又胖了点吧,没法子,已经四十三岁嘛。”

“幸好。头发还未太薄。”裕果挖苦父亲说。

“小鬼头!多管闲事?”田川苦笑道。

“看过新寓所吧,怎么样?”

“嗯,蛮好呀。”

“上学远了一点吧。”

“但是,我想电车不会那么挤。”

“这也对。坐车可以舒服点。”

“买东西方便吗?”

“这个日后再慢慢研究吧。”布江说"“我也要一点啤酒。

田川眼晴也瞪大了。

“喂!你几时学会喝酒了?”

“什么会不会,喝一点应酬而已。你也不去一去学校的家长日,吓死你呀,吃午饭时,太太们个个却能喝的。”

“我也喝。”

“不行!”

“知……道。”裕果绝望地应道。

“爸爸!”

“嗯?”

“我们的新居已很久没有人搬进去住的吗?”

裕果发觉父母在这瞬间对望了-眼。

“我没有对她说啊。”布江道,“不说比较……”“你这样说,唉!不是和说了一样吗?”田川耸了耸肩道:“那房子已三年没有人搬进去住过了。”

“有什么不对了?有鬼?”

“别太兴奋!”田川瞪了女儿一眼。

“那里发生了一些不幸的事。”

“不幸……”“那家人的女儿急病死了,父母悲伤过度,双双自杀。”

这-说,乐天派的裕果也不由得面青起来。

“在那屋里?”

“不,那女儿是在医院死的,双亲则在旅行途中自杀的,和那房子没有关系。”

“啊。”裕果松了-口气。“但是……为什么爸会知道得那么清楚了?”

“这房子是我的-个做地产的旧朋友介绍的。”

“很便宜吧?”

“唔,比市价平了三成吧。”田川道。“对那些事,不必太紧张,对吗?裕果?”

“唔,我倒没什么。担心的是妈妈吧?”

“我担心什么了,一天忙到晚的,也没空去担心。”布江摇着头说。

侍应把汤送上来了。

“快喝吧,已经饿得要死了。”田川张开了餐巾。

“哼!太夸张了!”布江笑道。

田川启一是一间电脑公司的营业工程师。工作繁忙,收入也不坏。多年来一直住在便宜的公司宿舍,手头储了一笔钱,于是便将那一层楼买下来了。

本来,田川是有能力购买贵价一点的楼宇的,但是他不愿意因此而向公司借钱,令自己困身于债务之中。

“我们和下一层楼的住客遇上了,打过招呼。”布江边喝汤边道。

“是吗,叫什么名字?”

“星野。我没记错的。”

田川忽地停下手来。

“星野?”

“是呀。有什么不对了?”

“呀没有。”

田川摇了摇头,继续把汤喝完。

“爸爸。”裕果叫道。

“什么?”

“那个女孩子死的时候多大?”

“这……”和我一样大吧!裕果心里咕噜道。

裕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的,但却不期然地这样想……

“呀!只有我未有把汤喝完。”裕果嚷着,只消片刻钟便把汤喝得精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