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25 恶报

作者:赤川次郎

“对不起。”裕果道。

“你没有错,不用道歉。”握着卧盘的田川道。

“但是……为什么我们会住那样的地方了?”

一家三日在深夜里再度飞车住医院去。那是因为那白色衣柜里的少女说过:

“死神,快要捉着一个人了。”裕果听了这一句话,坐立不安,终于把事情告诉了母亲。

“莉嘉已经死了吗?”裕果道:“莉嘉什么坏事也没做过,为什么要死了?”

“这是我们无法知道的。”田山道,“可能有具体理由,但也有可能只是一种怨恨,阴魂不散,在那大厦捉人而已。”

“好可怕啊。”坐在司机位旁边的布江道。

“不,可怕的应该是活着的人。你看那洪中吧,干了多少坏事,甚至我也……”“不要说下去了。”布江打断了田川的说话。

“谢谢你原谅我,可我却无法原谅自己。人,有时会干一些连禽兽都不如的事。”

汽车驶到医院附近。

“真可惜,我和莉嘉好不容易才成为深交挚友。”

“唔……”布江也点了点头。“她木来是个好孩子。”

裕果禁不住哭了出来。布江一言不发地转过头来,默默地望着裕果。

“到医院了。”田川道。

岩石川浩司茫然地站在走廊。裕果看在眼里,马上预感到已经有事发生了。

“石川!”裕果叫道。

浩司回过头来。

“呀。是你,来得太好了。”浩司松一口气道。

“莉嘉呢?”

“她……消失了。”

“什么?”

一起抵涉的布江和田川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消失了?那是怎么回事?”

“我见她父亲来了,坐在床缘陪着她,于是便出外买一些喝的东西回来。但当找到外面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些罐装咖啡回来的时候,病床却空着了,连她爸爸也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是情况突然恶化……:”“不,我问过护士了,病情并没有恶化。他们是到别的地力去。可我却找不到他们,正不知如何是好。”

田川皱了皱眉梁。

“等一等,那个洪中,好像也在这医院里。”

“对!”裕果舒了一口气。“会不曾往他的房里?”

“看看去!他在哪间房间,知道吗?”

“知道。”浩司点着头道。“他要是对莉嘉再干什么,我是不会让他活下去的。”

“洪中那家伙也活不了多久了。”田川道。

“快!走吧。”

四人快步走出那昏暗的走廊。

“你来了!”洪中坐在病床上说道。

“洪中先生……”仓田茫然地站在病房中间,显得很渺小。“有话对我说就好了。

何必连莉嘉也带来。莉嘉的病还未好。”

莉嘉软软地瘫倒在椅子上,担心地望着父亲和洪中。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抓她来。”洪中很狠地道。“就是你的女儿,令我弄到这田地!岂有此理!喂!你患的是什么病?”洪中间莉嘉道。

莉嘉歪了歪嘴里道:“报应!”

“什么?”

“这是你平时作的孽,现在报应了。我平日只是欺负那些弱小的学生,骗骗他们的零用钱,并不像你那样大姦大恶,所以我会安静地死去,可你却不一样了,一定要饱受痛苦后才死去的。”

莉嘉字字铿锵,好像教训洪中一样。洪中气得面也红了。

“你再说下去,我就好像上一次一样教训你!”洪中刚说完,便又猛烈地咳嗽起咳嗽持续了一会。仓田看见凉中的模样,面上泛起了一丝微笑。

这是一种骄傲的笑、胜利的笑。

现在的洪中,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病人而已。

“畜生!喂,给我毛巾!”

洪中用毛巾抹了抹嘴,但,面上马上吓得发青了!毛巾上沾满了血。

“害怕吗?”莉嘉气若游丝她笑着说。“你平时的威严到哪里去了?”

“啊!…….你敢嘲笑我!”洪中喘了一口气。“把她脱光了!让我将病还给她。”

几名手下面面相觑,但却没有一个人动手。

“没听见吗?”

“在这里?不怕吗?”

“医院又怎样!把门关了便谁也不知道。把她除光了,带到这边来。”

莉嘉满眼怒火,瞪着洪中。

“野兽!”

“你说吧!我是不会死的。你死便好了,又或者把这父亲也带去吧。”洪中望着手下喝道:“快动手!”

一度踌躇的手下,开始动起手来。

但就在这时仓田猛地扑同病床,尖叫道:“魔鬼!”

洪中冷不防仓田会突然发难,仓田把洪中按倒在床上,两手死命扼着洪中的颈。

“你去死吧!去死吧!”

“爸爸!”莉嘉尖叫了出来,那几个手下慌忙扑往仓田处,其中一个举起了那个重甸甸的烟灰盟。

“停手!”

