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03 夜

作者:赤川次郎

“星野先生不住呀。”

“到哪里去了?”

“洗手间吧,那人去得很频密的……”“星野先生不住……星野先生……”田川一下子醒了过来,张开眼望着漆黑的四冈。心脏还评评地乱跳。

这是什么回事?又不是小孩子,为何会被这可怕的梦吓醒了。

迷迷糊糊地,田川慾站起身来,但却一下于失去了平衡,几乎从床上掉了下去。

“哗!”

啊,对了,今天是睡在林上的。

在千钓一发之际,田川跃身跳了下床。田川心想哗!吓了一大跳!

“你住干什么?”布江被吵醒了,按亮灯。

“没什么,以为还睡在榻榻米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几乎摔倒了。”

“吓死我。搬进来已经半个月!”布江笑道,“尺深夜两点还“呱呱”叫,褛下的星野先生一定吓了一大跳。”

呀,对了……一定是因为这样。

田川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午夜惊醒过来。

“是星野!这名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你在说什么?”

“不,没什么。睡吧,我出去喝点茶。”

“暖水瓶的热水都用光了。”布江说着。也跟着起了床,“我替你烧一点水吧。”

“让我自己烧好了!”

“算了吧!反止已经醒了。”

两人-起走出饭听,弄着了电灯,悄光令人一阵目眩。

“普通喝的茶便可以吗?”

“吧。不要太浓。”

“明天不是休息么?”

“啊!对,我竟忘了。”

“哼!快活不知时日过。”布江笑着走进厨房。

田川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才平静过来。但是心里还闷得难受。

搬家至今已过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才慢慢习惯这空间。

住惯了平房的田川。一下子搬进十二楼的新居,起初总觉得怪怪的,有点靠不住的感觉。到了最近。已渐渐不再意识楼数,忘记了这里是第几层楼了。人这东西,是“适应的动物”吧。

搬家的时候也挺花时间的,因为这里的电梯都只供住客上落用,并没有专供搬家用的电梯。

搬家的费用亦因此比预算多花了近倍,幸好,房子是平价买入的,使这一点钱,也不觉得怎样心痛。

这房子比宿舍的房子大了近两倍。田川有了自己的房间,有时侯会把公司的上作带回家做。休息的时候,也可以躺在里面看书。

搬家是件天大的好事。田川打从心里这样想。布江和女儿裕果也隆市重之地替自己的房间布置起来。

从前,一家人住的是公司宿舍。是不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改装的,但现在不同了,两母女布置得兴高采烈。

已进入了十一月,天气已转得很清凉。这里风很大,但日照也非常好,午间的太阳耀眼得令人目眩。

“嘿!茶来了。”

即使到了冬天,只要是天晴的话,这里都会很暖和吧。田川心里想。

布江也替自己盛了一杯,一起捧来了。

“呀。”

“星野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布江坐在沙发上问道。

田川本来是不想谈论这话题的,但偏偏布江却首先提起了。

“也没什么。只是最初听到星野的名字时,老是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心里老是不安乐。这种事常会发生吧,是吗?”

“是呀。”

“心里老在想,睡也睡不好,于是便起来。”

“你认识星野先生吗?”

“天下同名同姓的何止千万,我不是说楼下那一位呀。”田川喝了一口热茶,继续说:“你还记得我们去度蜜月时遇到的那件事吧。”

布江默默地点“点头。

“当然记得,那件事轰动得很。”

“也实在太怕人了。老人一个按一个往崖下跳!现在还感到有点心悸……”田川了口气。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我也不知道。那理的警察也问了我很多次。”

“是啊,因为这件事,我们迟了---人回国,把妈妈担心得要死了。”

“是啊。”

田川回想到当时情景,不禁笑了出来,道:“外母还激动地指责我没有责任感呢。”

“那时候妈的身体还很好,火气也大。”布江微笑道,“但是,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件事来了……”“在那次事件中,其中-个老人就叫星野。还记得吗?照相时往洗手间去了那-个。”

“呀,对,但是,他和褛下的那位星野……”“那当然没有关系。只是一提到星野,我便想起那老人来。”田川慢慢地喝起茶来。“人就是这样,有很多事是无法解绎的。”

“唔……那团老人共多少人?”

“对!是七个人。在我照的那幅相里也的的确确有七个老人。然而,在山谷底下只找到六个老人的遗体。”

“对、对,令人毛骨栗然。”布江但点了点头。

“掉进那深谷里,是绝对没有可能生还的。太奇怪了。”

“事情的结果是怎样?”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记得,、我赶到崖边的时候,已剩下五个人。当时,我只当有两人已跳崖去了。但再细细一想,也难保有人中途变卦。改变了主意的。”

“这也有可能。但是,那到哪里去了呢?”

