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23 暗角

作者:赤川次郎

“莉嘉!莉嘉!我回来了!”

仓田推开了玄关的大门。然而,止当他要走进屋内时,却与人撞着了。

“哗!”仓田被吓得软倒下来。“谁?”

“我等了你好久。”田川道。“你认识我吗?我是田川。”

“呀……是你?”仓田坐在地上说:“有什么贵干?莉嘉她?”

“亏你还有心情喝得醉酿酿。门又不锁,要是给贼人进来怎么办了?”

“那有什么办法。莉嘉病了,一直在睡……她不在家吗?哼,干什么,这里没你的事……”田川往厨房取了一桶水进听来。

“呀,好口渴,给我一点水!…….喉咙渴得要烧了……那酒也像水一样,不知怎的,愈喝愈渴……”“哗!”

田川把那桶水全都往仓田的颇上淋下去。仓田被吓得惊叫起来。

“你干什么?”

“快到医院去?”

田川放下了水桶,拉着仓田的手就往外扯。

“莉嘉很危险,不想再见她一面吗?”

仓田胡乱摇着湿拢漩的头发,聘田川这一说,眼也瞪大了。

“危险?”

“是呀,也不知道可否捱到明大了。走吧。”

“莉嘉……握不到明天……”仓田自言自语,乖乖地被田川拉着往大门走去。

田川驾着车,在这深夜,迳往医院飞驰而去。

“仓田先生,你是什么时候,怎样认识洪中的?”田川握着卧盘问仓出道。

仓田坐在司机位旁边,一面茫然,只看着那漆黑的夜幕,根本没有听清楚田川在说什么。过了好一会,才吐了一口气,低声道:“大概是六……七年前吧!”

“洪中是如何当这头目来的?”田川问道。

“这……我可不知道。我只为他做跑腿的事而已。”仓田耸了耸肩头道。

“仓田先生,我一直都想问你。只是谁介绍、住进信大厦来的?”仓田慢慢转过头来,望着田川。

“是谁?”田川谨慎地驾着车,再次问道。

“……是他。有什么不妥?”仓田间道。

“是洪中吧。”田川道。

“对。听说那片土地,在建筑这幢大厦之前木来有几间破破烂栏的小屋建着的。建筑公司请那洪中动手。把屋主都赶走了。为这样这洪中在那建筑公司里,名头挺响,这些事,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

仓田自从知道女儿病情转趋危殆后,整个人也醒过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慢慢道“他们是炒卖地皮的家伙?”

“是的。听说那班家伙答应在一个月内把那几一人赶走,于是无所不用其技。由深夜打电话騒扰,到扔死狗、死猫进店铺,甚至故意驱使人驾大货车,整天在附近行驶。……但是纵使这样,仍还有好几一人坚持下去。这些人多是单身的老人。为了对付这几个老人,那班家伙便威胁要绑架他们在附近住的孙儿……”“哼!太过分了,简直不是人。”田川摇着头,说话时语气也粗了。

“洪中控制了那一区的警察,因此很多时候,即使报警,警察很久也不来。到警察到场时,滋事者多已走得精光,在没有现场证据的情况下,一个人也不能够拘捕这些事,实在见得太多了。”仓田道。

哼,这成什么世界了!

漆黑夜的公路,好像没有尽头似的,到医院的一段路,彷佛很长很长……

“结果洪中还是强行将那班老头子赶走,抢了那块地过来吧。”田川问道。

“是的但是,这件事并不就如此结束,还有下文,而且回想起来还颇为令人不安乐。”

“不安乐?”