莉嘉站了起来,慾往制止,但马上跌倒了。

重甸甸的烟灰盟打在仓出的后脑上,发出一声闷响。

“爸……”回过头来的莉嘉,看着父亲慢慢从床上滑了下来。

“死了吗?”洪中扭动着颈部,坐了起来。

“往头上狠狠地砸了一记,恐怕……”“哼!臭虫一样,给我多踏他几脚!”洪中喘着气道。

莉嘉爬往父亲处,用手托起了他的头,让他的面向着自己。

“爸……爸……”仓出已一动也不动。

“你爸爸活着和死人有什么分别了。伤心什么!”

莉嘉根本没有把洪中的话听进耳里。紧紧地抱起了父亲,埋在自己的胸口里。

“爸……”莉嘉哭了。整间病房的时间好像停住了似的,被那凝重的气氛笼罩住。谁也不能动弹似的。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

“嗄!”

那门本该是锁着的,但却一下子被开了,房内各人都吃了一惊。

然而,没有人站在门外。

病房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一缕如烟如雾的东西飘了进来。

“喂……出去。快出去!”洪中胆战心霭地叫道:“快,快扶我出去!”

然而他的手下却都瞪大眼睛,一涉一步远离他而去。

谁也很清楚地看到,一个黑影正将洪中包围着,房内冒起了黑烟,正飘往凉中的周围,愈来愈昏暗了。

“喂!站着干什么!快将我从这里……”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谁也不知道。

漆黑暗中,那股黑气把凉中包围住,装了进去,然后关闭上了。洪中痛苦地叫道:“放我出去!救命啊!”

那班手下闻声,反而一窝蜂地往病房外冲出去。而裕果他们却相反,迎面跑了进来。

“莉嘉!”

浩司跑了过来,抱起莉嘉。

“这是什么了?”田川叫道。

在呆立着的田川背后,那房门静悄悄地关上了。

那黑暗迅速往洪中周围笼罩。显得更加浓,更加黑,也渐渐在缩小。

“救命啊!”

洪中的悲鸣声变得微弱。然而,他的整个身体.却已经好像被一块黑市裹住了似的,只剩下一点点的白色在动。

每一个人都在摒住呼吸,看着这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一阵阵悲鸣,透过那黑膜传了出来。

“那,那是什么?”裕果不其然地冲口问道。

“烯哩烯哩……”传来了一阵东西折断的声音。

按着又一阵悲鸣,但过了一会使静下来了。

再过了一会,又传来了一阵“峭咄”、“嘲嘟”的声音。

在那里发生什么事了,谁也不想去想。单是想像,已令人觉得恐怖。

过了一会,一切都静下来。

那黑暗又再开始膨胀,紧接着又变得淡薄。徐徐散去。

“你们还是走出去为妙。”田川对布江和裕果道。

“走吧。”布江催促裕果道。

莉嘉抓住浩司的肩头,往房门去。

裕果等人走了出去后,田川往看了看倒在地下的仓田。

仓田已经断了气。里面上安详得很。

在那一段期间,包裹着凉中的那一股黑气,也已在空中散开了,愈来愈薄。田川慢慢站了起来,鼓起勇气,盯着哪在黑影里出现的东西……

裕果一下子醒了过来。她和母亲坐在医院的沙发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早晨的阳光已经从窗口射进来。

“你醒过来了?”

走过来的是浩司。

浩司的眼里充满了光辉。裕果明白了!

“莉嘉她……:”“嗯!微热都退了,现在甜甜地睡过去了,她一定可以复元。”

“太好了!”

裕果的眼里流出了泪。

“爸爸他们都知道了吗?”

“警察来了,问了很多东西。快回来了吧。”

“那个男人洪中呢?”

“死了。”

“果然不出所料。”裕果点着颐道,和浩司并肩坐了下来。

“这世界真有这些不可思议的事的。那死法,按常理无论如何地想像不到:……听说,那洪中的全身骨骼全都折断得零碎不堪,胸口也深陷了下去,腹部中间还开了一个大洞……也亏你爸爸看了没有晕过去。”

裕果不禁一阵心惊。这恐怕是死去的老人仇恨太深,合力将那洪中兴成这样的。

“裕果。”田川走了过来。“怎么样,没事吧?”

“嗯。爸爸也没事吧?”

“累死了。下午还要到警察局再落口供,现在只是回来一会而已,你妈也快不了。石川君,莉嘉呢?”

“她已经没事,回复过来一。”

“太好了。”田川点了点头。“仓田是自作自受的,但他能以死保住了自己的女儿:这倒令人安慰。”

“嗯。”裕果点了点头。“他还算有点人的血性。”

布江过来了,三人和浩司告别。走出一医院。

“这一夜好长啊!”

裕果说着,朝着寒冷的空气,吐出了一口白色的烟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