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04 镜中的影像

作者:赤川次郎

“裕果,裕果,快起床吧!”

布江拉开了窗帘后,发现裕果仍还蒙被大睡,遂走了过去,慾轻轻推醒她。

“唔……”裕果心里还战战兢兢的,把头钻出了被窝。“吓!天亮了?”

“已经九时了。不舒服吗?”

“不,没有的事,昨晚睡得不好而已。”

裕果边说边伸了个大懒腰。

“妈今天要往百货公司买东西,你要去吗?”

“百货公司?”

“要买很多东西,回来时还要到超级市场走一趟呢。你要是不去也罢了,留在家里也可以。”

裕果听着慌忙爬了起来。但头发却是乱七八糟的。

“到百货公司买什么?”裕果含含糊糊地问道。

“冬天的东西呀!毛衣啦!裙啦!”

“什么?买衣服都不通知找,妈太自私了!”裕果一下子全醒过来了。

“现在不是在叫你吗?快准备吧!九点半便出门了。”

“我去明!一定去!”裕果大声叫道。

“知道了!不要这么大声吼叫嘛。”布江苦笑道。“会等你的,快吃早餐吧。只吃生果够了吗?”

“也要rǔ酪。”

“好吧。”

裕果下了床,伸了一个大懒腰。

“爸爸也去吗?”

“一起去吧,他帮着拿东西。”

“真的吗?”

昨晚,田川和布江本来商量好明天往超级市场买东西的,但夫妇的“亲密时间”完毕后,两人决定明天还是到百货公司买衣服去。

裕果“吧沙”、“吧沙”地起劲地洗脸。对着镜子自言自语道:“今天一定要将恤衫、毛衣、裙子都买到手。”彷佛就像宣誓一样。

“妈穿什么去好?”返回房间后,裕果嚷道。

“穿什么也可以嘛。”

“哼!问了等于没有问。”

两母女年纪相差了一大截,品味自然不同,母亲喜欢的,裕果部会嫌太“土气”。

“昨天由洗衣拿回来的那一件套装挺好呀。”母亲的声音。

那件套装?裕果像被一盆冷水淋了下来似的。不禁倒抽了一口一凉气……

那真的是梦吗?当然是了,还用怀疑么?要不是梦,那到底又是什么了……

而且……那少女的说话,到现在还清楚地留在裕果的脑海里你们不快搬走,便会全部死掉……

太荒谬了!怎么会有这些事!

呀,对了,那件套装,那女孩穿过的,看看怎么样。

裕果将手伸往邪扇白色的门。但却还是畴践了一会。才猛地把它拉开。理所当然地。衣柜里并没有人。

裕果从衣柜将那件套装取了出来……

“哎?这不是昨天拿回来的套装吗?”布江望着裕果说。

“嗯。”

“今天不想穿套装。”裕果走到饭听的餐桌前。

“……是吗?那随便你吧,拣喜欢穿的就是了。烤块钙包给你好吗?”

“不要,有咖啡吗?”

“有,但是……还是不要喝那么多好。”

“提神嘛。”

裕果边望着布江将咖啡倒进杯里,边沉思起来。那些东西到底应否告诉妈妈呢?

但是,倘若将这事说出来,一定会被他们取笑的。说不定还会被以为患了精神分裂症呢!

裕果没有把握可以说服父母。况且,这可能会是真的梦吧!?

裕果慢慢喝着咖啡。布江从厨房拿了rǔ酪出来。

对。还是不要告诉她。

裕果决定把昨晚有人穿过那件套装的事隐瞒。

难得有一天假期,为什么要被那些事困扰住了?裕果打定了主意,人也变得开朗,对着布江说:

“妈,今天买东西,可要以我为中心啊。”

“随便哪一件也好,快决定吧。”

田川虽然明知说了没用但也是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等一等。这件好像小了一点……”“妈穿这种衣服太鲜艳了。”

“是吗?太鲜艳了?没问题吧。”

“嗯。算了吧。你看,这两件的颜色,哪一件好?”

“妈喜欢这一件呀。”

“那么我就选另一件好了。”

“我也知道你会这样做的。”

布江和裕果一起笑了。

“那么,试穿穿看吧。哎!”布江叫田川道。

“嗯。”

田川跑了过来。

“这些都提着吧。”

布江将口袋递了过人。

“爸!也帮我提着这些吧。”

裕果把手上提着的口袋也交给了父亲。

哎唷……

田川两手提满了纸袋,大大小小的,自己也不知有多少个。

纸袋里装的都是衣床,并不沉重。但却体债宠人。唉,身门人夫、身为人父的,这一点点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田川无可奈何地向对这现实。

找个可以坐的地方吧……

百货公司这地方,表面上好像处处照顾客人。但实际上,却连一处可以坐下来休息的地方也没有。要休息,唯有走进那些要消费的茶室去。

就在那边坐坐吧。

终于给田川找到-处可以坐下来休息的地方了。是一张长椅,刚好在厕叫的前田川拥着两手纸袋坐了下来。这里是必经之地,母女二人试身出来-定可以发现田川喘了一口气,正想油-支烟的时候,突然有人叫道:“呀,组长。”

“今野”你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了?”