“这……”田川耸了耸肩膀,继续说:“事情已隔了十六、七年了,纵使当时真的有人躲藏起来,也应该活不到今天吧。那七人全都是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

“这话也对。可是,回想起来,这班老人家为什么会选择这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呢?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吧。”

“唔,我也是这么想。”

田川一口气将茶喝完,道:“喂,睡去吧。”

“明天不出外吗?”

“偶尔地想在家里懒一天。”田川伸了个大懒腰道。

这一阵子,田川热爱起高尔夫球来,但公司事忙,一个月也只能去打一两次。

“今天陪我买东西去吧,家里还有很多东西没买的。”

“知道。”

“驾车去吧。先进停车场,等超级市场开门,要不那停车场好拥挤的啊。”

“那么要很早了。”

“早?还不及你去打高尔夫球的早。”

“明白,说话里老藏着骨头的。”田川笑道。

进了房,布江首先上床。

“把灯关了吧。”

“嗯。”

田川把灯关了之后,畴曙了一会,才往自己的床走去,但却又改变了主意,改往布江的床走去。

“哔……已经是深夜了。”

“挺精神的,睡不着。”

田川捉着老婆的手。布江也没有异议,田川的轻吻在布江的额上。

今晚也……

今晚也发着同样的一个梦。

裕果很清楚,那是梦!

但是为什么会每晚都发着同一个梦呢?虽然,严格来说,内容是有-点差异的,但基本上都相同……

每次,那个人墙衣柜的门都是首先慢慢打开。要是不在梦境。那扇门打开时一定会有“呐”的一飨。但在梦境里,是没有声音的。

今晚,那扇门地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呐!”和日间开柜门时的声音一模一样。在静寂的晚上分外刺耳。

裕果暗吃了一惊,但却没有起来,躺在床上,一动也没有动。

闭上眼睛吧。不行,假若在梦,闭上眼晴也是枉然而已,要是在现实之中,这时闭上眼睛,可能会有危险。

那扇门开了,过了一会儿,又是那个少女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

裕果的眼睛也瞪大了。

少女每天都是穿着白色睡衣出现的,但今次却穿着刚从洗衣取回来的裕果的套装。

裕果清楚地记得衣服是挂好在衣柜里的,但是……

少女面色青白。听说她是病死的,那理应加此……然而她却并非是瘦骨怜悯;相反,脸蛋圆圆的,颈很长很细,肩膊斜斜的,更加显得颂长了。身高比裕果高一点点。

裕果通常是躺在床上看她,所以并不留意她的高度。

少女除了双眼充满哀伤外,倒是一个挺可爱的小姑娘。

少女好像电影中的慢动作镜头似的,慢慢往裕果身旁滑行过来。

这情形,裕果已习惯了,一点恐慌也没有。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张开眼睛,对方便会消失。

少女发觉自己的房子的陈设都改了,眼里更显得伤心,环视了四周一眼,再慢步了一回之后,便返回衣柜去了。

今晚也和往晚一样……

但今晚和往晚也有一点不同,少女先往裕果的床缘来,目不转睛地着了裕果一会。虽然裕果明知这是梦,但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少女看了裕果一会后,叹了一口气。

裕果竟清晰地听到那叹气的声音。

“喂!你会说话吗?”裕果问道。

少女用那哀伤的眼神望着裕果,幽幽地道:“会!”

怎么可能!简直荒谬!快给我醒来!

“你快离开这里吧!”是少女的声音。

“嘎?”

“不快快离开这里……你们都会死掉。”

裕果感到-阵凉气袭体。少女的声音竟然可以透过现实中的空气,传了过来。

这不是梦!不是梦!

裕果死命地开着眼睛,按着一下子把眼睁开。

可是,眼前哪里有人在。

裕呆坐了起来,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睡着了吗?刚才所见所闻的都是梦吗?

太荒谬了……对,荒谬,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可能存在。

最近的年轻人都喜欢谈论幽灵鬼怪,裕果的朋友也一样。

每次谈论到这些话题时,大家都认真兮兮,好像很相信似的,因为假若不相信的话,也就没兴趣听下去了。

裕果下了床,往那衣柜步去。那扇白色的门紧紧地关着。

那少女会在里面吗?

裕果将手伸了过去,指尖在抖动着。把它打开吧……但裕果却在迟疑。

那只是梦而已,怕什么!有什么好怕!

裕果想到这里,马上回身飞扑上床,盖上被,闭上眼睛。我不要造那些梦!再不要!

裕果把眼皮阖得紧紧,未几,果真睡着了,到天亮为止,没有发过任何一个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