“是的,那班老头子结果因为知道斗不过洪中,遂将上地贱价卖出了。之后,竟来个集体自杀。太骇人听闻了。知道的人无不大吃一惊。”

啊,原来真是如此。

田川发觉自己的想法原来是正确的。

那七个在澳洲自杀的老人,就是这一班老头子。

惊恐怕当时这宗新闻也在日本的报纸上报导过吧。可惜,田川自蜜月旅行返回日本俊,一直埋首于工作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去作调查。

那座大厦,是建筑在“死亡”之上的。

裕果和布江坐在医院走廊一角的沙发上。

“怎么样?”田川问道“现在情况好像稍为安定了一点。”布江道。“石川在她身边。”

“是吗?仓田先生。”

仓田战战兢兢地躺在阴暗的角落里,“你们好……谢谢你们照顾莉嘉……”声音愈说愈小……

“要看看女儿的话,静悄悄地进去吧。医生吩咐过别弄醒她的。”

“是吗?……为什么?……:平时刁蛮泼辣可怕的丫头,为什么会一下于……”仓田喃喃道。

“可怕?”

“是的。每当我醉酒回家时,她便用她母亲一样的眼光瞪着找,令我坐立不安。”

“仓田先生……”田川轻轻地拍了仓田的膊头一下,催促他快点进病房去。

田川待会日进房后,回过头来望着布江她们道:

“走吧,总不能永远坐在这里。”

“唔……”布江望了望裕果。

“嗯。反正石川先生在这里,我也回家去。”裕果点点头道。

裕果正在考虑着一件事。那是一种“预感”。

田川和仓田走进病房去后,布江两母女还是在沙发上生了下来。

在稍远处,也有一个汉子看着田川两人进了病房。

这汉子,正是洪中的其中一名年轻手下。

“那家伙……不是仓田吗?他在干什么了?”年轻汉子歪了歪脑袋。自言自语道。

裕果胡乱冲了个花浴,便换上睡衣往客厅偷偷看了一眼,道:“晚安!”

“啊,晚安!”田川点了点头应道。

裕果走进自己的房间,把房门紧紧地锁上,然后将房内的灯光都关掉了,只留下一盏床头灯亮着微弱的光线。

今晚,一定在今晚出现。

这种预感一直萦回在她脑海之中。

裕果坐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白色的衣柜。是时候了,快出来吧。

衣柜门慢慢敞开,果然不出所料。裕果的心在乱跳。

那少女穿着裕果的衣服,站在那里,浑身被一团白光笼罩着。

“我等了你很久。为什么一直不现身了?”裕果道。

“死亡”的力量愈强,我便会变得愈软弱无力……”少女道。

“我的朋友很危险。”

“是的,我知道。”少女点了点头。

“我想救她。我应该怎样做?”

少女缓缓地摇了摇头。

“没可能。任何人只要被那死亡黑影罩住,便难逃厄运。”

“但是……莉嘉什么坏事也没做过,而且,好不容易才改邪归正,为什么?……”“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

“啊?……。”裕果还不死心。追问道:“她可以在康复后。再将那“死亡黑影”驱除吗?”

“怎样驱除了?可能,死亡现在已降临在她身上。”少女道。

“现在?”裕果站了起来。“现在?”

“是的,那“死神”好像已将一个人逮住了。”少女道。

洪中一个劲地在咳。

“讨厌!快拿些止咳葯来!”洪中大声对站在旁边的手下道。

洪中烦躁得不能入睡。

一直以来,洪中都没担心过自已的身体健康,但却落得加斯田地。

要我绝对地安静下来?哼!开玩笑!

医生吩咐过他要一直睡床。但是,这封洪中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痛苦。

他之所以那么烦躁,其实是因为内心实在太惊惶了。

就这么一点的微热和咳嗽,就可以令人死亡吗?

洪中害怕极了,浑身在战抖。到现在为止,他成功过,也赚了不少钱,但是就是士不了这微热和咳嗽,这怎么有可能!

往日只要我一声号命,几十,不,几百个人马上便要飞奔而来。但是我现在却要躺在这里。

手下都往拿葯去了,宽敞的单人病房里,只剩下洪中一个人。

房内,灯火通明,反正睡不着吧不,真正的原因是害怕,恐怕把灯光弄暗后,死神会飘然而来……

快回来!干什么去了!

洪中烦躁地紧抓住盖在身上的毛巾被……但,蓦地,那奇怪的阴影,又在房内扩散起来。

在病房深处,刚好是成直角的墙边,出现了一缕如烟如雾的东西,房内亦随之开始黑暗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