今野是田川的同事,同-组工作,是新手,今年才二十七、八岁左右,可是身材魁梧,看起来却像中年汉子。

“买东西吗?”戴着眼镜的命野问道。

“也不用问了吧。”田川拿着满手的纸袋苦笑道。“你-个人来买东西来了?”

“不,约了女朋友。早到了,四处逛逛而已。”

“啊。原来如此,可以劳烦你替我看管着这些东西-会吗?五、六分钟便可以了。”

“没问题。”

“对不起,没有加班费的。”田川打趣道。

“我也惯了呀。”今野说着,笑了出来。

田川的部门很忙碌,每天都几乎要加班。为了符合劳工条例,公司规定“加班“限,超过了上限的人,因工作忙碌而加班,也只能是白干。

然而,由于工作实在太忙碌,即使白干,很多人还是把工作做完才回家的。

田川在厕所里抽了一支烟才稍稍打了口气。想戒烟很久了,但在疲劳时。总店记着点一支烟,拿在手里,这已是多年的习惯,田川觉得没必要将习惯也戒掉。结果,烟瘾始终无法戒掉。

呀,对了,昨天我不是有事找过今野的吗?结果没见他的人影,只留下了口讯,不知道他听了那口讯没有。

待会去问一问他,确认一下也好。田川心里的想。

今野为人性格开朗,做事勤奋。表面上好像做什么也慢吞吞。但其实做什么也颇为仔细,从不马虎了事,是田川的得力部下。

“休息够了,走吧!”田川将烟蒂挤烂弄熄,对着镜子自言自语道。

正当此时,一个老人在田川身后一掠而过,往外面去了。田川暗吃一惊。厕所里明明没有其他人的,何来这老翁了。

他可能躲在这里很久吧。田川心里想,耸了耸肩膊,整理好蓬乱的头发后,走出厕所,同今野道歉说:“对不起。”

“不,没什么。”今野摇了摇头,客气地说。

田川环视四周一眼,却没有再发现刚才那老人的踪影。那家伙到哪里去了?田川心里咕噜着,自己只迟他数秒走出来而已……

“今野,有见到一个老翁刚从厕所走出来吧,他到哪里去了?”

今野满面愕然。

“刚才?从厕所出来?”

“是呀。”

“没有呀。”

田川不禁皱眉。不可能。明明见他在镜里一掠而过的。可能今野这家伙被什么可爱的小姑娘吸引住,所以没留意他吧。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老翁怎样了?”

“不,也没有什么的。”田川道。

“喂!你也该应约去吧!对不起,占用了你的时间。”

“不,别这么客气。”今野说着,起身说了声再见便走了。

“呀!对了,喂!”

田川这时才想起那口讯的事,正想叫住今野,但哪里远见他踪影。今野早已快步走了。

算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田川侧了侧脑袋便不再想它。

也难怪他走得那么匆忙,约了女友嘛,已被上司缠住这么久,当然心急了:

正当田川拥着那一堆纸袋,再重新坐下来之际,布江已从试身室走了出来。

唔……哪一件好呢?裕果为选择两件毛衣市烦恼。

十六岁的少女,这可是人生的大问题。

除了二选其一的方法外,本来还有-个更简单的办法,就是两件即买下,但是这简单的办法却要得到父母的批准。

根据裕果的经验,只要梢向父亲撒-下娇,两件毛衣是不难到手的。

鱼与熊掌,两者都难以舍弃。

这是裕果的最后结论。

白色的那一件,虽然稍稍大了一点,但胜在自然,裕果已试穿了三次,但最后还是决定再试穿-次。

爸爸和码冯可能已在外而等得很不耐烦了吧。但裕果却一点也不介怀,对着梆全身镜子,把毛衣套在身上。

但当她将毛衣穿过头部。望向镜子时,镜里站着的,竟是穿了白色毛衣出那个少“哇!”裕果被吓得惊叫起来。

“裕果,发生什么事了?”母亲问道。

裕果转了头不敢望那镜子。

过了-会,才再偷着了-眼……

但,那少女已不住了。镜里的,是穿了白色毛衣的裕果本人……

“裕果。”

“我没事。”裕果隔着更衣室的子答道。“真的什么事也没有。”裕果自言自语地说……:然而,心里却在想:“一定有古怪。”

裕果手拿着两件毛衣,走出更衣室。

“决定了买哪一件吗?”母亲问道。

“嗯。”

裕果踌躇了一会,把两件毛衣都举起来说:

“两件都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